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林傑麼?有點意思。”

而此時的林傑,剛剛和李向華回到了餐館之中,李向華也已經是迴轉過來,看着眼前的林傑,竟是察覺到了一絲陌生。

“小杰,你準備怎麼做。”

不過,對於今天的事情,也是激發了他的血性,越發的不願意就這樣忍氣吞聲下去了。

“很簡單,以牙還牙。”

林傑的眼眸中隱約閃爍着一絲寒意,道:“既然金碧輝煌一直想要吞併我們,那我們就把他們給吞併了!”


李向華聞言先是一怔,旋即放聲大笑,用力拍拍林傑的肩膀,笑道:“好,有魄力!”

“李叔,就陪你瘋狂一把。”

“今天也累了,李叔你還是早點休息吧,這裏的事情,先交給我來處理。”

林傑笑了笑,旋即將李向華送到了房間門口,今晚李向華被折騰的不輕,還是儘早休息爲好。

“好好好,我還是有點老了,比不得你們年輕人了。”

李向華笑着起身,回到了房間之中,空蕩蕩的餐館之中,只剩下了林傑坐在門口,仰望着深邃的夜空,滿臉平靜。

就在同樣看不到光芒的地方,暗潮涌動。

想要安然的生存下去,唯一的辦法便是做到最強,才能夠得到別人的敬畏。

自從得到系統以來,林傑這個一直毫無目的的大學畢業生,終於是漸漸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林傑就接到了杜夢晴的電話,請他去警察局,兇殺案的事情,有了進一步的進展,由於系統的任務還懸在頭頂,林傑毫不猶豫的去了。

警察局之中,杜夢晴正在審訊室繼續審訊昨天那個中年人,眼見得林傑進來,招呼了一聲,兩人就是來到了休息室之中。

“怎麼樣了?”

“就憑如今的這些消息,只能是確定兇手是來自黑虎會的幾名成員,而我們也找到了他們的居所,應該很快就能夠抓獲了。”

杜夢晴的語氣有些冷冽,顯然是心情並不好。

林傑倒是理解了,道:“也就是說,這件事就只能這樣結束了,至於金碧輝煌和黑虎會的其他行爲,根本不能夠處理是麼?”

“證據不夠多,僅僅憑藉這傢伙的一面之詞,也不能隨意動手。”

杜夢晴暗歎一聲,她的心頭也滿是不甘,而且,那幾個兇手,明顯是被故意放出來的,否則,哪來的這般輕鬆! 日頭還沒有偏向中天,林傑便是離開了警察局。

對於這次金碧輝煌的西餐廳兇殺案,也就只能是到此告一段落,沒有足夠的證據,根本不能夠形成調查的可能。

這件事唯一能夠讓林傑感覺到欣慰的就是,系統提示的任務完成了。

兇殺案也算是就此破解,但是林傑更加的清楚,金碧輝煌可不會就此罷休的,想要徹底的擺脫金碧輝煌的糾纏,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做到的。

叮鈴鈴!

就在林傑暗自思忖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是方彩鈴的電話。


“方小姐。”

對於方彩鈴,林傑還是心懷感激的,畢竟對方幫了他不少忙,無論是漁獲的出售,還是餐館的固定貨源,都是方彩鈴的功勞。

“林傑,我的美食餐廳今天開業典禮,特地邀請你這位垂釣大師來捧場,怎麼樣?有時間麼?”

方彩鈴好聽的聲音傳入耳中,似乎讓林傑心頭的陰霾都是散去了幾分。

“美女相邀,當然有時間。”

“那就這麼說定了!”

