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位主可不知道風度是什麼玩意。鋒銳的鳥喙直接插進了湯盆,輕而易舉的把一盆虎骨湯中的骨頭嚼碎,大口一吸,湯裏的靈物,堪比靈物的虎肉,頃刻之間就被它全部秒殺,進食速度一點也不比抱劍男子慢。

碧眼幽狼看到白翼黑甲鷹能在餐桌上大快朵頤,眼中綠光大盛,腳步輕移,就準備移動到餐桌前也品嚐一番。用如此豐盛的食物來恢復自身的精氣,那絕對是一種奢華享受。

“砰”的一聲,剛剛動了一下的碧眼幽狼,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

原來是抱劍男子感受到碧眼幽狼準備有所行動,提前對它進行了攻擊,他攻擊碧眼幽狼的方式十分簡單,眼睛中噴出兩道無形的精神波動,像錘子一樣,直接給碧眼幽狼的精神世界輕輕來了那麼一下。

“人類,你想現在動手嗎?”

碧眼幽狼受到攻擊,眼中幽光飛快閃動,這位森林中的霸主受到攻擊,哪裏甘心,用精神力直接回應了一級反擊。

“我是無所謂,不過你實力還差些才能恢復到全盛時期,你確定要現在戰鬥嗎?”無聲化解碧眼幽狼的攻擊,抱劍男子頭也不擡,無所謂的迴應着。

“等我恢復,必先第一個吃了你。”

碧眼幽狼發狠,現在它的實力還沒有完全恢復,對上抱劍男子可沒有必勝的把握,只能等全力恢復實力再說,不過有了這次交鋒預言,它卻也沒有在走上前去。

兩者的交鋒都在頃刻間完成,快到讓享受的姬遊釋根本沒有察覺到。

姬遊釋只覺得自己此時正在天堂,吃的那叫一個舒爽開懷,霞光閃爍的靈物,香氣撲鼻的虎肉,那醇香濃烈的氣味,多變的味道,讓姬遊釋徹底迷失了。沉浸在美食的世界裏,多久,到底是多久沒有吃到過這麼好吃的食物了。姬遊釋幸福地差點掉下眼淚。

現在有一隻生靈非常憤怒,那就是碧眼幽狼,面對這樣的美食,它竟然只能看,不能吃,這本身對它來說就是一種奇恥大辱,它早已經忘記,到底是多久以前,就沒有什麼莽獸敢和它爭奪食物。這種無助的感覺讓它想到了自己小時候備受屈辱的場景。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它還沒那麼憤怒,它更多地憤怒則是來自於抱劍男子的張狂,這個男人自從來到這裏之後,就一直用若有若無的氣機,僅僅的鎖定着天魂晶石和它。

如果自己實力恢復到頂峯,哪裏能容得到這個男子在這裏耍威風,可現在實力沒有恢復之前,卻不得不受他所迫。成爲百獸之王后的它,何時被人這麼羞辱過,這種被進退兩難的窘境,無力的煎熬,讓它怒火中燒,只要實力已恢復,它必定第一時間殺死個該死的人類。

把這一切盡收眼底的無恥族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抱劍男子的態度很奇怪,讓碧眼幽狼和天魂晶石自由恢復實力也就算了,可是在這個過程中卻一直刻意激怒碧眼幽狼,似乎另有目的。

抱劍男子可不知道無恥族長已經猜到些許他來此的目的,在警告過碧眼幽狼後,依舊在埋頭通吃,速度沒有絲毫減緩的跡象。

武者,隨着修煉的加深,構建的武者之軀越厲害,自身的力量就會越巨大,那時候武者的身體素質會全面提升,這種強化當然也包括消化能力,所以武者的實力和食量是成正比的,每個厲害的武者都是一個吃貨。

隨着兩個實力強大的大吃貨加入,桌面上的菜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白翼黑甲鷹佔據一段,端抱劍男子佔據一端,姬遊釋坐鎮中央,都在瘋狂的掃蕩者桌子上的食物。不過這一桌子食物實在是太豐盛了,裏面的本源之力蘊含的太多,這種瘋狂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就逐漸放緩了。

