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對,沒錯,我們一定要統一戰線,共同進退!”另外倆人一起附和道。

“呵呵,小子們,到時候就可不是你們說了算的。”並未走遠而是躲在一個陰暗角落裏的鄭則貰看着此刻顯得團結無比的三個人,嘴角帶着一絲神祕的笑,和這幾個小子認識了好幾年,他們的品性自己自然是一清二楚。

“只是沒想到,那個時候並不起眼的你,如今竟然成了這麼牛逼的黑客,看來把你挖來是勢在必行的了。TJ,我來了!”鄭則貰轉過身,點上一根菸,懷念起了一位舊識,臉上的笑意忽然變得十分純粹。

正在家裏獨自照顧小九的夜無回手機忽然震得了一下,而且是他的私人手機,除了夏天、唐剪秋、鄭則貰以及葉家的幾個人之外沒有人知道,所以一般這個手機響了都是十分緊要的事情。

他按下HOME鍵,滑屏解鎖,一條信息蹦了出來:“老夜,我去TJ市一趟,後天回來,勿念!”

“死胖子又搞什麼鬼?說跑就跑了。”夜無回低聲嘟噥了一聲,便放下了手機,又看向小九。

自從那天小九忽然爆發出了十分強大的戰鬥力之後,她就一直昏迷至今,期間讓有着“醫仙”之名的蘇彭越來給小九診查過,結果結論卻顯示小九此時的身體狀況十分健康,但是她的昏迷原因卻查不出來,能確定的是,小九的身體反而在這睡眠之中變得越來越好。

“小九的身體一點問題也沒有,依照她的情況來看,她有可能是來自那個家族的人。”這是當時蘇彭越說的話。

“那個家族?那個家族是什麼家族?在京城之內嗎?”夜無回當時連忙追問。

“這個家族是……”說到這裏,蘇彭越的臉色忽然大變,立馬住了嘴,然後揮揮手,表示自己不能再多說了。 “小九啊小九,你到底有着怎樣的身份呢?”夜無回輕輕撫摸了一下她的額頭,把她凌亂的劉海理整齊,輕聲哀嘆。

回憶起小九平時表現出來的點點滴滴,無論是她超級能吃卻完全沒有胖,而且身體也十分健康,還是她一睡起來可以睡很久,但是醒來一樣頭腦很清醒,這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體質。

當然,最特殊的地方還在於她偶然爆發過兩次的神祕力量。

“吾名九月……”夜無回想起她那天說的這句話,眉頭不由得蹙了起來。

小九,你是恢復記憶,想起來自己的身份和名字了嗎?九月,這個就是你的真名嗎?

夜無回有一肚子的問題想問,奈何小九此時躺在牀上,雖然臉色紅潤如常,但是卻毫無生氣,就如同一個做得無比精緻卻沒有靈魂的洋娃娃一般。

“小九?”夜無回試着呼喚了她一聲。

毫無動靜。

“九月?”夜無回又喊了一聲。

看上去似乎依然沒有反應,夜無回沒有放棄,又喊了兩聲九月,終於看到小九的手指動了動。

有效!夜無迴心中暗喜,不由得繼續喊。

小九一開始還只是動動手指,隨着時間的推移,她的眼皮也開始眨動了,一副就要醒轉過來的跡象。

“看來小九真的要醒了,小葉,你接着喊。”蘇彭越連忙道。

“嗯!”夜無回夜無回欣喜的加大了聲音喊着,“小九!小九!九月!”

終於,小九的眼皮眨了眨,然後收起,睜開了眼。

“小九,你終於醒了!”夜無回見到小九漆黑如墨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欣喜若狂。

可是,小九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他如同從頭被潑了一盆冰水一般,從天堂墜入了地獄。

“你是誰啊?”小九歪着頭看着他,萌萌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小九,小九,我是你的大哥哥啊,你怎麼能不記得我呢?”夜無回忍不住的抓住她的小胳膊,痛心疾首道。

“我……我怕……”似乎是被夜無回這樣的動作嚇到了,小九連連往後縮,還試圖從他的掌握中掙扎出來,小小的身子都從牀的這一邊跑到另外一邊去了。

“小九不怕,小九不怕。”看到小九這個樣子,夜無回連忙放開手。對於這個像是妹妹又像是女兒的小女孩兒,他的心就一直是柔軟的,他看不得這個如同天使般的女孩兒受到哪怕一點點的難過和傷害。

