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到整容女這麼說,蘇葉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年頭真的耍無賴的人還真的多啊!

而且這態度,真的是要把直播間裏的觀衆都快要氣死了,他們此時早已經找到了整容女的賬號。

都開始瘋狂的帶起節奏,同時把截圖也放了上去。

頓時整容女那不足幾百粉絲的賬號下竟然出現了上千條評論。

而且都是批判她無理取鬧的,原本還有她的粉絲在洗,可隨着更多人的加入,此時的評論區已然是一片批判之聲。

蘇葉也懶的多費口舌擡起阿斯頓馬丁的鑰匙,直接按下。

滴滴~

隨着警報器解除的聲音響起,阿斯頓馬丁的大燈也隨着亮起。

見自己屁股下的跑車突然被啓動,那狂躁的引擎轟鳴聲,頓時把整容女嚇的一屁股滑了下來。

隨着一聲悶響,她的屁股和大地來了一個親密的解除,差點沒被摔成兩瓣。

蘇葉沒有理會那個整容女,而是對着桃玲兒招了招手,“來走吧!”

看着桃玲兒走了過來,整容女此時都恨不得挖個地縫鑽進去。

搞了半天,這車居然是人家的,這臉丟的!

男助理此時也是滿臉的愕然,他連忙走到整容女身旁,拉了拉她。

“快走吧!其他人都在拍你!”

整容女見狀只能帶着男助理,灰溜溜的跑了,跑的時候還因爲跑的太快,還崴了一下腳,高跟鞋都給踩斷了。

周圍人看到整容女走了,也是紛紛鄙夷道。

“我還以爲這車是他們的呢!沒想到也是拍照的!”


“就是,那臉都快給整成蛇精了,還是人家富二代的審美好,看看人家帶的女朋友,比她漂亮一百倍!”

“唉,我什麼時候才能做上副駕駛呢!”

“算了,還是下輩子了吧……”

……

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此時已經是快到傍晚了,帶着桃玲兒找到一家西餐廳店,美美的吃了一頓,便將她送回清水山莊外層小區裏。

回到別墅後。

他剛進別墅就聞到了一股十分清香的味道,像花香,又像藥草的香味。


他連忙跑到廚房,由於之前設置了定時關火,所以此時的煉丹鍋早已經冷卻了下來。

蘇葉將鍋蓋打開,頓時一股濃郁的藥香撲面而來。

一顆顆青綠色的小藥丸出現在鍋中,初略的數了一下,大概有三十多顆。

他本來以爲這也就只能煉製一顆,或者幾顆,沒想到這一鍋居然煉製了三十多顆!

看着這些頗有食慾的丹藥,蘇葉竟然有些忍不住的想要嘗上一顆。

既然這丹藥是解毒的,那就吃一顆吧。

想到這裏,蘇葉伸手將一顆晶瑩剔透的淺綠色藥丸,放到嘴裏,頓時一股溫潤清涼之感,從自己的腹部傳遍全身。

下一刻,蘇葉只感覺自己的皮膚上竟然出現了一些黑色的雜質,隨着時間的推移,黑色的雜質越發的增多,直到十分鐘後,才停止溢出。

隨着黑色雜質的停止溢出,蘇葉此時感覺自己的渾身彷彿煥發新生了一般,不管是精神還是身體都如同全新的一般。

看着這一顆小丹藥的效果,蘇葉忍不住的爆出一句髒話。

臥槽!牛比! 蘇葉將煉製好的小藥丸,紛紛裝進了一個玻璃瓶裏,蘇葉看着玻璃瓶,喃喃道。

“沒想到這些清靈散效果居然比想象中的還要好。”

當初他看到藥方上的描述,還以爲只能單純的解毒呢。

不過現在看來這也算是解毒中的一種!

而且最關鍵是製作方便,而且一次性就可以製作出數十顆。

若是這清靈散放到市場上,定然會引起不小的轟動!

只不過他,現在還不能量產這些清靈散。

若是他脫離了煉丹鍋,這清靈散的製作流程就複雜多了,畢竟這煉丹鍋可是全自動的。

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此時已經是傍晚時分。

老規矩,肯定是要擺地攤的,飯可以一天不吃,但地攤肯定不能一日不擺!

