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呦!”菜菜也知道情況緊急,出來之後將微微困才背上,併發出了一聲悠長的鳳鳴,這個自然是在呼喚城外不遠處的旺財了。

看見軒轅楓的動作,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後也知道了軒轅楓打算不用伴生獸應該對方,在聽到軒轅楓的吩咐,衆人都點頭應下了。

“吟!”隨着菜菜的鳳鳴想起,在東面傳來了一聲更爲嘹亮的龍吟聲。

聽到龍吟,金劍成等人的臉色都緩和了不少,對於旺財這些北斗七星的人還是相當瞭解的,畢竟旺財與季無名大戰不落下風的事情早就傳遍了北斗七星,對於這麼強悍的金龍,他們當然不可能不瞭解了。

這時候聽到龍吟,衆人也知道軒轅楓打算招呼旺財過來幫忙了,有這麼一個大高手過來幫忙,衆人自然也就放鬆了不少。

“天主,對方有人過來了。”在軒轅楓等人說話的時候,白雲也給天主傳音道。

在白雲的身後,是一身籠罩在白色光罩中的天主,此刻面無表情,一雙如鷹般銳利地眼睛中寒芒連連,最終嘴角扯出一道冷笑道:“看樣子對方請來的外援不少啊,不過在老夫面前一切都是土雞瓦狗,哼,咱們停下吧!”

天主的聲音在衆人的腦海中響起,只聽得刷刷刷刷三十餘聲密集的衣袂聲之後,三十餘道白芒化爲了三十餘道人影,就這樣靜靜的懸浮在了天狐城外幾裏處的空中。

“看樣子對方是不想我們到他們的地盤上去戰鬥了,既然如此,咱們就如他們所願,在這裏等着他們吧!”天主的臉上帶着淡淡的冷笑,如鷹瞳眸中,卻是反射着一連串的寒芒,略帶着一絲期待地看着前方。

剩下地三十二人,則恭敬的站在他地身邊,靜靜的懸浮在空中,天主等人剛停下幾個呼吸的時間,二十幾道白芒便停在了他們對面不遠處。

“他們來了。”白雲的眼神一凝,雙目中卻是出了一抹殺意,向天主說了一聲,然後便退到了天主的身後,與藍雲站到了一起。

天主自然看到了對方,看着對面的二十餘人,他的嘴角扯出了一道弧度,鷹目森然,卻帶着一絲戲謔的光澤,他掃了一眼便看出了對方的實力,雖然不錯,如果沒有他的話,單單藍雲白雲等人可能還真有些麻煩,但是如今有他在,那自然一切都不一樣了。

軒轅楓等人停下之後,他看向了被衆人簇擁的那名中年男子,整個人陰深無比,一雙如鷹般的眼睛,渾身散發着讓人心悸的力量,單單看了一眼,軒轅楓便就感覺到,對方比之當日在海域上遇到的最強海魔龍還要強大上數倍。

“是個難纏的對手。”軒轅楓心中暗道,同時有掃向了其他人,大概的估計了一下,就算北斗七星衆人戰力超強,自己又攔下那中年人,恐怕也是一場苦戰啊!

“文成龔,這便是你請來的外援嗎?”艾明邡看着對方龐大了真容,眯着雙眼掃視了一番,最後將目光鎖定在了隊伍裏面的文成龔身上。

“哼,艾明邡,大家彼此彼此,你也不用跟我都說廢話,大家各憑本事,手底下見真章。”文成龔冷哼一聲,直接挑釁道。

“呵呵,不急不急,戰是肯定要戰的,不過也不急這麼幾分鐘時間,不知對面是那個組織的朋友,這事情是我們與艾家的事情,現在老夫給你們十秒鐘的時間考慮,你們可以選擇馬上離開,我便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天主突然樂呵呵的打斷了文成龔的話。

說道這天主有陰深深的掃視了軒轅楓等人一眼,然後才慢吞吞的道:“否則死了,便也不能怨別人了,還請各位想清楚了,我覺得各位還是應該好好的珍惜自己的生命纔好。”

說完,天主的面色冷漠了下來,一雙鷹目中泛出了冷冷的光澤,剛纔還笑臉盈盈,一瞬間卻就冷漠無比,變臉速度之快,讓人歎爲觀止。

北斗七星的臉色也是募然一肅,全部看向了軒轅楓,同時,暗中做好了進攻的準備。

然而軒轅楓卻是輕輕的笑道:“前輩給在下十秒鐘的時間考慮,那麼在下也給前輩十秒鐘的時間考慮吧,前輩偌是現在帶着你們的人離開,並承諾以後不再踏入西華帝國的土地,那們在下便也就當作什麼都沒有過,否則,前輩等人修行到如今這種地步,想來也是不易,全部死在了這裏,那可就真的可惜了啊!”

