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剛開始,這裏只是個小村子。但由於神佛活動頻繁的年代裏,他們大多都是從西方的荒漠出現,然後經過這裏才能進入人類社會,所以這個小村子才慢慢發展起來。

這其中雖然少不了天荒帝國的大力支持,但更多的,卻是想要瞻仰活佛、神蹟那些人的傾力相助。

聞天城的名字,代表着這裏可以上聞天音,是離神佛最近的地方。

聞天城最輝煌的時候,規模直逼天荒帝國的都城——天荒城。

但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神佛從這個世界消失,聞天城又開始走下坡路了。曾經人聲鼎沸,熙熙攘攘的聞天城現在雖然沒但家家門可羅雀的地步,但也見不到人來人往的鬧市景象了。

這種變化,是隨着神佛消失而潛移默化地產生的,但又好像就發生在了一夜之間。

由於位置過於偏遠,環境不適合種植生產,所以這邊留下來的,大部分都是還擁有信仰的人!

所以這裏的人對待僧人和神徒格外友好。

他們渴望有一天能再次看到神蹟,渴望有一天佛光能重新照耀人間。

一座高門大院中,走出來一位小和尚。

“施主留步。”小和尚雙手合十,向院中微微一拜。

院中追出一位肥頭大耳,身上珠光寶氣的中年男子,看到小和尚彎腰,趕忙回了一禮。

“小師傅爲何不多歇息幾日,讓我好進盡地主之誼啊!”肥頭大耳的中年人一臉惋惜的說道。

小和尚擺擺手道:“一飯之恩已不勝感激,若再叨擾,不僅耽誤了修行,更吵了施主生活。”

“小師傅說的哪裏話,你們是佛於人間行走的使者,而我們是佛光下的芸芸衆生。來我家裏做客哪有叨擾一說。”中年人呵呵一笑,臉上的肉都跟着抖動。

小和尚道了一聲佛號,拒絕道:“他日有緣,終歸再見,施主無需強求。”

小和尚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又說到:“施主信佛,當受庇護。臨別前,小和尚有一言相送。”

中年人趕緊整理了一下衣服,肅然道:“小師傅請講!”

“善不斷,香火不亂。惡不爲,氣運不頹。”

說完,小和尚再微微一拜,緩步向遠處走去。

中年人目送小和尚離開後,眉頭緊皺,細細的品着小和尚的話,卻被一旁濃妝豔抹的美豔婦女打斷。

“我說姥爺啊,就這小和尚,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一個,指不定從哪出來騙吃騙喝的,你跟他客氣個什麼勁啊?咱後院那麼多和尚,哪個不比這小屁孩強啊!”

中年人橫了美豔婦人一眼,語重心長的說:“你家姥爺闖蕩了這麼多年,這點眼力總還是有的。 捉鬼小神仙 。”

“留得住的沒本事,有本事的留不住啊!”中年人嘆息一聲。

美婦人白了一眼自家老爺,伸出白皙的手掌說道:“前兩天,我看上了個玉鐲子,老爺給我拿十兩金子,我去買了。”

中年人從一旁管家手中接過金錠,拿到美婦人手邊卻未鬆手,反而問道:“夫人可知道剛纔小師傅臨走時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麼?”

肥胖的臉上,本就不大的眼睛愈發狹小,美婦人沒來由的一寒。在自家老爺的笑容裏,她看到了一絲殺氣。

走過了幾個街頭,周圍環境開始大變樣了。

沒有了高門大院,沒有了商鋪林立,也沒有了華麗的衣裳配飾。有的只是一些做着小本買賣的商人,行色匆匆的行人和周遭簡陋的土房。

走到這裏的小和尚,停在了一家包子鋪前,滿臉疑惑地看着一個滿身襤褸,邋里邋遢,比自己還小些卻骨瘦嶙峋的小女孩。

他看到,小女孩偷偷的從擺在外面的蒸屜中拿了一個包子,塞在了掛在身邊的破布口袋裏。

可這一幕,卻被眼尖的包子鋪老闆發現了。老闆一個箭步衝了過去,一把抓住了剛想逃跑的小女孩。

小女孩剛想開口,包子鋪老闆就一個大耳光扇在了小女孩臉上。

“啪!”聲音響亮清脆,聽的小和尚一愣。

“叔……”小女孩張口,剛想說話,包子鋪老闆又是一巴掌。



邊打邊罵道:“死了爹媽的小花子,昨天從我這拿了兩個包子沒抓到你。今天又來?你還偷上癮了是不?看老子今天打不死你!”

