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蓬蓬的的斧子即將砍下忒修斯的腦袋,博魯斯•泰格的虎爪要掏出俞白眉的心,就在這死亡似乎在所難免的時候,天空中猛然一聲驚雷,從來沒有下過雨的獄界竟然落下雨滴。

所有人都驚愕的擡起頭去,把眼前的搏殺忘在了腦後。李海冬也叫停了蓬蓬,呆呆的望向天空。

天空之中打開了一道縫隙,飄飄灑灑的雨滴正是從那縫隙之中漏進來的。

這一幕李海冬再熟悉不過,當日博魯斯•泰格和赤武玄的大戰之中,就是這樣一副情景,之後邁諾斯忽然出現,將獄霸們分開,才止住了那一場東西牢的惡戰。

“難道邁諾斯又要出現?”李海冬驚奇的看着那道縫隙越來越大,雨也越來越大,隨着縫隙的裂開,獄界外面的電閃雷鳴清清楚楚的映在衆人的眼中。

“那就是外面的世界嗎?”俞白眉喃喃自語道,似乎忘記就在片刻前他還差一點就死在博魯斯•泰格的虎爪下。

而博魯斯•泰格此刻也完全沒有了殺意,他貪婪的看着那縫隙之外的世界,蠢蠢欲動着。

隨着一聲霹靂巨響,外面的雷電閃亮起來,晃在衆人的臉上。三個人影緩緩的出現在縫隙裏,飛進獄界之中。

最前面的那一個正是老熟人邁諾斯,他陰沉的臉上充滿了不耐煩的表情,凌空停住身體,訓斥道:“你們這些犯下重罪的囚徒不思悔改,果然都是無法挽救的罪人。”

李海冬衝着遠方的聚元子使了個眼色,聚元子自從天頂的裂縫打開就躍躍欲試了,見到李海冬的眼神,立刻心領神會。

其他人都注意着邁諾斯,並沒有人看到他們的“眉來眼去”。就聽邁諾斯又道:“你們毀壞了森林裏的結界,冥王哈迪斯大人很不開心,派我們三大審判官來懲罰你們這些無禮的傢伙。”

邁諾斯口中說着,他身後的兩個人各自取出一個冊子來,那冊子帶着幽藍的光芒,似乎蘊藏着什麼驚人的力量一般。

李海冬不知他們要做什麼,打量着三個審判官,心裏估算着雙方的實力對比。就在這時,博魯斯•泰格忽然動了。

他的目標不是任何一個人,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他以比閃電還要快的速度穿過邁諾斯三人的身邊,直衝那天頂的縫隙。


暴雨如注的從縫隙裏灌進來,博魯斯•泰格距離那縫隙越來越近,眼看就要衝出去。

邁諾斯三人都沒有動,似乎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只有邁諾斯身後的一人反動着手中的小冊子,口中嘟囔了一句話,正是博魯斯•泰格的名字。

李海冬聽的清楚,“博魯斯•泰格”幾個字一出口,眼看就要衝出着樊籠的博魯斯•泰格的身體忽然就定在了空中,他的四肢抖動一下,在所有人驚愕的注視下劇烈的抽動起來。

看到猛虎一般的博魯斯•泰格好似中了什麼詛咒一樣的從空中猛然摔落下來,忒修斯衝過去接住了他。

博魯斯•泰格臉色鐵青,身體劇烈的晃動之中,猛虎形態也漸漸的變化爲了人形。看到方纔還不可一世的西牢第一強者此刻好像一個廢人一般的**着,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滿了恐懼。

李海冬看到眼前這幕,心中也有餘悸。那小冊子是什麼東西,爲什麼唸了名字就可以將一個強者瞬間制伏?這和獄界的龐大結界之間是否有什麼聯繫呢?他不敢冒險,索性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你們可以滾開了,我會一個個的找出那些領頭鬧事的,他們一定會收到懲罰的。這就是例子。”邁諾斯冷冷的指着痛苦不堪的博魯斯•泰格道。

“你做了什麼?”忒修斯怒吼道。

邁諾斯眼中寒光一閃,他身後的那人立刻又翻起了小冊子,隨即口中吐出“忒修斯”的名字來。

“呃……”忒修斯的身體也戰慄起來,他的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明顯是和博魯斯•泰格一樣經受着巨大的痛苦。