“哈哈,虎心被我找到了。”

抱着一個比臉盆還大的湯盆,姬遊釋小得意了一下,沒辦法,誰讓他是廚師,當然知道每道菜中用了什麼材料,當下也不講究,直接開始啃食,虎心入腹,姬遊釋的身體中就衝起一股霞光,虎心是老虎的一身血脈精華所在,本源之力最是豐盛,直衝擊的姬遊釋身體發出雷鳴般相聲,精氣更是往四周飄散,不過瞬間就被姬遊釋的身體吸收了。

感受到姬遊釋身體上的異狀,抱劍男子都驚訝的停頓了一下。眼睛死死的盯着姬遊釋,發現食物到了姬遊釋肚子裏,竟能被很快消化,放佛沒有吃過一樣,頓時吃了一驚。

“這個小鬼的身體有古怪。”

察覺到姬遊釋有些怪異的抱劍男子,下意識分出了些精力開始觀察他。

這一觀察,更是震驚。

量力而行,是所有武者對吃飯這件事統一的看法。

武者實力越高越能吃,可在實力沒有提升起來之前,一個武者根本吃不下太多大補的食物。強行食用,食物中的本源之力會對身體造成巨大負擔,對武者之軀造成不必要的損害。所以沒有武者會傻到浪費大量珍貴食材去做損傷自己身體的事情。

可依照姬遊釋師級的實力,他所能吃進去的本源之力,依照正常情況來看,早就應該達到飽和狀態了,但他的身體卻依舊再吸收食物中的本源之力,這太不正常了。

“難道他是…食之一族?”

抱劍男子想到這裏,一陣激動,吃飯的速度在未曾察覺之下,已經減緩許多。

他記得師傅曾經說過,本源世界在很久之前,有一個以吃聞名天下的族羣,這個族羣叫做食之一族。

據說,食之一族的族人,人人以吃飯,做飯爲人生最大樂趣。每個人都是製作美食的高手,一生都在竭力把食材利用到極限。當然,抱劍男子之所以知道這個種族,是因爲這個族羣不但能吃,而且人人都是天生的武者胚子。

對武者而言,能吃就是優勢,能把食物吃到肚子,是本事,是潛力,更是實力的象徵。

簡單講,普通武者會因爲食材內的本源之力太過龐大,補過頭,反而對身體造成損傷,而這條最基本的限制對食之一族根本就不存在。

他們這一族,能夠把吃到肚子裏的食物,輕而易舉的轉化爲自身實力,試想一下,別人辛辛苦苦修煉一天,說不定還比不上他們這一族的人吃頓飯提升的實力高,那讓人情何以堪。

對於這個可以用吃飯來不斷提升實力的說法,抱劍男子一直持有懷疑的態度。因爲每個人的食量是有限的,身體消化食物的速度有限,當吃的食物達到甚至超出身體的極限時,誰受得?

可看着姬遊釋一陣胡吃海喝,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讓他不由得信了這個傳聞。


“難道這個小鬼就是師傅說的食之一族的族人?不然實力這麼低怎麼這麼能吃!”

激動不已的抱劍男子逐漸放緩了吃飯的速度,開始暗中仔細觀察其姬遊釋來。

這一仔細看不要緊,最後更是激動的連吃飯都停了下來。

因爲在這短短一會的時間裏,姬遊釋已經吃光了十幾道菜,要這道這些菜可都是大補之物,就算是平常師級武者吃這麼十幾道菜,也非得被菜裏的本源之力撐住不可,可這個小鬼頭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並且還在吃。

“這個小傢伙肯定是食之一族,不然他的身體早就被食物中的本源之力撐爆了。”

抱劍男子觀察了一陣,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一定要把他弄到坤蠻部落去。”

在確定了姬遊釋是食之一族的身份後,抱劍男子已經開始打他的主意。 姬遊釋一門心思撲到了吃上,無恥族長不留痕跡的觀察着周圍,抱劍男子則是一心想着怎麼把姬遊釋拐到坤蠻部落。

“唔…哦”


