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失望?怎麼會失望?

我家閨女再也不是受氣包,甚至連太子都敢打了,不諂媚不嬌柔,我驕傲好嗎?

慕歌一直緊緊盯著自家老爹,爹爹眼中那一閃而過的驕傲可沒落下,心中忍不住笑開了花,爹爹剛剛那眼神是在驕傲嗎?

彷彿是意識到自己的心態有些問題的蕭連城很快收了那絲驕傲,一聲輕咳顯然是想讓自己看起來嚴厲些,然而話從嘴裡一出來,莫名的就溫柔了起來,甚至還帶著些商議,「歌兒啊,爹爹這段日子的確是有要事不能讓歌兒回府上,歌兒便先忍忍可好?待爹爹忙完帶歌兒去騎馬如何?」

慕歌哪裡會真的要跟自家老爹賭氣啊,看著爹爹這位聲名在外的大將軍如此溫聲軟語的與自己商議,就是裝也無法裝出來氣來,最後還是為了掩飾唇角忍不住的笑意,一扭頭,「好吧,歌兒便信爹爹這一次……」

蕭連城立馬樂了,「不愧是我蕭連城的寶貝女兒,就是這麼的乖巧可人!」

慕歌這次徹底綳不住了!

乖巧可人?說自己?該不會爹爹還不知道自己這幾日都做了什麼吧?

慕歌想了下決定坦白從寬,反正自己惹是生非也是為了讓爹爹操心自己的,只要他操心自己這個女兒,就必然不會讓他自己處在危險之中!

「爹爹,歌兒這幾日惹了不少事……」

「你沒吃虧吧?」雖然聽說吃虧的是別人,但是蕭連城還是不放心要確認一下。

慕歌聞言一怔,搖頭,「沒……」

蕭連城這才安逸的舒了口氣,「沒吃虧就好,歌兒啊,爹爹還有事,不能送你回宮了,你莫要太貪玩,更別讓離王殿下擔憂,儘早回宮哈……」

慕歌看著自家爹爹說完就走,愣了下,這就完了?自己這才多久的功夫就惹了那麼多事,爹爹就沒點什麼要囑咐的?想到此,慕歌立馬開口叫道,「爹爹……」

蕭連城回身,看到慕歌臉上略帶詫異的小模樣一拍額頭,「差點忘了……」

慕歌心下安逸了,就說嘛,怎麼可能什麼都不說?怎麼不得訓斥或者告誡自己兩句……

蕭連城一臉嚴肅認真的開了口,「乖女兒,日後最好別跟人動手啊,你身子骨弱,有無歡呢,讓她上就足夠了,記著啊!」

慕歌頓時傻眼!

啥?

爹爹你說啥?

讓……無歡上?

我……我沒聽錯吧?

慕歌傻乎乎的扭頭去看無歡想證實下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無歡冷漠的眼中居然沒忍住露出一絲笑來?

「怎麼了歌兒?是無歡一人不夠用嗎?不然爹爹讓柏寒也跟著你得了,這小子腦袋雖然沒那麼聰明,但是身手還是可以的……」

所以呢?爹爹你是生怕閨女我不夠生猛,不能打遍京城無敵手,特意來再給個幫手讓我徹底成為京城一霸嗎? 第161章彼岸長生之信仰

因為當初爹爹帶人打人事件被暗中人窺破加以利用,慕歌對柏寒還保有一些懷疑,考慮到自己很多事情不方便讓不可信的人知曉,便果斷拒絕了讓柏寒跟在自己身邊,反正如今她也不缺人了不是嗎?

告別了爹爹,慕歌轉身看向已經換了裝在不遠處守著的彩鳳和靈犀。

兩個小丫頭立馬過來,彩鳳笑嘻嘻道,「主子,已經按您的吩咐都辦妥了!」

慕歌點頭,勾唇微笑著看向安靜的靈犀,悠然道,「這地方不錯,四處開闊也無甚路人……」

靈犀這次沒有再繼續沉默,恭敬的行了個禮后,恭恭敬敬的奉上一本冊子開口,「主子,我們除了天仙閣天衣坊與天香居表面上的營生之外,還發展下線收集各路消息,這冊子上是我們在各處安置的人手。」

慕歌知曉她們先前並沒有透底,卻也沒想到她們居然還收集消息?

接過那冊子大致掃了眼,心頭微驚,幾乎京中大大小小的官員府上都有她們的人,就連皇宮也安插了兩個進去!

