品茅台看小說

“想不到,異能組織竟是和通天教一樣,也是走上了邪路嗎?”

“小子,你不用質疑異能組織在維護和平方面所做出的貢獻,不過人生在世,總是有私慾的,老夫也是迫不得已,出手吧!”

葉逸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好,看來,當初我師父離開異能組織,想必也是因爲這方面的原因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做師父不敢做的事情吧!”

噌!

葉逸手一抖,一把寶劍在寒風中消融着雪花。

“斬靈劍!好小子,看來,老夫還是低估了你啊!”老者將柺杖一提,上面閃過一陣光芒,化爲一把金燦燦的寶劍!

“庚金?”葉逸瞳孔一縮!

“嘿嘿,你小子還挺識貨,不過,老夫這可不僅僅是庚金啊,就讓你見識一下吧。”恭遲幕手一揮,一道金燦燦的光芒凌空而來。

葉逸身影一閃,地上多了一條几米深的裂縫,只是這裂縫很細,說明老者手中的寶劍已經犀利到了無與倫比的程度!

“逃?你以爲你能逃掉嗎?”老者精光一閃,身影卻是迅捷無比!

葉逸從來就沒打算逃,如果說剛纔還有覺得對方有些荒謬的話,現在葉逸卻覺得太正常不過了,因爲,葉逸也想要老者手中的寶劍!

這就是名利追求!

殺!

老者對葉逸動了殺心,葉逸何嘗不想殺了老者!

噌噌噌!

一陣兵器之聲不絕於耳。

老者虛晃一招,身影倒退而去,穩住身形之後,眉宇之間沒了剛纔的自信。

“不可能!即使你能抵擋我的武器,可是你的修爲竟然……”

葉逸將虎口處的疼痛壓了下去,自語道:“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wWW✿ ttκā n✿ ¢O

五色之光包裹着葉逸的手臂,葉逸不想再浪費時間了,以免引起他人的注意!

似覺察到葉逸的殺意,老者也變得憤怒起來,“小子,老夫成名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

葉逸不爲所動,而是腳下散發出巨大的八卦,老者只覺一道五色之光閃過,心口一涼!

大意了!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過去史,將隨你消散世間!”葉逸將寶劍一收,轉過身來。

老者指着葉逸,似想要說什麼,但到最後死去的一秒,都未曾說出一句話來。

因爲,葉逸剛纔的一劍,已是刺穿老者的心脈!

“不可能!”同一時間,在某處的地下室,一名老者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當老者趕到恭遲幕冰冷的屍體旁時,葉逸已是消失在原地!

“哼,廢物!”老者臉色陰冷,“看來,老夫只能等到合適的機會再出手了。”

心頭刺 ,卻見屋裏多了一個人,那就是李欣的母親。

李欣眼眶溼紅,顯然是哭過,不過她眉宇之間全是喜色,心情還是比較不錯的。

“阿姨,你怎麼來了?”葉逸問道。

“發生這麼大的事,能不來嗎,對了,無塵大師也來到京城了,這一次,務必要在九陰之日徹底摧毀通天教的謀劃。”

“九陰之日?”葉逸疑惑地問道。 王紫嫣微微愣了一下,說道:“我還以爲王樺已經告訴你了,明年,就是六十年一輪的九陰之日,明日午時,將會極陰而陽衰,是佈置極陰法陣的最佳時期,通天教想利用這一段時間打通另一個時空的隧道,我們必須阻止才行。”

“阿姨,如果打通的話,那不是更好嗎,我們地球上的人可以與外界聯繫,而且,也突破了科學界的桎梏啊。”白莎莎問道。

王紫嫣眉頭皺了一下,說道:“你這丫頭,還不知道這事的嚴重性,實不相瞞,當年我們靈巫一族之所以會消失,就是因爲曾經有一次有人打開了時空通道,通道的另一端,不是福地,而是禍害之地啊,爲此,我們靈巫一族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才重新封印了此通道,甚至,當年我們幾十大世家利用傳承之物凝練而成的鳳凰涅槃玉也消失不見。”

