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凌風輕輕的縱身,將錢眼兒給接住,抱到錢多面前。

現在的錢眼兒雙眼緊閉,身體冰冷,懷裏緊緊地抱着聚寶盆。聚寶盆上出現了一層層璀璨的光芒,不斷地衝刷着錢眼兒的身體。

錢多半跪在地上,把錢眼兒摟在懷裏,探了探鼻息,呼吸均勻,並不大礙,看來也就是超負荷的使用力量,體力透支了而已,身體應該並無大事。

“多謝公子,還不知道公子名諱。”錢多站起身來,雙手抱着錢眼兒,恭敬的問凌風。

都市妖孽真仙 ,如果所料不錯,應該是這幾個人所爲。”還不等凌風回答,突然一股股勁風從遠處奔來,清一色的黑衣打扮,爲首的是三個年輕人,三股驚人的靈氣波動。

這三個年輕人長得一模一樣,一看就是三胞胎,但是模樣真的不敢恭維,三人年紀絕對不到三十歲,一身的黑衣,臉上都佈滿了紅紅的疙瘩,酒糟鼻子,大大的嘴巴,嘴巴實在是太大了,嘴角直接到了兩隻耳垂附近,佔滿了半張臉,眼睛一隻大一隻小,每個人身後都揹着一把細細的長劍。

“幽冥三少?”錢多就如同身體一下子被掏空了一般,眼中透露出一絲絕望。

“陰護法呢?他是怎麼一回事啊?”三個年輕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從未見過!我們也是剛來而已。”錢多彷彿鼓起了莫大的勇氣一般,抱拳說道。

“沒見過?那這個昏死之人的懷裏,抱着的不就是陰護法的聚寶盆嗎?”三人從來不分開說話,又是異口同聲的說道,就跟一個人一樣。

“這是我徒兒的東西。”錢多把錢眼兒放在地上,身子向前踏出一步,把錢眼兒擋在身後。


“既如此,你就沒用了,死吧。”三個人說着,凌風就看到三股旋風吹向錢多,凌風想要阻攔都已經來不及了,等到凌風趕到錢多身邊的時候,錢多的身體已經被分割成了四段。 剛來的三個年輕人,不由分說就把錢多的身體給分割成了四段。太快太強太狠了,根本不給人反應的時間給機會。

“凌風哥哥,稍安勿躁!你看錢多身體並沒有出血。”水清清拉住了要過去的凌風說道。

“有點意思,居然會‘金錢替死術’。”三人又是一起說道。凌風就看到錢多的身體化作了一塊塊黃金,但是瞬間又都連接到了一起,錢多噴出了一口鮮血。

身體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都可以被風吹倒。

“幽冥三少,你們這一輩子什麼事都做就是不做好事,做盡傷天害理之事,今日可否讓我死個明白。”錢多伸手一招,一把玉如意出現在手中,錢多玉如意柱地,讓自己的身形可以站立在場中。

“你也知道我們三人不會好心到去爲你解疑答惑的,所以不必多費脣舌了。我們來了就是要你們死的,跟死人我們一向不願意多說話,多說無益。”三個人做着一樣的動作,說着相同的話。

“既如此,那就戰吧!”錢多臉上出現了一絲陰霾,彷彿瞬間老了許多歲,原本一頭的黑髮,也爬滿了幾根白色的髮絲。

“清清,看看錢多的傷勢。”凌風囑咐了水清清一句,邁步擋在了幽冥三少前進的路上。

“你身上居然有少年至尊令的氣息。”幽冥三少停住腳步,咧着大嘴,猩紅的長舌在嘴角舔來舔去的,對着凌風貪婪的說道。

“跟死人我也很少說太多的話。”凌風冷冷的說道。

“我們也是這樣想的。嘎嘎嘎!”幽冥三少眼中貪婪更勝,就差把凌風拽過去舔上兩口了。

“捨我其誰!”凌風腳踏游龍步,揮拳就打。就在凌風的拳頭將要打在三人身上的時候,三人突然在凌風的眼前消失了。凌風一驚,立馬收拳,腳下游龍步向着自身左前方踏出。

三股勁風在凌風剛纔的地方刮過,地上的砂石就像被瞬間斬斷一樣,出現了一個大大的鏡面。

三團黑色的霧氣在凌風的身前站定,臉上似是掛着笑容,但讓人看起來卻有種發自心底的震顫,瘮的慌。

我的眼睛居然跟不上他們的速度,太快了。凌風穩住身形,心裏思索着。

“天降幽冥!”幽冥三少三人六隻手舉向天空,空中一時間出現了大團的黑霧,一個巨大的黑洞浮現,在黑洞裏發出令人心悸的聲音,彷彿有着無窮的魔鬼,就要踏破虛空,降臨在這片土地上。

