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哼!你們凌家好大的膽子!”

秦天毅然無懼,反而揹負雙手踏前一步,與那少年冷冷的對視,“竟然連我們楚家大小姐都敢不放在眼中,真是好氣魄!”

“楚家大小姐?楚淺雪?”

那少年面色一凜,旋即,他對一名豹爺的屬下問道,“告訴本少,這是怎麼回事?”

“劍少爺,事情是這樣的……”

一名豹爺的手下連忙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倒也沒有隱瞞。

聽完之後,凌劍的眉頭微微挑動,似乎有些犯難。

“哼!收了小爺的贖金,竟然敢不交人,你們凌家還有理了?這位——嗯嗯,劍少爺,你怎麼說?”

秦天冷哼一聲,傲氣十足的斜睨着那位劍少爺。

這個時刻,絕對不能示弱,一旦示弱,有理也是沒理。

凌劍惱怒的瞪着秦天,額頭青筋跳動,恨不得將眼前這個上躥下跳的傢伙一劍斬了。

但是,他不敢。

因爲楚月城是楚家說了算,凌家雖然是第二家族,但依然需要仰仗楚家的鼻息,甚至不敢露出半分不滿。

宰相門房七品官。

楚家大小姐乃是楚家未來的家主,也就是楚月城未來的天,作爲她直屬手下的秦天自然也就水漲船高,絕對不能以一個普通的氣血境武者視之!

凌劍天賦出衆,出身高貴,乃是凌家年輕一代中的第一人,平日裏也自視甚高,傲骨天然。


但他從小就被家人告知,對誰耍橫都可以,但就是不能對楚家人橫,因爲楚家就是楚月城的天!

一直以來,這句話幾乎成了魔咒,令凌劍感到萬分壓抑,卻又無可奈何,甚至漸漸成了他修煉中的心魔。

也正因此,他曾發過毒誓,將來一定剷除楚家,讓凌家成爲楚月城真正的主人!

凌劍稍一沉吟,強自忍下了心中的怒氣,冷冷的吩咐道:“把金票還給他們,讓他們走!”

“慢着!”

秦天眉毛一挑,道,“小爺不差錢,只要人!”

“哼!”凌劍冷聲道,“人不可能讓你們帶走!”

“這是爲什麼?”王彪急聲問道。

“因爲王虎在被賣到我們鬥武場時,他的主人有過一個要求,那就是王虎必須死在鬥武場!”

凌劍詭異的一笑,道“王虎的主人也是你們楚家的一位大人物,若想給王虎贖身,先去找他商議吧!

當然,王虎很快便會進入鬥武場地,你們若是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去觀賞一番!”

“你!”

王彪不由的勃然大怒,但懾於凌劍的強大氣勢,卻也沒敢傻乎乎的衝上去拼命,他看向秦天,“天哥,怎麼辦?”

“先離開此地吧,再另想辦法。”

秦天陰沉着一張臉,與凌劍冷冷對視了一眼,轉身離去。

他知道,自己今天又結下了一個敵人,而且是一個有着強大潛力的敵人。

一行人離開了大院,漫無目的的遊蕩在鬥武場外,氣氛有些低落。

自家人知自家事,秦天雖然仗着大小姐的名頭能夠震住凌劍,但他很難以同樣的辦法去震住王虎的主人。

因爲王虎的主人楚玉堂,乃是楚家一位很有前途的嫡系少爺,地位和天賦都僅次於楚玉軒,也同樣修煉成了銀象戰靈,與楚淺雪、楚玉軒並稱楚家三大少年天才。

這樣的人物,別說秦天了,哪怕是楚淺雪親自出馬,都未必能有十足把握搞定。

王彪似乎也明白事情的難處,臉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秦天輕嘆了口氣,勸慰道:“王彪,先不必灰心,天無絕人之路!我們先去鬥武場看看情況,說不定會有別的辦法。”

“謝謝你,天哥,我知道你盡力了,救不出我哥,也只能怪他命不好。”

恰在這時,露天鬥武場的大門敞開,無數看客蜂擁而入,秦天等人也夾雜在人流中,進入了看臺。 鬥武場建造的十分雄偉壯觀,足有七層看臺,從上往下看,猶如一個巨大的陀螺。

這些看臺也分爲上中下三等,上等看臺位置好,視野廣闊,並設有豪華包廂,還有一名名體態婀娜的少女服侍左右;

中等看臺是一些普通的包廂,無人伺候,也無茶水供用,只能落個清靜;

至於下等看臺,則乾脆是一道道乾淨寬敞的平臺,連個座位都沒有,僅供一些不太富裕的普通人觀賞。

此時,鬥武場的登記處排着一條長龍,人們都在繳納了足夠的入場費之後,才准許進入下方的看臺。

“都給老子排好隊!一個個來!”一名管事模樣的中年人大喝道。

“我要一個下等站位,這是十兩黃金!”

“我要中等包廂,這是一百兩!”


秦天和高玄、王彪等人也都排在隊伍之中,緩緩的往前挪動,片刻之後,終於輪到了他們。

“我們要一個上等包廂,這是一千兩黃金!”秦天拍出一千兩金票。

“嗯?”那管事的卻並沒有立即接過金票,而是皺眉道,“小子,你是第一次來吧?難道不知道豪華包廂都是要提前——”

這人的話還沒說完,突然從後面走出來一位面目精明的老者,他帶着一臉油滑的笑容,對那管事道:“李管事,今天正好有一個上等包廂空着,既然這位公子想要,就給他吧。”

“呃?”

