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狄生雲冷哼道:“少在這假惺惺!你還沒有敗!再來!”

原岸笑了笑,道:“將軍確定還要打嗎?我原家的子弟已經追殺過去!”

狄生雲頓時目光一冷,回頭看去,原家的百位真元境高手已經在剛纔衝了過去向逃走的天秦士兵追殺而去!

“休想!”狄生雲大喝一聲頓時,便要向原家子弟襲殺而去,但是原岸豈會隨了他的意,頓時腳下一踏便攔在狄生雲面前,淡淡道:“狄將軍!你的對手是我!”

狄生雲頓時怒氣沖天,大喝一聲,便手中長槍一擺,向原岸橫拍而去。

“來到好!”

原岸手中並無兵器,直接向狄生雲的長槍狠抓而去。

倒不是說原岸驕傲自大,並不把狄生雲放在眼裏,而是他一直修煉的便是手中功夫,並沒有什麼趁手的兵器,用兵器反而影響他的戰力!

他最得意的兩門武技,除了剛纔的霹靂火光掌,還有電光尋影爪!

頓時,原岸握指成爪,手指上面有密密麻麻的電光涌動,嘭的一聲抓在狄生雲的長槍上,電光頓時順着長槍之柄向狄生雲傳了過去。

狄生雲顯然早有準備,頓時雙手一鬆,直接騰空躍起,一腳向原岸的腦袋上踢去。

原岸雙手握在長槍上無法回身阻擋,只能躲避,只得丟掉長槍向一旁側過身去。

“嘭!”

狄生雲一腳落空,踏在地面之上,形成一個巨大的腳印,深深陷在地面之中。

隨即右手一揮,長槍便再次被他握在手中。 特種猛龍在都市

原岸弓腰一彈,頓時在半空之中翻轉一下,在半空中借力一踏,掌中再次發出兩聲霹靂,向狄生雲的頭上劈去。

“哐當……!”

狄生雲雙腿一弓,馬步一橫,長槍頓時橫在身前向原岸的兩道霹靂火光擋去。

“嘭!!嘭……!”

狄生雲雙手被霹靂震的發嘛,忍不住後退兩步,而原岸在半空中落地的時候再次握指成爪,電光尋影爪頓時抓出兩道電光向狄生雲劈去。

狄生雲再次翻身躲過,在地面上連連一轉,繞到原岸身後,斜斜的長槍猛地刺向原岸後背。

“父親!”原仙兒頓時驚呼一聲,嚇得不輕。

但是原岸又豈會反應何等迅速,在狄生雲刺來的一瞬間,便雙爪反身擋在背後,直直的抓向狄生雲的槍尖!

電光呲呲……的在原岸手中流轉,雖然他背對着狄生雲,但是後面好似張了眼睛似的,準確的擋住刺來的長槍。

“呲呲呲………!!”

原岸雙手反靠在背後,和狄生雲的槍尖保留着一指的距離,電光在槍尖激發出滾滾漣漪,但是被狄生雲強大的元力阻隔,無法從長槍上傳來。

兩人便如此僵持在這裏,狄生雲雙手緊緊握着長槍,右腳後踏在地上借力,死死的頂在原岸的掌心之上,而原岸猶豫背對着狄生雲,雙腳直接向前一瞪,斜斜的向後仰着,雙手之上漣漣的電光讓狄生雲的長槍不能再進一步。


“這……!”

原仙兒站在數十米外,根本不能靠近兩人一步,兩人周圍數十米之內都是兩人剛纔的電光和元力,真元境之下根本不能觸碰!

“哈哈!”

一聲大笑響起在兩人耳邊,齊弘緩步走來,站到兩人數米之外,看向狄生雲,大笑道:“狄生雲,現在你還有還手之力嗎?哈哈,只要本王再出一招,你便性命無存!”

“………哈哈,不過本王向來愛才,你竟然能和原家主打成這般地步,也算是本事不小,現在本王給你個機會,投效本王!本王便饒你性命!如何?!”

齊弘嘴角微微勾起,似是威脅,似是得意的道。

狄生雲面色冷冽,雙手緊緊握在長槍之上,不敢一絲放鬆,現在他和原岸兩人已經達成了一個詭異的元力循環,誰若是稍微失手,便要遭受兩人的元力反噬,所以誰都無法再動一步。

不過即便如此,聽到齊弘的威逼利誘依舊毫不動容,嘴角微微扯動,吐出兩個字:“休想!” “休想!”

