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奧丁嘆了口氣,苦笑道:「當初他們一族強大的法師很多,親近我的精靈王亞隆又戰死,整個族群已經成了亞薩園最大的威脅,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剪除完那些法師,把他們遷到這裡來。若不把他們遷來,說不定他們早就和那些霜巨人和洛基的兩個孽種合作,一同反上亞薩園了。」

「那在亞薩園你幹嘛不讓他們修習魔法呢,我就不信這麼多精靈,沒有心向亞薩園的?」卓越奇道。

「不凡,你還是不了解精靈!」奧丁苦笑道,「他們看似柔順纖弱,可骨子裡有一股傲氣,和那些矮人一樣都是死腦筋,因為遷徙的事早就對我恨之入骨了。我之所以讓弗雷管理精靈國度,就是因為我派去的人他們不接受,否則我何必把這等重要的工作交給一個剛來的異族神靈。」

「那行,你派人篩選一下矮人,我先去精靈國度看看。」

卓越告別奧丁,和斯露德一起向精靈國度趕去。路上斯露德輕聲道:「不凡,爺爺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感覺不像以前的那個他了。」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鳥之將亡,其鳴也哀。看這情形,離你爺爺口中的最後決戰應該不遠了。」卓越早就感覺到奧丁情緒有些不對勁,剛硬決絕的神王能感情用事,說明他已經預感到自己的大限將臨。

「別胡說,爺爺他老人家神力超群,才不會死呢!」斯露德不悅地瞪著卓越道。

「我知道他不會死,只是說他到了那種覺悟的境界。」卓越穿越的時候奧丁還是施法者之一,當然不會認為他會死。

不久來到精靈國度,卓越說起來意,弗雷立即點頭答應下來,然後派人把幾個精靈首領叫到王宮,把神王同意他們遷走的事說了一遍。

那些精靈一聽自然高興,立即召集眾精靈商量此事。眾精靈聽到數千年後終於自由,無不歡欣雀躍,多愁善感者更是抱頭痛哭。

「卓越先生,你是我們一族的大恩人,我們精靈一族永世難忘。」眾精靈興奮了一陣,又開始向卓越表達感激之情。

「不必如此,我只不過盡自己一點綿薄之力罷了,真正有決定權的人也不是我。」卓越知道這是奧丁特意送自己的一個大人情,有了這件事,這些精靈無論走到哪裡,對自己這個還他們自由的恩人必然都抱有很大的感激之情。

「無論如何,都是你促成此事的,我們只感念你的恩情。」眾精靈果然對奧丁成見很深,別說感謝,他的名字都不願提及。

弗雷讓眾精靈都去把自己的同胞都集合到一起,趁閑的工夫拜託卓越道:「不凡,你的兩個侄子、侄女弗拉迪和貝依拉你也帶過去吧。我和你嫂子都商量好了,把他們交給你我們放心,以後戰鬥的時候也沒了牽挂。」

「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把他們安排好。」卓越知道弗雷這是在向自己託身後事,心中更是明了決戰之日不遠了。

吉爾達不久把一對兒女帶過來,兩人本不願意離開父母,最後還是弗雷用照顧精靈的借口,他們才答應隨眾精靈前去。

眾精靈對奧丁等亞薩園諸神恨意滿滿,對弗雷夫婦以及他們的一對子女倒是滿懷敬意,一聽說弗拉迪兄妹要隨他們一起走,都是興奮不已。

一切商定,卓越讓他們在此把所需之物裝到雲船上,自己則先去地面上幫他們找一個居住之所。精靈首領歐費爾?亞隆笑道:「先生多慮了,我們有自己的族居地,勞煩您把我們送過去就行了。」

弗雷在旁邊搖頭苦笑道:「這個恐怕不成,你們的族居地現在變成了華納神族治下的一塊土地,而且這次大戰很可能會波及到那裡,我看還是不要回去了。」

卓越見眾精靈一時拿不定主意,笑道:「歐費爾,我有一個地方很適合你們,你隨我一起去看看,若是感覺不合適咱們再重找,如何?」

歐費爾於是隨卓越出了亞薩園,直向德魯伊教會飛去。不久來到最先見到那些德魯伊所在的森林上空,卓越指著下面綿延的丘陵森林笑道:「這裡如何,喜歡嗎?」

「喜歡是喜歡,不過我看下面炊煙裊裊,應該有人類居住。」歐費爾點了點頭,隨後卻又搖頭道:「先生,不是我們挑剔,我們不喜歡和其他智慧生物生活在一起,咱們還是另找居住地吧。」

