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說起來還真是玄乎啊,我們倆迷迷糊糊的在河裡流著,後來居然到了一懸崖邊上。可是後邊那隻手又晃悠著過來了,嚇得我們倆只好閉眼跳了下去。

奇怪的是當時起了一陣怪風,我們倆居然給吹刮到了這裡。而且,一到這裡居然遇上了這麼大的傢伙就打了起來。對了,你們好像是從下邊上來的,又是怎麼回事?」瘦猴說道。

唐春講了講,瘦猴也聽得是目瞪口呆樣子。

「我看再往上爬的話也不是個事兒,估計上邊的危險越來越大。天曉得這下一步的成熟體是個什麼樣的東西。而往下又不可能回去了,不過……」唐春沉吟了一下,看了看胖狗,突然說道,「胖狗身上有繩子,不如咱們吊這裡下去算啦。」 「嗯,只能如此了。總比上下都安全一些。」林大宗看了看遠處那隻緩慢追來的章魚式怪物,又抬頭看了看那好像沒有個盡頭的台階。

「這台階到底有多少級,好像跑不盡似的。咱們是不是中邪了。不然,這地底下怎麼可能有這麼高的台階。如果按米算的話至少上千米了。

咱們剛才從上邊下來時好像沒到這麼深的深度吧?」瘦猴說道。

而夜貓曹震卻是悶聲不響的盤腿於地打坐調息,剛才估計是動了絕招,耗力過巨而體力透支了。

「是相當的邪乎,不過,這石階可是真貨。」胖狗也聳了聳肩還舉起鐵鎚敲打了石階一下,發出噹噹的聲音來,而且,還有火星冒出來。

不過,只有唐春覺得還好一些。畢竟看過修行界介紹的書。只是,也覺得這裡相當的古怪,充滿著一股子邪乎樣的神秘感。

說著話胖狗已經把繩子綁在了兩隻恐龍的屍體上,又勒緊試了試,覺得牢固了才說道:「要走就趕緊走,不然,下邊那隻怪東西追上來也沒是好玩的。」

五人都沒意見,曹震頭個順著繩子下滑,唐春最後墊底。

曹震下滑的速度很快,基本上就是一隻手輕拈著繩子就下去了,好像攬車下山一般。

而胖狗就笨得多了,不久,曹震就只剩下一個小黑點了。唐春最後一個抓住了繩子往下滑去。

不過,最後五人全都堆在了繩子的盡頭。

「還沒到底?」胖狗問道。

「到個屁,繩子不夠長。」曹震哼了一聲。唐春往下看去,發現下邊黑沉沉的居然看不到底。

「麻煩了,這不上不下的怎麼辦?」胖狗說道。

「上去不可能了,那隻怪東西估計也快到咱們綁繩子的地方了。」林大宗講道。

「可是下邊不曉得有多深,而且,這個好像是堅硬的石壁。而且滑不溜手的,就是想從石壁上下去都不可能。跳下去的話估計鐵定死翹翹。」瘦猴獃獃的看著下邊的無底的可怕深淵。

「咱們就在這裡鑿個石柱出來,爾後把這裡綁上去,上邊扯下來。這樣一來繩子下來后咱們又可以往下降了。」唐春講道,曹震想了想也同意了,於是,唐春拿出匕首插了幾下,發現還能插進去。

不過,這時繩子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不好,那隻怪物在上面搞鬼了,快點!」曹震抬頭看了看焦急的叫道。