狄生雲一聲爆喝,蘊含滾滾元力的聲音從口中發出,向齊弘攻擊過去。

即便是面對兩位不弱於他的真元境九重高手,他也凜然無懼。


音波化作兩道利刃向齊弘的面門殺來。齊弘頓時臉色變得陰沉起來:“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很好!”

元氣利刃攜帶風旋而來,使得他衣衫獵獵作響,但是他卻紋絲不動,待兩道利刃刺向面門之際,他才猛然一揮袖,兩道利刃登時破碎,化爲元力塵埃消散不見。

齊弘猛然擡頭,一步步向狄生雲靠近,而狄生雲卻自顧不暇,他和原岸陷入膠着之境,誰先收手,都會打破這種平衡,造到兩人元力風暴的反噬,所以即便危險一步步靠近,狄生雲也只能怒目而視,無法做出迴應。

齊弘目光中帶着戲謔之意,靠近狄生雲三米之距,這個距離已經極其危險,同境界之人,在三米之內突然襲擊,另一個人已經未必能夠反應及時,但是齊弘料定在這個距離之外,狄生雲依舊不敢輕舉妄動,是不會冒着反噬的風險攻擊自己的!

齊弘分析的很對,狄生雲一直盯着齊弘,計算着距離,只要齊弘再上前一步,即便拼着反噬的威力,也一定出手攻擊齊弘,否則自己豈不是成了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嗎?

齊弘停下腳步,目光冷笑的看着精神極度緊張的狄生雲,笑道:“呵呵……本王向來惜才,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否則……”

狄生雲依舊目光如炬,冷冷盯着齊弘,似在考慮,優思又似無視。

原仙兒則是心中暗恨齊弘,自己父親正和敵人陷入危險之地,你竟然還在這裏策反敵人,不先把我父親救出來,真是可惡至極。

齊弘站在前面,剩下的原家子弟更是無一個敢上前,只能靜靜的看着三人的爭鋒。

不過,原岸倒也並沒有什麼危險,只要他不先收回元力,便不會受傷,而他也完全不需要率先妥協,畢竟現在周圍都是原家的人,他只要靜靜等着狄生雲妥協便好。

整整半柱香的時間過去,狄生雲依舊沒有作答,依舊一雙虎目盯着齊弘,漸漸的反而有一種嘲笑的意味蘊含其中。

齊弘本就處在暴怒的邊緣,看到這種眼神,更是瞬間爆發:“好!很好!狄生雲,本王還真是沒看錯你!既然如此……去死吧!”

齊弘身上早已經調動了許多元力,雙掌向前猛然一推,頓時一股碩大的元力氣勁陡然從雙掌之中凝聚出來!

“轟!……!”

真元境九重的元力氣勁自是威力十足,何況是齊弘這種頂級的真元境九重高手,而且這顯然不是他的含怒一擊,而是預謀已久,看來他剛纔不僅僅是爲了給狄生雲考慮的時機,更是爲了積聚力量,猛然發出這雷霆一擊來打狄生雲一個措手不及!

狄生雲見齊弘瞬間出手,雙目涌現的不是驚懼,而是一絲嘲諷之意,他對天齊六王爺齊弘還是有一些瞭解的,知道他性格向來奸詐,即便勝券在握也依舊精於詭計!

便如此時,狄生雲已然難以逃脫,即便齊弘光明正大的出手,狄生雲也是難以躲開,但是他就要刻意先假意欺騙勸降之意,而後再一擊必中,雖然這種手段並不高明,但是其奸詐的性格則是顯露無遺。

眼看齊弘全力一擊的真元境九重元力氣勁轟向狄生雲!而狄生雲則目光平淡,好似完全放棄了反抗,已經可以聽到齊弘的獰笑之聲。

忽然,在元力氣勁轟向狄生雲的前一刻,狄生雲忽然動了,雙掌緊緊握着長槍,以搶柄猛然向齊弘的元力氣勁橫刺過去。

然後陡然鬆手。立刻向遠處避開。

“轟!……!”一聲劇烈爆炸聲從狄生雲的耳邊炸響,滾滾元力氣浪把他震飛出去,在地上滾動十圈之後,才卸下這股暴力。

而另一邊,正一臉獰笑得意的齊弘忽然目光一怔,就在這猶豫的片刻,狄生雲已經把搶柄從手中鬆開,顯然,剛纔狄生雲也在暗自準備脫險應對之法!所以才故意露出一絲思慮的心思,來迷惑齊弘。兵不厭詐的道理,狄生雲又豈會不知。