他一放手,小九就一把躲到被子裏去了,連頭都被矇住,整個人在被子底下瑟瑟發抖。

“蘇爺爺,小九這是什麼情況?我該怎麼辦啊?”夜無回看着蘇彭越,十分無奈道。

“這就是那個家族的血統造成的,現在的小九就相當於是一個初生的嬰孩兒一般,雖然語言還沒有忘記,但是別的任何記憶,她都不記得了,所以,她纔會這麼怕你。”蘇彭越蘇老爺子談了口氣,回答道。

“蘇爺爺,您的意思是,小九就這麼忘記了我?忘記了夏天?”夜無回聽到對方的話,顯得十分沮喪。對於從小就自己一個人長大的他,早已經把小九當成自己的親人了,而現在小九卻把自己徹底忘記了,這讓他焉能不難過?


“咳,等到她的力量真正成型了之後,她還是會想起來之前的記憶,不過……”蘇彭越欲言又止。

“不過什麼?蘇爺爺,您快告訴我呀!”夜無回一聽小九還有恢復記憶的可能,就如同溺水的人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死死的抓住了蘇彭越的袖子,滿臉期待。

“咳,小葉,你先放手,你蘇爺爺我老了,一把年紀了,可經不起你這麼折騰啊。”蘇老爺子被夜無回這麼一抓,一晃,腦袋都瞬間感覺到有點暈暈的了,便連忙出言。

“額,對不起,蘇爺爺,是我失禮了。”夜無回連忙放開他,後退一步,向他鞠了個九十度的躬,表示自己的歉意。

“小葉,你不用這麼鄭重的,蘇爺爺我也知道你是太過於關心小九,纔會這麼失態的,你先冷靜下了,我慢慢和你說。”蘇老爺子扶了扶被夜無回晃歪的眼鏡,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皺,“走,我們下樓說,讓小九自己一個人待會兒。”

“嗯!”夜無回點點頭,便攙扶着蘇老爺子走下了樓。

原本躲在被窩裏的小九聽到兩個腳步聲響起,然後又探出小腦袋,小心翼翼的環視了一下,確定房間裏只剩下她自己一個人了,這才鬆了口氣,坐起身子來,眼神裏卻隱隱透露着一絲不易察覺的哀傷。

“大哥哥,對不起。”小九喃喃自語,話音剛落,一滴晶瑩的淚珠順着她的臉頰滑下,滴落在被子上,瞬間消失不見。

走到樓下的二人各自坐在了沙發上,不放心的夜無回忍不住又擡頭看了看小九的房門。

“咳咳。”蘇老爺子咳嗽了一下,試圖把夜無回的注意力吸引回來。

“額,蘇爺爺,您快給我說說您剛剛要說的不過之後是什麼?”被蘇彭越咳嗽聲吸引回來的夜無回臉稍稍有點紅,小心的問道。

“你知道小九是來自一個隱世家族嗎?”蘇老爺子正色問道。

“不知道。”他搖搖頭,“難道小九的家族在隱門之中是一個大家族?”

“小九他們家嘛,倒是算不得隱門,因爲他們家從來都和隱門有過聯繫,而且已經銷聲匿跡快四十年了。通常我們都稱呼他們這種家族爲隱世家族。”蘇老爺子道。

“隱世家族?這種傳聞中的,小說裏面常常寫的情節,難道在現實之中還真的存在?”夜無回一愣,覺得不可思議道。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一些從隱世家族裏面出來,入世之人傳出來的吧。不過隱世家族這種事情對於尋常的普通人來說太過於匪夷所思,所以他們聽說或者看過文字記載之後也只覺得這不過是作家們虛構出來的罷了。”蘇老爺子道。

“隱門,隱世家族……”夜無回又想起了前幾個月所經歷過的事情,也忽然明白了撿到小九的那一天忽然受到的襲擊是爲何,那些實力強勁的神祕人肯定是小九家族的敵人,是爲了要追殺小九才追到自己家的,連自己都差點遭到了他們的毒手。

“小葉,你要小心點,這些隱世家族雖然不顯山不露水的,但是他們的實力一般都是十分恐怖的,與他們爭鬥,最後吃虧的還是你自己,所以如果有人來找小九,你就讓他們把小九帶走就是。”蘇老爺子勸解道。

“嗯。”夜無回點點頭,但是他心裏卻絲毫把小九交出去的打算,如果有人來硬搶小九,自己即使豁出命去也不會讓他們傷害小九一分一毫。

“唉,年輕人要聽老人勸,畢竟老人家一生所經歷的事情不是你們年輕人所能比擬的,人生經驗是他們最爲寶貴的財富了。”蘇老爺子看夜無回的樣子就知道他沒有放在心裏,便又忍不住道。

