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以自我狀態下施展,操控豈非更簡易許多。說不定……」

心之輕動,林風微感興奮。

一心二用對自己而言,並非難事。

維持『自我狀態』,自己依然能夠分心將吞噬之火和重生之火相融合,畢竟剛才自己已試驗過許多次。對於融合的步驟、細節,都是清楚掌握。完全可以一試。

「來!」林風雙瞳綻放璨亮光芒。

霎時間,星蒼瞳和星穹瞳的璨光,彼此交相輝映。


就好似星空中兩顆星辰,建立一種共鳴感覺,相互的觸碰。霎時雙瞳完全變化。

自我狀態,第三層!

「起!」林風眼眸一亮。

瞬時,重生之火與吞噬之火冉起。

幾乎在同時,林風咬牙一喝,星力爆棚,將兩種火焰完美相交和。自我狀態之下,無論感應還是操控,都在極佳的狀態,身體的每一個『零件』都是清晰掌握,每一分星力操控都是完美無缺。

兩種極致的火焰,伴隨著同一種星力牽引,慢慢相融合。

「是這樣。」


「對,就是這樣!」

林風心之驚喜,深刻感應著兩者相結合。

胸前的血漬仍歷歷在目,一次次的失敗,換來此次成功的契機。

「合!」林風眼眸倏地綻亮。

在星力涌動之下,兩種火焰頓時間交錯。

暴戾中帶著濃濃生機,重生之火的光芒耀眼璨亮,將吞噬之火包裹融合。火元素瘋狂凝聚,兩種火焰間,有著共同的星力牽引,在自我狀態下控制中,完美無缺的燃燒著。

「好強!」

「好強大的感覺。」

林風心之震動,眼眸極致閃亮。

這種感覺很是相似,就彷彿星蒼瞳和星穹瞳的結合一樣,發揮出一加一遠大於二的效果。

不止是增強個體,更將整體都強化至一個新的層次!

「新的火焰!」林風目光璘亮,驚喜無比。

「便稱它為『鳳凰之火』。」

林風淡然一笑,心情極佳。

新生的『鳳凰之火』,威力遠勝吞噬之火和重生之火。

這是究極的火焰,遠超星技的強大。

「不過,只能融合一點。」

「融合的越多,威力越強,但卻需要更強的操控力。」

「路途漫漫,還只是剛開始。」

林風點了點頭。

心中清楚,這遠非最強的『鳳凰之火』。

但……


「咳。」林風咳嗽了一聲,苦笑不已。

卻是眼下平靜下來,才發現自己受傷似乎不輕。

倏然間——

「糟!」林風瞪大眼睛,「我把第四輪預賽給忘了。」

(小小在這裡給大家拜早年了,祝大家除夕夜快樂!~同時也謝謝你們,陪伴了小小一整年,走過2013,真心的感謝你們!~)(未完待續。。) 忘的一乾二淨!

林風苦笑連連,卻是看著如今自己這副『窘』樣,頗感幾分無奈。

之前自己還記著有這麼回事,但隨著融合鳳凰之火,修鍊興起卻是完全置之腦後,壓根忘了有這麼一回事。打開星晶表,林風望著上方顯示的時間,長舒口氣。

「還好,還有一盞茶時間才開始。」林風心道。

自己雖是編號『881』,但第三輪的對手『白起』,編號卻是『1』。

所以自己戰勝了白起,順位就延續,無論是第三輪預賽還是第四輪預賽,都是第一個出場。雖說如今朱雀挑戰賽對自己而言,意義已是不大,但若是不戰而敗未免太憋屈。

搖搖頭,璨亮的雙眸隨即黯淡下來,林風心境平靜。

揉了揉受傷有點嚴重的胸口,皮開肉綻,血肉模糊,林風嘴角微咧,感到肌肉拉扯有點疼痛。

但起碼,實力並未喪失。

「還能戰鬥。」林風目光閃動。

此時,鳳凰之血已是在開始發揮作用,但因吞噬之火造成的傷害,並不是那麼容易復原。

「林風你…沒事?!」 種田攻略︰山里相公放肆撩

望著眼前的『血人』,卻是難和一天前神采飛揚的林風聯繫在一起。

這怎麼回事?

修鍊能修鍊成這副模樣?