卓越本想把他們安排在德魯伊教會下,這樣自己也方便對他們施加影響。只是無論如何勸這執拗的歐費爾就是不同意,只得帶著他繼續南飛,最後在比利牛斯山區終於找到一個滿意的地方。

「歐費爾,我可告訴你,這片山脈不光有我遷徙來的矮人,還有恐怖的山巨人,你們在這裡哪有北邊安全。」卓越還是不死心地道。

「我們精靈從來都是獨立的族群,不喜歡也不習慣和其他種族相處。若是連這點困難都不能堅持,又何必從亞薩園遷出來。」歐費爾傲然道。

「大爺的,我算是見識了精靈的倔強,比矮人一點都不差。怪不得傳說他們和矮人都是霜巨人之祖尤彌爾身上的蛆蟲變的,真是一對死腦筋。」

卓越無奈,只得和這個執拗的精靈一起尋找一個合適的落腳點,然後返回亞薩園把他們都收到異空間運過來。

搞笑的是卓越費盡心思歐費爾都不答應留在德魯伊教會那裡,反倒是這個異空間有許多精靈覺得不錯,竟然決定定居在世界之樹卓雅身邊不走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下你滿足了吧?」武什卡特在意識海里笑道。

「哈哈!這應該叫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他們算是異空間第一批居民,我得給他們最好的待遇。」

卓越沒想到會出現這麼個變故,失落的心情也變得大好,用雲船又把那些矮人從亞薩園運出來,送到辛里奇那裡讓他們匯合。

至此亞薩園終於沒有了任何後顧之憂,開始安心迎接即將要面對的決戰。 「老爺子,卡利斯托最近怎麼樣了,我在洞府里怎麼沒見到她?」


卓越安頓好那些矮人,突然想到一二十年過去,若是伊西斯女神當初所說沒錯的話,卡利斯托應該已經褪去熊皮,變回原本的女仙之體了。只是他上次回來就沒見到卡利斯托,這次專門找了一陣,還不見她的影蹤,問裡面修鍊的珀琉斯,他也是一無所知,於是卓越又找到在山前葯田裡忙碌的喀戎詢問。

「你小子還算有點良心,我還以為早把她忘了呢!」


喀戎停下手中的活計,看了看卓越,嘆了口氣道:「她前段時間因為要褪除熊皮,渾身瘙癢難耐,又不想讓你回來看到自己不堪的模樣,就獨自躲了起來。桃樂絲和她關係不錯,於是和卓瑪一起過去照看她了。」

「那她們在什麼地方,我去看看?」卓越前些年因為兒子的原因一直躲在亞薩園,這段時間又在忙著遷徙的工作,到現在才想起卡利斯托的事,心裡不由得升起一股愧疚之意。

「這事還是忒提絲上次回來安排的,好像是在內米森林,具體位置我不方便問,也不太清楚。」喀戎有些撓頭道。

「我知道,那是我第一次逃命時呆的地方。」卓越說完回頭看了看冷冷清清的洞府,笑道:「老爺子,你的那兩個小徒弟呢?」

「唉,別提了!」

喀戎無奈地搖了搖頭,說起事情的經過。原來一年前墨涅拉奧斯得知是帕里斯拐走了海倫之後,就和他哥哥阿伽門農一起發布了征討令,召集當年曾經作為求婚者而起誓的英雄一起前去特洛伊。大埃阿斯當初也被他爹忒拉蒙帶著去求婚,所以必須要准守諾言前去一同攻打。

本來他們也打算邀請阿喀琉斯來著的,只是實在不知道阿喀琉斯在哪裡,這才不甘地作罷。帕特洛克羅斯因為阿喀琉斯的事差點被卓越殺死,珀琉斯害怕再出什麼事不好跟朋友交代,就把他送回了佛提亞。後來他接到征討令也起兵帶著幾艘戰船隨大軍出征了。