葉逸聽到鳳凰涅槃玉,心中一緊,而王紫嫣也恰巧看向葉逸,似笑非笑地說道:“所以,明天的任務,首先是要摧毀那九陰法陣,不過,光我們這些人,是不夠的,我已經通知了異能組織那邊,想必,他們不會對次不管不顧的。”

葉逸想起剛纔殺死的恭遲幕,心中對異能組織不抱任何希望。

“阿姨,如果這九陰法陣不能摧毀呢?”葉逸問出了大家擔心的問題。

“不用擔心,其他的幾大家族到時候也會派人來的,通天教就算勢力龐大,也不可能硬扛這麼多家勢力的,當然……獨孤城這般狡猾,肯定不會沒有防備,若真不能摧毀九陰法陣,就只能利用鳳凰涅槃玉來摧毀陣眼了。”

“可是這鳳凰涅槃玉又在何處?”王沫問道。

“葉逸,你跟我來,我有話單獨給你說。”李欣的母親突然對葉逸說道。

“哦。”葉逸跟在李欣母親後面。


兩人走到外面,王紫嫣笑意連連,說道:“算你小子識相,沒對我女兒做出什麼越舉的事情來。”

姐妹花不乖:霸道總裁快快來 ,尷尬地回答道:“咳……我可是老實的人,怎麼會做出那種事呢。”

“我看你是沒機會吧,哼,你小子沾了什麼花瞞得過我嗎。”

“是是是,阿姨慧眼如炬,不過,這並不是什麼祕密吧,阿姨叫我出來,不會是就說這麼一些事吧?”

“當然不是,我問你,鳳凰涅槃玉是不是在你手中?”

葉逸遲疑幾秒,還是說道:“是。”

“不用那麼緊張,我要是想要這物品,直接告訴你就行了,既然此物在你手中那就好辦了,你可知道,其實你手中的龍紋玉佩除了彙集天地之靈氣之外,並無其他大的作用。”

“還望阿姨指點。”

“指點談不上,原本這鳳凰涅槃玉里面,封印着一隻火鳥,可惜當年關閉封印的時候,此鳥元氣大傷,被我挪到玄天峯去了。”

“阿姨是指,王樺手中那隻火鳥?”

“哦?看來,你已經知道這火鳥了,那就好辦了,阿姨告訴你,如果明天摧毀九陰法陣失敗,你就要和王樺一同進入大陣之中,用鳳凰涅槃玉激活火鳥的純陽之氣,摧毀陣眼。”

“我同王樺?”

“嗯,不過爲了保險,估計小欣也要跟你一同進去的,所以,她們兩人的安全,可都掌握在你的手中啊。”

“這麼危險,讓我一個人去不就行了嗎?”葉逸追問道,畢竟明天的事非同小可,葉逸可不希望她們出事。

“你懂什麼,小欣和王樺擁有我靈巫一族特有的血脈,而且,她們兩人都開了輪迴陰陽眼,到時候才能控制火鳥,你以爲,憑你一個人,能成功?”

“我說那通天教主爲何要抓小欣和王樺,原來是因爲這個原因。”

“不過,你也不要太大意了,獨孤城既然抓過小欣和王樺,而如今卻又不抓了,必定是另有後手,哎,總之,我心裏很是不安啊。”

“阿姨放心,小逸就是丟了性命,也不會讓她們受到傷害的。”

“哼,但願如此吧,時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我還要去見一些人。”

葉逸回到屋子,李欣追問道:“我媽呢?”


“她有事,咱們別鬧了,抓緊時間休息吧。”葉逸說完,竟當着李欣郭子琪等人的面,脫掉了外衣,進去洗澡去了。

葉逸也不管李欣等人的奇怪表情,而是將門反手一鎖,將自己關在屋中。

深吸了一口氣,葉逸拿出龍紋玉佩,打量着聚齊的琉璃之焰,九天冰草,補天之土,還有至神靈木和剛到手的庚金之精,喃喃自語道:“但願,時間還來得及!”

