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吳極根本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是,只是陪着笑坐回了辦公室等待林豹。

林豹走上樓之後,衝進無際的辦公室就把所有人控制了起來:“你是不是在勞資眼皮底下搞動作!”

“豹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林豹冷哼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踏馬殺了我手下的人,挑撥離間我!好啊吳極,你手段夠陰的啊,兄弟們,把這混蛋給我抓起來!”

說着,拎包身後的幾個人就要動手。

吳極一拍桌子憤而起身怒喝道:“踏馬的你們敢!”

接着他目光寒冷地望向林豹:“我殺你的人,你叫你手下這幾頭驢好好數數,我四極堂踏馬還剩幾個人!勞資今天爲了救我女人死了踏馬好幾十人,我還懷疑是你派人做的呢!”

“什麼?你踏馬敢懷疑我!”林豹聽着就來氣,不管三七二十一他拿起身後兄弟手裏的槍就對準了吳極:“信不信勞資一槍崩了你!”

“來啊!我吳極做事一清二白,沒有就是沒有,你踏馬冤枉我,那你來啊!看誰以後幫你跟樑楚山傳話!”吳極也惱火了,他雖然不太清楚山豹堂發生了什麼事,但是自己四極堂的兄弟是絕對不可能違揹他的意願亂殺人的。

“慢着!”就在兩人即將擦槍走火的時候,師爺趕到了。

“林豹,別衝動,這個事情或許真的和吳極沒有關係。”並不是爲了給吳極洗白才這麼說,玄亞寧認爲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林豹不要對本來已經願意爲自己當“傳話人”的吳極下手,畢竟最近的消息他都清楚了,吳極因爲一些小事而遭到了非常巨大的損失,因此是絕對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

林豹有些不滿地看着師爺:“你說這跟吳極沒有關係,師爺,你是我的人,說話要有證據,不然連你也很可疑!”林豹此時因爲手下對自己說三道四而感到非常痛苦,他怎麼也不曾想到,自己的手下會這樣懷疑自己。

玄亞寧低着頭沉思了騙喝:“林豹,你自己想,吳極最近因爲他女人的事情,損失了幾十個手下,他在這種時候再來殺你的人,讓你懷疑,讓你恨不得滅了他的四極堂,他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嗎?”

聽師爺這麼分析,林豹愣住了,好像是這麼回事的樣子,但是他現在又不好輕易下結論。

“吳極,你老實告訴我,這兩天你幹嘛去了?我的人你到底有沒有動過,只要你說實話,就算是你殺的,我可以看在你幫我傳話的份上,饒你一命。”

吳極叉着腰笑了笑說道:“我這兩天干嘛去了你不清楚嗎?自從開完會之後,我始終都待在四極堂管理我內部的事情,至於我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自己去網上可以看得見,林豹,我再強調一遍,你的人不是我殺的,就算你殺了我,我也會告訴你,這事跟我無關。”

這讓林豹心裏的怒火一下就燒了起來:“踏馬的那究竟是什麼人!今天你們要是不給老子一個答覆,我把你四極堂燒了信不信!”

“林豹,別激動,這個事情現在究竟是誰我們還不能肯定,但是吳極一定沒有騙你,知曉現在能夠確定的一點就是,咱們其中有人成了內鬼,大家都要多注意,一定要把那個內鬼揪出來。”師爺在一旁說道。

“師爺,你過來,給我解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說着,林豹瞥了一眼吳極,獨自帶着師爺走到了辦公室門口,兩個人低語着交流了起來。

要說也是巧了,就在這個時候,吳極的手機忽然收到了一條短信,是未知號碼發來的。

“讓師爺懷疑劉龍,挑撥他們。”

看到這幾個字,吳極連忙刪掉了短信,在辦公室裏琢磨着一會兒自己要怎麼說,內心是無比的澎湃,不知道爲什麼,他現在對於這個殺了自己幾十個手下的兇手,忽然有種感謝之意。

林豹和師爺進來之後,明顯神情安分了不少,但仍舊十分不信任他:“吳極,今天我可以暫時放過你,但是你給我記好了,這個事情不算完。”

吳極嘴角微微一笑:“哼,老想着懷疑我,自己身邊的狗也會咬人不知道麼?”