「只能綁匕首柄上了。」唐春肉痛的用力把匕首插進了石壁里,爾後綁上了繩子。

不久,發現那隻章魚樣的怪東西居然也源著上頭的繩子往下溜了下來。而且,這傢伙有著不少的觸手,往下滑動時速度比唐春他們還要快。

「快扯,摔死這個大傢伙。」曹震叫著,五人一起發力往下猛扯繩子,轟隆一聲巨響,兩片恐龍屍體連著怪物一起摔了下來。

怪物給撞在下邊的石壁上下來回了好幾下居然穩住了沒給摔下去。「咱們下去,快到怪物那頭時割斷繩子,摔死這狗娘養的。」唐春哼道,五人往下滑去。

而發現那隻怪物居然又往上爬來,曹震刀一割,繩子斷了,轟隆隆聲響中怪物摔了下去,良久才傳來嘭嘭的聲音。

「應該摔死了。」胖狗鬆了口氣。

「它是摔死了,不過,咱們也將步入它的後塵。」曹震冷哼了一聲。眾人才意識到貌似下邊離這裡還有相當長的距離。

曹震在石壁上砍出一個石柱來把繩子綁了上去,依次循環下去,在繩子越來越短之時終於看到了地面。而且,發現那隻怪物全身是血一動不動的躺在下邊。

「踢死你龜孫子的。」下了地后胖狗還不忘給了怪物幾腳,不過,那怪物居然又動了動,嚇得胖狗說道,「趕緊走,這東西居然還沒死。」

「怕毛啊,沒死的話也就剩下半條命了。」唐春譏諷道,環顧了周遭一眼。

發現這裡好像是個斜斜的石坡。而且,滑不溜秋的。幸好五人都有一定的身手,倒也能順著斜坡就往下而去。

悶頭小跑了十幾千米左右距離,估計也下去了好幾百米高度了。唐春驀然回首抬頭一看,頓時傻眼了,獃獃的看著空中。

「看啥,還不快跑。」林大宗叫道。

「你們看頭上。」唐春指著前面空中叫道。胖狗等人抬頭一看,頓時也全都石化了。因為,前面居然朝天豎著一隻巨手。

「咱們好像剛才就是從這隻手的什麼部位處下來的。」林大宗講道。

「太詭異了,這隻手好像就是那隻可怕的手的擴大產物。這高度,怕不是有二三千米左右吧。你看,手指頭上方好像還有些霧氣,而且是淡淡的血色。」曹震說道。

「這裡的一切好像跟這隻神秘的手都有關係,包括這些各種版本的蛆蟲好像都跟那只有關係。」林大宗說道。

就在這時候,唐春感覺藏在袋中的什麼動了一下。不過,這貨也沒再意。只不過下一刻,唐春震驚的發現。那隻巨手的無名指上居然也有一枚戒指。

並且,那枚戒指跟自己用火靈符炸得從那隻神秘女人之手上掉下來的戒指差不多樣式。

只不過太遠唐春看不清楚,而就在這時候,唐春發現,淡淡血霧中時隱時現的那隻戒指居然發出一道淡淡的肉眼難見的血線出來。

血線居然就落在了自己身上,唐春差點傻眼了。以為是不是自己袋中的戒指引起的。不過,轉頭一看,發現胖狗四人一直在點評著那隻巨大的手,並沒有發現有血線落在自己身上。

就在唐春驚詫莫名之時又發現,那隻巨大的人手中居然淡淡的顯露出了一張人臉。不過,人臉是人臉,只不過根本就看不清楚這張臉是什麼樣了了。只能講這只是一種模糊的感覺。

「你們發現巨掌中有顯出人臉嗎?」唐春問道。

「你神經發毛啊,哪有啥人臉,不就是一座巨大的石頭搞的人手雕像罷了。這個,也沒啥奇怪的。咱們紅山大佛比這大得多了。」胖狗哼道。

「嗯,紅山大佛那尊石像高達萬米,頭都伸進了雲端裡面,比這斷掌大得多了。」瘦猴也點頭說道。 就在這時候,唐春又發現。雕像式人手的戒指上一道血線落在了自己身上。而唐春感覺身體咔嚓一聲微響,一個亮點在泥丸宮中居然貯停了相當長時間都沒散去。此刻,泥丸宮中已經有了三個微粒大的亮點。

唐春頓時狂喜,感覺身體中充滿了靈力。而且,還是一種火燥性的靈力。因為,唐春知道,自己給這血線一照居然突破到了鍊氣第三層境界。這人手它娘的太神秘了,居然有如此的威力。一點就能讓你突破,這是啥神秘力量?