方彩鈴笑着開口,和林傑說了一個地址,便是掛斷了電話,想來今天開業,還有不少的準備工作要做。

林傑攔了一輛的士,就朝着方彩鈴給的地址而去。

香榭裏餐廳,便是方彩鈴新開的海鮮餐廳了,方彩鈴正招呼着方明華忙裏忙外,客人們也都是陸陸續續的趕來,爲這位南海市有名的美女來慶賀。

方彩鈴的身材和臉蛋都是絕品級別的,加上方家在南海市的地位,是整個南海市名副其實的白富美,追求者無數。

只是這位女神,一向冷麪無情,尤其是對於那些追求者。

不過,隨之換來的是更多人的趨之若鶩,蠢蠢欲動,希望能夠征服這一隻高貴的金鳳凰,順便連方家也收入囊中。

如今方彩鈴忽然開了這樣一家海鮮餐廳,自然是有不少人藉此名義送上門來,希望能夠博得美人一笑。

就在此時,遠處忽然傳來了一陣劇烈的轟鳴聲,就在不少人的目光注視下,一輛嶄新的法拉利轎車飛馳而來,後面還帶着一輛體積不小的卡車。

法拉利一個漂亮的漂移,車子就橫在了方彩鈴的面前,後面的卡車也是瞬間停下,幾十個工作人員從上面衝下來,帶着大把的玫瑰,迅速的來到了車身的前方。

很快,一個巨大的心型圖案,就是出現在香榭裏餐廳的大門口,放眼望去,足足近十萬的玫瑰花,不少女人已經是尖叫出聲,這可是她們夢寐以求的東西啊!

而這時,法拉利的車門打開,一個文質彬彬的年輕人走了出來,手裏似乎還拿着個小盒子,風度翩翩的來到玫瑰心的前面,望着對面的方彩鈴,單膝跪下。

昂起頭,擺出一個自以爲魅力十足的笑容,緩緩開口。

“彩鈴,遇見你的第一眼,我就淪陷你的笑容之中了,你真是上天賜給我最好的幸運,若是錯過你,我想我一定會抱憾一生的。”

“我愛你,做我女朋友吧!”

說到這裏,打開了手中的小盒子,一顆鴿子蛋大小的鑽石,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迷醉人眼的光澤,幾乎所有的女性,都已經有些瘋狂了。

如此盛大的告白場面,加上這般令人無法拒絕的鑽石,換做她們是主角,早已經是迫不及待的衝上去了。

然而,此時的方彩鈴,真正的女主角卻只是微微皺起了眉頭,一言不發。

“這可是天海集團的鄭少啊!”

“對啊,南海四少之一的鄭梓辛啊!”

瘋狂之餘,不少男人也是認出了這個年輕人,相比對方的身份,他們自己,就顯得有些相形見拙了,根本沒有半點競爭力。

鄭梓辛人如其名,對自己很是自信,在方彩鈴開業之時,面對這麼多的嘉賓,擺出如此盛大的告白場面,他相信,方彩鈴絕對不會無動於衷的。

這一次,他勢在必得!

就在這時,一輛出租車忽然衝了過來,一道身影緩緩的從車上走了下來,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這個詭異的一幕,滿臉疑惑,正是剛剛趕來的林傑。

“大師來了!”

方明華剛想開口說點什麼,忽然一擡頭,臉上就攀上了濃郁的喜色,連忙招手:“大師,這裏,這裏!”


林傑的目光掃了掃,很快便是明白了這一幕的緣由,再看看方彩鈴臉上的表情,心頭也是明白了幾分,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方小姐還真是會玩,開個餐廳大門口居然用玫瑰花做地毯,還真是別具一格啊!”

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他居然直接踩着那些玫瑰花,朝着方彩鈴走了過去。

“你這個混蛋,眼睛瞎了麼?”

方彩鈴還沒有開口,鄭梓辛的臉色已經是陰沉如水,徑直站起來,衝着林傑就是一同怒斥,道:“居然敢踩我的玫瑰花,你個鄉巴佬,這裏是你能來的地方麼?”

“你的玫瑰花?上面寫你名字了麼?”

林傑翻了翻眼皮,一副賴皮樣的看着鄭梓辛,哼道:“大白天的,人家方小姐剛剛開業,你就給人家佔地方阻礙交通,你知道多少客人都被你攔在了外面進不來?”

“這可都是方小姐未來的客戶,你賠得起麼?”