“你什麼意思?”說着,**味又上來了,林豹惡狠狠盯着吳極,好像只要吳極再說一句他不稀罕的,馬上就會被他一巴掌打飛。

“你綁了劉龍的老婆女兒,你覺得,他會真的老老實實在你手底下幹事兒?不會搞小動作暗地裏捅你兩刀?”吳極眯着眼,一副非常看不起林豹的神情望着他。

而師爺則是在一旁說道:“吳極,你說話注意分寸,是不是劉龍我們自會查清楚,要是讓我知道你在這兒挑撥離間,到時候林豹對你做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哼,現在你們都逃不了嫌疑,還有師爺你,別爲了個什麼狗屁局面害我們自己人出事,你要在最快時間內給我找出來這個死老鼠,我到時候要親自扒了他一層皮!”說着,林豹一甩手就走出了辦公室。

待到兩人離開之後,吳極這才深深喘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手機有收到了一條來自未知號碼的短信:“今晚*****,四樓洗浴中心,讓劉龍去那兒。” 看着這麼一條短信,吳極似乎漸漸開始明白了什麼:“來人!”

門外進來一個吳極手下的小頭目,說道:“堂主,有什麼吩咐?”

“你去把咱們場子裏面那個小美叫過來,我要安排一些事情。”此時,吳極已經想好了一個十分精巧的計劃。

而在回去的路上,林豹問了問坐在身邊的玄亞寧:“師爺,你說究竟是吳極那小子在說謊,還是劉龍這人真的有問題,我總覺得現在誰都不可信啊。”

“吳極那邊你大可放心,他現在自己身上一身的臭味洗不乾淨,沒有功夫跟咱們糾纏,倒是這個劉龍,你有沒有感覺最近這人**靜了。”

“你的意思是?”

玄亞寧託着下巴說道:“你自己換位思考一下,要是你想害別人,你會大張旗鼓的沒事天天去找他,還是保持低調,儘量躲着不讓自己被發現?”

一聽這話,林豹好像恍然大悟似的怒道:“踏馬的,我就知道劉龍這混蛋不可能乖乖聽咱們的,師爺,這個事情不可小覷,我的手下現在都開始不信任我了,要是不治一下這傢伙我們自己就要遭殃了啊!”

“林豹,你別激動,這個事情可能並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這樣,你安插一個人在吳極身邊監視着,我覺得吳極這個人即使看上去中規中矩,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要是發現他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你直接做了他!”

玄亞寧眯着眼繼續說道:“而劉龍,對付他最好的辦法就是用他老婆女兒來管着,要真是如此,他就只能看着自己的家人在我手裏受盡折磨,我今天就會讓人在暗中盯緊他。”

林豹看着玄亞寧,接着笑道:“嘿,還是師爺想得周到,我身邊有你這麼個智囊,沒有我林豹得不到的東西!”

Wшw ☢TTKΛN ☢℃O

車緩緩開往前方,鹽幫再一次進入了一個無形的渦流之中,正如葉塵所設想的,暗濤洶涌的時候,只需要有一個人在背後輕輕的一推,一場翻天覆地的浩劫就會降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

當天夜裏,葉塵找到了一個跟林豹走得第二近的傢伙,將契約發到了秦楚山的手裏,這一次,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葉塵十分好奇,要說玩這種陰招,葉塵不算是真正的行家,但是對於這樣的新鮮事,他還是樂此不疲的。

在家裏等待着契約的凌妃煙這個時候也收到了消息,隨即穿上衣服動身,到達目的點之後,她拿出任務單看了看:“金沙娛樂?”



這個地方她是非常熟悉的,自己曾經也沒少在這與人應酬,這個醉紙金迷的娛樂城不知道造就了多少成功的商業大亨,同時又摧毀了多少本就不算堅強的人,可以說這裏,就是一切罪惡的中心。

要在這兒殺人可不簡單,*****有着全臨江市最高級的監控系統,朝廷爲了防止犯罪在這個地方出現,幾乎把這裏搞得像是電子監獄一般,各個死角都是監控,因此想要用刀或者槍殺死敵人,顯然是非常不理智的事情。

如果還像上次一樣,在遠程用狙擊點掉對方,那就更不可能了,金沙後期改良的項目她也是參與了的,所有的玻璃窗,從落地景窗到衛生間的磨砂窗,都一招朝廷的標準使用了最高密度級別的防彈玻璃,專門防止有人從外對內作案。

因此這一個事情對於凌妃煙而言,也算得上是個不小的挑戰。


但是再怎麼說,凌妃煙也算得上是一個合格的殺手,因此這一回,她的想法終於變得成熟了,她重新回家,脫下平常殺人穿的夜行服,接着換上了一套自己不常穿的旗袍,將自己打扮成野外外出“狩獵”的寂寞女人模樣,將一根劇毒的微型注射器放在了巴掌大的包裏。