狄生雲的亮銀槍柄陡然向齊弘的的元力氣勁刺去,本來狄生雲根本沒有多少元力再灌注在亮銀長槍之上了,但是一瞬之間,在狄生雲脫手之刻,長槍之上頓時滾滾元力和閃閃電光從槍尖之上陡然反噬過來,和齊弘的元力氣勁轟然碰撞在一起。

頓時這股匯聚原岸和狄生雲的反噬之力和齊弘的全力一擊撞在一起,饒是齊弘修爲強大,在這不足三米之距也是不能瞬間反應過來的,“轟……!”

他剛剛在身前凝聚出護體真氣,他的元力氣勁便被兩人的反噬之力轟然擊碎,畢竟這反噬之力雖然不是完全融合在一起,不能起到一加一等於二的威力,但是即便如此,也必然是大於一的!齊弘的元力氣勁自然是擋不住的!


馮家庶女亂後宮 嘭!”

齊弘的護體真氣登時被餘波震碎,齊弘的亮銀長槍搶柄轟的一聲砸在齊弘的胸口,把他震的倒飛出去好遠,雙腳在地上呲呲的摩擦,久久停不下來“噗……!”一口瘀血從口中吐出。

而原岸在狄生雲脫手的瞬間便迅速收回元力,然後迅速後退,飄忽便在十米之外,因爲是狄生雲先丟開手,所以他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元力反震,他看了一眼正在盤坐於地療傷的齊弘,見他臉色蒼白,剛纔他至少受到的攻擊至少相當於原岸或者狄生雲三成實力的攻擊!

若是他有所防備,三成戰力還傷不了他,但是不巧的是,剛纔他正以爲偷襲得手,根本毫無防備,這才遭受不輕的傷害。


“父親!”

周圍的原家子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都震驚了一瞬,不過當看到家主毫無受傷的時候頓時鬆了口氣。


原仙兒第一個反應過來,連忙來到原岸的身邊,一臉緊張的道:“父親,你沒事吧!”

原岸擺擺手道:“無妨!”

隨即他看向狄生雲所在的方向,哪裏還有他的人影。

原蓋和原宏連忙來到原岸旁邊:“家主!大哥!你沒事吧!那個狄生雲跑了!要不要去追?”

原岸搖搖頭道:“不必了!隨他去吧!畢竟我們的目的不在於此!命令原家子弟立刻進駐汨羅城,整頓城池!我們要把汨羅城打造成銅牆鐵壁!”

“是!家主!”

原宏原蓋連忙下去傳令。

原岸來到齊弘身旁,齊弘陡然睜開雙眼,迅速站了起來,目光之中目光之中滿是憤怒之色!他恨恨道:“原家主!爲什麼不派人去追殺狄生雲,本王定然要擒住他,要他生不如死!”

原岸連忙勸解道:“王爺息怒,可不能因爲一時之憤而誤了大事!我們三十萬大軍來到這裏可不僅僅是爲了滅殺一個狄生雲的!當務之急,我們應該立刻趕往麒麟山!把汨羅城和麒麟山打造成真正的銅牆鐵壁,兩角相拱。……王爺,要三思啊!”

齊弘聽了原岸的話頓時冷靜下來,不過他依然有些憤憤道:“本王竟然在他的手中吃了這麼大得虧,若是不擒住他,如何能解我心頭之恨!本王顏面何存?”

原岸笑道:“王爺多慮了!狄生雲逃的了一時,如何逃的了一世?只要他還在汨羅城之中,等我們三十萬大軍一到,所到之處,還不踏平山海!狄生雲還往哪裏逃?……王爺是聰明人,定然明白這個道理!……麒麟山絕不容有失啊!………何況,如今我們的大軍三日之後便能到達,若是沒有人向天秦帝國傳信,我們如何掩人耳目,又如何在汨羅城之外拒敵?所以,狄生雲現在還不到死的時候,我們必須要這表面的事情做的足夠真切,才能不讓天秦帝國有所懷疑!”