“哼!就那麼一羣窮鬼,老子還賠不起麼?”

鄭梓辛哼了一聲,道:“尤其是你這樣的窮鬼!”

“鄭梓辛,你嘴巴放乾淨點,不會說話就滾蛋!”

一旁的方明華卻是看不下去了,毫不客氣的冷聲開口,鄭梓辛的臉色頓時變了。要是其他人敢這麼和他說話,早已經被揍的不省人事了。

但是方明華不一樣,且不說他是方彩鈴的親弟弟,單單他自己,就是南海有名的惹不得,發起瘋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罩住的。

“好了,準備開業典禮吧。”

方彩鈴結束了這一段鬧劇,對於那被林傑踩的不成樣子的玫瑰花看都沒看一眼,轉身回到了餐廳之中。

無奈的鄭梓辛也只好叫人收走,本來勢在必得的告白,就這樣毀在了林傑這麼一個鄉巴佬的手中,鄭梓辛的眼眸中,隱隱的閃過了陰厲之色。

開業典禮順利舉行,方彩鈴簡單的致辭之後,便是當衆舉行了剪綵,隨後,就是給衆位來賓奉上了香榭裏將來的招牌美食品嚐。


當然,賓客們也不都是空手來的,此時便是到了各自奉上禮物的時候,不僅爲了能夠博得美人一笑,更是爲了博得方彩鈴的好感,至少能夠攀上一層關係,就是穩賺不賠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從擺件到花籃,各類禮品都紛紛呈現出來,輪到鄭梓辛的時候,他的臉上卻是佈滿了得意之色,甚至特意瞟了一眼林傑。

到這個時候,也就沒多少個賓客還沒有拿出禮物了,他和林傑都是其中之一。

“彩鈴,你這不是海鮮餐廳麼,我特地從一個海邊的老漁夫那裏,買了一條上好的黃脣魚,給你作爲開業禮物!”

鄭梓辛得意洋洋的開口,一招手,便是有着幾個工作人員擡着一個魚缸走了進來,裏面正是一條黃脣魚,悠閒的吐着泡泡。

“這條黃脣魚可不一般,足足有着七公斤,也算是幾年來頗爲罕見的了,你一定會很喜歡的!”

說到這裏,鄭梓辛一臉的滿意之色,周遭的賓客也都是議論紛紛的,的確這樣的禮物,最是適合方彩鈴的海鮮餐廳,而且還是黃脣魚,這種價格不菲的名貴海魚。

然而,相對於賓客們的讚揚聲不斷,方彩鈴卻是一臉的平靜,並沒有半點的興奮之色,倒是讓鄭梓辛的心涼了一半。

得不到她的喜歡,這禮物就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了。

更讓鄭梓辛無語的是,一旁的林傑居然笑了,分明就是**裸的嘲諷!

“鄉巴佬,你笑什麼!”

怒不可遏的鄭梓辛,直接爆了粗口。

“真是替你感到可憐!”

林傑還沒有開口,一旁的方明華已經是放聲大笑,道:“你可知道,這條黃脣魚,就是林傑林大師釣起來的!”

“他?”

“而且,當時我姐姐已經是從大師那裏買了一條十幾公斤的黃脣魚,此時已經是有一部分在你們各自的桌上了,可笑你居然還說大師是鄉巴佬!”

“不可能的!”

聽着方明華的講述,鄭梓辛的臉上滿是難看之色,幾乎的傻掉了一般,望着一旁始終一臉平靜的林傑,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麼一個鄉巴佬,居然能夠釣起來黃脣魚,而且是十幾公斤的!

“鄭公子給送,就是心意,收下吧。”


方彩鈴忽然開口,看上去笑臉滿盈的收下了禮物,卻是讓鄭梓辛的臉色更加難看,就彷彿一記無形的耳光,狠狠的摔在他的臉上。

“那我倒想看看,大師能送出什麼禮物呢?”

緊咬牙關,從牙縫中擠出來了一句話,鄭梓辛的一雙眼睛,緊緊的盯着林傑,滿臉的怒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