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要是他果然是你父親,老夫答應你不殺他,那你又如何,可願成爲我張府的一份子?”

“若真是我父親,我會帶他回鄉終老。至於小子在得機緣之時,就已經立志,這一身追求煉氣之道,追求極限之道,恐怕不能常呆在張府,要辜負老太爺的厚愛了。”

兩人一問一答,一個問得快,問得直,一個答得快,答得堅決果斷,短短的幾句話,就把要談的,都談得一清二楚。

張老爺子壓抑心中的怒火終於失控,他聲音陡然提高,一下站了起來。

他座下的石凳,在他的怒火之下莫名其妙的化成了粉碎。

“小子,你一再拒絕!難道你不怕我一掌拍死你?”

怒吼聲中,張老爺子遙遙一掌拍出。

他這一掌,並不具備浩大的聲勢,但是掌風凝實,聚在一處,就如同手臂延長了十幾尺一樣,突然出現在了劉封的眼前。

以他接近大行者巔峯的實力,隨意一掌就有十牛之力,這個世界,還麼有任何人敢直面而不躲閃不防禦。

但是劉封卻既沒躲閃,也沒防禦。

他十分清楚,如果自己躲閃或者防禦了,恐怕那是真正激怒張老太爺,而這位老太爺的火氣一旦上來,自己身在張府之中,就是長出三頭六臂,也必死無疑。

他在賭,賭自己對張老太爺的聽聞,確定張老太爺是個真正愛才、惜才之人。

張老爺子的手掌形成的衝擊,在他面目前數寸之地,突然停止。

“你以爲老夫不會殺你?”張老太爺問道。

“老太爺要殺我,我有再多手段,也還是死路一條,不如賭一把,賭老太爺如傳聞中那般惜才愛才。”劉封淡定的說道。

“老夫確實如傳聞中那般惜才、愛才,但是你難道就認定自己,真是一個人才?”張老太爺看着劉封,嘴角突然浮現出來一抹笑容。

“我相信自己,更相信老太爺的眼光。”劉封也露出了一抹淺笑回答。

這一刻,他知道自己賭對了,這個笑容說明,張老太爺已經認可了他。

他眼前的凝形掌印,突然煙消雲散。

“老夫給你機會!讓你上場,但是你必須得贏。”張老太爺的聲音驟然冰冷:“如果你輸了,那麼你和你的父親,都得死。”

他說罷這話,也不再理會劉封,轉身拂袖而去。

直到他走出後院,劉封才感覺到,自己的背後一陣冰冷,剛纔那一刻,他其實已經驚嚇不淺,緊張得不得了,身上早就全是汗珠,這會以放鬆下來,立即就被溼透了裏面的衣裳。

張老太爺的修爲,絲毫不比雲陽天弱。劉封雖然同時面對過幾個這樣修爲的人物,但是那和今天這樣面對面的交談,直接感受着對方的怒火澎湃,積威兇壓是完全不一樣的。這讓劉封清楚的認識到,在真正的大行者巔峯之前,自己現在還沒有對付的能力。

他暗暗感慨,今天的行動確實有些冒險,不過還好,結果並沒有超出自己的預料。

一個侍衛進來,不解的問道:“你做了什麼事情,竟然惹老太爺發那麼大脾氣?說也奇怪,你運氣倒是好極了,老太爺發那麼大脾氣,竟然還讓你離開。”

他說着連連搖頭,帶着詫異的眼神看着他,帶他離開。

劉封也不會和他多做解釋,只是在心中告誡自己,以後行事,還是要多家考慮,不要讓自己陷入絕死之地。

不過,他雖然時常告誡自己冷靜,但是骨子裏就流淌了一種激情衝動的血液,要是有機會卻不把握,這樣就不再是他了! 夜晚的風涼的出奇,或許是與這詭異的環境有關,總之全身上下泛著冷意。

腳踩在石地之上,發出清脆的咯吱聲。

走在林東身前慢慢吞吞的獵豹,林東已經明顯能感覺到它的步伐更緩,甚至還有些顫抖。

林東心底有一絲不好的預感,停下腳步輕聲問道:「你先停下,我有話問你。」

咻!