「已經攻到特洛伊了?」卓越沒想到進展的會這麼快。

「應該是吧,我沒關心這些事。」喀戎說著又向洞府示意了一下,沉聲道:「不凡,你若是不想讓阿喀琉斯回來的話,最後把珀琉斯也帶過去吧,我可是聽忒提絲說那小子經常想他這個爹來著。」

「有這回事,那我回頭看看。」卓越聽到這些心裡不自然地生出一股妒意,因為帕特洛克羅斯的事,本來已經慢慢接受他的阿喀琉斯,現在又對他生起了對立情緒,而且比以前更嚴重。

「奶奶的,我現在怎麼這樣了,人家珀琉斯不光和忒提絲是假婚,還幫我養了七八年的兒子,和他親些又怎麼了!」卓越心裡不禁又是苦笑,這哪裡還像一個修道者所為。於是收拾心情告別喀戎,向卡利斯托所在的內米森林趕去。

過去在森林上空轉了一圈也沒找到卡利斯托,倒是在內米湖邊月神行宮旁發現一個二十來歲的英武青年在那裡盤膝修鍊,使用的正是自己的吐納鍊氣之法。

卓越又仔細看了看他,從眉眼中依稀能看出某人的模樣,一時間不禁心潮翻滾,不知覺中就仰天嘆了口氣。

「什麼人,鬼鬼祟祟的意欲何為?」那青年嗅覺倒是靈敏,聽到嘆息聲瞬間警醒過來,立即提槍縱身躍到卓越對面,一臉戒備的神情。

卓越調整了一下心神,笑道:「小夥子,你的吐納之法雖然不錯,但根基沒有打好,最多也只是延年益壽,卻不能修得長生。」

「哼!不懂就不要胡說,小心風大閃了舌頭!」那青年看了卓越一眼,不屑地撇了撇嘴。

「喔!這麼說來你懂了,那能說給我聽聽嗎?」卓越一臉人畜無害地笑道。

「看你這人也不像個壞人,我就好心告訴你。」英武青年自豪地道,「我這修鍊之法是一個前輩傳給我的,他用這種方法不到二十年就練得天上地下無所不能,所以你說這是泛泛之法嗎?」

「咦!還有這麼厲害的人,他叫什麼名字,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卓越聽得暗笑,在那裡開始裝腔作勢。

「孤陋寡聞!他是……」青年沒說話猛然醒悟過來,瞪了卓越一眼惡狠狠地道:「你是誰,怎麼來到這裡的,不說實話別怪我不客氣了?」

「呵呵!不客氣又能如何,我倒想看看。」

卓越一臉毫不在意的模樣瞬間激怒了英挺青年,只見他一擺手中的長槍,大喝一聲就向卓越攻了過去,使的正是自己的那套霸王槍法。

這青年雖然天賦不錯,一桿大槍也耍得虎虎生風,面對卓越卻萬難有任何作為,費力巴拉的掄了半天,連卓越的衣角都沒沾到。


「小子,這招力氣大了。」「笨蛋,這式招式老了」「唉!你使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這招不是這麼用的,真是廢物。」

一會的工夫,青年不光沒沾到卓越的邊,還被卓越糗的一文不值一般,心裡更是有氣,不管不顧地亂掄了起來。

「不得無禮,阿爾卡斯,趕緊住手向…向你師父道歉!」一聲焦急的大喝,接著三人瞬間從空而下,正是卡利斯托、卓瑪和小狐狸桃樂絲。

「師……師父?」叫阿爾卡斯的青年迷茫地看了看卡利斯托,又轉身看著一臉笑意的卓越,實在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小狐狸看到卓越臉色一喜,然後又撇了撇嘴,滿是怨氣地道:「主人,你怎麼有閑工夫來了,我還以為你早把我們給忘了呢!」

「桃樂絲這麼聰明伶俐,我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啊!」

卓越說完扭頭看著已經變回到碧眼銀髮仙子模樣的卡利斯托,頗為愧疚地道:「什麼時候復原的?我這段時間一直在忙遷徙的事,就沒有顧上來看你。」

「那是,你整天老婆孩子一起活得多滋潤,哪裡還顧得上卡利斯托的死活。」卡利斯托還沒說話,那邊桃樂絲又滿是怨氣地介面道。

「行了,桃樂絲,別沒完沒了了。」卡利斯托拉了一把還在生氣的小狐狸,又把一臉迷茫的阿爾卡斯拉到卓越跟前,低聲道:「這是我兒阿爾卡斯,你…不會還生他的氣吧?」

「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再說孩子是無辜的,就不要再提了。」卓越早就從面相上看出英武青年和卡利斯托的關係,不然也不會和他那麼多廢話。