唐春甚至懷疑,只要她一指下來,估計自己馬上化成灰塵都有可能。「咱們還是趕緊走,這裡太怪了。就怕不走的話就走不了啦。」唐春講道。

「嗯,走吧。」林大宗點了點頭,眾人轉頭就走。

唐春在轉頭時最後看了一眼人手,不過,一幕場景又讓唐春驚呆了。

因為,他發現人手上的巨大戒指這時發出的血線居然照在對面了。唐春往空中對面瞧去,發現有好幾顆星星在空中閃爍著。而星星閃著的光彩突然詭異的全都絞在了一起。

而這絞在一起的光點頓時露出了一些山川地貌的特片來。而且,好像星空之中還有一雙黑洞式的雙眼在看著這一切,它彷彿就像是來自神秘的宇宙天外的神明一般,唐春也不曉得怎麼個情況,默默記下這幾顆星星晃動下的圖像後轉身跟了上去。

而在轉身的一瞬間,發現巨型人手上的戒指發出的血線又不見了。人手還是人手,還是一座巨大的石頭雕像式人手。而且是靜靜的立著一點動靜都沒有,好像它從來都沒動靜過似的。

等唐春追上去時發現曹震四人都站住了看著前方。而胖狗的臉居然腫得像是肥大的豬頭,這傢伙本來就胖,此刻好像突然間被人海揍了一番似的,那腦袋快趕上小鍋蓋了,並且,鼻血還沒擦巴乾淨。


「老……老哥,怎麼回事?」唐春感覺自己一時有些口吃的問道。

「怎麼回事,你上去試試就清楚了。」胖狗沒好氣的一邊摸著自己的腫臉一邊說道。

「試啥?」唐春好奇的往前一看,發現前方出現了一道山壁。而在山壁上居然開了個公路遂道式的半弧形山洞。

當然,只有遂道的一半大小。

不過,這山洞口居然立著一尊雕像,居然是純金打制的。金燦燦的,而且,雕像很像是一隻卡通豬樣子,只不過這隻卡通豬身上卻是長有七八隻手,雕像非常的大,差不多頭都要頂著山洞頂了。

「這雕像難道還會打人不成?」唐春問道。

「它還真會打人,剛才胖狗發現這純金的雕像后估計是動了貪念。所以,想都沒想就撲上去想用鐵鎚敲下一塊腳趾頭什麼的來帶走。

哪想到剛到那雕像身邊,那雕像的腳居然動了,胖狗沒防備給狠來了一下。而且正中頭上,頓時給踹得摔了出來,最後就成這樣子了。」瘦猴一臉幸哉樂禍講道。

「老子是想過去開路,這金子誰沒見過。」胖狗還想扯謊來遮醜。

「呵呵,你看人家曹震就沒動。你急著想去搬金子才如此的。」林大宗笑道。

「我就是喜歡金葉子,難道你們不喜歡。不喜歡來這裡幹嘛,話講得好聽。」胖狗生氣了,吼道。


「吼啥,這雕像有詭異。咱們要出去就得經過它。我懷疑這雕像是在守路。咱們還是想辦法出才是正道,至於說金葉子什麼的咱們能撈就撈點,現在已經不是撈錢的問題而是活命的問題了。」唐春哼道。

「這雕像不動時如山,一動時那速度能晃花人的眼。估計裡面有機關設置。想不到古人還如此的厲害,胖狗也有著四段左右身手居然閃不開。雖說是沒想到,但身體本能的反應能力還是在的。」曹震說道。

「這雕像里估計古代高手有預先設置一些武功招式,而這雕像如此的巨大,恐怕這製作材料並不光是純金。

而裡頭還摻有一些比如,玄鐵之類強度極高的材料。不然,純金太軟經不起鐵鎚敲擊的。

它既然守著山洞,沒準兒洞中還有好東西。並且,咱們唯一的出路就是這洞口了。」唐春講道。其實,唐春有些懷疑這個巨大的金雕豬會不會是修士們煉製出來的傀儡之類的東西。

修真界像高手煉製出來的傀儡如果達到上品的話攻擊力度相當的大。當然,在使用時要用靈力注入。不過,也有事先安排好不用人發動也能攻擊的。顯然這個雕像應該是屬於後者了。

而有的修士還會把活人的魂神給硬抽出來融煉進傀儡中,頓時就給傀儡注入了活力。當然,唐春只是從九天浩世訣中看過這介紹,具體的情況這貨也是『半桶水』,那是一點實踐都沒有的。現在就停留在理論階段。