在黑洞中飄蕩出一股黑色的霧氣,出來以後化作三股,分別沒入三個人的眉心。

三人的身體在不斷地膨脹,眼睛化作了兩個黑黑的空洞,巨大的嘴巴長滿了獠牙,原本猩紅的舌頭,化作了了墨黑色,一尺來長。

幽冥三少原本站立的身形,化爲匍匐在地,手掌變爪,指甲瞬間長出。

幽冥三少嘴裏發出了動物的獸吼聲,宛如三隻大號的狸貓衝向凌風,用的居然類似於瞬移,速度太快了。

凌風眼睛真的跟不上對方的速度,身上很快就被劃滿了一道道血琳琳的傷口,鑽心的疼痛讓凌風緊咬牙關,強迫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來。

但是讓大家想不到的是,幽冥三少發出了痛苦地哀嚎,身上只要是沾到凌風鮮血的地方都冒起了一縷縷青煙,黑色的霧氣被凌風的鮮血所淨化。

“我的寶血,面對如此的妖邪真是無往而不利。”凌風心裏盤算着,身體隨着幽冥三少的動作在動作,幽冥三少卻如同看到鬼一樣的躲閃着凌風。凌風一時間玩心大起,幽冥三少跑到哪兒,凌風就跟到哪兒,把幽冥三少逼得,眼淚快下來了。

幽冥三少被追得團團轉,不得已之下只能是朝着帶來的黑衣人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十來個黑衣人心領神會,上前攔住凌風,跟凌風戰在一處。

此時幽冥三少才得已有時間褪去了幽冥之身,但是臉上還是掛着驚恐的表情。

十來個黑衣人真的不夠凌風忙活的,也就是阻了一阻,就被凌風全部放倒。

“哼!以爲這樣就可以了嗎?”幽冥三少恢復了冰冷的眼神,平復了剛纔的恐懼,瞪着眼睛看着凌風,一大一小很不協調的眼睛,透着一股的邪氣。

“幽冥召喚術——出來吧冥蛇!”幽冥三少嘴裏唸唸有詞,三個手掌拍在地上。

一條通體黑色的巨蟒憑空出現,大約有百十來丈,水桶粗細,張開血盆大口,冷冷的看着凌風,做出了攻擊的姿態。

凌風這時候腦海中突然出現了複製祕書的口訣,不知道可不可以用召喚術呢?試試吧!

“幽冥召喚術——出來吧冥蛇!”凌風學着幽冥三少的樣子,雙手也在結印,口中唸唸有詞,單掌拍在地上。

щщщ¤ttκan¤Сo

一條几乎一摸一樣的冥蛇出現在凌風的面前,看到對面的冥蛇,兩條巨蟒都瞪着彼此,就如同看到了天敵一樣,兩條巨蟒彼此發出了挑釁的嘶吼聲。

幽冥三少傻了,怎麼會這樣?他們的腦子第一次不夠用的了,以前那可是相當的風光,想怎樣就怎樣,今天怎們就這麼吃癟呢?他們三人真的想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此時的凌風,也得以好好的思索一番。第一次使用複製祕術的成功,讓凌風十分的欣喜,但是那種把自己體內的靈力瞬間抽空的感覺,也讓凌風痛苦不已,凌風只能是強撐着,讓自己不至於倒下,補天神石巨大的補充能力,在源源不斷地恢復着他的身體。



這也讓他明白了,複製祕術是把雙刃劍,在自己實力不足的時候,儘量少用。這也讓凌風跟深刻的理解了複製祕書就是把自己當成一面鏡子,把對方的動作口訣映照下來,然後利用造化神功的神奇造物能力,進行模仿。

兩條巨蟒已經糾纏在一起,打得不可開交。

幽冥三少頭都大了,這還怎麼打啊?用什麼招式對方都會啊?看來只能用那一招了,幽冥三少三人心意相通,瞬間就想到了辦法。

三人分列三個不同的方位,呈現出掎角之勢,互相背靠着背,手不停的結印。

凌風就看到三人居然合成了一個人,幽冥三少化作一個三頭六臂之人。三頭六臂的幽冥三少從背後抽出了細長的寶劍,劍分三把,一支手臂拿着一把,身下的三支手臂不停的結印。

這是什麼東西?三頭六臂的幽冥三少揮劍斬來,凌風抽出殺破天,但是奈何雙拳難敵六臂,這邊剛抵擋住攻上三路的寶劍,那邊突然一隻拳頭就迎面打來。

凌風一時間顯得手忙腳亂,身上不停地被劃傷,打到,本身靈力就快枯竭了,這樣下去可不好。

“捨生忘死!”凌風大喝一聲,揮殺破天攻向三頭六臂的幽冥三少,巨大的衝擊力,把幽冥三少給打得倒退了兩三步,凌風纔有機會跳出戰圈。

凌風把劍背在背後,雙手掐決,瞞天過海如意功,只見在幽冥三少的周圍出現了五六個幽冥三少,也都是三頭六臂,握着細長的寶劍。

幽冥三少嚇得後退了幾步,就是這時候,凌風變出來的幽冥三少齊齊的攻向幽冥三少,把幽冥三少嚇得趕緊的抵擋,這時候凌風腳踏游龍步,也趕到幽冥三少的近前,真龍霸王拳衝破了幽冥三少的防禦,結實的打在了幽冥三少的身體上,幽冥三少被打的飛了出去。