說完,手掌高高舉起,可揮到一半,卻被另一隻白皙的小手給攔住了。

“施主,得饒人處且饒人。”小和尚說道。

包子鋪老闆見是個小和尚攔住了自己,氣勢有些一凝,開口解釋道:“是她先偷我包子的。”

小和尚收回了手,撓撓頭說道:“我看到了,可你這樣打她,能打死她的。”

包子鋪老闆聽了這話,頓時火冒三丈。

“她偷我東西還不許我打她?那她以後還不天天過來偷?你不覺得你閒事管的太多了麼?”

老闆越說越氣憤,最後口沫橫飛。

“你是個小和尚,我惹不起你,可我也不是你們佛教的信徒,你憑什麼管我?”

“這諾大的聞天城有錢人家多的是,不去讓他們施捨這些難民,反過來刁難我們這些吃不飽的人?你們還天天宣揚佛法,說什麼普渡衆生?”

小和尚委實沒有見過這種架勢,被罵的有些懵。剛想開口解釋幾句,卻不知一旁瘦弱無比的小女孩突然哪裏來的力氣,拽着自己就跑了出去。

跑了許久,小女孩滿臉汗水,氣喘吁吁的停下了腳步。

重生之地產神話 ,小女孩微微一笑,輕聲的說了一句:“謝謝。”

小和尚還沒緩過被罵的勁來,胡亂的回了一句。

小女孩咬咬牙,從打着好幾個補丁,卻還是有些窟窿眼兒的破口袋裏掏出了印着五個黑手印的包子。

小手伸直,怯怯地向小和尚遞了過來,但遞到一半,小臉一紅,又縮了回去。

輕輕地,把包子掰開,將那塊大些的又遞給了小和尚。小些的,重新小心翼翼的揣回了破布口袋。

小和尚擺擺手,笑了笑說:“我不餓,你吃吧。”

聽到這話,小女孩也沒有堅持,又把塊那些的包子裝了回去。

“你爲什麼要幫我?我是個小偷啊!”小女孩細聲問道。

剛緩過勁來的小和尚聽了小女孩的話。又有些懵?於是反問道:“難道就因爲你拿了一個包子。他們就可以打死你?”

小女孩雙目一紅,點了點頭,眼角有淚水,卻倔強的沒有滴落。

小和尚滿臉的疑惑,指着自己走過來的方向說:“可是那邊,他們生活的很好啊。”

小女孩被小和尚的話逗樂了,噗嗤一笑說道:“可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啊!”

小和尚眉頭緊皺,口中喃喃道:“不應該啊!這世界不應該這樣的啊!”

相對於小和尚,見多了世間冷暖的小女孩則是一臉坦然,彷彿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


而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忽然身後出現了一大羣拿着棍棒,掃把的人。爲首的,正是包子鋪的老闆。

見到小和尚兩人,包子鋪老闆伸手一指,喊到:“就是他們倆,一個小偷,一個幫小偷的假和尚!”

說完,一羣人呼啦一下,雲涌而上。

小女孩看這陣勢,臉色有些蒼白,小和尚則反應了過來,抓住小女孩的手,幾個跳躍,就消失在了這條大街深處。 兩人落定以後,小女孩臉色更蒼白了,但唰的一下就面向小和尚跪下了,並且還要準備磕幾個頭。

小和尚雖不知道什麼情況,但也趕緊把小女孩扶了起來。

“你幹嘛?”小和尚不解的問道。

“你是聖僧,不,你是活佛!你一定是活佛!”說着話,小女孩又要跪下。

小和尚皺着眉,拉起小女孩大聲道:“你再這樣,我就走了!”

