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隨著時間的流逝,大約過去了半個時辰,天空響起了一陣陣欣喜的聲音:「禁制削弱了,如果不出意外,一兩次蛻凡的人,此時應該能進入裡面了。」

「真的?」聽見高空響起的聲音,很多一兩次蛻凡的人連忙走上前試了試,可惜還是被霞光門戶彈開了。

見到這一幕,眾人的臉色頓時一變,以為就算禁制削弱,也不能破壞玄祖留下來的規則,但周圍那些達到了奪天境的強者卻是傳來了不以為然的聲音:「我們聯手破壞了禁制,造成通道再次封閉,估計三五天後就能再次開啟,你們不必擔心。」

「原來如此。」很多人鬆了口氣,但更多的人皺起了眉頭:「就算禁制削弱,能進入其中的也只是一兩次蛻凡而已,這種人物進去估計連考核都通不過,只是白白浪費時間,能不能把修為的限制再提高點,最好讓蛻凡境之內的所有人都能夠進入其中?」

各大門派的高層並沒有回應,而是繼續催動真氣灌入霞光門戶里。

大約過去了一個時辰,這片區域爆發出了一陣陣欣喜的聲音,因為進入遺迹的限制,提升到了三次蛻凡的境界,而且這個限制,還在往上升高。

當限制提升到五次蛻凡的那一刻,葉陽也十分激動,差點興奮得手舞足蹈。

他並不是因為能夠進入遺迹而高興,是因為南宮月此女能夠進入遺迹而高興,此女是五次蛻凡,現在已經能進入遺迹,只要等遺迹開啟,進入其中的那一刻,就是他將此女徹底殺死的好時機。

本來他看見此女的師傅寒魄老祖也來了,認為就算進入遺迹,也沒有什麼機會能夠把此女殺死,但是現在別說奪天境的強者,就連**次蛻凡的絕世高手,也難以進入其中,這讓葉陽大大鬆了口氣,只要此女沒有高手的保護,他想捏死對方就跟捏死螞蟻一樣簡單。

「禁制又削弱了,六次蛻凡,六次蛻凡的人也能進入遺迹了。」

「哈哈,只要禁制再削弱一點,我也能進入其中。」

無寶山的中心區域,又響起了一連串的欣喜聲,修為的限制再次得到了提升,很多人因此高興,但也有人暗暗擔心,擔心越到後面,削弱禁制越難。

「六次蛻凡已經是極限了,憑藉我們目前的真氣,是沒有可能再削弱禁制,提升修為限制了。」

一尊大門派的強大人物嘆了口氣,他盤坐在虛空,掃了眼周圍天上地下的眾多強者,道:「我們現在是就此收手,等待幾天後通道的再次開啟,還是拿出壓箱底的手段,將修為限制再提高一點?」

「再提高一點吧,只能六次蛻凡進入其中,修為還是有些不足。」一尊強大人物想了想道。

他的話一出,這片區域眾多達到了七次蛻凡以上的高手頓時表示贊同,而那些六次蛻凡以下的武者則是表示反對,擔心那些七次蛻凡以上的高手進入其中,會大大降低他們這些修為弱的人得到寶物的可能性。

「我倒是認為目前的境界已經足夠了,不必再浪費精力削弱禁制。」

又一尊大門派的奪天境強者發話了,然而他的話一出,立即遭到了很多人的反駁:「金羅宗的宗主,誰不知你金羅宗出現了一個天才,擁有一種逆天武魂,六次蛻凡就能擊敗七次蛻凡,反對再削弱禁制,我看你是想讓你門下的那個天才弟子橫掃一切高手,把所有寶物都搶奪到手吧?沒有七八次蛻凡的修為,誰能夠擊敗你金羅宗門下的那個妖孽弟子?」


「嘿嘿。」金羅宗宗主一臉淡然,淡淡一笑道:「你們如果對此有些擔心的話,可以組成聯盟,互相聯手對付我金羅宗的人,這樣你們就不用擔心遺迹里的寶物會被我金羅宗的人收刮一空了吧?」