飛在空中噴血的幽冥三少這時候也反應了過來,剛纔的那些幽冥三少肯定是虛影。“好小子,居然糊弄我們幽冥三少!”幽冥三少想清楚了其中環節,腳踏虛空,再次攻來過來。

凌風還是一副老實神在的樣子,雙手結印,在凌風的身邊又出現了五六個凌風的身影。

六個人分居六個方位攻向幽冥三少。“哼,來吧,這次不會上當了。”幽冥三少緊緊地盯着在旁邊結印的凌風,此時幾個凌風的攻擊也到了,殺破天帶着呼呼的風聲就要斬在幽冥三少的頭上了,幽冥三少突然驚覺了,不對,這次不是虛影,而是真的,幽冥三少想要閃躲,可是殺破天太快了,就聽到一聲慘叫,幽冥三少的一個腦袋,被齊齊的砍了下來,鮮血噴涌。

由於一個腦袋被砍,幽冥三少的合體也被破了,還剩下兩個人在那邊一臉驚恐的看着凌風,而另外的一個只剩下一個沒有腦袋的身體直立在哪兒。

“走!”幽冥三少,不對!現在應該叫幽冥二少抱起死掉的屍體,轉身就走。

看着他們的身影在視線中消失,凌風就感覺到眼前一花,身體站立不穩,臉上佈滿了冷汗,這複製祕術,現在真的不能輕易用,太消耗靈力了,現在的自己根本承受不住,也就是可以複製一個,但是那種後果也是自己難以承受的。

就在這時候兩條冥蛇也已經分出了勝負,凌風所召喚的畢竟是複製的,被咬得遍體鱗傷,凌風趕緊的收回冥蛇。

手中殺破天一橫,咬緊牙關,“捨生忘死!”打出,也可能是冥蛇已經戰到了最後,被凌風用殺破天給**了身體,化作了一大片的血雨從空中灑落。

凌風站立在血雨中,水清清這時候走了過來,在凌風到底的霎那,用自己瘦弱的身體扶住凌風,就像是一根柺杖一樣。

“凌風哥哥,不管發生了什麼,清清都會跟你一起扛,即使我沒有寬闊厚實的肩膀,但我可以做你的柺杖,在你累的時候,讓你可以依靠。”水清清輕輕的說着。 葉千寒看到凌風跟水清清相互依偎在一起,心裏突然有了莫名的酸意。心裏想道:如果是南宮婉在,現在是不是會站在凌風的右手邊呢?哪兒也不會有自己的位置。

想到這裏就連葉千寒自己也是嚇了一跳,我不是喜歡美女的嗎?一切美好的事物我都想佔爲己有,我以前的想法是建一個大大的後宮,讓世間所有美麗的女子都可以供我欣賞。

現在怎麼突然有了這樣的感覺呢?我這是怎麼了?仔細的看着凌風高大的背影,讓葉千寒沒來由的感到一絲暖意,要是可以被這個男人摟在懷裏,未嘗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爲了你放棄整個世界又何妨,哪怕有天全世界都背叛了你,我也會選擇跟着你,背叛全世界。想到這裏葉千寒俏臉一紅,嘴角掛上了淡淡笑意,心情也豁然開朗,好像困頓了許久的心情一下子舒展開來。

葉千寒縱到凌風的身邊,架起凌風右邊的胳膊,用瘦小的肩膀,讓凌風站的更加的穩當舒服。凌風顯然沒有想到,身體沒來由的一緊,看了葉千寒一眼,葉千寒低着頭,腳踢着路上的小石子,臉上掛着紅雲。

凌風微微的一樂,把身體一半的重量放到了葉千寒的肩膀上,站的更加的筆直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凌風的靈力恢復了些許,這次經過了靈力被掏空,再次填滿的靈力,讓凌風發覺,體內的靈力更加的厚實、厚重了。