「那…那你能教他一些修鍊方法嗎?你教我的東西我自己都是一知半解,再教給他更是十不存一。」卡利斯托看著卓越,眼睛里滿含著期待的目光。

卓越本就感覺這些年虧欠卡利斯托很多,這時又看到她那哀婉而期待的目光,再難說出一個「不」字,只能點頭答應下來。

阿爾卡斯現在終於明白站在面前的人是誰,一看卓越答應下來,趕緊跪在地上大叫師父,然後趴在那裡乓乓地叩起頭來。

卓越本來是想讓卡利斯托帶著阿爾卡斯一起回阿爾卑斯洞府的,只是卡利斯托說什麼都不願過去。卓越知道她不想讓阿爾卡斯見到阿喀琉斯等人產生尷尬,只能長嘆一聲作罷。

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卓越都在這裡幫阿爾卡斯築基,並傳授他一些修鍊的法門。這小子雖然年齡有些大,畢竟是宙斯的私生子,天賦靈性卻是一點不差,很短的時間就走上正軌。

卓越沒事的時候又幫他和珀琉斯等人煉些成長所需的丹藥,閑暇之餘也去特洛伊周圍看看,第二次特洛伊之戰已經正式打響。

奧林波斯諸神分成兩派,波塞冬、雅典娜和赫拉三神和特洛伊都有仇怨,自然支持希臘聯軍;阿佛洛狄忒的私生子埃涅阿斯是特洛伊國王普里阿摩斯的女婿,所以愛神和她的姘頭戰神阿瑞斯自然支持特洛伊人。阿波羅本來和特洛伊人也有仇怨,只是阿伽門農這蠢貨不願歸還掠奪的光明神廟一個祭司的女兒,由此惹怒光明神,使得他轉頭也支持特洛伊人。

六神在兩方興風作浪,最早雅典娜把神力注入堤丟斯的兒子狄俄墨得斯身上,使他大殺四方;後來戰神化作一個色雷斯人加入戰鬥,又打得希臘聯軍節節敗退。關鍵時刻雅典娜掩藏在狄俄墨得斯身邊,架住戰神攻向狄俄墨得斯的長槍,讓他趁機一槍刺中阿瑞斯的小腹。阿佛洛狄忒看到老姘受傷,趕緊過去就想幫忙,被雅典娜當胸一拳打得哭著逃回奧林波斯神界。


眼看戰場形勢偏向希臘聯軍,阿波羅拿起他的日炎戰弓,不停地射向希臘聯軍的陣地,這才穩住形勢。

受傷的戰神逃回神界向宙斯哭訴,反倒被宙斯大罵廢物。不過宙斯也知道再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嚴令諸神再加入戰鬥,由此進入人類主導階段。

希臘聯軍強攻一段時間無果后,如卓越知曉的那般,開始由阿伽門農兄弟坐鎮守住特洛伊城內的軍隊,其他人由大埃阿斯、狄俄墨得斯等幾個強大首領率領四處襲擊沿海的各處城邦。

這些人惡魔一般地殺死城邦守衛,掠奪城裡的財物和女人,整個愛琴海東南海岸甚至一直到北方的色雷斯地區,都被搞得風煙四起、一片狼藉。據說宙斯都看不下去他們的惡行,幾次想要降下神罰,都被雅典娜和赫拉以赫拉克勒斯也幹了為由堵了回去。

也正因為他們的殘殺和掠奪,東南大陸沿海各城邦組成以特洛伊為首的聯盟,共同抵抗希臘聯軍。本來占很大優勢的希臘聯軍,不得不為他們的貪婪付出代價,戰場形勢一時陷入僵持階段,誰也奈何不了誰。 「卡利斯托,你們真的不回阿爾卑斯洞府了嗎?」卓越幫阿爾卡斯築基之後不久就準備返回北地,臨行前再次向卡利斯托提起了這個話題。