換上紅色高跟鞋,伴隨着一陣賓利發動機的怒吼聲,車子的尾燈瞬間消失在了街角。

到達*****的門口,凌妃煙十分豪爽地將車鑰匙丟給了門童,氣場十足地走了進去,爲了今晚的刺殺,她甚至不惜濃妝豔抹,還給自己貼了假鼻樑,讓人無法一眼認出她是誰。

到了酒吧樓層,她直接豪邁地坐在吧檯邊點上了一杯酒,而目標,就在自己身旁不遠的位置,雖是與人聊天,但又有些癡癡地看着自己。

只見凌妃煙朝着他諂媚一笑,眨了眨眼,這貨就翹起尾巴屁顛屁顛走到了她身邊。

“美女,瞧你這打扮,有些獨特啊。”

凌妃煙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拿着桌上的酒,忍着強烈反胃的感覺喝上了一口,故作媚態地說道:“那不然,怎麼吸引你們這些成天泡在鈔票裏的男人呢?”

“嘿嘿,有韻味……我喜歡。”只見那人頓時就像失了魂兒似的湊得很近說道:“美女,咱們來玩個遊戲怎麼樣?”

凌妃煙笑了笑,但是就在這時,那人身後一個看上去像是屬下的人上來拍了拍說道:“大哥,豹哥說了咱們今晚得小心點兒,你要不就讓人家美女先回去吧。”

“我放尼瑪的的狗屁小心!就林豹那種連自己人都不放過的傢伙,我跟着他幹什麼?說了我就來氣。”但是過了半晌,只見他深深喘了口氣說道:“行了,我知道了,沒事兒我就和咱們小美女喝兩杯,不打緊,你在這兒好好玩,我整明白了就來找你。”

說着,他轉過頭又露出了萬分猥瑣的笑容看着凌妃煙:“美女,咱們來玩深水**吧,要是你輸了,就得聽哥哥的話,怎麼樣啊?”

“還哥哥呢,我瞧你這樣啊,最多是個。”這話裏暗藏着瘋狂的暗示,一下就把這個沙雕給迷得雲裏霧裏。

“好,嘿嘿,那今晚我讓你分清楚,什麼叫輩分,服務員,來一份七杯的深水**!。”

好在凌妃煙知道今天自己要來做什麼,因此在進娛樂城之前就準備好了高效的解酒藥,跟這個目標大戰了三個回合之後,他終於有點兒頂不住了。 可是凌妃煙卻裝作已經醉得不行的樣子說道:“哎呀,人家真的喝醉了,你說怎麼辦呢?”

“嘿嘿,樓上有洗浴中心,要不咱們去泡泡澡,醒醒酒,嘿嘿嘿~”越說,這混蛋的面色就越是噁心,而且還開始對凌妃煙動手動腳。

好在自己有點功夫,都給巧妙的化解了下來,索性答應道:“行啊,你說了算嘛,你想帶我去哪兒,做什麼都隨便。”

這給那人撩得簡直是快要進入半獸人的狀態了,高呼一聲,他摟着凌妃煙就上了樓。

兩人在過道上,此時凌妃煙已經準備好了手裏的包,這一次她打算使用的手段比較特殊,但是卻異常低調,必須要有別人的“掩護”,刺殺才好進行。

而就在此時,走廊的前方剛好緩緩走來了一男一女,他們好像並不是很熟的額模樣,只見那女人在男人身邊非常的主動,要不是因爲走廊裏有別人,說不定這女的還能直接把自己扒光了,只爲博得男人的青睞。

“!”凌妃煙在心裏暗暗罵了一句,接着假裝沒站穩的樣子,趁那對男女靠近自己的時候一下裝了上去,手裏的包剛好調整了最佳的位置,凌妃煙在兩人倒下去之前,迅速捏緊了包中注射器的一端狠狠對着目標的手臂按了下去。

“哎喲!”那人大叫一聲,一下清醒了不少,他連忙扶起了凌妃煙,站起來就對着路過的男人大叫道:“你踏馬想死啊!”

但是剛一說完,他就愣住了:“龍…龍哥…”

原來被撞到的人,正是劉龍和小美!

劉龍一看,這貨居然是林豹手下的小頭目李笑,目光變得犀利了起來:“阿笑,你不應該在樓下豹哥的客人那招待嗎?怎麼自己跑上來了?”接着他又看了看凌妃煙,完全沒有認出是誰:“泡妞也要有個度吧。”

“對不起天哥…是我的錯,我…”話還沒有說完,只見這個李笑忽然全身開始抽搐,面色發紅非常痛苦的樣子,接着雙眼,鼻子還有嘴裏都止不住往外開始滲出鮮血!