「一點小傷,沒什麼。」林風笑了笑,面色微顯蒼白。

以自己鳳凰之血的恢復力,大概兩、三天便能恢復如初,至於預賽…卻是來不及恢復。

「這還叫小傷?」林臻有點發懵,望著林風不敢置信的搖了搖頭,喃道。「我的天哪,你到底做了什麼,把自己搞成這副樣子?難道……」林臻目光發直,驚聲道,「被人偷襲?」

「不對啊,你應該沒離開過修鍊室才是。」林臻越想越是一頭霧水。

「別猜了義父。是我修鍊時不小心弄傷的。」林風虛弱的一笑,身體雖是疼痛,但還好不像星蒼瞳和星穹瞳的損耗那樣,活動了下手臂,動了動筋骨,林風點頭道,「還行,差不多能發揮五成左右實力。」

「五成?」林臻楞道,「你可知這一輪你的對手是誰?」

林臻顯然不知。林風那日在洪毅幫內大殺四方的畫面。能從洪定和洪武手中逃脫,五成實力?

已經相當不得了。

「不說了義父,我趕時間。」林風指了指星晶表。

言罷,不待林臻反應過來,便已如疾風般瞬時消失,留下一臉納悶的林臻,卻是哭笑不得。

這到底算是哪門子事?



十號武鬥場。

人滿為患,預賽已是進入最後一輪。

十個武鬥場。每個武鬥場將決出一百個名額,總計一千個晉級名額。代表釋羅郡新生代的力量,進入朱雀挑戰賽正賽。前三輪輪空的星域級三階武者,這一輪紛紛上場,爭奪最後的席位。

摩拳擦掌,休息室內,氣氛令人窒息。

一步天堂一步地獄。預賽的第四輪最為重要。

在這裡跌倒,意味著失去一切,前三輪的努力都是白費。

預賽,第一輪失敗和第三輪失敗,並沒什麼不同。沒有人會在乎失敗者。所有的歡呼和榮耀,都歸屬那一千個晉級武者,代表著整個釋羅郡未來的力量。如今釋羅郡的九大巨頭,十大強者,絕大多數都進入過朱雀挑戰賽正賽。

這,是一個武者的榮耀和機遇!

更事關家族和宗門,各自勢力的名聲!


「真慢。」余雲龍背負雙手,眉頭微皺。

「難道真如爹所言,那林風準備棄權?」余雲龍沉聲而哼,感到分不屑。這種不戰而勝固然爽,但卻有種勝之不武的感覺,他最希望的是能在所有人面前,以絕對實力擊敗林風!

他,要證明給每一個人看,他,余雲龍,比林風要強!

強的多!

腦海中,浮現出那魂牽夢繞的身影,余雲龍的眼中閃過一分嫉妒之色。作為千山區龍象宗掌門之子,作為釋羅郡最具潛力的新星之一,余雲龍傲骨天成,對自身條件,無論實力、家世,所有一切都極具自信。

但,他卻偏偏輸給了林風。

在『女人』的爭奪上,輸的很徹底。

他,最想證明給林羽墨看,她的選擇是錯誤的。

「林風,根本不外如是!」余雲龍握了握拳,咬牙切齒。

一想起自己心愛的人兒,躺在另外一個男人懷裡,余雲龍便是心中擰痛。

愛意,往往和恨意僅是一線之差。

更何況,余雲龍太自傲!彷如一頭雄獅,充透著粼粼傲意,此次預賽所有參賽者中,余雲龍未將任何一個武者放在眼裡,星域級四階,『守御之道』到達三層頂級,經『象坺玉』強化為第四層頂級。

可以說,傲視整個釋羅郡預賽區。

林風?

算什麼!

然,余雲龍並不知道,曾經有一個武者,同是盾牌座,未以星器強化,守御之道強為至第四層頂級。但在林風面前,卻彷如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嬰孩般,沒有半點反抗能力。

他的名字,叫做——

洪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這沒膽的孬種。」余雲龍沉呼了口氣,漸漸失去耐心。

「咚!」此時,伴隨著鐘聲敲響,余雲龍眼中閃過一分鄙夷和不屑,「還以為這林風有多厲害,廢物一個。還不是知道了我的實力,知難而退,也罷,算他識相。」

雖然沒能親手擊敗林風,但能讓敵人不戰而敗,同樣是一種實力的體現。


高昂著頭顱。余雲龍宛如一隻驕傲的雄獅。

然正在這時——

「嘩!」光門閃亮,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