「聯盟?這倒是個好主意。」

有人似乎認同了這個話語,環顧四周道:「誰想和我金霞山的人聯盟?我金朝陽達到了六次蛻凡,再來幾名和我同境界的高手,聯起手來就不信不是金羅宗那名妖孽弟子的對手。」

「這位兄弟,不如我倆一起聯手如何?」

葉陽本來正在靜靜等待通道的再次開啟,卻沒想到耳邊傳來了這樣一個聲音,竟然有人想和他聯手。

他扭頭一看,發現來人是一名五次蛻凡的少年。

「五次蛻凡也想和我聯手?」葉陽搖了搖頭,沒有理會此人。

「切,老子跟你聯手是看得起你,不聯手就算了。」

這名少年罵罵咧咧的離開后,又有幾名高手相繼走來,竟然也想和他聯手,但都被葉陽一一拒絕。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葉陽剛才和杜詠的戰鬥,乾淨利落就將六次蛻凡的杜詠擊敗,但修為看起來卻並沒有多高,因此不少人都想和他聯手。

甚至有一二線勢力的弟子向他發出邀請,揚言只要他輔助對方獲得傳承,將會得到巨大的獎賞,但被他直接轟走了。

「一群廢物也想和我聯手?滾一邊兒去。」

葉陽的表現可謂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反正他現在易容成了別的面貌,想怎麼囂張都行,這樣越囂張,別人就越不容易猜測到他其實就是葉陽。

「媽的,小子,讓你和我們岳陽宮的人聯手,是看得起你,你以為擊敗了杜詠就很了不起?」

「就是,這個世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人的厲害是你萬萬也想不到的,邀請你加入我青雲閣的尋寶隊伍,得到的寶物二八分成,已經很給你面子了,還敢拒絕?」……

各種各樣的憤懣聲,傳入了葉陽耳里。

而葉陽看著四周各方勢力的弟子,卻是淡淡道:「拒絕了又能怎麼樣?你們難道不服?不服就一起上,讓我看看你們到底有什麼本事?沒本事就別在這裡聒噪,一群廢物…」 「什麼?你小子說什麼?」

想要和葉陽聯手的人,聽見葉陽那狂妄的語言,一個個臉上都出現了怒容,實在是忍受不了這囂張的話語了。

「紫袍小子,你真的太狂妄了,就讓我潘高峰見識見識,你到底有幾斤幾兩?」

一名虎背熊腰,壯如牛犢,滿臉刀疤,達到了六次蛻凡修為的男子,陰測測的開口,忍受不了葉陽狂妄的語言,想要出手給葉陽一個教訓。

但是他的話才剛剛說完,就感覺一座山撞了過來,把他整個人撞得七葷八素,好不容易才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爬起,用幾乎要殺人的目光看著突然衝過來把自己撞飛葉陽,咬著牙齒道:「你小子,到底是什麼人?來自何門何派?像你這樣的人,不可能無名無姓,有本事報上門來。」

很多人都用吃驚的目光看著葉陽,此時都沒有開口,要看看他們連反應都來不及,就將一名六次蛻凡的高手撞得七葷八素的紫袍少年,到底有什麼來頭。

「我就獨自一人,閑雲野鶴一個,不喜歡和別人聯手。」

葉陽淡淡開口,掃了眼四周的人,大搖大擺的離開了此地。

沒有任何人敢輕易阻攔,就算內心再看不慣葉陽的狂妄,不摸清葉陽的底細,也沒有人敢輕易出手。

「恩?這小子是誰?」

諸多門派的奪天境強者,此時都注意到了站在角落裡的葉陽,看見了葉陽剛才顯露出的手段,暗暗有些吃驚:「這小子隱匿修為的手段竟然高深到了這種程度,連我也看不清真實修為,到底是四次蛻凡還是五次蛻凡?」

「這個穿紫袍的小輩,和我門下的羅昊都有的一拼。」

那名對自己門下弟子十分自信的金羅宗宗主,此刻臉上也有著吃驚,認為此人是自己門下弟子的大敵,其他門派的高層注意到了他神情的變化,嘿嘿一笑道:「金宗主,你看見了吧,這裡聚集了神州大陸各種各樣的天才,有本事的藏龍卧虎之輩多著呢,就剛才那名穿紫袍的少年,就能橫掃大多數六次蛻凡的高手,如果不提高進入遺迹的修為限制,讓更強大的弟子進入其中,裡面的傳承等等寶物,有可能就是此子的囊中之物了。」

