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陳長壽見父親答應後便回到了家中,隨後就隨同家裏人向着三叔家走去。

沈家屯本來就沒有多大,陳長壽走了沒幾分鐘,就到了三叔沈建國家門口。

而此時在他們家門口,早已經圍上了許多親戚,但很顯然這羣人的中心,是那輛黑色的奧迪汽車。

“我說老三你這人也真是的,訂婚這麼大的事,你就不好好把你家裝修裝修,這土坯牆讓親戚過來看一眼,會回人家村子裏亂說的!”


大哥沈剛坐在奧迪裏撇了撇嘴。

沈建國則從自行車上下來,滿臉消息的和對方打了聲招呼。

“我們其實也不想這樣,但是來不及了啊。”

“來不來得及你也要好好捯飭捯飭,傳出去我這張臉往哪兒擱啊?”

沈剛翻了個白眼。

“嘿嘿嘿,就是個嫁閨女,沒有那麼多講究,”沈建國趕緊轉身衝院子裏喊了句,“孩子他媽趕緊讓大哥進屋喝茶啊!”

屋裏屋外都在忙活,但礙於沈剛是大哥的身份,沈建國一家人也只好放下手中的工作,先跑過來招待這幾個大人物。

而就當沈剛從車上下來後,卻一眼看到了沈建國自行車上的香菸白酒。

他怎麼說也在縣城裏開診所,茅臺和中華自然是見識過,但卻從來沒有嘗過這高貴的東西。

“老三你車上的東西是哪兒來的?”

他擡起手問道。

“陳長壽帶回來送我的,”沈建國趕忙回答,“大哥你一會兒打開嚐嚐?”

陳長壽?

沈剛在心裏唸叨了兩句,隨後纔想起來陳長壽是誰。

“老二家的大兒子回來了?”

他又問道。

“是啊剛剛回來,還是開車回來的呢!”

沈建國老實巴交的說了個清清楚楚。

但沈剛這時候卻有些疑惑,畢竟在他的印象當中,陳長壽就是個沉默寡言不喜歡說話的呆小子,每天都只會躲在屋子裏看書。

滴滴滴!

這時一陣清脆的汽車喇叭讓沈剛清醒過來,緊接着他便轉身看到一輛黑色的汽車從遠處駛了過來。

“大伯你能不能讓大姐夫把車挪一下?”

陳長壽搖開車窗喊了句。

“哎呀是陳長壽過來了啊,”沈剛一眼就鎖定了寶媽的車標,隨後轉身衝着院子裏的女婿揮揮手,“會軍你趕緊出來給陳長壽挪下車位!”

老丈人的話在會軍眼裏那就是一道聖旨,畢竟自己這些年在鎮上都靠着沈剛幫忙,要不然也不會混成現在這副人模狗樣。

“來了來了!”

他小跑着跑了出來,但在看到寶馬後,還是忍不住停頓了下。

誰家的車啊?

在他眼中沈家兄弟四個裏面,除了自己的老丈人就沒有有錢的人,可眼前這輛嶄新的寶馬X6卻讓他心中生疑。

陳長壽坐在車裏輕輕搖開車窗,他並不認識王會哭餓軍,便直接帶着笑意開口道:


“哥們真是不好意思啊,麻煩你把車子挪一下吧!”

他這邊剛說完,王會軍便看到了副駕駛位置的沈建軍,二話不說趕忙大聲的叫了一聲。

“二叔?”

沈建軍看到對方後微微點頭,陳長壽則有一點點不耐煩,但還是調轉方向最終找了個地方停好了車。

“二叔怎麼會坐在寶馬上,他們家不是窮的要死麼,”王會軍驚訝的撓了撓頭,“莫非他家那個大兒子在城裏出息了嗎?”

可當自己這個猜想剛剛浮出腦海,那邊就早已經嚷嚷了起來。

“哎呀這是建軍你家買的車麼?”

“我的天呀這個車也太漂亮了吧?和你大哥家那輛比都要大氣不少呢!”

沈建軍還是頭次被村民圍着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靜靜的坐在車上下也不是上也不是。 畢竟自己連 安全帶都不會解。

“老爸你坐着還舒服吧?”

陳長壽絲毫沒有理會周圍村民說的話,轉過頭看向自己的老父親開口問道。

“你這車真的不錯,可比二牛買的麪包車好不少!”

沈建軍用力點了點頭。

“我這個可比二牛叔家的那輛麪包貴不少呢,”陳長壽聽聞哈哈的笑了起來,“等過陣子我也給你買了新款麪包開開!”

“不用不用!”

沈建軍可捨不得讓自己兒子亂花錢。

兩人說着話便從車上下來,村民們依舊圍在旁邊指指點點,有兩個更是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寶馬車的車標。

沈剛當然也忍不住湊過來看了眼,可當他看清楚寶馬的標誌後,整個人的臉色瞬間變的格外難看。


“大伯好久不見啊!”