突然,白翼黑甲鷹傳出一陣不自然的鳴叫。

姬遊釋扭頭一看,只見白翼黑甲鷹吃的肚子滾圓,鷹嘴一張,必有霞光噴出,吃了太多的大補靈物和堪比靈物的虎肉,它的身體一時之間吸收不了,被撐住了。

姬遊釋看着體型巨大的白翼黑甲鷹吃撐的滑稽樣子,不由笑起來了。

“小子,你已經吃了這麼多菜了,平日裏一定非常能吃吧!”抱劍男子見姬遊釋只顧着笑了,可吃東西的速度卻沒有絲毫停止的意味,不着痕跡的打探道。

此時他已經意識到姬遊釋的價值遠超自己所想,如果不是獵殺碧眼幽狼事關另外一件能夠影響整個人類的大事,他絕對會放下手頭的事情,先把姬遊釋帶回去在說。

姬遊釋正喝着面盆中的湯,根本沒時間搭話,無恥族長見機插話道“非常能吃。”

“有多能吃?”抱劍男子非常好奇的追問道。

“有多能吃啊!”說到這裏,無恥族長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似乎想到了什麼非常不願意追憶的事情。

“怎麼?還有什麼隱情不成。”抱劍男子看無恥族長不說,更加好奇。

“這小子的肚皮像個無底洞,再多的食物被他吃進去,跟沒吃一樣。”

此時的無恥族長還沒有意識到,抱劍男子爲什麼會對姬遊釋這麼好奇。

“無底洞,跟沒吃一樣。”

抱劍男子摸着胡克拉碴的下巴,沉思了一下,非常奇怪的問了一句“那他吃多少能吃飽?”

“吃飽!哦,那只有天知道了。”無恥族長無比誇張的比了個手勢道。

“此話怎講?”抱劍男子說話間,無意中瞟了一眼懸浮在空中的天魂晶石,然後如無其事的問道。

“曾經有一次,這小子吃了一頭有他體重二十倍的莽獸,結果嚷嚷着還要吃。客部落裏的食物就那麼點,怎麼可能讓他這麼吃下去。”

“自身體重二十倍的莽獸肉嗎?”抱劍男子咋舌,這個記錄實在是太驚人了。

“那後來呢?”

“後來啊!這小子的吃飯標準就改成了不餓即可。”


抱劍男子現在只想立馬測試一下姬遊釋潛力,有這種食量的食之一族,那天賦該是多麼驚人!

“小鬼,桌子上剩下的食物都屬於你了,可了勁吃,如果吃光了,我送給你一些私人小禮物。”抱劍男子吃飽喝足了,有心驗證一下姬遊釋的食量到底如何,立馬用利誘之。

“什麼禮物?”姬遊釋一聽抱劍男子要送東西給自己,眼睛瞬間開始冒綠光,開始盤算着怎麼把那個藏袋弄到手。

“如果你把剩下的這十幾盤菜全都吃光了,我送你一柄武者使用的中品圖魂武器怎麼樣?”

抱劍男子此次來獵殺碧眼幽狼,最根本的目的是爲了前往南方,支援一場能夠決定人類與莽獸未來命運的戰鬥,在這種關鍵時刻哪裏會帶什麼禮物,只能把上次藏袋中繳獲的戰利品當禮物送出去。

抱劍男子的大方,讓無恥族長心驚也激動。

圖魂武器是靈者根據自身體悟的核心魂文爲基礎,利用一些非常珍貴的材料鍛造出來的職業者專屬兵器。

這些職業者專屬兵器,鑄造過程耗時費力。首先,需要從大量到底材料中選擇適合的鑄造主材料,方可以根據材料的特性決定附註在武器之上的魂文;其次,需要靈者根據使用者的具體情況,對可以附加的魂文作出取捨,使得最終成型的武器能夠和使用者相輔相成;最終,還需要一個非常優秀的鑄造者能夠把武器造出來。