慕歌收起了玩味的情緒,嚴肅問道,「你們那養父母到底是什麼身份?別說不知曉,你們雖然先前受控與他們,但我看得出,你們並非軟弱可欺的性子,既然收集消息,怎會不趁機去查上一查?」

靈犀如實道,「不敢欺瞞主子,我們的確查了,也的確查不到,只隱約查到一點,他們好像與一個叫做長生殿的地方有關!」

「你說長生殿?」慕歌聞言飛快與無歡對視一眼,如果記得沒錯的話,曾經無歡跟自己有提過這個,「長生殿不是幾百年前傳說中的門派嗎?不是早就沒了嗎?控制你們的養父母竟跟這傳說中早已沒了的門派有關?」

靈犀小臉上劃過一道與她年齡極為不符的無奈,「我們其實根本什麼都沒查到,之所以認為他們與長生殿有關也是因為在他們那裡無意中看到了這個……」

說著靈犀將一塊似玉非玉看上去很古樸還雕琢著神秘花紋的小令牌交給慕歌。

慕歌接過去看了一樣,遞給無歡。

無歡研究了片刻后搖頭,「屬下不認得!」

慕歌又細細的盯著那花紋看了又看,突然開口道,「這花……有點像彼岸花……」

「彼岸長生!」

「彼岸長生!」

無歡與靈犀同時說出口!

慕歌訝然的看著她倆,靈犀解釋道,「傳說中這四字是長生殿的信仰!」

無歡點頭,「屬下從未見聽過什麼彼岸花,主子既說此花為彼岸花,第一時間便想到此四字!」

靈犀顯然很認同無歡的話,跟著點頭,「回主子,我們原本也沒聽說過彼岸花,還是天仙閣一個喜歡玉姐姐的客人散盡家財,最後又拿出了一本他祖傳的古書,我們偶然看到其中有記載此花,才因此聯想到了長生殿!」

慕歌沒有說話,依舊盯著那令牌上的花紋,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在心頭湧起,這花紋第一眼仔細瞧去確如自己在現代時候見過的彼岸花一般模樣,可再多看上幾眼,又覺得不太一樣,至於哪裡不同,慕歌也說不上來,就是感覺怪怪的!

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頭緒來,乾脆暫且不想,只道,「有空了把那本古書給我看看可好?對了,應該沒被燒吧?」

「沒有,那書一直放在天仙閣內,屬下會給玉姐姐傳話……」

「此事不急!倒是那長生殿,你們可有去查查?」慕歌不弄清楚心裡總是不踏實,這麼個傳說中已經消失的勢力,突然有他們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還被自己給收了,絕對是個不小的麻煩事。

靈犀雖然不似彩鳳般活潑,卻顯然心思很細膩,看出了慕歌的憂慮,立馬道,「主子莫要擔心,關乎長生殿,我們除了傳說之外,什麼都沒有查到,而且我們真實的面容,養父母他們自己都不看,也從不讓我們以真面目回家……」

慕歌聞言有些意外,「你這意思是,你們若以真實容顏站在你們養父母面前,他們也是認不出來的?」

靈犀點頭道,「是的,他們十分謹慎!」

「這不是十分的謹慎,是萬分的謹慎,想欺瞞他人,首先要瞞住自己!」這樣一來,靈犀她們的身份的確是既明朗又乾淨啊,慕歌這次真的忍不住笑出聲來。

控制靈犀她們的人怕是如何也想不到,他們謹慎如斯,最後卻便宜了自己?

彩鳳見半天插不上嘴,連忙說道,「主子,玉姐姐說她已經把另外一具屍體了換出來了……」

慕歌原本臉上帶著的笑容一收,另一具屍體指的是徐立!「走吧,帶我去看看!嗯,路上順便給我也說說你們倆是什麼情況……」

靈犀聞言眸子微微一顫,彩鳳笑嘻嘻的臉上也露出些許悲涼來。

「不方便說嗎?無妨的!」慕歌擺擺手,並沒有非要問的意思。

這次是靈犀率先開了口,「我們既然決定要跟著主子了,便沒什麼不方便說的,屬下與彩鳳自小便吃了一種藥丸,我們不知是是何物,只是身高模樣自服用藥丸的那一刻起便再也沒有變化過,倒是奇經八脈都經過了洗禮,練武增進奇快!」