軒轅楓此言一出,莫說是天主微微愣了一下,周圍所有人更是驚呆了,就連艾明邡和艾家的另外兩人也都呆了一呆,沒有反應過來。

“那小子是在找死嗎?”這是聖域所有人一愣之後的心聲。

要知道,尊者八級的強者,在大陸而言也是極爲稀少的存在,他們是大陸真正的巔峯人物,而這樣的人,哪怕是站在自己的對面,通常而言也會對他們保持着那一份對強者的尊敬的,然而軒轅楓此時的話,卻明顯已經是一點面子也不留給天主了。

別說是天主這人生性極愛面子的人了,就算是換一個脾氣再好的人來,聽了這話恐怕也得暴怒了,這純粹就算藐視的行爲嘛!

“小子,你是在找死嗎?”天主還沒說話,他身邊的白雲卻是冷冷的吼了出來,雙目之中一片深然的殺機。

軒轅楓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熱的說道:“我找不找死,管你屁事,沒看見我正跟你家大人說話嗎?你一個狗腿子插什麼嘴,真是沒家教的東西。”

“你…找死…”白雲雙眼一疑,咬牙切齒的看着軒轅楓,眼中閃過一抹森然殺意,就要動手,然而身形才微動,便被身旁的天主給瞪了一眼,嚇得又退了回去。

天主盯着軒轅楓,眼中泛起了森然地殺意,然後淡淡的道:“好吧,老夫收回剛纔的話,小子,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今天誰也救不了你。”

說話間,尊者八級的龐大地氣勢,從他地身上瀰漫開來,那股氣勢之強大,讓人忍不住暗自心悸,艾家三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眼中閃過了一絲驚駭和擔憂。 “轟!”

隨着天主的話音落下,兩道身影便飛掠了出去,旋即一聲巨響傳了出來,衆人正震驚與兩人速度擡頭看去時。

只見兩道身影在衆人前方的高空處相對翻飛而出,一波如有實質的空間波紋,從兩人相碰撞的地方轟然散了開來,龐大的力量,讓所有尊者階的強者都露出了一絲驚駭。

“怎麼可能?”聖域的所有尊者都駭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天空中的兩人,實在難於接受眼前的事實!

一個無名的銀髮青年,居然跟他們心目中無敵般存在的天主拼了一個旗鼓相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聖域的所有尊者都不敢置信。

藍雲和白雲的的眼中也露出一絲驚駭,別人可能還不是很瞭解天主的實力,但是他們作爲聖使,對於天主的是實力可謂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他們是在無法想象這麼一個看上去年輕得過分的青年,居然有着這麼強悍的實力,兩人相視一眼之後,都發現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而白雲同時也有些暗自慶幸,剛剛自己被天主攔下了,否則衝上去的話,恐怕真的要屍骨無存了,想到這其背後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

當然,最爲憤怒,最難以接受的還是要數天主本人了,他實在沒有想到,他這幾乎堪比尊者八級巔峯的一擊,竟然被軒轅楓給安然無恙的接了下來,這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在他原本的想象中,軒轅楓在這一擊之下除了血染長空,再沒有第二個結果的。

可是事實卻是相差甚遠,軒轅楓不但沒有命殞當場,甚至連一點上都沒有,跟他拼了個旗鼓相當,根本不落下風。

“什麼?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呢?”天主的目光中也露出了一抹驚駭,剛纔那一個接觸,他只用了四成力,然而在接觸的時候,卻驟然發現軒轅楓的力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預計,倉促間提升到了八成的力量,但卻依然被軒轅楓擊打的翻飛了出來。


雖然軒轅楓也翻飛了出去,但這也足夠讓天主驚駭的了,如今看上去,對方依然不過一名連尊者五級左右的修爲,但是這爆發出來的實際居然能跟他拼得旗鼓相當。

“究竟是怎麼回事?”天主目光微凝,冷冷的盯着軒轅楓,如今他已經正視起軒轅楓來了,將其當成了同級的高手來看待。

軒轅楓穩住的身形,然後朝天主看去,嘴角帶着一絲笑意遠遠笑道:“前輩的實力果然非同凡響啊,在下實在佩服,佩服!”