這簡單的三步,說着簡單,可在具體實施的過程中,每一個環節都需要大量的財力和勢力做基礎,期間要是出現丁點錯誤,都可能導致失敗造成巨大損失。

中品圖魂武器與低階圖魂武器之間只差一個等級,可兩者之間的整體價值,卻因爲鍛造過程中的困難,導致其價值相差近百倍。

如今有人要送姬遊釋一把如此珍貴的武器,一向以旱澇保收爲原則的無恥族長怎麼可能不高興。

只是這種高興,僅僅持續了瞬間,便被姬遊釋的一句話澆滅。

“我有武器,能不能送點它東西。”姬遊釋搖了搖頭,拍了拍自己斜揹着的無鋒長劍,示意這也是一把中品的圖魂武器。

在這個時刻,姬遊釋決定採用以退爲進的策略。他渴望抱劍男子送給他一個藏袋而非武器。

一直在旁的無恥族長,聽到姬遊釋居然拒絕,恨不得當場上去揍他一頓,那可是中品圖魂武器,中品啊!整個部落有幾把這種武器?你個個敗家玩意,說不要就不要,難道你還指望這種東西天天有人送嗎?

與無恥族長想揍人的心態不同,姬遊釋在自己的內心深處大聲呼喚“一定要同意啊!一定要同意!”

“那什麼東西適合你?你說說看 ,我找找有沒有。”抱劍男子詫異了看了一眼姬遊釋背後的無鋒長劍,他沒想到這麼一個偏僻的小部落還有中品圖魂武器。

“這個,我喜歡這個,它好像能裝很多東西,我回去要拿它裝食物。你把它送給我吧!這樣我就不用經常捱餓了。”姬遊釋雙手緊緊抓着藏袋,用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說道。爲了藏袋,他是把所謂的面子徹底丟到了峽谷裏。

抱劍男子聽到姬遊釋的請求,眼中瞬間爆發出驚人的神采,滿是胡茬子的粗糙老臉,竟綻放出一種欣喜的笑容。

“我怎麼沒想到把這些送給你!它們應該非常適合你用纔對。”

抱劍男子自言自語了一句姬遊釋沒聽懂的話後,接着非常大方的說道:“沒問題,你手裏的藏袋和藏袋裏的所有廚具,全都屬於你了。”

姬遊釋只覺得在這個瞬間,自己被天上丟下來的一個巨大餡餅砸中了腦袋,一下子把他砸的七葷八素。

無恥族長更是不堪,激動的嘴巴都合不上了,張了張嘴,試了幾次準備發問,卻擔心對方反悔,沒有問出來。

“此話當真!”姬遊釋激動的上前一步,追問道。

“前提是你要答應我永遠不能把這套廚具分開,當然還要把剩下的飯菜吃完!”抱劍男子非常明白的笑了笑,說道。

姬遊釋小雞吃米一樣,點頭連連。把藏袋往懷裏一塞,端起剩餘的食物開始往嘴裏塞。

如果說剛纔姬遊釋的貪婪吃相還算是在享受美食的話,那當拿劍男子答應送他藏袋之後,他的吃相徹底變了。

變得瘋狂,如同一頭饕餮,拼命往嘴裏塞東西吃。那些本源之力豐富的食物,就這樣在姬遊釋的瘋狂中飛速消失。

似乎吃多了能夠給身體帶來負擔的本源之力,在這一刻對姬遊釋完全不起作用。

姬遊釋的瘋狂,一下子驚住了所有看客,期中還包括碧眼幽狼和白翼黑甲鷹。

白翼黑甲鷹吃驚的嘴裏直往外冒霞光,碧眼幽狼則是盯着姬遊釋,口水順着慘白的牙齒不斷低落在地上。在它眼中,姬遊釋已經變成了一道不下去桌子上大餐的食物。

姬遊釋吃的瘋狂,卻一點也不擔心自己吃不下,他擔心的是抱劍男子反悔。所以他要快點吃,不給對方反悔得機會。

桌子上的食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失,這一桌子食物,姬遊釋根本不放在眼裏。哪怕再多一倍,姬遊釋也吃得下。

他曾經用自己的身體做過飢餓實驗。最後得出兩條獨屬於這具身體的總結。一是吃不飽;二是餓不死。

相較於吃不飽,餓不死並不好受,他的身體會始終維持在那種飢餓的狀態,很難受,雖不影響身體的機能,可沒必要姬遊釋絕對不喜歡飢餓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