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吾等願與尊者,與通難護法共存亡!”衆人齊聲喝道。

驚了!

江北當時就驚了!

合着這通難小兄弟還沒告訴這幫人眼下是怎麼回事兒呢?這是要調動他們幽冥一脈的激情啊!

有點路數啊通難!

“很好!”

下一刻,只見通難雙手一壓,一臉的淡然。

隨後,通難大手一揮,周身魔氣涌動,一個巨大的黑色卷軸,直接當空出現!

“諸位幽冥族的兄弟,請看!我們幽冥族有今天,都是因爲誰!”

江北也朝着空中看了過去……

之前給人家老冥神安排的罪名,這一刻都寫在了那捲軸上,而排在第一個的,赫然是……人家冥神尊者比自家尊者的住宅豪華。

甘霖娘。

通難,這玩意你寫上去真的好嗎?

但,下一刻江北就懂了,只見那些族人們看完第一條之後,一個個的轉過頭去,看着只屬於江北的幽冥峯,隨後,再把頭轉過來之時,一個個眼中竟然帶着憤怒的火光!

終於……

他們都看完了。

一個個的雙眼泛着幽綠的光芒,明顯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他們現在很憤怒。

他們要去砍了老冥神!

今夜,就是他們幽冥一族,爲他們的幽冥尊者找回場子的時刻!

什麼?打不過?你當我們的幽冥尊者是吃屎的嗎!

有他的帶領……

江北拍了拍通難的肩膀,“做得很好,本尊覺得你前途無量。”江北微笑着說道。


肉眼可見,通難的身體當時就是一震,他……前途無量!

“諸位幽冥族的兄弟們!本尊有幾句話要說!”江北上前兩步,現在是趁着這個時候火上澆油一把了!

“衆所周知!本尊並不是真正的幽冥族人,我們不是真正的親兄弟,但是我對大家,絕對是真的如親兄弟一般!”江北微微一笑,點上一根菸叼在嘴中,揹負雙手,一副大佬講話的模樣。


聽到這,衆人更激動了。

“而本尊,也不是什麼大有來頭之人!不過,時到今日,我也該告訴大家我的身份了。”

什麼!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就連通難的目光都是一陣收縮,而江萬貫更是不知道自己這小兒子要搞什麼,至於江南?完全無所謂,反正他只要記住弟弟不是傻子,就完事了。

“可能有人好奇,爲何我法海一聲魔氣繚繞,實力滔天!”

“可能有人疑惑,爲何我非萬魔宗的人,卻能留在這裏!”

“呵!因爲,本尊乃是萬魔宗老魔主的真正後代!”江北冷笑一聲,一臉的淡然!

“不要有所懷疑!因爲,魔主之女,便是本尊之母!今晚,我不光要討伐冥神尊者,本尊更要救出我的母親!而諸位,可願意跟隨我一同前去!若是不願意的,本尊絕對不會爲難!”

江北大手一揮,說的那叫一個痛心疾首啊!

“尊者!吾等願意!”

幽冥一脈的小兄弟們,眼裏的綠光都要實質化了,一個個目光火熱的看着江北。

這,這竟然是魔主的外孫?

這是什麼關係!

甚至他們都沒聯想到所謂的江萬貫……

“很好!出發!”


江北冷笑一聲,周身魔氣涌動,雙手一託,竟活生生的將這千八百人給託了起來!

“是!尊者!”

……

江萬貫表示他現在很難受。

自家這敗家玩意,幹啥啥不行,忽悠第一名,口口聲聲的說什麼爲了正義,爲了這這那那的,合着你不就是要搞這種同門內鬥的戲碼嗎?

而這幫幽冥族的人也不知道是真蠢還是假蠢,還真的跟你去了?

這就很煩……

你這幽冥族到底都是一羣什麼人啊?

怒氣值+250

江北當時就打了個哆嗦,老爹這是咋的了啊?難道是他耽誤時間了?