“蘇爺爺,我知道了。”夜無回變得十分正色,認真的回答道,只是他心中的想法,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唉,算了,你是葉家人,無論是老葉還是葉天,都不會放任你不管的,倒是老蘇我多嘴了,罷了罷了,老頭兒我走了,小葉你就別送了。”蘇老爺子自然知道夜無回不是這麼容易勸服的人,便搖着頭站起身來,就準備走了。

“蘇爺爺,還是讓我送送您吧。”夜無回也連忙站起身,道。

“不用,不用,我自個兒一個人就行了,我司機就在外面等呢,你還是去看看小九吧,我們之間這麼多虛禮幹嘛?”蘇老爺子輕輕一笑,拒絕了夜無回要送自己的提議,他剛準備走出門,轉身一想,又迴轉身,道,“小葉啊,其實男人三妻四妾並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兒,越是有本事的男人,他所擁有的女人就越多,質量也越高,所以,你的眼睛裏不要光只有一個人,多看看身旁,或許還有很不錯的選擇呢,呵呵。”


聽到蘇老爺子這樣說,夜無回自然知道這是蘇佩向蘇老爺子哀求來的結果,便無奈的苦笑了一下,道:“蘇爺爺,也許其他的男人各個都想三妻四妾,後宮宏大,但是我有了夏天就已經很滿足了,謝謝您的建議,等我以後有了這方面的想法再說吧,暫時我還是隻喜歡夏天一個人。”雖然他並不接受蘇彭越向他傳達的想法,但是對方畢竟是長輩,話語之中也不好直接說對方的想法是錯誤的,只得這麼婉轉的回答道。

“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活的太明白了,所以才這麼累,像我們那會兒,經過媒人一介紹,推個自行車就去登記了,這不也一輩子就這麼過來了嘛,小葉,你還是好好想想吧,我就先走了。”蘇老爺子聽到夜無回的話語就知道了他的想法,便又搖了搖頭,嘆口氣,轉身出去了。 “不用多禮了,既然現在已經沒事了,我就先走了,稍晚會有人來處理這裏的事情,善後的問題你們不用擔心。”葉修看夜無回等人並沒有受太重的傷,便放下心來,道。

“葉修叔叔您去忙您的吧,這裏的事就不勞您費心了。”夜無回道。

葉修點點頭,向三位生肖戰士拱了拱手,瀟灑的離去了。

“三位教官,今天的事也要謝謝你們,否則我們是撐不到葉家的人來的。”斯特凡諾向三位生肖戰士鞠了一躬。

“我們今天是來帶你們走的,SH的那個任務出了點變數,需要我們提前過去。學校方面我們已經幫你們請好假了。”巳蛇道。

“現在就走嗎?”愛麗絲問道。

巳蛇點點頭,道:“10點的飛機,你們快去收拾一些隨身的東西,我們馬上出發去機場。”愛麗絲聞言,立馬跑回臥室去收拾去了。

辰龍看着原地不動的夜無回和斯特凡諾,疑惑道:“你們不去收拾嗎?時間可不多了。”

夜無回道:“我隨身之物只有這一把修羅刀而已,不需要收拾了。”


斯特凡諾也道:“我和老大一樣,帶着我這把獅心之刃就行了,其餘的東西都可以到了SH再去買,沒必要多帶什麼。”

辰龍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你們去和愛麗絲說一下,五分鐘後我們就出發。”

“你……你們好。”夏天從夜無回的房間裏走了出來,很是緊張的看着三位生肖戰士。

“無回,你家怎麼還有外人?”午馬詫異道。

“噢,這位是我的學妹,夏天,之前我們四個人在吃晚飯,一個粗壯的漢子忽然破牆而入,”斯特凡諾指着一邊倒在地上的強壯男子,“好不容易打掛了這個,又來了個什麼琅琊山莊少莊主,我們一直沒機會送夏天走。”

“教官,我現在把夏天送回宿舍,很快回來。”夜無回忽然開口,他看了一眼夏天。夏天見他望過來,便立馬道:“好,你們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夜無回把夏天打橫抱起,足尖一點,便飛了出去,夏天沒想到夜無回竟然直接抱着自己跳起這麼老高,不由得被嚇得尖叫了一聲。