現在的天主已經認真了起來,聽了軒轅楓這話卻也不認爲這是在戲耍他了,在之前,軒轅楓的實力沒得到他的認可,軒轅楓的話自然很容易讓他心生憤怒。


聽到軒轅楓的第一句話讓天主感覺到軒轅楓還是比較有氣度的,很是讚賞,然而第二句話,卻就讓天主很是生氣,被一個弱者挑戰權威,是任何一個強者都無法接受的事情。

然而此時,軒轅楓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不得不讓天主重視起來,他已經以同等級的身份去看待軒轅楓了,但軒轅楓的身份也值得揣摩了。

一個陌生的強者,對於軒轅楓的外貌以及金劍成的人的裝飾,天主都沒有任何的印象,這也使得天主對軒轅楓的身份一無所知,同時也是懼肆無比。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天主掃視了金劍成等人一眼,然後直接無視了軒轅楓的話,反而冷冷的看着詢問道,他覺得有必要先搞清楚軒轅楓等人的身份。

畢竟,軒轅楓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實在太強悍了,在看看其身後的金劍成等人,這樣一個實力強悍的組織,天主不得不重視起來,再問話的同時他的大腦在不停的運轉着,企圖在以前的記憶中,找到一些與軒轅楓等人相符合的情況,顯然,他是要失望了。

軒轅楓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旋即輕笑道:“怎麼,前輩還打算去我們組織敘敘舊嗎?那倒不必了,我們也只是無名小卒而已,入不得前輩法眼的。”

“哼!”天主冷哼一聲,再次冷冷的說道:“怎麼?連身份都不敢透露嗎?”

“呵呵,說不上什麼敢不敢的,既然前輩這麼想知道,那就敢說前輩也沒什麼,我等來自北斗七星,不過我們這種小組織恐怕前輩也沒聽過吧!”軒轅楓淡淡的笑道。

“哼,北斗七星?難道是…”天主聽了之後心中冷哼,想要說什麼,不過突然又是一愣,然後再看了看金劍成等人的打扮,好像想起了什麼。

關於北斗七星的事情,雖然大陸上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自由之城的那件事情,很多組織都瞭解過的,不過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於是很多人也就放棄查探了,覺得那有可能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組織罷了,同時後來幾年裏,這北斗七星的人也卻是沒有什麼大舉動,大家也都淡忘了,可是天主實在沒有想到,他今天會在這裏遇到北斗七星的人。

在看了看軒轅楓那滿頭的銀髮,以及那幼嫩的臉龐,天主自然便聯想到了自由之城外的戰鬥,只是天主疑惑的是,據說兩年多錢在自由之城外,那銀髮少年最多也就是尊者四級的戰力罷了,但是如今對方的青年可是有着不下於尊者八級的戰力啊!

並且據說那自由之城外的少年是召喚出了伴生獸纔有着堪比尊者四級的戰力,但是對面的銀髮青年雖然外貌附和,但是這實力相差實在太多了,天主相信,就算對面的青年的伴生獸只是一般,恐怕戰力也能堪比尊者八級巔峯了。

這樣一來就有些矛盾了,畢竟要說軒轅楓兩年提升這麼多實力,打死天主也不會相信的,不過這個不是天主考慮的重點,天主現在考慮的是他自己的實力是尊者八級巔峯,而招出伴生獸應該能與尊者九級的人一戰,但是想要擊殺軒轅楓基本不可能。

只要讓軒轅楓逃了,那麼北斗七星肯定會對聖域開戰的,如今聖域正實施着統一大計,要說北斗七星在這時候出來搗亂,很可能影響到計劃進展的,想到這,天主不由得有些頭大起來,一時間還真不知道是戰還是不戰了。 天主心裏想些什麼,軒轅楓並不清楚,只是見對方眼神閃爍不定,就在軒轅楓要開口說話的時候,眉頭微微一動,扭頭朝東面看去,而此時在空中的衆人也都發現了。

只見東面有着一道金色的光芒快速的向着衆人飛射而來,氣勢之盛,只比軒轅楓和天主兩人稍弱,比之藍雲和金劍成等人都要強上不少,看到金芒金劍成等人心中都不由得一喜,他們知道是黃金聖龍旺財趕來了。

“吟!”隨着金芒的接近,一聲嘹亮的龍吟傳了出來,滂湃的氣勢也是向着天主等人迎面壓了過去。

看見旺財的到來,天主心中閃過一抹震驚,同時心中的猶豫又增加了幾分,因爲眼前的情況已經有些超出了他的掌控。


看了看對面的軒轅楓以及金劍成等人,又看了看黃金聖龍旺財,以及向着旺財迎去的菜菜,天主知道,北斗七星的實力恐怕比之他們聖域也是相差不多,要是真跟對方開戰,那麼這麻煩還真大了。

