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到程黎的名字,陳如是一愣,最近的生活過的太輕鬆愉快了,陳如是幾乎都要忘記程黎了,而且她也覺得,既然馬哥已經被解決掉了,程黎也不該再出現在他們的生活當中了,他們只是合作的關係而已。

卻沒想到程黎這樣的陰魂不散,一瞬間陳如是心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她愣愣的說道,“林唐跟程黎出去了?”

小甜甜敏感的發現陳如是的情緒不太對,擔心陳如是誤會了,連忙解釋道,“我聽到林唐說是以爲鄭家的事情,雖然馬哥已經被解決了,但是鄭啓明那裏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所以林唐跟程黎去看了看,沒有什麼大事的,如是姐”。

雖然小甜甜已經解釋過了,但是陳如是還是沒有辦法將這件事輕易的解過,她的面色很不好,衆人都看的出來,陳如是咳了一聲,說道,“我有點不太舒服,先回去了”。

說完就轉身走了出去。 第二百七十三章 鄭家的結果

小甜甜攔都沒有攔住,陳如是直接就走出去了,連帶着一臉懵逼的褒姒也一起出去了,她在一旁覷着陳如是的臉色,小聲說道,“如是姐,你怎麼了啊”。

察覺到自己的情緒外露有些明顯了,怕嚇到褒姒,趕忙收起自己的負面情緒,轉過身,對褒姒安慰道,“褒姒,我沒事的”。

但褒姒雖然對現代的事情不瞭解,很多事都是懵裏懵懂的,可對於人的情緒感受還是很明顯的,根本不信陳如是說的。

“如是姐”,褒姒剛說了一句,陳如是就擺了擺手,走進了房間,看着陳如是的背影,褒姒沒有辦法,也只好跟着她一起進去了。

而正在跟鄭柯業說話的林唐,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唐,程隊,你們久等了”,鄭柯業正在一家酒店裏,自從馬哥死了之後,鄭啓明一蹶不振,再也沒有心思去公司了,爲了自己和家人的生活,鄭柯業臨危授命,接管了鄭氏集團,雖然鄭柯業學過相關的知識,但是卻缺乏實際經驗,實在是有些費力。

林唐聯繫到他的時候,鄭柯業正像個空中飛人一樣,到各個城市去談生意,剛剛纔在煙雨市落地,沒顧得上回家,就來到這家五星級酒店跟一位重要的合作人談生意。

愛生暖冬 ,鄭柯業面帶疲憊,看來確實是累得不輕,但還是打起精神來跟林唐和程黎見面了,林唐覺得有些抱歉,給了鄭柯業倒了水,寒暄道,“柯業,不好意思啊,打擾到你了”。

聽到林唐這樣說,鄭柯業顧不上喝水,連忙擺手說道,“林唐,你這樣說可不對,要不是你們幫我父親即使的擺脫了那個奇怪的男人,我們家還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事情,我和我母親感激你來不及呢,我纔不好意思,讓你們等了那麼久,實在是這個合作商實在是麻煩了”。

一邊的助理咳了一聲,鄭柯業尋聲望去,嘆了口氣,又對林唐說道,“林唐,你們有什麼事情就說吧,我一定知無不言”。

“其實我們也沒有什麼大事”,林唐說道,“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父親的狀況怎麼樣,馬哥死了之後我們一直在忙,也沒有顧得上關心你的父親”。

“哎,馬哥的死對我父親的打擊很大啊,他在牀上躺了很久,也沒什麼精神,對什麼事情都不敢興趣,還是最近剛剛好轉了一些,我母親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照顧他,我才能騰出時間來照顧家裏的生意,畢竟全集團幾千人都指望着鄭氏集團吃飯呢,我父親倒下了,我就要接替他啊”,鄭柯業說道。

林唐邊聽鄭柯業說的邊感嘆不已,明明前段時間見他的時候,鄭柯業還是一個無憂無慮、連撒謊都不會的孩子,現在已經西裝革履,看起來像是一個成功的商人了,林唐不知道這種改變對他來說到底是好還是壞。

“嗯,我想只要不要再接觸紅帝教,漸漸的遠離這些功名利祿,鄭總遲早都會好起來的”,林唐說道,“對了,你父親對於我們那天的行動,沒有懷疑過你嗎”?