“這是什麼怪招?”這一回李海冬看的清楚,那人翻動小冊子的速度很快,方纔的一瞬間就已經翻出了數十頁,然後在小冊子之上用手指一點。他手指點後再說出名字,忒修斯就立刻有了反應。

“難道是……”李海冬心裏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他衝聚元子一擠眼睛,緩緩的想邁諾斯靠攏過去。

“你想做什麼?”邁諾斯依舊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我看你不順眼。”李海冬痞子般的語氣故意要激怒對方。

果然在邁諾斯三人的眼中都掠過一絲惱怒,那人又嘩啦啦的翻動起小冊子來。

可是這一回他卻遲遲的說不出李海冬的名字,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沒有任何的動靜。

李海冬基本已經確定了其中的緣由,他手掌漸漸的化爲長刀,冷笑道:“找不到我的名字嗎?”

邁諾斯驚恐的回頭一望:“怎麼回事?”

那人使勁的在小冊子上翻着,終於放棄了努力,疑惑的道:“你究竟是什麼人,你不是獄界的囚徒!”

李海冬呵呵笑道:“你說對了,我不是獄界的囚徒。至於你們,很快就要變成這裏的囚徒了。”

聚元子已經悄悄的飛到了縫隙之前,堵住了邁諾斯三人撤退的路線。三位前來懲罰囚徒的判官反而被關門打狗了,這可是從來沒有人想過的事情。 “你……你……”邁諾斯只知道獄界中的噩夢森林結界並毀掉了,卻並不知道有外人進入了獄界,一時間傻了眼。

獄界本來是東西方天界聯手佈置的,從規模上來說,要比第一次封神大很多,持續的時間也十分的漫長。在獄界的運轉過程中,東西方的天界發生了不少的爭執,逐漸變得互相不來往。獄界成爲了西方天界獨立把持的地方,東方天界只往裏面丟人卻不管理。

這一回通天教主佈下的九天十地烈陽陣被破之後,他有所感應,通告了天庭。這纔有天庭調查事情的前因後果,發現李海冬來往獄界人間的事實,繼而追捕他的事情發生。而西方天界只是知道結界被破,並不知道具體的緣由,因此纔會出現如今目瞪口呆的情形。

邁諾斯身後的兩人乃是和他同爲西方地獄三大審判官的拉達曼託斯和艾庫,兩人手中的小冊子乃是獄界之中囚犯的姓名簿。獄界自從差一點被囚徒們合力攻破之後,不但設立了虛無之路用來分化囚徒,還在結界之上增加了諸多的禁制。其中之一就是所有的囚徒名字都會被登錄在至尊天神們煉製出來的姓名簿上,獄界的管理者只要找到囚徒的名字喊出來,囚徒會立刻失去反抗的力量,任由管理者處治。

方纔李海冬敏銳的發現了這點,他挺身而出嘗試,果然邁諾斯三人在姓名簿上找不到本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李海冬的名字,立刻手足無措。他們從來沒有想到會有外界的人進入,本來依仗着結界的威力來作威作福,卻被截斷了退路,一時間進退不得,驚慌不已。

“李海冬……”博魯斯•泰格在痛苦之中高呼起來,“你若能將這三個人拿下來,我就……我就願意幫你。”

李海冬瞧這方纔還生死相鬥的魔族強者此刻完全擺出弱者的姿態來哀求自己,知道他滿心的憤怒。的確,這幾個審判官統治了獄界上萬年,讓他們承受了無盡的痛苦。如果能報復他們,只怕博魯斯•泰格他們寧可付出生命和尊嚴。

“好,我就幫你拿下他們。”李海冬衝博魯斯•泰格一點頭,回身面對邁諾斯三人,“三位,翻完冊子了嗎?”

邁諾斯氣的渾身發抖,他一直頤指氣使,哪裏見過這樣囂張跋扈的人,怒吼一聲道:“你找死!”