“好吧!!”齊弘終於點點頭,自然知道孰輕孰重,只不過一時咽不下這口氣!聽了原岸的勸解,登時怒氣已經消了一半。

“哈哈,王爺英明!”原岸恭維一句。

齊弘看了一眼已經被原家子弟佔領的汨羅城,點點頭,隨即命令自己的親兵,道:“速去麒麟山,告訴本王已經到來,讓他馬上前來接引。”

“是!”親衛答應一聲,迅速離去,向麒麟山傳齊弘的命令。

……………………………

狄生雲壓制身上的內傷,以極快的速度向前奔走,察覺到身後沒有人追來的時候,才鬆了口氣,剛纔他雖然抓住那個千鈞一髮的契機,以極快的速度把反噬之力大部分牽引向齊弘,但是他依然受了小部分的元力氣勁餘波,不過傷勢並不重,否則他也不會還有力量逃走!不過也正是由於他沒有及時療傷,又強耗元力極速狂奔,才導致傷勢進一步惡化,反而有些氣力不支!

他現在是向綺羅鎮的方向趕去,雖然他知道孫家有一個真元境九重高手,還有一個手持帝皇手令的上使,但是也不可能擋得住這百位真元境高手,但是現在他重傷在身,除了綺羅鎮已經無處可去,只能先去綺羅鎮躲避,同時也是要把天齊帝國如此大的動向立刻上報回去。讓天秦朝廷更快救援!

狄生雲一腳重一腳輕的向綺羅鎮方向走去,忽然,路旁忽然有了一絲動靜,即便受了傷,狄生雲警覺性也一點不弱,連忙大喝一聲:“誰!出來!”

忽然草叢裏跳出兩個人影,穿着天秦帝國士兵的衣服,同時,他們也一眼認出狄生雲,連忙喜極而泣道:“將軍!是我們!”

兩人連忙跑到狄生雲面前,看着狄生雲身上的血跡,大驚道:“將軍,你受傷了!”

兩人連忙一左一右把狄生雲扶起來,狄生雲問道:“你們兩個怎麼在這裏?其餘人呢?”

那兩個士兵道:“將軍,當時那兩個人圍住你,那天齊帝國的高手便來追殺我們,她們雖然人少,但是實在太厲害了,只有幾位副將軍能和他們抗衡,我們根本無法抵抗,只能逃跑,我們便走散了!我們兩兄弟是躲在這草叢裏面才躲過一劫的!!”

狄生雲有氣無力的點點頭道:“去綺羅鎮!”

“好!好!!”兩個士兵連忙扶着狄生雲向綺羅鎮趕去。

很快,三人便來到綺羅鎮,拍擊着孫家的大門。

“開門!快開門!我們狄將軍來了!”兩個士兵大聲喊道。

“誰啊!叫着門這麼大聲!”守門的小廝一打開門,便發現三個身着鎧甲的士兵,其中一個還渾身血跡,他記得是前幾日來過的狄生雲,本來就怕他,此時又見他們滿身血跡,頓時更加害怕,連忙手中門栓一丟,連忙跑進去,大喊:“老爺不好了!不好了!那個凶神惡煞的將軍又來了!”

兩個士兵見那個小廝開門看了一眼便被嚇跑,不由的十分無語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扶着狄生雲便向裏面走,他們可不怕什麼孫家,一個小鎮上的大戶人家又怎麼樣?他們可是天秦尊貴的督戰軍!當兵的還怕這些小老百姓?不管不顧便向裏面走去。

而孫泰看向急急忙忙趕來的小廝,不滿的哼道:“什麼事,好好說!老夫還沒死呢!不用這麼大聲!”這幾天,孫泰可是心情好極了!不僅寧陌染沒有離開,還白白得到了一篇地階武技!這樣的好事哪裏去找?所以現在除了孫清安等一雙兒女出事之外,任何煩惱的事情都不能影響他的好心情!

現在見小廝喊什麼不好了,他微微一笑,現在我們孫家就沒有不好的事情!

“好了!快說!到底怎麼回事!”孫泰輕輕拿起茶杯,又輕抿一口清茶,悠然自得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