慕歌曾經看過不少族中古書,也知曉許多奇奇怪怪的失傳藥方,卻還真沒聽過有這種霸道到阻止人生長發育,把一切集中在奇經八脈上的方子。

「據我所知,胭脂淚雖能讓人變美,卻也並非人人適用,用在不適當的人身上,莫說變美,性命都保不住,而能適應的人,每一次容顏的雕琢也都要經歷極大的痛苦,你們吃的那藥丸,應當也差不多吧?」慕歌問道。

靈犀平靜道,「確如主子所言,此藥丸比之胭脂淚更霸道,當年與屬下二人一同試藥者有百人,而活下來的只有屬下與彩鳳,其他人皆因承受不住藥效爆體而亡!」

果真霸道!也難怪如此霸道,若人人都能服用,豈不人人都成高手了?

慕歌看著靈犀與彩鳳二人玲瓏精緻的模樣,最終也沒問出口她們如今多大年歲。

「屬下與彩鳳今年十四歲!」靈犀說完后便不再說話平靜的帶路。

慕歌腳步頓了一下,面上沒表現出任何驚奇探究之意,跟著靈犀走。

直到見到徐立的屍體,神色猛然一變。 第162章應該操心你的臉

放屍體的地方是顏如玉很早前便偷偷買下的一處院落,因為今日她們一群人在將軍府門前的折騰,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為了隱秘期間,她只是讓彩鳳和靈犀離開找到慕歌帶到此處。

兩個小丫頭十分的機敏,發現慕歌神情不對時候,彩鳳連忙詢問,「主子可是有什麼問題?」

慕歌沒有回答彩鳳而是叫了無歡一起上前,「可看出什麼了?」

無歡仔細看了那焦黑的屍體后,臉色微變,「這……不是徐立!」

慕歌眸中一抹幽光閃過,「的確不是!」

徐立的頭骨碎裂,自己費了那麼多功夫才修補成功,可卻是用了冰玄鐵的,如今這具屍體的頭骨顯然很正常!

彩鳳看了靈犀一眼,急忙解釋,「主子,我們很確定這具屍體就是那間屋子內的死者,我們沒有作假糊弄!」

靈犀倒是很平靜坦然,並無要解釋的意思。

慕歌擺擺手,「莫慌,此事與你們沒有關係!」

顏如玉既然能弄出來照顧徐立那人的屍身,再弄出來徐立的屍身也不會有多困難,主要是她是聰明人,沒必要在此事上哄騙自己!

畢竟自己能認得出來照顧徐立之人的屍體,難保自己也能認出來徐立不是嗎?

「此人既然不是徐立,那徐立去哪了?」無歡皺眉開口。

慕歌沉默,這正是她疑惑之處!

徐立不過是府上一個小廝,自己一時興起把他給救了,怎麼看都是無關緊要稀疏平常的一個人,突然消失不說,居然還有個人躺在這裡替他死了?

這事就難免透著古怪了啊!

而且關鍵是,徐立自手術完后還處於昏迷中,即便清醒過來也沒那個體力離開,那麼問題就來了,是誰帶走了徐立?

想到此,慕歌幾乎第一時間就想到一人!

墨君臨!


除了墨君臨那個死男人,沒人知曉自己救了那個徐立!

可他帶走徐立是為何?



慕歌回神后,轉身便去了醉仙居!

找到老闆直言要見墨君臨,結果老闆表示一臉的為難,原來他們跟墨君臨只是單線聯繫,若非墨君臨讓人過來傳話,他們根本不知道去哪聯繫人啊!

慕歌同樣表示懷疑,「是嗎?那我平日里讓你們做的事,你們是如何去請示的?」

老闆好脾氣的笑道,「二小姐,我們主子交代過,您的事情不需要請示,直接辦就是了……」

慕歌聞言一聲輕哼,「倒是放心我啊……」

掌柜的自然看出來慕歌這話帶著火氣,並無開心之意,只是小心的陪著笑,並不接話。

慕歌留了句話,讓他們什麼時候聯繫上墨君臨了,讓那廝儘快來見自己,便氣呼呼的走了。

快到宮門前時候,慕歌越想越氣!

這個死男人,想找自己時候哪哪都能找到,自己要找他,除了一個醉仙居之外根本沒有任何的頭緒,著實是氣人!

「蕭慕歌!」一聲嬌蠻呼聲自慕歌身後響起。

慕歌心中想著事便沒在意,無歡和彩鳳靈犀倒是聽見了,但是主子都沒反應她們自然也不理會,跟著慕歌繼續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