「不凡,我們母子在這裡挺好的,有時間還可以幫你們照看一下那些蘇美爾人,你就不要再勸了。」

卡利斯托知道卓越能幫阿爾卡斯築基,並傳授他修鍊之法完全都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阿爾卡斯尷尬的身份也實在不適合出現在眾人面前。內米森林周圍山清水秀,遠離塵世,是隱居的好地方,所以早就決定留下來。

卓越見此也沒再多勸,看了一眼正在湖邊做著小遊戲的桃樂絲和阿爾卡斯,笑道:「我看桃樂絲和那小子挺配的,而且他們之間似乎也有點那個意思,你這個當媽的有沒有什麼意見?」

「只要他們自己情投意合,我樂見其成。」卡利斯托早就發現兩人之間的那點小秘密了,只是一直當做不知道而已。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會有什麼人、妖不同屬的想法呢!」

兩人又說了會話,卓越讓阿爾卡斯安心修鍊,又讓卓瑪多注意下巴比倫夜月的那邊的動向,隨後就告別眾人,隻身向亞薩園趕去。

趕到亞薩園發現阿喀琉斯正在眾英靈武士的圍觀下表演槍騎馳突之術,那匹叫血蹄的寶馬白毛紅蹄,如一道白影一般凌空來回縱躍,速度是輕快之極,配合著那桿無堅不摧的斯卡雷利槍,瑪格尼、莫迪兄弟倆聯手都被打得節節敗退,整個大校場叫好加油聲是一浪高過一浪。

「不凡,你這個兒子未來不可限量啊!」奧丁不知何時來到正看得入迷的卓越身邊,讚歎道:「這麼成長下去,十年後絕對能達到一流神靈的修為,維達爾都未必是他的對手。」

「那是,不看看是誰的兒子!」卓越自豪地一昂頭,逗得奧丁噗嗤一聲樂了出來。

兩人又看了會,敘說了一些南方的事,卓越道:「神王,你們雖然沒有了後顧之憂,鬥志也比以前高了許多,可一直這麼消極地等著末日降臨也不好吧?」

「我也在考慮這件事,只是一直沒找到什麼好辦法,你有什麼好主意沒有?」奧丁沉聲道。

「現在這種情況,想要避免未來的決戰恐怕是不可能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削弱敵人。」


卓越說完見奧丁輕輕點了點頭,繼續道:「敵人中海拉的冥界難度太大,剩下的一個是冰雪世界的龍族,一個是北方的霜巨人。所以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去冰雪世界一趟,清除掉隱藏在那裡的惡龍,縱使以後尼德霍格依舊能夠復活,其他龍卻沒有這個屬性,以後決戰時也少一大強敵。」

「這事我也想過,可人去少了達不到想要的效果,去多了亞薩園防禦又空了,恐為敵所乘,因此我們遲遲沒有動手。」奧丁搖頭道。

「神王,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的分身也能開啟我那個異空間。」卓越小聲道。

奧丁一愣,然後瞬間明白卓越的意思,滿臉喜色地笑著低聲道:「很好,說不定這樣我們還能誘敵來攻。」

「不過為防暴露,最好不要告知第三人,咱們還是用弗雷的雲船為好。」卓越道。

「我知道。事不宜遲,還是回去商議下一步的作戰計劃吧!」解決掉難題的奧丁心情大好,走路的步伐也輕快起來,暗暗慶幸當初結好卓越這個人類真是賭對了,他給自己帶來的不止是強大的戰力,還有新的打法和思路。

諸神聽奧丁說要去尼福爾海姆解決那些大爬蟲,都露出疑惑的目光。無他,前段時間托爾也提起過這事,當時奧丁想都沒想就否決掉了。弗雷等神靈見卓越一回來奧丁就同意了托爾之前的提議,立即又把目光投到他身上,搞得卓越一時間也不知道該不該解釋了。

「不凡這次回來帶給我一個消息,讓我確信沒人敢趁機進攻亞薩園。你們都回去準備一下,回頭坐弗雷的雲船出發。亞薩園留海姆達爾把手虹橋入口,我守在金宮就行了。」奧丁索性來個乾坤大挪移,用謊言來掩飾真實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