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鳳凰炎沒有說話,水族嗎?

他是去過,還不止一兩次。

珈藍聽她這麼說,就知道她算是承認了,不由得有些好奇,「你既然是美人魚,怎麼會生活在這種地方?」

漂亮的美人魚不是應該生活在海底的嗎?

而且聽鳳凰炎說,她還是皇族的,這種地方可不像是皇族生活的地方。

那女子聞言,眼裡泛起了淚花,眼淚順著眼角落下,一落下便變成了珍珠。

珈藍錯愕,美人魚的眼淚真的是珍珠啊……


就在珈藍錯愕的時候,那女子開口了,「三百年前,我私自從海底出來,在漂泊的海上看見了巨大的島嶼上有建築物,本來想靠近看看是什麼,就在我要游過去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吸力抓住了我,海水也開始不穩起來,有一股力量像是在吸收海水,我被迫隨著海水進入到了這裡,後來不小心撞在了一塊石頭上面,然後昏了過去,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裡了。」

女子說完,眼淚流的更厲害了,「我看見有海水,就想著從這裡回去,誰知道,不管怎麼游,都出不了這海,就像是有透明的東西把這裡和外界隔絕了!」

「先別哭了。」珈藍出生安慰到,「我們現在不也在這裡了嗎!」

珍珠啊,那可是珍珠,她能不能愛惜一點,還一直哭。

聽了珈藍的話,那女子果然停住了哭泣,眨了眨眼睛,問道,「你們又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說道這個,珈藍那叫一個鬱悶,她能說她上了一座塔的最高層,然後被不知名的東西抓住到了這裡嗎?

「對了。」想到紫塔,珈藍一驚,看向鳳凰炎,問道,「炎,你知道鬼界的鬼婆婆嗎?」

小黑都知道,說明那個鬼婆婆應該有點名氣,鳳凰炎既然知道鬼族,說不定也知道鬼界的事情。

一聽珈藍提到鬼界,鳳凰炎危險的眯起了眼睛,「你怎麼知道鬼界的鬼婆婆?」

珈藍不過是飄渺峰的人,後來被沐瀟帶走。

人類知道鬼界不奇怪,畢竟鬼界的存在很早就有人知道,但是珈藍怎麼會知道鬼界曾經的大祭司鬼婆婆?

珈藍一怔,沉默了一會,說道,「小黑告訴我的。」

「小黑是誰?」鳳凰炎繼續問道。

知道鬼界的大祭司,說明那人不簡單。

「小黑是……小黑是我的一個朋友。」珈藍胡扯道。

她總不能告訴鳳凰炎小黑是一隻魔獸吧。

要是這樣,鳳凰炎還不掐死她,那可是魔獸,不同於九頭蛇,小黑是她的魔獸,她是什麼,她是魔,鳳凰炎一旦知道小黑是她的獸寵,她是魔的身份也就保不住了。 「你的朋友?」鳳凰炎冷笑一聲,「我倒是不知道你還有一位那麼厲害的朋友,居然知道鬼界曾經的大祭司。」

聰明如珈藍,又怎麼可能聽不出他話里的諷刺。

乾笑兩聲,珈藍轉頭看向那女子,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女子聞言,說道,「琉璃。」

「琉璃?」珈藍呢喃一句,「好名字。」

鳳凰炎見她扯開話題,也不再糾結這個話題,而是說道,「你的意思是你看到的就是那個鬼婆婆,而這裡很有可能是她建造的地方?」

確實,如果是曾經的大祭司,建造這裡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而鬼婆婆也確實消失了三百多年了。

「小黑說她是。」珈藍說道,「我不知道她,所以不確定。」

鳳凰炎看了她一眼,她的神色不像是說謊,看來真的是他那個朋友告訴她的。

「現在不是知不知道的問題,而是要離開這裡。」鳳凰炎淡淡的說道,「不想死在這裡就跟著我們離開。」

水族皇族的人,那水族之王與他有些交情,若非這個人是皇族,他才懶得管她。


琉璃聞言,有一瞬間的錯愕。

珈藍見此,微微搖頭,上前一步,拉了拉她的手,「你想離開這裡的話就跟著我們走吧。」

「嗯。」琉璃這才反應過來,重重的點了點頭。

「你們等我一下。」琉璃說完,就跑進了屋子。

沒一會,她抱著一個木質盒子走了出來。

「這個……送給你。」

珈藍看著那盒子,有些錯愕的說道,「這是什麼?」

琉璃深吸一口氣,說道,「這些都是我的眼淚,眼淚變成了珍珠,聽說人類可以拿珍珠賣錢,我留著也沒什麼用,所以給你吧。」

「那就謝謝你了。」珈藍也沒有推脫,拿過那木盒放到了鳳凰炎給她的儲物戒裡面。

就這樣,兩人行變成了三人行……

走過一段長長的路,珈藍幾人在此看到了一座宮殿。

「我去開門。」珈藍說完,就要過去。


「不要。」琉璃面色驚恐的拉住了珈藍的手,害怕的說道,「不要進去,裡面危險。」

「琉璃。」珈藍微微蹙眉,「你進去過裡面嗎?」

「我沒有。」琉璃搖頭,「但是我聽到裡面有人在笑,裡面的人要我幫她打開這座大門,當時我害怕,沒有打開。」

珈藍聞言,微微蹙眉,朝著這青銅色的大門打量了起來。

這大門不同於之前看到的,這大門上面,有兩個獅子的形狀,兩隻獅子分別雕刻在一扇門上面,頭對著頭,面對著面,面目表情都非常的兇狠,而在他們的中間,一顆珠子貼合在兩扇門上面。