小女孩聽到這話,趕緊攥住了小和尚僧衣的一個角,但剛攥住就立馬收了回來,然後在身上蹭了蹭自己發黑的手。

再去攥小和尚的僧衣時又覺得有些不合適,左右爲難的小女孩頓時就急哭了,又給小和尚跪下了。

小和尚無奈,只好坐在了小女孩的一旁,耐心的問道:“我不是聖僧,我更不是佛,但有什需要我幫忙的你可以直接說。”

小女孩急忙說:“我家裏有個妹妹,生病了,你能救救她麼?”

小和尚聽到這話,立馬起身說道:“救人是我們的本分,你帶我過去。”

於是,兩人一路從東拐西拐的走進了一條小路。

等穿過了小路,眼前的一幕讓小和尚驚呆了!

這裏連包子鋪那裏簡單的土房都沒有了,好一些的,還有個草房。而更多的只是搭了一些簡單的小帳篷,小頂棚來遮擋陽光和雨水。周圍全是生活垃圾,髒亂的環境散發着陣陣惡臭。

這裏的人全都像小女孩一樣瘦骨嶙峋,衣衫襤褸。唯一不同的是,小女孩的眼睛裏還能散發出些光彩,而這些人眼中,只剩下了麻木。

當小女孩帶着小和尚過來後,周圍的人也僅僅是看了一眼,便再無任何動作。

兩人擠出一條路後,終於來到了最裏面的角落,看到了那個只有幾張破布墊子的“家”後,小女孩興沖沖的喊着妹妹的名字跑了過去。

小和尚遠遠一望破布墊子上更加嬌小的身影后,雙手合十,道了一聲佛號,開始誦起了經文。

“妹妹,醒醒,別睡了,姐姐給你帶大包子來了!肉的哦!”小女孩掏出了破布口袋中的包子,在妹妹面前晃了一晃,又興奮的說:“姐姐還請來了一位聖僧,雖然他年齡不大,但是他肯定能治好你的!”

“剛纔他還拉着姐姐飛了呢!”小女孩天真無邪的笑着,滔滔不絕的說着,好像見到了妹妹後,外面受到的所有委屈都能消散。

“小懶蟲,起來了,人家都到了,再睡覺不禮貌了哦!”小女孩寵溺地輕輕推了一下妹妹。

可沒想到!妹妹搭在身前的小手突然滑落!

小女孩的表情凝固,又試探着喊了一聲。

“妹,妹妹?”

一陣有些微涼的風吹過,小女孩沒有得到迴應。

顫抖着手,輕輕觸碰了一下妹妹裸露在外的胳膊,瞬間觸電一般地縮了回來。

涼的!那是不屬於活人的體溫!數次扒過死人衣服的小女孩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肩膀微微聳動,但她沒有哭,而是用乾癟的小手將妹妹抱在懷中,輕聲呢喃道:“姐姐沒用,姐姐沒讓你吃過一頓飽飯,姐姐沒讓你睡過舒服溫暖的棉被子。”

“姐姐沒能帶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姐姐也沒錢帶你去看病。“

“妹妹,下輩子記得一定要生在大富大貴,有飯吃,有房子住,有衣服穿的大戶人家裏哦!”

“不準……不準在受苦了。”

肩膀聳動的越來越厲害,聲音也有些哽咽,但小女孩咬破了嘴脣,愣是沒有掉下一滴淚。

周圍的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沒有人向這邊多看一眼。

在這個地方,死個人要比吃一頓飽飯常見的太多太多了。活着,是他們唯一能做,卻又做的很勉強的事。

當小女孩不在言語的時候,周圍一片寂靜,只有小和尚的誦經聲愈發宏大。

幾個時辰後,聞天城東面的一個小山丘上,多了一個孤零零小土堆,小土堆上頂着一塊不大不小的石頭,前面擺着那個一分爲二的肉包子。

處理完這些事的小女孩從妹妹的小墳前站起身,朝着小和尚深深地鞠了一躬,輕輕地道了聲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