幾乎是剎那間,獵豹竄回到林東的身側,那副樣子與他這彪悍的體型截然不同,完全就是一隻狗。

「你……帶我來的什麼地方?」林東邊打量著四周,邊問道。

走了快一個多小時了,確實這一路很安全,可不用說妖靈獸了,連個蟲子都看不到。

但就是因為這種安全,林東才謹慎了,這是什麼情況啊?這可是被人傳說有很多野獸妖靈獸存在的山脈,如今這麼安靜,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感覺到一絲不自然的端倪。

「這裡是捷徑嗎?」林東繼續問道。

「嗷嗚……」獵豹點頭。

「這裡妖靈獸少嗎?」

「嗷嗚……」獵豹點頭。

林東一頓,心頭忽然閃出了一個連他都驚駭的想法,咕嘟一聲,咽了一口唾沫,強壓著心頭的震驚道:「這裡有妖靈獸嗎」

「嗷嗚……」獵豹驚懼的點頭。

「幾隻?」

獵豹隨便的揮舞了一下爪子。


「一隻?」

「嗷嗚……」獵豹緩緩的點頭。

林東心頭的不祥預感更甚,吞了口口水繼續道:「幾級?」

獵豹開始划動爪子,一下……兩下……


「咕咚……」

三下……

四下……

一瞬間,林東險些一口血噴出來,四級妖靈獸!堪比結靈境強者的額妖靈獸!!

開!……開……開玩笑呢吧!

此時此刻,獵豹已經把爪子擋在雙眸上,身子顫顫巍巍,心裡把林東罵了千百遍:「你大爺的!沒事兒找什麼近道!老子還不夠他老人家塞牙縫的!」

林東更是咬牙切齒的噴出幾個字:「你大爺的!你想害死我嗎!還不快走!」

奶奶的,四級妖靈獸,人家一個眼神就能解決自己了!

聞言,獵豹如同大赦一般,奔跑的速度簡直比之前快了數倍,心頭狂喜道:「這惡魔總算是開眼了!這點兒他老人家應該睡覺呢吧。走,快點兒走!老子還有三個老婆沒寵幸呢,不能就這麼掛了!」

林東也是從身後對獵豹罵罵咧咧,這畜生怎麼就這麼沒腦子,自己像是能打敗四級妖獸的人嗎。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林東他們根本沒跑出幾步,一道光影從漆黑的夜色中亮起,絢麗奪目。

咻!

期間還伴隨著一聲嬌喝:「林陽哥!這有隻獵豹!交給我!」

「誰?不怕招來四級妖靈獸嗎?!」

林東目光一頓,這次看清楚了,先前的光影是一道劍光所致,而距離他們不足十米的位置,可見兩道人影。只是他們是什麼時候來的,林東沒有發覺。

「嗷嗚!」

劍光的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間便臨近獵豹身前。獵豹總算也不是太弱,還有能力防禦。抬起堅硬的尾巴,橫檔在劍光之上,砰的一聲金屬交錯聲。

「嗷嗚……」

獵豹那堅硬的尾巴竟開始滲出鮮血,也瞬間癱軟下去,哀嚎一聲,迅速跑回到林東身後。

「你大爺的!老子招誰惹誰了!我這堅挺的尾巴啊!」獵豹內心苦逼的獨白著。

「哼!往哪兒跑!」

林東這時也總算看清了嬌喝聲的主人,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扎著馬尾辮,樣貌清秀,額頭點綴著一顆亮閃的晶石,身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鈴鐺,但手中卻拿著一柄與身材極為不符的巨劍,人身大小,散發著淡淡的熒光。

這姑娘顯然也發現了林東,腳步瞬間一頓,上下打量了林東一眼,詢問道:「你是誰?那獵豹怎麼跑到你身後了?你和它什麼關係。」

林東都懶得回答這姑娘的問題,自己能和這畜生什麼關係,說是哥倆你信嗎?