乍一看,有點像兩隻獅子在爭搶那顆珠子,誰也不讓誰,都非常的兇狠。

「炎,你有沒有覺得這大門有點詭異?」珈藍問道。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看著他們。

「不是門詭異,是裡面的人。」鳳凰炎說完,雙手就推開了大門。

大門開啟的那一刻,裡面的場景也出現在了三人的眼前…… 這是一個比剛才那個宮殿都還要大的地方,但是裡面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給人一種壓迫感……

鳳凰炎率先走了進去,珈藍和琉璃緊隨其後。

當三人都進入的那一刻,大門碰的一聲關了起來。

琉璃畢竟是公主,到這裡以後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所以當看到門關閉的時候,有些害怕的抓住了珈藍的手。

珈藍見此,安慰的拍拍她的手,意示她不要害怕。

宮殿裡面,只有他們三人的腳步聲,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但是珈藍直覺危險。

宮殿最中間,有一個大水池,很大,佔據了宮殿一半的面具。

就在此時,拿水池裡面的水開始翻滾,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一樣。

沒一會,一隻奇形怪狀的獸就出現在了三人面前。


頭頂長角,身子大如牛,但是四肢上面又覆蓋著厚厚的鱗片,就像盔甲一樣保護著他的四隻。

而他的尾巴處,不是一根尾巴,而是三根,就像三條繩子。

「是…是狳……!」琉璃害怕的說道,她的臉色變的蒼白起來。

見她臉色如此,珈藍快速在腦海裡面搜索著狳的資料。

傳聞,大海深處,不光有著漂亮的人魚,還有著兇狠的魔獸以及靈獸,而狳,就是傳說在北海的水魔獸,一直居住在深海的海淵裡面,不曾離開過北海,是吃人也吃魔獸和靈獸的兇惡怪物。

水族更是害怕它。

不曾離開過北海?

扯淡,沒有離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琉璃是水族,也難怪這麼害怕它。

「珈藍,去對付它。」一旁的鳳凰炎風輕雲淡的說道。

珈藍聞言,頓時驚訝的看向他。

「鳳凰炎,你開什麼玩笑?」珈藍看了看拿怪物,隨即接著說道,「它雖然是水魔獸,但是也是魔獸啊,而且還是洪荒留存下來的怪物一族。」

「你不去難道要我去?」鳳凰炎看了她一樣,「還是說你要琉璃去?」

珈藍聞言,咬牙向那狳靠過去。

剛才她的武器已經在對付九頭蛇的時候毀掉了,如今對上比九頭蛇更厲害的怪物,居然要赤手空拳……

隨著珈藍的靠近,那狳也朝著珈藍而來,步伐悠閑,顯然沒把珈藍放在眼裡。

就在要靠近狳的時候,珈藍身子凌空一躍,就穩穩噹噹的落在了它的背上,隨即調動靈力瘋狂的朝著它的背部攻擊。

而那狳也覺得疼,畢竟它背上又沒有鱗片,以珈藍的這種打法,誰都會覺得疼吧……

巨大的身體開始搖晃起來,想要把珈藍從它的背上搖下來。

好不容易落到它的背上,珈藍又豈會這麼容易的讓它把她搖晃下去。

雙手死死的抓住它的毛,任由它搖晃。

或許是知道這樣把珈藍搖不下去,狳也停止了搖晃,轉而運用它的尾巴朝著珈藍打去。

三條尾巴就像三根鞭子。

「琉璃,拉住它的尾巴。」一旁的鳳凰炎說道,目光卻在四處流轉。

該死的,到底躲在什麼地方?

「是。」琉璃聞言,雙手朝著那水池裡面的水一揮,水便形成了一個盾牌,擋住了狳的尾巴。 水族其它的不行,但是控制水卻很厲害。

就在此時,一道黑色的力量卻打碎了琉璃用水變化而成的盾牌。

鳳凰炎見此,眉眼一冷,五指成爪,朝著那個地方就是一抓。

強大的吸力中,一道黑影飄了出來。

看到那道黑影,鳳凰炎冷笑一聲,「還真是鬼界的大祭司啊。」

「珈藍,小心。」

沒有了盾牌,那三根尾巴全部打在了珈藍的背上。

鳳凰炎見此一驚,就要過去,卻被那黑影攔了下來。

「你剛才殺了我唯一的玩偶,我還沒找你算賬。」那黑影的聲音很尖細,黑色的帽子下,一些雪白的頭髮飄了出來。

「我不光殺了你的玩偶,我還要殺了你。」話落,就準備動手。

「哈哈哈……」鬼婆婆狂笑兩聲,「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知道你中毒了,現在的你根本就不是我和狳的對手,只要留下珈藍,我就告訴你們離開這裡的辦法,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