「我輕功好,試試。」瘦猴說著往前一飄就過去了。手中鐵鏈子往雕像身上虛晃了一下想從雕像的空隙處溜進去。

滋啦一聲脆響。

瘦猴給連人帶鏈子給甩了出來,那雕像怎麼動手的唐春都沒看清楚。只見瘦猴已經一臉尷尬的摔倒在地了。而且,身上的衣服給劃開成了兩片像是破布條一般的掛在身上。

「哈哈,牛氣啊瘦猴,你的衣服成龍袍了。」胖狗乾笑不已,總算是出了口氣。

「曹震,你看清楚它出手沒有?」唐春問道。

「太快了,我見過的最快的劍手也沒這速度。並且,它看上去如此的巨大跟雍腫。就是我也沒把握能穿過去。」曹震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

不過,唐春早已感覺到了一絲靈力波動。只不過這絲絲靈力波動非常的微小,可以肯定,這個金豬雕就是修士們煉的傀儡之類的東東。

但是,唐春感覺到它不光是一個傀儡。估計還有融合武學在其中的。唐春突然往前一彈身撲了過去,轉爾一感覺到靈力波動馬上就一個迴旋落了回來。不過,背上還是給金豬的一隻手擦巴了一下,頓時是火辣辣的疼痛得這廝直咧牙。

「你還不錯,居然能全身而退。」瘦子有些佩服眼神看著唐春。 「我早準備著溜回來了,而且也是佯攻。不過,我發現在距離這金豬20米左右距離之時它會發動攻擊。20米之外應該沒事。」唐春說道。


「它的攻擊範圍就在20米左右距離,可是咱們要通過去肯定得接近它才行。咱們並沒有好的法子能穿過去而不讓自己受傷。」曹震說道,也是一臉的凝重神情。

傀儡的靈力補給哪裡來的,唐春心裡想著,眼神隨著太陽石光線在金豬周圍掃著。隨著突破到鍊氣第三層境界,唐春眼神更為犀利了起來。就在這時候,曹震動了。

這傢伙速度還真是快得驚人,好像鬼影子一般,而且,他的身體居然彎成了一個奇怪的弓形。

從他的快速唐春可以肯定,曹震的功力至少達到七八段左右,難怪這傢伙如此的翹皮。在接近金豬之時曹震的身體突然展開了,好像一條魚似的往空隙處穿去。

卟……

一聲微響,曹震詭異的回到了原地。不過,唐春還是發現,曹震的褲腳被硬割去了一截,身體貌似還沒受傷。曹震那從來冷酷的臉此刻也露出一絲訝然神情來。

「你再試試。」唐春心裡一動,沖著曹震說道。

「你去試試,不要命了是不是?」胖狗譏諷道。

「你發現什麼了是不是?」曹震倒是一臉正經的看著唐春。

「你像剛才一樣的試試就是了,不要攻擊進去太深。」唐春沒解釋。

曹震居然沒二話,又來了一次,這次沒前次好運。腳上給劃了一下留下了一條淺淺的血痕。不過,唐春雙眼卻是定定的看著金豬的守著的山洞兩壁之處。

「看個毛病啊。」胖狗哼道。

唐春沒理他,還在盯著看。不久,唐春突然說道:「曹震,你發現山洞口兩端之處各有幾個凸起的地方沒有?」

「嗯,是有,怎麼啦?那只是幾塊普通的山壁凸出罷了。」曹震哼道,剛才吃了虧,認為唐春在故弄玄虛了搞自己,認為上當了。

「你能不能想辦法把這幾個凸起給破壞掉?」唐春一臉鎮定,看著曹震。

「這個相當有難度,這六個凸起半弧形的包圍著山洞。而它們距離金豬僅有1來米左右距離。正是金豬最厲害的攻擊範圍。就怕是搞掉凸起的岩包而自身卻是回不來了。」曹震看了看說道。

「咱們一起攻擊,這金豬總得分出一部分手臂來防備我們。當然,大家要做好受傷挨打的準備就是了。」唐春講道。

「這有什麼用,那可是玩命。難道這金豬的機關就在這六個點上不成,那太可笑了。按理講機關應該在金豬的肚子里,除非你打壞它。就靠這六個點的破壞,那是不可能的。」胖狗根本就不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