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張口三個億的大老闆跑到這兒來跟咱們一起坐經濟艙來了。”

衆多成了哈哈大笑。

王浩充耳不聞。

楚雨晴也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安然倒是覺得丟面子。

“其實我們和他不認識。”

“看出來了,從穿着打扮就能看出來。你這個小夥子一看就是個商業人士,反倒是張口閉口三個億的,穿的還沒我們家保姆穿的好呢。”

安然立馬陪笑道,“謝謝阿姨。

雨晴,你別和他聊了,怪丟人的。”

但是楚雨晴根本就沒有聽進去,還在思考王浩說的項目。

“王先生,你說的我很有興趣,到時候我回去考慮的,三天之內,我會給你一個答覆。”

“行。”王浩咧嘴一笑,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躺着。

安然立馬道,“雨晴,我也有個項目想跟你談一談,就是最近我們跟國外最大的那家石墨烯公司談的項目。”

楚雨晴道,“你說的我已經知道了,我們已經做了相應的方案。”

安然立馬陪笑,“雨晴,跟我做項目,肯定穩賺不虧。”

王浩打了個哈欠。

“KA公司根本就不會花費太大精力和國內公司合作的。”

安然嗤笑,“你懂什麼?花幾千萬買爛尾樓的人懂什麼叫生意嗎?”

旁邊大媽再度側目。

“你這年輕人怎麼也吹上了?”

安然道,“阿姨,我沒有吹。我是藍泰集團的總裁。”

大媽上下打量着安然。

楚雨晴關注點還在王浩的上一句話。

“你剛纔說KA公司不會在國內做大生意是什麼意思?”

王浩咧嘴一笑,“KA公司暫時還沒有在國內佈局的想法。”

安然冷聲嗤笑,“你懂個屁!你知道人家KA公司是做什麼的嗎?”

王浩打了個哈欠,“我是公司最大股東,你說呢?” 王浩一句我是公司最大股東讓安然愣了很久。

楚雨晴這也是第二次聽到了王浩說這個話了,上一次還是在吃火鍋的時候聽到的。

但是當時她根本就沒有相信,可是現在王浩這麼一說,楚雨晴就有一些將信將疑了。

聯想王浩幾個電話就能借來三十億美金的事情,不說整個國內,哪怕是整個世界能夠幾個電話借來三十個億的人都不多。

楚雨晴看着王浩的表情有些將信將疑。

但是下一秒,安然的嗤笑聲立馬打斷了楚雨晴的思路。

“人家KA公司是外資企業,裏面清一色外國人,外國華僑都沒有,怎麼可能會有你這個華人注資,你下次吹牛逼的時候能不能長點心?能不能調查清楚了再裝逼?”

安然對王浩在楚雨晴面前裝逼出風頭很是不爽。


王浩咧嘴一笑,“那就只能說你狹隘無知。”

安然嗤笑一聲,“王浩,已經沒詞了,準備人身攻擊了嗎?”

王浩閉上眼,“你開心就好。”

旁邊的大媽一直在豎着耳朵聽着這邊的話語。

大媽看到安然有些不佔上風,立馬激發了非文化物質遺產的勁頭上來。

“年輕人,你別和這種人拌嘴,這種人就是那種網絡上的鍵盤俠,槓精,你和他說話就是在扯淡,別搭理他,這種人也就能夠嘴皮子上面能夠長長見識。”

安然人模狗樣道,“阿姨,沒事的,對了雨晴,這次去寧州市,我不僅是保護你,我還是去和KA的合作伙伴之間有一個會談,我帶着你一起去吧雨晴,到時候誰說的真話還是假話一目瞭然。

王浩,你敢不敢跟着一起去?”

大媽立馬道,“年輕人,我看好你。”

楚雨晴也是好奇的看向王浩。

王浩懶得搭理,“沒心情,我晚上返程機票。”

安然嗤笑一聲,“吹吧你就,裝什麼裝,哪有人當天去當天回來的?怎麼?你怕了?找的這個理由是不是有些太牽強了?”