情況開始有些微妙的變化,對方現在擁有軒轅楓和旺財,若事開戰,天主一旦被軒轅楓給纏住了,其他人在旺財爪下,根本沒有多大的抵抗之力。

但是這戰還是不戰,如今已經由不得天主來決定了,看到旺財到來,菜菜將微微交給了旺財,隨後又低鳴了幾聲交待旺財照顧好微微,以及軒轅楓的話。

隨後菜菜便化作長虹,融入了軒轅楓的體內,見到天主一直還在猶豫不決着什麼,當下軒轅楓便道:“前輩既然準備防守,那麼在下就只能進攻了。”

語畢,身影一動,頓時化作白芒直奔天主而去,看見軒轅楓的動作,天主也不得不咬牙迎戰了,至於其他的事情,他也顧不上了,總不可能讓他就這麼帶着人逃走吧!

“只能儘量的將這些北斗七星的人斬殺了,特別是這銀髮青年必須留下,否則將來對上北斗七星這人就是一個**煩,至於其他人如果逃走了,那也只能以後再說了!”想到此處,天主便不再猶豫,身體頓時動了起來,向着軒轅楓的攻擊迎了上去。

“轟!轟…”

雙方一交手,巨大的聲音接連暴起,一陣陣強大的空間波紋,從兩人碰擊的地方出現,每一次碰擊,都傳來了強大了能量波動,雙方的其他人都被迫退了開去,尊者八級的對決,單單只是餘波,便已經能夠讓尊者五級以下的強者身受重傷了。

所有人都驚駭又緊張的看着兩人的戰鬥,此時兩人都選擇了硬碰硬的對打,並沒有絲毫的技巧可言,全憑着自身的實力比拼。

天主本身實力就比之軒轅楓要強些,此時雙方都是硬拼,而天主又想盡快解決軒轅楓,所以放開了手腳,每一攻擊他都用盡了自己的全力。

這就使得軒轅楓應對起來相當的吃了,並且碰的血液翻騰,畢竟不論怎麼說,天主本身的實力就不他要強上一些,再次一擊硬拼之後,軒轅楓也顧不上什麼隱藏實力了。 “出來吧,菜菜!”剛剛飛開,軒轅楓馬上便召喚出了菜菜,化爲一套火紅色的戰甲,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在了其中,隨着戰甲的出現,他的氣勢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滂湃的氣勢自那火紅的戰甲上散發出來,讓得周圍的人都感到一股讓人窒息的壓抑,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向着那火紅的身影看了過去,一雙雙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震驚,他們是在沒有想到軒轅楓在召喚出伴生獸之後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不用出手,單單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衆人也能知道其實力絕對遠遠超過了尊者八級的極限,比起尊者九級的高手空拍也不遑多讓。

這也難怪他們會吃驚,一般情況下,伴生獸的實力跟自身的實力幾乎是相差無幾,特別是尊者階的高手,很多人的伴生獸實力甚至還沒有自身的實力強,就算召喚出伴生獸來,一般實力提升得也有限。

誰會想軒轅楓這般擁有這一個實力遠超自己的伴生獸,就算菜菜如今實力大損,但是也比軒轅楓要高出一些,所以召喚出菜菜之後,軒轅楓的實力直接從原本堪堪到達尊者八級後期的實力一躍跳到了尊者九級初期的巔峯狀態,甚至隱隱有達到尊者九級中期的樣子。

“怎麼可能?”看着對面的軒轅楓,最爲震驚的莫過於天主本人了,原本實力還不如他的軒轅楓,召喚出伴生獸竟然提升了這麼多實力,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過不管其他人怎麼震驚,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們不承認,軒轅楓整個人如同戰神附體一般,靜靜的立在空中,看着對面那滿臉不滿震撼之色的天主。

“出來吧,魔虎!”不管天主有多不願意承認,但是對面的軒轅楓的確擁有着尊者九級的實力,如今他也只能召喚出自己的伴生獸了,否則以他尊者八級的實力對抗如今的軒轅楓,那絕對要吃大虧的。

在天主呼喚之後,一套黑白相間的戰甲覆蓋在了他的身上,其身上的氣勢也是一變,迅速提升了一個小臺階,堪堪進入了尊者九級的門檻。

從這就可以看出兩人的伴生獸的差距,軒轅楓的可是讓得他幾乎提升了一級的實力,而天主的只讓其堪堪提升了一小個臺階而已。

看着空中的兩人,艾明邡臉色終於是露出了一絲喜色,他雖然不太清楚軒轅楓和天主的具體實力達到了什麼水準,但是軒轅楓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是比之天主要高了幾籌,這點他還是能夠感受的到的。