“哎呦!誰呀?沒看到小爺正在看戲嗎?啊!師傅,師傅你怎麼了?”突然小胖子錢眼兒的聲音響了起來。

凌風也不再佔二女的便宜,站直了身體,把殺破天背在背上,轉身一看。

錢眼兒端坐在地上,懷裏抱着錢多,錢多原本金黃色的臉,化作了慘白色,嘴角不時地有血液流出。

水清清趕緊的走了過去,伸出手摸上錢多的脈搏,然後朝着凌風搖了搖頭。

“姐姐,我師父沒救了嗎?”錢眼兒兩條細縫的眼睛,流出了兩行晶瑩的淚珠。

“徒兒,不必傷心,爲師能夠尋到你,已經是祖師顯靈了,你就是咱們金錢門的希望,以後金錢門光耀門楣的事情就靠你了。”錢多深深地吸了口氣,嘴裏有血涌出。

“還未請教公子名諱?”錢多雙手抱拳說道。

“在下凌風,錢門主不必客氣!”凌風還禮說道。


“我知道十分的冒昧,但是我錢多這輩子除了錢多,最大的本事就是看人,錢眼兒就是一個孩子,以後還需要仰仗凌風公子多多照顧了。”錢多十分誠懇的說道。

這一刻凌風產生了錯覺,好像在這裏說話的不是錢多,而是自己的老道士師傅,凌風眼角溼潤,淚水涌出。

“凌風公子,可否答應在下這個請求。”錢多看着凌風沒有回答自己,只顧着在那裏出神落淚,急忙問道。

“師傅,你不必如此着急,我看得出來這位公子是個好人,他只是想起了自己傷心的事情而已。”錢眼兒臉上掛着淚花哽咽的說道。

“師傅,您要是走了,我可怎麼辦啊?誰晚上給我蓋被子,誰在我淘氣、惹是生非的時候替我出頭,誰能不停地在後面爲我的惡作劇還債,師傅我知道每次都是您,不管我多麼淘氣,多麼作,我知道很多次您在我入睡後偷偷地去換掉我偷拿別人的東西,很多次去給人家賠禮道歉,我都是因爲您寵我,我才如此的任性妄爲,您走了,我怎麼辦啊?”錢眼兒趴在錢多的身上痛哭流涕。

錢多寵溺的撫摸着錢眼兒的頭髮,眼中滿是濃濃的不捨跟愛意。凌風從思緒中走了出來,用衣袖擦乾了眼裏的淚水,蹲在錢多跟錢眼兒的身邊。

“錢門主,凌風從出生就註定多磨難,只要是錢門主不嫌棄,從現在起錢眼兒就是我凌風的兄弟,只要我凌風在,就不會讓錢眼兒受欺負,您放心,如果有天我凌風能夠頭頂蒼穹,腳踏這方天地,那麼我會讓金錢門流傳百世。”凌風很認真的說道。

“呵呵呵,多謝!我在凌風公子身上嗅到了我們門派的氣息。”錢多臉上綻放了笑容,對着凌風說道。

“你們門派的氣息?什麼意思,錢門主?”凌風不解的問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腰間掛着的是如意百寶囊!”錢多手指凌風腰間說道。

“正是!”凌風回道。

“凌風公子是不是到現在還不會使用這如意百寶囊?” 超品邪醫

“正是,還請錢門主解惑!”凌風十分恭敬的說道。

這如意百寶囊是金錢門創派祖師所使用的法寶之一,金錢門創派祖師當時身懷三大法寶:聚寶盆、方孔金錢樹、如意百寶囊。

當時也是金錢門最鼎盛的時期,曾經流傳:方孔金錢樹,一出命不歸;聚寶盆一開,億萬生靈滅;如意百寶囊,乾坤裏面藏。

金錢門流傳到錢多這一代,只剩下方孔金錢樹了,這也是錢多唯一的後手,但是以他目前的能力,還不能夠發揮方孔金錢樹能力,所以剛纔對戰沒有拿出來。

現在錢眼兒手中有了聚寶盆,另外一個如意百寶囊在凌風的手中。之所以凌風到現在還不能使用,一是因爲沒有獨特的法訣,二是因爲實力不濟。

說到這裏,錢多伸手入懷,從懷裏拿出一棵金光閃閃的小樹,枝椏交錯,樹葉子都是一枚枚方孔的金錢。

“這枚方孔金錢樹原本有108枚樹葉,流傳到我這裏已經所剩不多了,也就只剩下這寥寥的9枚樹葉子。”錢多雙手哆嗦着把方孔金錢樹遞到凌風的面前。

凌風沒有伸手接過來,只是看着這棵方孔金錢樹。這時候異變突生,一直毫無動靜的如意百寶囊突然自己解開了凌風腰間的繩釦,發出璀璨的光芒,罩向方孔金錢樹。

方孔金錢樹也發出了歡快的聲音,上面僅有的幾枚樹葉發出了“嘩啦嘩啦!”的聲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