身爲西方地獄三大審判官之一,邁諾斯自然很有本領,不過他的本領也就侷限在地府十殿閻羅那個級數。當他一拳打過來,想把李海冬的腦袋打爆時,李海冬露出一個勝券在握的笑容。

眼看拳頭就要打中那狂妄年輕人的鼻子,眼前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見了。邁諾斯一拳打了個空,驚疑不定。

身後傳來拉達曼託斯和艾庫的驚叫聲,邁諾斯回過頭來,就見一個拳頭正砸過來。

“砰”鼻血長流,邁諾斯在獄界裏的威嚴隨着李海冬這一計老拳完全失去了。他慘叫一聲,還沒等看清楚敵人在何處,小腹上立刻又捱了一腳。


邁諾斯痛苦的彎下腰來,背上又捱了一肘。他立刻跪倒下來,背彎的如同一隻蝦米。他一倒下,雨點一般的拳腳打下來,拳拳到肉,將他的骨頭也不知打斷了幾根。

看着李海冬如同一個街頭流氓般將邁諾斯打翻在地,還不停的毆打着,包括拉達曼託斯和艾庫在內的所有人都傻了。他們從來沒想到神仙之間的戰鬥也能混亂到這個地步,今天算是開了眼界。

只是這種毆打的方式實在是很爽,比起法寶一丟直接讓對手形神俱滅的方法來說,不但讓敵人更加痛苦,更是一種精神上的羞辱。難怪博魯斯•泰格和忒修斯忘記了身上的痛苦,兩眼放光的看着受虐的邁諾斯,心花怒放。


“救……救我。”被打昏了頭的邁諾斯根本難以抵抗,李海冬看起來使用的街頭小流氓的拳腳,使勁上每一拳每一腳上都帶着混沌之力,那些力量衝進邁諾斯的身體裏,粉碎了他所有想要反抗的意志。

拉達曼託斯和艾庫聽到邁諾斯的喊叫才驚醒過來,兩人一左一右化作兩道黑色閃電向李海冬打來。

李海冬一腳跺在邁諾斯的背上,讓他如同一條窒息的魚般軟軟的攤倒。這纔回過身來,眼中閃過寒光。手臂喚出金之靈,兩柄長刀旋轉起來,如同風車一般,照着拉達曼託斯和艾庫斬了過去。

拉達曼託斯和艾庫的實力比起李海冬來要差的太多,根本無需蓬蓬的幫助,金之靈的鋒芒就已經讓他們大汗淋漓自顧不暇了。片刻之後,拉達曼託斯的大腿中了一刀,慘叫着倒下,再也無力戰鬥。而艾庫的胸口被李海冬放出的金之靈飛刀貫穿,留下一個血洞來,奄奄一息。

不過是談笑之間,三個審判官就被放倒,李海冬嘿嘿一笑道:“有怨報怨有仇報仇,別打死了就好。”說罷一抱膀子,做了個旁觀者。

獄界中的囚徒都恨他們這三個審判官入骨,一聽之下,立刻一擁而上,以俞白眉和羅剎爲先,拳腳之上雖然顧忌着沒有附加靈力,可衆人拾柴火焰高,一番**,也把他們三個打的奄奄一息遍體鱗傷。

李海冬促狹的取出三粒藥丸來,塞進三人的口中。有藥力支撐不讓他們死掉,然後對已經從方纔的痛苦中解脫出來的博魯斯•泰格和忒修斯道:“你們不想打嗎?”

博魯斯•泰格虎吼一聲,衝上來三拳兩腳將邁諾斯的臉打的他媽媽恐怕都認不出來了。忒修斯也在拉達曼託斯和艾庫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記號。他們打了一通,出了怨氣,這才罷手。

邁諾斯三人被打的慘不忍睹,好在還沒斷氣,李海冬叮囑俞白眉將他們三個關押起來嚴加看守。這才翻起方纔奪過來的兩本姓名簿。

兩本姓名簿一本管東牢一本管西牢,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人名,這兩本姓名簿等於將所有囚徒的精神和肉體一起禁錮住,根本別想有任何的反抗。如今落在李海冬的手裏,等於他一手掌握了獄界所有囚徒的命運。博魯斯•泰格和忒修斯看着他,終於略帶一絲的猶疑的走過去向他鞠躬道:“從今天起,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和西牢獄霸們之間的作戰,就這麼荒謬的結束了。本來就不知道爲什麼開戰,如果又莫名其妙的收編了他們。這個世界上的世界大部分都是十分荒謬的,那是因爲人們常常喜歡鑽牛角尖式的思考。過後想來,卻只有後悔。

李海冬將獄界的姓名簿收藏好,他可沒有白癡的將它們毀掉用來招攬人心,而是留下來作爲恫嚇所有獄界囚徒的殺手鐗。李海冬深切的知道西牢三個獄霸內心裏其實更多是被他的實力所震懾,不然也不會這麼容易的就屈服。至於東牢的那些獄霸也都是見風使舵的人物,手中有個能夠威脅到他們的法寶,也算爲越獄之事留下雙重保險。