“歸海之境,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呢,真的好期待啊。”葉逸手一揮,身上五行之力高速運轉,面前的五種不同屬性的物品,被對應的顏色所包裹着,它們的精華,正被葉逸緩慢地吸收着。

就在葉逸忙着突破最後一層歸海之境時,在BJ市的不同地方,卻是人影躥動,更是有一些地方發生了交戰,其中在北端,尤其是上官婉帶領的華山一門,遭遇到了強大的敵人,同一時刻,在異能組織內部一些地階成員,卻收到了前往BJ市之外的地方執行任務的命令,實在令人費解。

而在通天教的祕密基地,獨孤城則在一處碩大的屏幕前觀察着發生在BJ市的戰鬥。

“教主,外圍的兄弟們快要抵擋不住了。”

“樑護法,你慌什麼,這些人不過是棄子罷了,核心人員,都安排妥當,只要這些人敢來,定會讓他們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屬下還是擔心……”

“你擔心明日的祭祀大典?”獨孤城露出一張蒼白的臉。

“是的,教主,現在還有十來個時辰,不如,我去將李欣或者王樺抓一個回來。”

“不用,現在去,別人肯定有所防備,而且,我另有後手,走吧,跟我去見一個人。”

樑護法帶着疑惑,跟在獨孤城的身後,兩人走到一處地下密室,密室中間有一個巨大的血池,血池的四面八方正匯聚不同的紅色血液注入血池之中。

而在血池之中,竟有一個籠子浸泡在血水之中。

“鍾豪?”

“沒錯,你可知道當初我爲何要收留這小子,並傳他無上神通,呵呵,待明日之後,你就知道了。”獨孤城得意地笑着!

翌日清晨,BJ市豔陽高照,但卻涼風襲人,BJ市的寒冷程度破了百年記錄,寬敞的公路上,車輛稀少。

在BJ市北部陵墓地,一些人影正在攢動着,偶爾有兵器交接之聲。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幾名穿着光豔的女子,正是李欣等人,而且,剛回到BJ的春妮也加入了其中,爲首的是蘇冰雲。

她一劍刺死躲在地下的一名銀色面具,眉頭微皺,說道:“葉逸這傢伙搞什麼,都十一點了,怎麼連個人影都沒見。”

李欣說道:“不知道,他的門被他反鎖,而且似乎設置了屏障,我們幾個無法打開,也許,他有什麼重要的事吧。”

“關鍵時刻掉鏈子,不好!看,日食!來不及了,我必須要進入裏面才行!”蘇冰雲心急如焚。


“我跟你去!”王樺撫摸着肩頭的鳥說道。

“我們也去!”

“不行,小雅,莎莎,小沫,你們三個去支援上官婉,她們好像誤入對方的基地,我怕她們有危險。”

“那我也去吧。”春妮說道。

“嗯,還有,如果見着異能組織的人,儘量遠離他們。”

蘇冰雲看了看郭子琪,又看看李欣,最後對王樺說道:“我們一起下去吧!不等他了。”

“可是……”郭子琪有些猶豫。

就在此時,九道紫光從地上衝天而起,而此時,日食已進入最盛。

“來不及了!”蘇冰雲身影一閃,率先進入其中。

李欣等人稍作猶豫,也緊跟其後。

不過奇怪的是,當蘇冰雲等人進入地下通道時,卻發現裏面的人已被人殺死其中。

“奇怪,怎麼會有人比我們先來一步?難道是葉逸?”李欣眉頭皺了一下。

“恐怕不是,你看看前面!”王樺往洞口裏面一指,只見一名女子手中揮舞着數十把飛劍,正和一名金色男子交手!

“是她?南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