“沒事的,夏天,我們馬上就要出發,時間不多,我只能這樣送你回去節省點時間。別怕,我在。”夜無回安慰夏天道。

夏天緊緊抿住嘴,但是眼睛卻睜得大大的,帶着一絲害怕,一絲興奮,感受着這從未有過的感覺。

夜無回抱着夏天,飛一般的穿行在各個建築物之間,沒有多久,便到了夏天宿舍樓下。

“夏天,今晚的事希望你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夜無回鄭重的看着夏天。

夏天還沒從剛剛的刺激中回過神來,一時之間還有點懵,夜無回見她還在發呆,便舉起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什麼事?”夏天回過神來。

“夏天,今天發生的事我知道在你看來很不可思議,不過我希望你能替我們保密,你所以的疑問,等我們回來之後,我會給你一一解答的。”夜無回正色道。

夏天點點頭。

夜無回見夏天答應便轉頭準備走,忽然想到了一些事,又轉回來,道:“夏天,我們出去這幾天,棒棒糖你能幫我們照顧一下嗎?”


“棒棒糖原本就是我要求學長你們幫我代養的,怎麼能說我幫你們呢。放心吧,這幾天我會好好照顧棒棒糖的,等國慶回家的時候,我會找寵物店或者朋友寄養幾天的。”夏天認真道。

夜無回對夏天點點頭,轉身足尖一點,消失在了蒼茫的夜色之中。

*********************************************************************

“龍教官,我們這次去SH執行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內容啊?”斯特凡諾忍不住好奇道。

此時他們正在去往機場的一輛車上,午馬開着車。

“現在也是該讓你們知道這次任務的內容了。想必通過今晚一事,你們也應該對隱門有一點粗淺的瞭解了吧。”辰龍道。

“以前只知道華夏有很多隱世的門派,不過從來也不過問世事,卻沒想到隨便出來一個隱門之人就是天階的高手,這樣看來華夏的隱門真是很恐怖的存在啊。”斯特凡諾道。

“那個莫邪是琅琊山莊的少莊主,琅琊山莊倒也是隱門二流門派中的翹楚,他作爲這樣門派的少主,天階修爲也不算什麼。隱門之中真正可怕的幾大門派乃是崑崙宗,達摩宗,天師道和四川唐門,這四大門派是隱門之中的一流門派,實力深厚,傳承久遠,就連青龍大人他們都不願意和這四大派的人爲難。不過這四大門派之人倒也很識趣,從不做越矩之事,所以守護者們和四大派的關係尚好。”辰龍道。

夜無回聽到崑崙宗,心中一動,問道:“龍教官,你可聽說過血刀門?”

辰龍詫異的看了夜無回一眼,道:“我倒是聽說過,這個門派的人行事詭異,出手狠辣,是江湖出了名的魔教,幾大派幾次聯手想將之剿滅,可惜沒人能尋到他們老巢的位置,最後也只能作罷。這個門派的歷史很悠久,據說是上古傳承下來的,小夜,你從哪裏知道這個門派的?”

“三年前我在NC市曾經無意中見過兩個人,應該是隱門中人,一個自稱是血刀門的姬雲飛,另外一個是那個姬雲飛稱爲崑崙宗的羽涅仙子,他們兩個人在一個公園裏打鬥了一番就都飛走了,也不知道後面他們怎麼樣了。”夜無回道。

辰龍道:“看來你見到的的確是那兩個人,三年前羽涅仙子與那姬雲飛相約在南方某個地方生死決鬥,那戰之後羽涅仙子全身而退,而血刀門的姬雲飛卻再也沒有了消息,想必是已經被羽涅仙子殺了吧。”衆人聞言擡頭,只見一個孤零零的島嶼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正前方,在這漆黑的夜裏,那島就彷彿一直潛伏着的猛獸,在寂靜中等待着獵物。

船靠了案,衆人便都下了船。岸上,一羣身着白色長衫,揹負長劍的男子整齊的排成一列,看到三位生肖戰士便齊聲道:“執劍盟弟子恭迎三位生肖戰士前輩蒞臨!”

辰龍見此,笑道:“執劍盟的衆位客氣了,龍某受邀前來維護此次大比的秩序乃是龍某的榮幸,各位不必如此多禮。”

羽涅走上前,道:“龍前輩,執劍盟裏的長老已經在山莊裏等待三位前輩了,三位前輩請隨羽涅上山。”

夜無回邊跟在後面走一邊仔細觀察着這個島嶼。這個島面積很大,最外圍是一圈沙灘,最中央是一座目測海拔有三百多米的山峯,山下是一片非常茂密的叢林,不過因爲此時是在深夜凌晨的時分,黑黢黢的一片,倒是顯得有些恐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