他雙手鎖着自己的喉嚨,根本喘不過氣,血一股一股往外冒,怎麼看都是要死人的樣子。

“呀!”凌妃煙十分機智地尖叫了一聲,接着好像一個普通陪酒女看見事故一般的逃竄了出去,小美看見這個狀況,同樣是跟着大叫了起來,那是真的嚇得啥也顧不上了,穿着件浴袍就往樓下跑。

“喂,阿笑,阿笑!”看着李笑此時應該是沒救了,劉龍下意識退後了幾步,他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左右看了看,然後下意識跑了出去。

而此時,牆角冒出來了一個人影,他走到李笑身邊拿出手機照了一張相,接着撥出了一個電話:“師爺,李笑死了,是劉龍親自下手的。”

另一頭,玄亞寧此時的手臂都有一些顫抖,沒有料到,真是劉龍下手的,看來自己果然沒有猜錯,這個劉龍的確很有問題。

他坐了下來,拿着桌上的酒品嚐了一口,靜靜地思考着,現在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所以有些事情自己不能隨便做決定,還是等林豹回來再說的好。

於是他乾脆又放下了剛拿起的手機,走回房間關上了門。

而在吳極的辦公室,一條短信又發到了他的手機上:“安排一個人去師爺身邊,如果師爺要對一對母女威脅,讓你的人下手殺了她們。”

當看見這條消息的時候,吳極不淡定了,要說這個人也真的太狠了,連別人母女都不放過!

但是這也是吳極佩服的地方,如果真能這麼做,那麼要成就一番大事又有什麼難度呢?吳極索性叫了手下聚集在一起,選出了一個願意爲自己賣命的人,給了他二十萬。

這人拿了錢之後,徑直離開了四極堂。

傾城國際,葉塵此時正在和兩個保安愉快的打着牌,眼看又可以贏來一包中華的時候,電話響了,他掏出來一看居然是凌妃煙打來的:“你別告訴我你遇到什麼問題了啊?”

實話,在刺殺的時候打電話的確不是什麼好事情,葉塵的第一反應就是凌妃煙遇到了什麼困難,說不定是招惹了誰,現在正被困住求葉塵幫她脫身。

然而電話那頭幾乎能夠飄出酒味地迴應了一句:“出你妹的問題,我踏馬喝高了,來接我,就在金沙娛樂,快點!”話音剛落,電話就被掛斷了。

“什麼請情況?”葉塵看着手機,腦子裏是一片混亂,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這是,搖了搖頭,他只好回頭說到:“我出去一趟,估計不回來了,你倆幫我打個卡吧,明天請你們吃晚飯。”

“得嘞塵哥,路上慢點兒啊。”

知道自己要輸掉一包中華,好在剛纔那個電話救了他倆,別說省了五十塊,這會兒還撈了頓晚餐,打個卡而已,沒啥好說的,兩人簡直是笑得嘴巴都合不攏。

葉塵上了車,有些不耐煩的點上了一支菸:“這去殺人還能把自己喝醉了,怎麼回事這是?”抱怨了一句,葉塵也沒有什麼好說的,開着車直本金沙娛樂。

到了之後,葉塵徑直走向了大廳,其他人看見一個身穿保安制服的人走到了凌妃煙的身邊,紛紛投去了異樣的眼光,只見葉塵想都沒想,扶起凌妃煙就往門外走,嘴裏裝模作樣的說道:“老闆,你看你怎麼喝這麼多?我得趕緊帶你回家纔是。”

旁邊的保安小哥看上去也是有相同的經歷,給葉塵拋去了一個同情的眼神。

葉塵苦笑了一下,接着開着車子離開了。


走的時候,剛好碰見林豹等人滿臉怒火地從門外趕回來,而且身後好像還停着四五輛車,葉塵長長舒了一口氣:“臥槽,好在來的及時,再晚點兒你就走不掉了!”

而凌妃煙只是又吃下了一顆解酒藥,微微笑了笑說道:“我反正是有點兒醉,你不想你老闆開車出事就老老實實來接,天經地義的事兒。”

“就你這樣還天經地義呢,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估計那人今晚你是沒殺成。” 葉塵不知道爲什麼,總有一種這貨只要一有點問題肯定就辦不成事的感覺。

但是凌妃煙卻是豁然地笑了笑:“你把我想地太簡單了吧。”

剛說完,三四輛警車閃爍着燈光就贏面呼嘯而過。 葉塵淡淡一笑:“來說說,你是怎麼做的。”他撇開眼看了看坐在身旁的凌妃煙。

“呵呵,知道本小姐殺人了?你剛纔不是還在懷疑我沒有那個能力來着?”凌妃煙一臉嫌棄地看着葉塵,本來還想炫耀一下自己的戰鬥力,結果這貨上來就懷疑,簡直是太不可理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