「哼,一個不知道哪裡竄出來的小人物,怎麼跟我的乖徒兒南宮月相比?」

寒魄老祖看了眼易容后的葉陽,臉上的神情十分不屑,絲毫沒有將易容后的葉陽放在眼裡,對自己的徒弟十分有信心。

再提高限制與否,寒魄老祖並不怎麼在意,因為在他眼裡,能夠得到玄祖傳承的人只有一個,那個人就是他的徒弟,南宮月。

就在各大門派的高層暗暗交流,是否拿出壓箱底手段再進行削弱通道的禁制時,一個淡漠的聲音,突然傳入了葉陽的耳里。

「這位道友,我看見了你的本事,四五次蛻凡的修為,輕輕鬆鬆就能擊敗六次蛻凡,我給你一個機會,輔助我夏林,只要我夏林成功獲得玄祖的傳承,途中得到的諸多寶物,你可以隨便選三樣,如何?」

「恩?」葉陽聽見耳邊這個聲音,轉身一看,只見七八個身穿黃袍的青年男子,正用淡漠的目光盯著自己。

這七八人,人人都有六次蛻凡的修為,那為首的青年,修為更是達到了七次蛻凡。

這樣的隊伍,放眼整個無寶山,已經很不錯了,但葉陽並不在意,眉毛一揚道:「哦?你們要和我聯手?」

「不是要和你聯手,是讓你輔助我們。」

七八人中,那名為首,自稱『夏林』的青年淡淡開口道:「只要你輔助我得到玄祖的傳承,得到的寶物你不僅可以選三樣,我還能給你其他天大的好處,怎麼樣?看出我的誠意了吧?你也別急著拒絕,不妨先跟我們到外面,看看我們說的天大好處,你再決定是否拒絕,如何?」

「哦?」葉陽本來想直接拒絕,不過對方這樣說,他突然點了點頭,似乎對對方口中的『天大好處』動心了,「好吧,我跟你們到外面看看,如果你們拿出的好處足夠,我輔助你們也不是不可能。」

「好,這位道友,跟我們來吧。」


以夏林為首的黃袍青年接連飛掠而起,飛向了無寶山的外圍,遠離了眾人聚集的無寶山中心區域。

葉陽也跟著飛了起來,大約幾分鐘后,與這幾人來到了一個人跡罕至的偏僻山脈里。

「咦,把我帶到這個人跡罕至的地方,是擔心有外人看見你們身上的寶物么?」

葉陽似乎有些迫不及待,搓了搓手道:「把你們所說的天大好處拿出來吧,讓我看看你們身上到底有什麼寶物,值得這樣小心翼翼,如果真的是什麼了不得的寶物,我可以竭盡全力的輔助你們。」

唰唰唰!

就在他剛剛落地,話音一落的時候,以夏林為首的七八人,突然將他團團圍住。

「你們幾人,怎麼把我圍住了,到底想幹什麼?」葉陽看見幾人圍住自己的舉動,低聲喝道:「不是要給我看好處么?把我圍住是什麼意思?」

「好處?好處個屁。」

一名黃袍青年臉上帶著嘲弄之色,呸的一聲吐了口唾沫:「讓你輔助夏林師兄,是你八輩子修鍊的福氣,還想要好處?想都不用想。」

「不給我好處?還想讓我輔助你們?」

葉陽皺了皺眉,似乎在壓制自己的怒氣,冷冷道:「我就算現在答應你們幾人,你們難道不怕我半路反水?」

「反水?我們當然不怕你反水。」

一名青年突然手一揮,多出了一瓶血紅的藥劑,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先用這瓶能夠鎮壓靈魂的葯讓你的靈魂變得絕對安靜,再讓夏林師兄對你使用血魂**,在你的靈魂上種下印記,把你變成奴僕,到時候你小子還不是任由我們擺布?」


「什麼?血魂**?」

葉陽似乎有些吃驚,臉色難看道:「血魂**,這不是黃泉宗的邪魔功法么,難道你們幾人是黃泉宗的人?」

「哈哈哈,沒有錯,我們就是黃泉宗的人。」

圍住葉陽的七八人發出來大笑,突然身形一晃,變成了全身綠毛,全身紅毛,邪氣森森,魔氣滔天,全都是修鍊了邪惡功法的強大人物,那為首的青年夏林,更是變成了一頭猙獰的怪物,臉上出現了鱗片,只能依稀看出人形,不知道修鍊了什麼邪惡的功法,才出現了這樣的變化。