唯一可惜的就是天頂的縫隙在三個審判官被抓拿之後自動關閉了。那縫隙似乎有識別的功能,知道誰是囚徒誰是管理者,當聚元子想要衝出去的時候,無數的天雷地火在縫隙處洶涌衝來。就算聚元子神通廣大,也碰了一鼻子的灰,無功而返。

“你們會後悔的。”雖然鼻血依舊長流,怎麼都止不住,邁諾斯卻還是費力的擡起頭來恐嚇着李海冬。

李海冬根本沒理會他一臉的猙獰,一腳飛出去將他本來就碎裂的鼻子踢的幾乎整個陷進臉裏去,惡狠狠的道:“如果你現在不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我保證你會後悔!”他着重的強調了“後悔”兩個字的讀音,邁諾斯的眼中掠過一絲的恐懼,不敢再囂張了。


李海冬下手的狠辣,這三個審判官是完全的見識了。如果說這個時候他們還打算隱藏點什麼,那就是自找苦頭了。李海冬也不知道是有天分還是跟誰學的,總是能讓他們難過無比卻又不會死掉,幾個回合折磨下來,連三歲的時候偷看媽媽洗澡的陳年舊事都招供出來,何況天界的那些小祕密了。

審訊完三個審判官,李海冬長出一口氣。從他們的招供裏來看西方天界暫時還沒把獄界裏發生的事情當回事,瞭解的也不多。東西方天界現在正在進行着如火如荼的戰鬥,而獄界是控制在西方天界手中。也就是說他們暫時之間無法將所掌握的資源溝通,這正是反出獄界的大好時機。

萬一西方天界意識到獄界裏出現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化和東方天界聯手起來,李海冬可沒有任何的把握還能衝破獄界的禁錮。事不宜遲,一定要在他們聯手之前準備好下一步的行動。

俞白眉和無暇子作爲談判的代表前往東牢去招安獄霸們,羅剎和聚元子在西牢各地將零散的西牢囚徒們整編起來。

博魯斯•泰格等獄霸一投降,其他的西牢囚徒也再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很快就被老鼠會給吞掉了。三天之後當東牢的囚徒浩浩蕩蕩的趕來加入李海冬的隊伍共襄盛舉之後,獄界裏一萬多名囚徒將噩夢森林邊緣的大片空地擠的滿滿的。 飛劍千把,法寶無數,靈力四射,光華萬丈。就算在神仙妖魔的勢力最爲繁盛的封神一戰攻打誅仙鎮十絕陣的時候也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大的架勢。此刻在李海冬這個初出茅廬的小毛頭的指揮下,卻聚集了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陣容。三教九流神仙妖魔無所不包,有些本來是不共戴天的仇敵,可是在李海冬將天界的陰謀原原本本的揭露出來,並且讓三個被綁架來的審判官出現作證之後,所有的囚徒都憤慨起來。他們將前嫌完全的拋開腦後,所有人都在高呼着同一句話:衝出去!

成功的點燃了囚徒們的怒火之後,李海冬立刻按照申公豹和聚元子所出具的攻打獄界的材料單分配起任務來。上萬的囚徒如同一架巨大的機器,飛快的運轉起來。開山碎石翻江倒海,獄界裏所有的資源都被他們翻出來,聚集在虛無之路的山頂。

申公豹作爲破陣的軍師忙碌的指揮着囚徒大軍,李海冬則跟着聚元子繼續的錘鍊着法寶。這一天兩人正在噩夢森林之中用黑龍的涎水在蓬蓬的身上澆灌着,大地微微抖動起來,頭頂的天空再度裂開一道巨大的縫隙。

“應該是來要人了。”李海冬嘿嘿一笑,將蓬蓬收入懷中,和聚元子向天頂飛去。

巨大的縫隙隱隱透出風雷的呼喊,聚元子搔搔頭道:“這幫傢伙倒是小心翼翼的。”

話音剛落,一個白色的人影從縫隙之中緩緩進入,李海冬一怔,笑起來道:“這個一定就是希彌斯了。”

從三個審判官的口中李海冬早就得知了正義女神希彌斯的名字,據說她是西方天界之中掌管人的善惡的女神,手中有一把利劍,法寶則是一個天平。她用天平爲死去的人稱量善惡,如果惡比善多就去地獄,善比惡多就去天堂。倒是和東方天界的那面鏡子有異曲同工之妙。

除了李海冬和聚元子外,獄霸和噩夢森林的那些老傢伙們也放下了手頭的工作,一窩蜂的飛上天頂來。衆人眼睜睜的看着那女神希彌斯緩緩的降落下來,在衆人眼前停住。

“我的三位審判官呢?”希彌斯一臉的聖潔,語氣之中帶着冰冷的力量。

李海冬笑道:“他們三位失蹤了嗎,怎麼會找到這裏來呢?”