蘇葉將廚房收拾了一番,便將鳳凰牌自行車拿了出來,騎着自行車朝着地攤區駛去。

就在距離地攤區還有一小段路的時候,蘇葉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一旁的藥店走了出來。

柳萱!

當初蘇葉去4S店裏的那個銷售。

剛從藥店走出來的柳萱此時也看到了蘇葉,她的腳步一頓,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訝。

雖然她每天都能遇到許多的客人,但像蘇葉那樣帥的卻少之又少,所以對蘇葉的印象她還是很深的。

“這麼巧,沒想到在這裏居然能遇到你。”

蘇葉將自行車停在柳萱的身旁笑着說道。

“是啊,不過你不是有車嗎?怎麼騎上自行車了?”

柳萱將耳邊的垂髮挽起看了看蘇葉身旁的自行車詫異的說道。

“騎自行車多好,又不會堵車,還不會造成污染,而且開車時間長了腰痠背痛腿抽筋。”

蘇葉厚着臉皮繼續說道。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嘛。”

“哈哈~”柳萱聞言不禁莞爾,她算是真的知道什麼叫有錢人的心思你別猜了。

別人買了車恨不得天天開出去炫耀,而蘇葉倒好,每天出去騎個自行車,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出來體驗生活的呢!

“不過,你這是身體不舒服嗎?”

蘇葉看了看柳萱身後的藥房,又看了看柳萱手中的一袋子藥問道。

自從他獲得神級醫術後,他對望聞問切中的望也有了不一樣的理解。

在他看來柳萱的身體並沒有什麼大問題,除了最近沒有好好休息導致有些黑眼圈,並咩有其他毛病。

聞言,柳萱一改剛纔的雀躍,黛眉緊鎖,臉上浮現一層解不開的愁,彷彿有什麼難言之隱。

“我……”

柳萱猶豫了,因爲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柳萱本想把自己弟弟的事情告訴蘇葉,但想了想,自己和蘇葉之間的關係並沒有這麼好,就算說出來也只是爲了博得他的同情,這和乞討有什麼區別?

她嚥了口吐沫,看着蘇葉的目光,笑道,“沒事,就是最近有點嗓子不舒服,出來買點藥的。”

“嗓子不舒服?”


蘇葉眉頭一挑,撇了一眼塑料袋中的藥盒說道。

“不過你買的這些可不是治療嗓子的。”

“我……”

柳萱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沒有想到蘇葉一眼就能看出這些藥的作用。

此時蘇葉扶着柳萱的肩膀,“不要緊,你有什麼難處儘管說,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幫!”

看着蘇葉真摯的眼神,以及那溫暖的雙手,柳萱不禁雙眼有些模糊,這些天她一直爲了弟弟的病情東奔西走、

此時看到蘇葉的眼神,猶如一根緊繃的弦,終於放鬆了下來。

柳萱頓時就忍不住了,抱着蘇葉,淚如雨下的哭了起來。

哭了好一陣子,柳萱才擡起頭,看着蘇葉身前被淚水打溼的衣服,不由的俏臉微紅,低着頭小聲道。

“不……不好意思。我……我可以幫您洗的。”

蘇葉將衣服脫了下來,從身後的揹包裏又取了一件穿上,不過這件是真正的地攤貨了,而他剛纔的那件可是在古馳買的五萬多的限量款短袖。

“這可是你說的啊。”

蘇葉將換下來的衣服遞給了柳萱,柳萱拿着衣服,感受到衣服上的溼潤,臉更是紅的快要滴出血。

“你現在可以說了嗎?”

柳萱將衣服放進自己的單肩包裏,迎着蘇葉的目光,說道。

“蘇先生,我弟弟生病已經住院三個月了,最近醫生告知我們,如果再不進行手術的話,就讓我們出院,可是手術需要一大筆錢。”

說道最後柳萱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更是聲如蚊吟。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會來買這些藥。”

蘇葉點了點頭。

“蘇先生,我們只不過數面之緣,只是這三個月內已經將我家的家產變賣一空,若不是真的沒辦法,我也不會如此……”

柳萱說着說着,想到自己臥病在牀的弟弟,不禁黯然淚下。

“你大概需要多少錢?”

蘇葉問道。

“一百八十萬!”

聞言柳萱下意識的脫口道,不過心中卻升起一絲希冀。

“行。”

蘇葉極爲乾脆的說道。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