見到軒轅楓能壓制住天主,艾明邡自然高興了,今天這戰鬥雖然來了幾十個尊者,但是要說關鍵的,自然還得看軒轅楓和天主兩人,畢竟要說軒轅楓不敵,那麼就算其他人勝了也起不了多大作用,畢竟衆人就算加在一起空拍也未必是天主一個人的對手。

反之也是一樣,要說軒轅楓勝了,那麼對面的那些尊者恐怕就算全部加起來也未必能奈何得了軒轅楓,當然,也不是說其他人就沒有用處,其他人的作用自然便是防止對方的人上去圍觀了,還有就是萬一軒轅楓和天主拼得勢均力敵,那就要看其他人的了。

軒轅楓也不廢話,召喚出菜菜之後,右手一翻,一柄四尺長的戰刀出現在了手上,旋即一揚就向着天主劈了過去,沖天的刀芒所過之處帶出了道道黑紋,以加快的速度向天主飛去。

看到迎面而來的刀芒,天主不敢硬接,他很清楚,現在他的實力略遜色於軒轅楓,這樣硬接的話可定要吃大虧,只能靠着技巧和豐富的戰鬥經驗纔有可能戰勝軒轅楓。

不過天主的心思軒轅楓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在第一道刀芒劈成之後,又連連揮刀斜劈了兩刀,在天主閃躲的時候有事橫掃了一道刀芒出去,天主散開三道刀芒,隨即又看到一道刀芒掃了過來,要閃避以及來不及,只能硬接下來了。

“碰!”

一聲悶響,天主直接被掃出去了幾百米纔算問住身形,同時,臉色也陰沉了下來,剛剛這一刀他全力出手這才勉強接住,要是剛纔稍有不慎的話,恐怕得當場出醜了。

四刀出去之後,軒轅楓並沒有打算就此停下,而是揚刀向着飛退出去的天主追擊而去,軒轅楓可不想這天主喘息的機會,攻擊依舊沒有任何的留手,直奔天主的面門而去。


“哼!白虎撕天爪!”

看着攻擊而來的軒轅楓,天主冷哼一聲,氣勢一疑,原力快速向着右手匯聚,原本手臂上的護手慢慢延伸,直接覆蓋住了整隻手掌,然後化爲一隻利爪,迎着軒轅楓的戰刀拍了過去,速度之快,比之刀芒更甚一籌。

在看看,軒轅楓那不是不避的攻擊,分明打算跟他硬拼,天主心中不由的冷笑連連,他用出的可是必殺技級別的戰技,軒轅楓雖然比他強一點,但是用普通攻擊來對憾必殺技,這樣的舉動,在天主看來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鐺!”


刀爪相交,發出金戈交鳴的響聲,旋即,快速分開,自相交之處散開了一道道龜裂的黑紋,軒轅楓身體晃了晃,而天主卻是後退了小半步,顯然在這次交手中還是軒轅楓佔了略微的上風,不過這也只是一點點上風而已。

但是這已經夠震撼的了,畢竟在這對拼中軒轅楓並未使用特殊戰技,而天主卻是使用了戰技,並且從那戰技的攻擊力來看,天主使用的戰技等級肯定不會太低,起碼也是必殺技級別的,要知道必殺技級別的戰技在行者大陸是什麼樣的存在。

那在一般情況下,就是對手比自己實力低一級,對手用處了必殺技,那也只能暫比其鋒芒的,可是他和軒轅楓的實力如今分明都處在尊者九級初期的水平,雖然他相對要弱些,但是根本就沒有弱太多,別說一級,就是一個小臺階都沒有。

但是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天主用處了必殺技,軒轅楓只是普通的全力一擊,在硬碰硬的情況下,天主的必殺技竟然落了下風,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說軒轅楓的實力高過他一級的話,還有點可能,可是軒轅楓分明就不比他強多少啊!

這樣的結果,對天主的震撼可想而知,他實在難以想象,在他用出了必殺技的情況下,軒轅楓竟然還是不閃不避的跟他硬碰硬,並且還戰了上風,這實在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

當然天主是不可能知道在他心目中珍貴無比的必殺技,在軒轅楓眼裏根本就不值一提,別說必殺技,就算是超必殺技在軒轅楓眼中也不算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