李管事一愣,錯愕的看了那老者一眼,但很快似乎有所會意,默默的收取了秦天的金票。

“這位公子,請跟我來吧!”老者點頭示意,領先走去。

秦天心下閃過一絲狐疑,但也沒想太多,擡步跟上。


“這位公子,您今天來的真是太巧了,若是平時,這些上等包廂大都被人提前預定了,而今天恰好空出了一個,公子您必定是有福之人吶!”老頭兒恭維的笑着道。

“是麼?”

秦天灑然一笑,目光怪異的看着老者,有福之人?

不一會兒的功夫,秦天等人便被帶到了三層看臺上一個裝飾華麗的包廂,這個包廂位置極佳,離着下方的鬥武場地也很近,視野非常好。

裏面的佈置也很到位,酒水糕點水果一應俱全,還有一名嘴角長着一顆美人痣的少女,在一旁伺候。

但當秦天進來之後,卻稍微愣了一下。

他隱隱嗅到空氣中有着一股好聞的清香氣,這股清香令他有些熟悉之感,卻一時間記不起在哪裏聞到過。

“這位公子,你看還滿意否?”老頭兒笑吟吟的問道。

“還行,你去忙吧!”

秦天揮了揮手,他是來幫王彪救人的,又不是來享受的,有啥滿不滿意的。

老頭微微一拱手,低頭走了出去。

沒有人發現,就在他低頭的一瞬間,那雙深邃的老眼中掠過一絲陰險的笑意。

包廂之中只有一張寬大的檀木椅,上面鋪着一張十分華美的火狐皮,秦天當仁不讓的坐了上去,高玄、王彪等人則只有站着的份兒了。

“嗯嗯,不錯不錯,一千兩金子花的不冤枉,就這張火狐皮也得值個上萬兩金子,可惜不能帶走。”

“吼——”


就在他剛剛坐穩,下方的場地中突然響起了一聲震裂玄空的獸吼之音,令人心神一揪。

衆人凝目看去,只見一頭通體赤紅的大蜥蜴被放進了場地之中。

這是一頭異種蜥蜴,名爲血陽蜥,在一階兇獸之中屬於比較強悍的存在,它長達四米,雙目瘋狂嗜血,四隻爪子鋒利如刀,嘴角獠牙外露,一條長長的尾巴揮動間帶着嗚嗚的鈍響聲,極爲驚人。

若是在野外遇上,哪怕是靈元境大圓滿高手也得退避三舍。

下一刻,一名體型魁梧的黑臉大漢被扔進了鬥武場,踉蹌了幾步才站穩身形。

“大哥!大哥——”

王彪一雙虎目瞬間變得赤紅一片,趴在欄杆上十分激動的大聲呼喊着。

毫無疑問,那名大漢正是他的大哥王虎。

若非高玄等人拉着,他甚至恨不得跳下場地,與自己的大哥並肩作戰。

“王彪,你給我冷靜點!你即便下去了,也不過是陪着你哥一起死!”

秦天沉喝一聲,擡眼看去。

只見那王虎身高近兩米,異常的魁梧雄壯,身上血跡斑斑,多處受傷,一件破皮甲都已經碎成了條條縷縷,但他的人卻依然如標槍一般筆挺的站立着,雙目殺氣四射,散發出一種粗獷而兇悍的氣息,給人一衆巨大的視覺衝擊。

生死蝴蝶蠱 好一條大漢!”

秦天不由的暗讚一聲。

王虎也注意了這邊,他一邊警惕着那頭血陽蜥,一邊淡淡的瞥了一眼王彪,眼底隱隱閃過一絲不捨與決然。

他大聲吼道:“彪子!努力修煉!好好活下去!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強者纔有活下去的資格!才能活的有尊嚴!”

“大哥——”

王彪熱淚盈眶,喊得聲嘶力竭,但他的聲音又很快被周圍山洪海嘯般的吶喊聲所淹沒。


“上!咬死他!咬死他!”

“上去打啊!快衝上去啊!馬勒戈壁!老子交了錢就讓我來看這個!快上啊!”

這些看客中的大多數人都壓下了重注,有的賭王虎勝,有的賭血陽蜥贏,在他們眼中,王虎與那條蜥蜴沒什麼分別,不過是一個取樂的玩物罷了。

秦天眉頭輕皺,他聽着周圍麻木冷漠的吶喊聲,看着場中那道挺拔如山的決然身影,在暗暗惱火的同時,也不由的心有慼慼。

王虎說的沒錯,這本就是一個弱肉強食、強者爲尊的世界,只有強者纔有活下的去資格,只有足夠強才能活的有尊嚴!

秦天以人度己,若非自己的主子是通情達理、智慧與美貌並存的大小姐,若非自己有着一些保命的實力和手段,恐怕也一樣會活得毫無尊嚴,像一條狗般任人宰割。

但這些還不夠,他依然需要變強,變得更強!

直到踏足衆生之巔,將一切敵人和對手統統踩在腳下,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

“吼——”

隨着一聲驚天獸吼,那頭血陽蜥拖拽着長長的尾巴衝向了王虎,氣勢兇猛而狂烈!

“來吧!你這頭該死的大畜生!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吼!”

王虎兇悍的狂吼一聲,毫不所懼的迎了上去,與體型龐大的血陽蜥絞殺在了一起,只有殺死對手,才能活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