希彌斯不悅的看着李海冬道:“你知道我是誰嗎?卑微的囚徒,爲什麼不跪下來親吻我的腳趾?”

李海冬忍住心裏的笑道:“我知道你是希彌斯,不過你的腳難道很香嗎?爲什麼我一定要親呢?”

希彌斯勃然大怒,本來就顯得有點蒼白的臉上籠上一層寒霜:“找死!”隨着她的怒喝,一柄銀光閃閃的巨大飛劍從天頂的裂縫飛了進來,化作一道雷霆萬鈞的閃電,直奔李海冬撲來。

李海冬臉上依舊帶着輕鬆的笑容,眼看那巨大的閃電就要將他劈成灰燼,他的懷中忽然冒出一道黑光來。

衝出來的正是蓬蓬,只有聚元子等幾個修爲高深的高手才能在一瞬間看到蓬蓬的動作。就見蓬蓬那巨大的機器身體在衝出來的一瞬間就變化成了一道鉗子的模樣。

若說希彌斯的攻擊是一道迅雷,那麼蓬蓬的速度要比那迅雷更快。轉眼間就探出巨鉗,咔嚓一聲巨響,將希彌斯的利劍緊緊的夾住了。

希彌斯吃了一驚,她身爲西方天界的正義女神從來都是處在審判犯人的地位,連戰鬥都很少參與。這一次尋找三位審判官火氣有些大了,纔想教訓一下李海冬震懾全場的囚徒。哪裏想到纔剛一出手就被對方的法寶制住。

眼看其他的囚徒虎視眈眈的望過來,希彌斯慌了手腳,手一招大呼道:“神之天平!”

那稱量人間善惡的天平也從天頂縫隙裏衝下來,帶過一道金光。

聚元子嘿嘿一笑道:“這個東西好玩啊。”矮小的身子化作一縷輕煙,一晃之下已經出現在天平攻擊的路線上,手在空中一抄。那天平就好像是個玩具一般,被他輕而易舉的抓在手中擺弄起來。

希彌斯這才知道遇到了強手,她一時間也弄不清楚爲什麼獄界之中會出現這樣厲害的角色,嚇的花容失色轉身要走。

李海冬冷笑一聲道:“天堂有路你不走,獄界無門你闖進來。想走沒那麼容易。”

“天界衆神會救我的!”希彌斯大叫道。

李海冬嘿嘿笑道:“那正好啊,趁他們來救你一網打盡,這個買賣我願意做。不過就算他們不來救,你也是很有用處的。”

希彌斯還想再說,已經被不知道誰的臭襪子塞進嘴裏。這些囚徒可沒有任何的憐香惜玉,很快把她丟去跟三個審判官作伴了。

等再度從被關押的那個髒兮兮臭哄哄的地方放出來的時候,希彌斯臉上那種驕傲的神色可就完全不見了。自從幾萬年前奧林匹克諸神之戰後,她可從來沒受過這種委屈,此刻哭哭啼啼的道:“你們想要幹嘛?”

“幹嘛?如果你不老實就把你吃了。”李海冬兇狠的道,就如同嚇唬小紅帽的大灰狼一般。

“不要啊。”希彌斯嚇的一哆嗦,楚楚可憐的縮有一團。

李海冬裝過了壞人,一旁羅剎開始裝起好人來。先是“痛斥”李海冬對待一個溫柔美麗的女神如此的兇狠,然後以同是女人的身份和顏悅色的跟希彌斯聊起來。

希彌斯只覺得眼前這個美麗的魔族女子是那麼的可愛,心想如果能夠逃回天界去的話一定把這個美麗的女人放出來。

羅剎當然不會那麼好心的對待希彌斯這樣關押了她漫長歲月的監獄官,她略施小計取得了希彌斯的好感之後,便把天界如今的情況都打聽的一清二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