陳長壽看到沈剛後當然還是要叫一聲,畢竟對方和自己不是別人,雖然之前做的那些事讓人覺得過分,但今天可是三叔女兒訂婚的日子,沒必要再弄出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哎呀我都沒想到你今天能回來,”沈剛訕訕一笑,“在城裏的工作做的怎麼樣,沒有給咱們沈家惹出啥事吧?”

“沒有沒有。”

陳長壽對着他假笑一聲,心裏暗道對方還是老樣子。

“我發現你今天開了車回來,”沈剛眯起眼睛,“這寶馬租一天估計要花很多錢吧?”

他根本不相信陳長壽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汽車,要知道在陳長壽上高中的時候,他父親可沒少過來找自己幫忙託關係,但每次過來卻都沒啥表示。

如此一來沈剛也就經常許諾給老二一些空頭承諾,可沒想到最後陳長壽還是依靠着自身實力考上醫科大學,並且成功讀研。

但他們家仍舊沒有擺脫貧窮這個詞。

“我從朋友那裏開過來的,不需要給其他錢,只需要幫人家加個油就行!”

陳長壽也懶的給這種人解釋,對方從來就沒有高看自己,如今也更沒有必要再去說啥,一切都歲對方去胡思亂想吧!

果不其然當他給出了這樣的回答後,沈剛那張臉便再次容光煥發,整個人也開始揹着手裝模作樣的晃悠了起來。

“我一眼就看出來這車不是你的,我們家文軍在鎮裏的一家企業當主管,倖幸苦苦一年下來纔買了個奧迪,你怎麼可能買上寶馬呢?”

他越說越有勁兒,沈建軍的臉色逐漸變的難看起來。


“大伯你說的對,我還需要認真工作呢,”陳長壽打了個哈哈,“聽你這話您女婿的工作挺不錯呀!”

“會軍這個工作確實不錯,我特地找人安排的,”沈剛高傲的像一隻白天鵝,“我女兒現在也在剛局上班呢!”

“真的不錯呢!”

陳長壽說罷就想同父親進屋。

然而沈剛這時卻拿出長輩那套口氣,開始自顧自的訓斥起了陳長壽。

“我說陳長壽不是我說你,這東西是別人的永遠就是別人的,你開朋友車回家讓別人誤會,說出去不讓大傢伙笑話嘛?”

王會軍聽到後鬆了口氣,他也是個極度好面子的人,親家這個堂弟混的比自己還好,心裏咋說都覺得不太舒服。

但是現在弄清楚寶馬車是別人的,王會軍之前那個高高在上的態度,便再一次從臉上浮現了出來。

“大伯說的對!”

陳長壽點點頭。

沈建國在旁邊聽的雲裏霧裏,但當下還是弄清楚一件事,那便是陳長壽開回來的這輛寶馬車,並不是陳長壽自己花錢買的。

想到這兒他臉色一紅,這種事說出去,確實會讓村子裏的人笑話。

可唯獨沈建軍沒有吭聲。

老婆,再嫁我一次

“這輛車全套弄下來怎麼說也要百萬以上,你開回來要是給人家剮蹭了一塊油漆,一年的工資搭進去你都賠不起!”

沈剛故意說的很大聲。

他其實就是想讓周圍人看清楚,自己在這裏纔是最有錢最有實力的代表,至於老二家這個大兒子,就是一個打腫臉充胖子的跳樑小醜罷了。

但唯獨讓沈剛不爽的是,自己說啥陳長壽就答應啥,根本就沒有想要反抗的想法,於是乎說上幾句後就走進了院子。

其他村民當然立馬圍着他跟着進了院兒。

“老爸咱們去幫三叔他們吧!”

陳長壽鎖好車淡定起身,沈建軍聽聞輕輕點頭,心裏卻暗道自己這個兒子,在出去這幾年裏似乎成熟了不少。

農村家舉辦的訂婚宴其實簡單的很,沈家屯這個貧窮的地方更是簡單的很,直接在院子裏擺上幾桌酒席,隨便做點東西就算是一桌酒席。

陳長壽來到院中就開始跟着忙活,而沈家這幾位兄弟則坐在一塊,假惺惺的互相聊着天。

“我說老二你從小到大就沒有主見,我當初讓你別花錢供陳長壽讀書偏不信,你看他現在混成了啥玩意兒,沒有車竟然想到借車回來!”

沈剛撇了撇嘴,忍不住譏諷道。

沈建軍抽着煙沒有說話。

其他兩位兄弟也都低頭不語。

誰叫沈剛是大哥呢,誰叫人家成功出了村子,在縣城買了樓買了車呢?

人家有實力這樣說,自己沒有辦法反駁。

“沈大哥你說的很對啊。”坐在旁邊桌的一箇中年人突然開口。

“有什麼罕見的,只要有錢誰都可以上大學,前幾天我們工廠招聘員工,還招進來兩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呢!”

大傢伙聊的是那叫一個熱鬧,沈建軍卻越聽越心煩,但又礙於對方是自己的大哥,最終只能露出苦笑跟着點了點頭。

“我去看看孩子他媽來了沒!”

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菸灰,隨即來到陳長壽身邊小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