不對啊,這距離凌晨還有個十來分鐘呢,憑這羣人的腳力,絕對是夠用的……


不太懂,不過這怒氣值他是收下了。

再看看自己的小面板,還差將近兩萬的怒氣值就能晉級到封川一階,嗯,要穩住,一會兒去了先找點人刷一刷,不敢刷幽冥一脈的人,怕他們反水,難道還不敢刷冥神一族的人了?

嘖……

一想到自己即將也是封川期大佬了,沒準憨批小系統還能給他來個什麼魔氣化馬這種強大的東西,就很開心。

今晚,他的任務很簡單,除了在一旁給老爹喊六六六之外,就是攔住那血魔尊者。

至於天魔峯被關押的母親,那個可以靠着楊薇去,畢竟她的身份還是夠硬的,而且除了通難之外,也沒什麼人知道楊薇和自己的關係了。

想着,江北下意識的轉頭看了一眼天魔峯,魔氣依舊……

不知爲何,總覺得今晚哪裏有些怪怪的,再看看自己身後的千八百幽冥一族勇士,江北的心又再次放回了肚子裏。

“爹,準備好了嗎?前面就是冥神山了。”江北突然輕聲開口問道。

下意識的扭過頭,看向老爹……

但,只見此時的老爹雙眼通紅,雙拳緊握。

“北兒,此戰沒有退路,看爲父如何斬殺那冥神尊者!”江萬貫冷聲說道。

江北:“……”

這中二病老爹。

“爹!牛逼!”(破音) 放在一個月之前。

江萬貫就是想破頭,想得頭髮都掉光,也想不到如今是這麼個局面。

他,帶着堂堂的幽冥尊者,幽冥尊者帶着自家的小弟,去砍冥神尊者……

嘖,而且最特麼騷的是,這個幽冥尊者,還是自己的小兒子。

這就詭異的很。

娘子乖乖:種田種個夫君來 ,這羣幽冥族的人,就跟得了失心瘋一樣。

確實,江萬貫現在真的很緊張。

但是緊張之中,同樣伴隨着興奮!

他很興奮!

即將到來的戰鬥,讓他體內腎上腺素飆升,一根菸接着一根菸的抽,甚至那手都在微微顫抖着。

因爲他知道,今晚之後,代表着什麼!

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太久了!


江萬貫閉上了眼睛,本該是一片黑暗的世界,但卻浮現出了當年的一戰。

他成功的重傷了老冥神,但同樣的,他也受傷不輕,老冥神的身後是上百的魔門修士,長老……

而他只有一人,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厲婉被萬魔宗擄走,他想死戰,但等待他的卻是幽冥尊者的前來……

還有厲婉聲嘶力竭的哭聲,讓他離開。

他選擇了離開……

他的道心崩碎了,眼睜睜的看着妻子被擄走,從那時開始直到二十年之後,他的世界,只剩下了身邊的這兩個兒子。

他不止一次的絕望過……

無數次的從夢中驚醒,盡是當年的那一戰,若是他再強一些,若是他能當場斬殺了那老冥神……

緩緩地,江萬貫睜開了雙眼,那爆紅的雙眼內,帶着滿滿的戰意,以及強烈的不甘!

“爹……”江北當時只覺得心神一震,像是被什麼給感染到了一般,轉過頭去,看着自己的父親。

“爲父沒事……”江萬貫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搖了搖頭道。

不過多時。

江家三人,帶着整個幽冥一族的人,便已經來到了冥神山下!

……

“何人闖我冥神山!”

突然,一個長老直接出現在了江北的面前。

而那長老,頓時目光一陣收縮,這是……幽冥尊者!

上次他曾見過!還差點被冤枉他偷走了什麼絕世神器小騷騷……

“幽冥尊者!”那長老趕忙躬身施禮。

而江北,則像是完全沒看到他一般,自顧自的朝着前面走去。

“幽冥尊者!不知今晚來此爲何,而且您這是……”那長老擡起頭,臉上多了幾分惶恐,畢竟這幽冥尊者後面,太多的人了,都是幽冥一族的強者!

“自然是有事的。”江北臉上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腳下卻是未停,繼續朝着那長老走去。

“敢問幽冥尊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