王浩掏出手機拿出來讓安然看之前就訂好的返程機票。

楚雨晴也看的一清二楚。

沒想到王浩是真的今天的返程機票。

“能閉嘴了嗎?”

安然一時間噎住了,調理了一下思緒,“這樣吧王浩,你回去的機票我給你報銷,你跟着我去,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治一治你這個說大話的毛病。”

王浩眼皮都懶得擡,“不感興趣。”

“怕就是怕了,什麼沒興趣。”

安然激將法道。

王浩打了個哈欠。

“楚總,沒必要和KA公司合作,當下石墨烯研究百分之六十八的科研成果都是在國內,你要是想要大力進軍這一方面,還不如去和國內的公司合作。


國外的KA公司主營方面並不是針對石墨烯,石墨烯只是他們的一個項目而已,他們主攻的還是軍事裝備,武器設備。

和你們的理念是不一樣的。”

楚雨晴沉默了,旁邊的安然立馬道。

“雨晴你別聽他瞎說,他懂什麼,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盪。”

楚雨晴認真考慮了一下,“我會去考慮的。”

旁邊的大媽看着安然道,“年輕人,你別搭理那種人,那種人配不上和你聊天。

還有旁邊的那個姑娘,這麼俊的姑娘,你右手邊的這個小夥子多精神,你看看你左手邊的那個,什麼玩意兒嘛,滿嘴跑火車,肯定啥本事都沒有。

他們兩個都是你的追求者吧,阿姨告訴你吧,阿姨是過來人,你左手邊的那個一看就靠不住,你右手邊的這個年輕人,一看就是商業人士,看面相就知道能夠靠得住。

聽阿姨一句勸,你就和右邊這個年輕人在一起吧,靠得住。”

安然立馬開心壞了,“謝謝阿姨。”

楚雨晴只是禮貌的笑了笑。

王浩閉着眼,根本就懶得搭理。

不和女人吵架。

尤其是上了年紀的女人。

這是王浩的人生經驗之一。

吵不過的。

恰在此時。

飛機忽然劇烈顛簸了一下。

緊跟着就聽到廣播裏面傳來一個男人的笑聲。

“歡迎大家來到天空驚悚之城,我是你們的城主joker!”

緊跟着,裏面傳來空乘的尖叫聲。

飛機又是一陣劇烈顛簸。

所有乘客緊張至極。


緊跟着,前面的門裏面走出來一個小丑妝容的男人,身後還跟着幾個同樣是小丑妝容的人。

爲首的沒有是個長頭髮,仰着臉,似乎很享受所有人恐懼的狀況。

手中拿着一把叉子,叉子上面還有血。

“各位乘客,我想和大家做一個遊戲。

一個有趣的遊戲,我們距離降落還剩下半個小時的時間。

我們現在有九十人。

每隔十分鐘,你們每一排選出來一個人,從飛機上扔下去。

如果不選的話,那我就會把整排的人扔下去。”

小丑擡起手腕,“遊戲開始!

第一排!”

小丑一隻胳膊搭在座椅靠背上看着第一排的乘客。

沒人應答。


小丑一把捏住一個女乘客的下巴。

“你來挑選。”

女乘客一把打開小丑的手,“你們這個破航空公司能不能別做這麼傻的遊戲了,什麼東西,信不信我投訴你們。”

小丑哈哈大笑,伸手一把捏住女乘客的臉。

“遊戲?哈哈哈,不錯,這的確是一個遊戲,不過是殺人遊戲,遊戲的主題就是人性,對了,我剛纔已經把機長殺了,用的就是這把叉子。”

小丑拿起來手中沾血的叉子,在女乘客臉上擦了擦。


女乘客一把打開了小丑的手。

“有病吧你。”

小丑癲狂大笑,一把抓住女乘客的頭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