跳轉目光,移轉到另外一道慢慢走來的人影。一米八幾的身高,一身暗紅色的長衫將身材襯托的很是英挺,一頭整齊的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身後,長相不算帥,但也能看,主要是嘴角勾起的那抹淡淡的笑容很是迷人。

「林陽哥,他……」

這姑娘用手指了指林東,欲言又止。

林陽,也就是那個不過二十五六的青年,隨意的瞥了林東還有他身後的獵豹一眼,輕聲道:「開靈一重的小修士也敢來這裡,算了,沒時間和你廢話,讓你身後那隻獵豹出來,給我妹妹練劍之用。」

「嗷嗚……」

獵豹能聽懂人言,先是低吼一聲,接著又往林東的身後藏得更深,獸類對於危險的預知要遠比人類強。它從這個說話的人身上感覺到了一絲極度危險的信號。

林東也是一頓,他蔑視的態度放在一邊,關鍵是他怎麼知道自己是開靈一重的修士,自己身上並沒有散發出靈力波動的。

見林東沉默,林陽眉頭微皺道:「恩?你不允?」

「嗷嗚……」獵豹再度低吼一聲,不過聲音已經沒有底氣,瞪大的瞳孔中滿是求助,直對林東

「這傢伙一定不好惹。」林東也暗暗琢磨著,不過看著獵豹的目光,心中竟有了一絲不忍:「不管怎麼說,這傢伙也是被自己硬逼來的。要是就這麼把它賣了……」


沉默了片刻,林東緩緩抬起頭,目光毫不避諱的與林陽對視,輕聲卻又堅定的說道:「我憑什麼答應你?」

「你敢反駁林陽哥的意思?他可是……」

這姑娘的話沒說完,林陽揮手打斷道:「小妹,他還不配知道。」說著,對林東說道:「剛才給了你機會,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只有自己親自動手了。不過下場可是很慘的,是以死亡為結束。」

林東眉頭一皺,這傢伙能輕易的知道自己的實力,肯定是有著什麼秘法之類的,而且看那副樣子,他的實力絕不會低。心頭一轉,沉聲道:「等等!」


聽著林東的話,林陽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我已經給了你機會,是你自己沒有把握住,現在……機會用完了。」

說著,林陽手上憑空閃現出一把看起來很鋒利的短劍,隨手扔到林東的身前,冷聲道:「我不想髒了自己的手,若不想死的太難看,自己解決吧。」

倏然間,林東眉頭一陣跳動,他太自大了。迄今為止,他也算見識過不少自大的人,柳元,端木容,還有那個中年人都是如此,但林陽算的上最靠前的。

林陽,林陽……林家人嗎?

這一點倒是不難猜測。同時林東面色一沉,對於林家的厭惡又增添了幾分,更討厭自己的名字中帶著個林字,雖然與他們林家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自裁?哼,我不會。若動手親自來,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了,這裡是四級妖靈獸的盤踞之地。如果把他招來,恐怕你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突地,林陽好似聽了一個好笑的笑話,冷笑道:「小子,就算是為自己脫身也要找個好點兒的理由。這是四級妖靈獸的地盤沒錯,不過它已經十幾年沒有了動靜。它還活不活著,都是個未知數。用這個來要挾我,哼,狗急跳牆。」 氣閣,內閣。

“他得到一些機緣,獨自修煉成爲煉氣師,來東皇城是爲了尋找父親,他竟然要去參加鬥獸,而張元民也答應了他。”睿智的老者聽着穿着掌櫃服的中年人的彙報,低頭沉思,想要從這些略顯雜亂的消息,尋找出最爲有利的信息來。

張元民,就是張老太爺的名字,在東皇城,敢直呼他名字的人少之又少,但這個睿智老人,則正好是一個。

中年掌櫃恭敬的站在他的背後,眼神中也有些疑惑,他很少看見這個老者如此重視一個年輕人,而且還是一個什麼都不瞭解的年輕人。

“把那少年和巖獅的戰鬥過程再描述一遍。”老者說道。

中年掌櫃依言,把自己知道的,一絲不苟,又具體的說了一次。

“你怎麼看?”老者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