顯露出本體后,這幾人神清氣爽,嘴裡一陣罵罵咧咧:「******,偽裝成正道門派的人真累人,還是顯露出本體舒服。」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黃泉宗的人出現,那些自稱正派的勢力肯定要對我們群起而攻之,不想讓我們對這裡的遺迹有所指染。」

「桀桀桀…還好遺迹的通道有限制,就算禁制再削弱,奪天境的強者也不可能進入其中,只要沒有奪天境的強者,就沒有什麼人是我們黃泉宗的威脅,等把玄祖留下來的傳承得到,就是我們黃泉宗徹底崛起的時日。」

「我們偽裝成正道的人,也不好在外人面前現身,不過現在好了,只要控制了這個小子, 總裁老公超給力 。」

「嘿嘿嘿…」一頭全身紅毛,臉上沒有半點血色的男子盯著葉陽,發出了冷笑的話語:「你小子,被我們幾人遇見,乖乖認命吧,不用再試圖反抗了,還是乖乖服下這瓶藥劑,讓夏林師兄對你種下血魂**,能夠為我黃泉宗所用,是你的榮幸,不配合的話,等你沒什麼用處后,就只能進黃泉了。」

「哦?你們這幾個黃泉宗弟子,以為把我騙到這裡,把我困住,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對付我了?」

葉陽的臉上,突然顯現出了詭異的笑容,「你們以為,這點把戲就能騙得到我?殊不知你們的偽裝,早就被我看穿了。」

「什麼?你早就看穿了我們的偽裝?」一名邪氣森森的男子神色一驚:「你早就知道我們是黃泉宗弟子,為什麼還敢跟著我們來?難道來送死?」

「送死?當然不可能送死。」葉陽搖了搖頭,「送死的是你們。」

「你說什麼?」那名全身紅毛的男子先是一驚,隨後臉上顯現出了殘暴的笑容:「任你小子說的天花亂墜,也沒有任何活路可言,既然你不打算配合,那我們就只有出手,讓你在絕望的痛苦中被我們控制身體,為我們所用。」

噗嗤。

這名紅毛男子的話語才剛剛說完,就要動手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身體不受控制了,脖子也涼涼的,這才發現一道亮麗的劍氣射來,竟然斬下了他的腦袋。


「好快的劍。」這名紅毛男子死死盯著葉陽,最後只說了這樣一句話,意識就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你敢!」看見紅毛男子倒在血泊中,死在眼皮下,以夏林為首的幾名黃泉宗弟子,簡直是怒不可遏,用恐怖的目光盯著葉陽:「本來你小子為我們所用,還能活上一段時間,既然你這麼不識好歹,現在就給我們死吧。」 無寶山中,一個人跡罕至的山林間,氣氛顯得沉悶至極。

「死?今天死的不是我,而是你們。」

葉陽搖了搖頭,在這幾人接近他的時候,他就通過九轉龍神訣,看透了幾人的偽裝。

主要是九轉龍神訣這門功法對邪魔有著專門的剋制,而這幾人修鍊了邪惡功法,因此他仔細一感應,就發現這幾人全部是黃泉宗偽裝而成的人,混入了無寶山的諸多勢力里。

他會跟出來,並不是因為什麼好處,而是要看看這幾名黃泉宗的弟子到底想耍什麼鬼主意。

來到這裡後果然如他所想,這些黃泉宗的弟子果然沒安好心。

砰砰。看著紅毛男子的腦袋以及身體倒在血泊中,以夏林為首的幾名黃泉宗男子頓時滿臉暴怒,沒想到葉陽說動手就動手。

「你小子以為有點本事,就能對付我們所有人了?本來你剛才還有一條活路,但你現在必死無疑,而且是馬上就死。」

一名全身綠毛,雙眼散發幽光的男子臉上帶著獰笑,用看死人的目光看著葉陽:「縱然你再逆天,也不過四五次蛻凡的修為罷了,我們這裡全都是六次蛻凡的高手,而且還有個達到了七次蛻凡的夏林師兄,你小子,拿什麼跟我們斗?」

「你的廢話有點多。」

葉陽腳下一動,全身上下出現了白光,身體表現好像有霧氣蒸發,是將功力壓縮到了極點,「先拿你開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