鄭柯業笑了笑,說道,“這倒是沒有,我原本也擔心這件事情過了之後父親會調查,但他一直臥病在牀,沒有精力去關心那些事情,另外我也一直在他身邊照顧他,我們的感情好了很多,互相也更加信任了,我相信我父親不會再懷疑到我身上了”。

“那就好”,林唐放鬆的笑了,說道,“我一直擔心,怕連累到你,這段時間都不敢跟你聯繫”。

“哈哈,我也是一直提心吊膽,生怕我父親發現了什麼,我甚至都想好了要是他發現了,我就一股腦把實話都告訴他,反正再怎麼也不能讓他跟那個邪教聯繫了”。

“按你說的,那鄭總是跟紅帝教已經徹底的斷絕聯繫了”,林唐思索着說道。

“那當然,現在我父親整天就跟我母親在一起,我雖然人不在他們身邊,但每天都會跟他們視頻,他們也會跟我講今天做了什麼,我父親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我甚至感覺好像回到了小時候一樣,林唐,真的很感激你們,救了我的父親和我的家”,鄭柯業真誠的說道。

“柯業,你別這樣說,還是多虧了你,要不是你的幫助,我們也不可能那麼順利的抓到馬哥”,程黎說道。

大概瞭解了鄭家的動向,林唐和程黎就告辭了,鄭柯業還有一個飯局要趕,也沒有時間再去招待他們了。

“林唐,你覺得鄭啓明會就這樣就安分下來嗎?”程黎邊走邊說道。


“鄭柯業說的還是有參考性的吧,而且鄭啓明本來年紀就大了,一下經受了這麼大的打擊,連房子都不要了,我看要緩過來確實是不容易,我們只要隨時監視着鄭啓明的動向就行了”,林唐說道。

程黎點了點頭,兩人說着說着就走到了車前,林唐說道,“程隊,商量上家裏吃頓飯吧,我讓如是準備幾個菜,我們家現在可熱鬧了,林偉和何禮都在”。程黎想了想,還是拒絕了,笑着說道,“我可沒有這個福氣了,我還要回警局加班,你們幾個吃吧”。

“這樣啊,那太可惜了”,林唐沒有懷疑,以爲程黎真的是要去警局,便提議將程黎送回去,程黎連忙拒絕了,她從酒店回家很近,要是再被林唐送回警局去,那又要繞上一大圈。

“林唐,我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趕快回家去吧,不然如是找不到你要擔心了”,程黎說道。

“沒事,如是今天去公司了,估計這會就剛剛到家吧,而且她知道我跟你出去肯定是有正事做的,不會生氣的”,林唐毫無芥蒂的說道。

程黎心中苦笑不已,這個傻子,自己女朋友的醋罈子都打翻了,還像個傻子一樣傻樂,既然陳如是自己不說,那她說就更不合適了,還是等什麼時候林唐發現吧,程黎跟林唐道了別,自己打了個車走了。

看着程黎的車遠去,林唐纔開上車,走向了回家的路,到了停車場,看到了陳如是的車已經回來了,林唐心中一喜,吹着口哨溜溜達達的就回家了,一進家門,就覺得家裏的氛圍不太對勁。

林偉和何禮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聽到林唐進門的聲音,頭也沒有回,而且看的還是新聞聯播,要知道這兩個人都是完全不會關心國家大事的人,寧願看廣告都不堪新聞聯播,今天這是怎麼了。

還沒等林唐出聲詢問,就感覺一個怨念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林唐看了過去,小甜甜蹲的闆闆正正的,目光平視着林唐,眉頭緊皺,好像林唐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一樣,林唐菊花一緊,咳了一聲,說道,“小甜甜,你這是幹嘛”。

小甜甜沒有回話,已經眉頭緊皺着,看着林唐,林唐又轉過頭,對林偉和何禮說道,“還有你們兩個,今天這是作什麼妖啊,我出門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回來就都瘋了啊”。

聽到林唐的問話,林偉和何禮控制不住的回過頭來,一臉同情的看着林唐,一看就是剛纔壓根就沒有看電視,一直在偷偷的聽他們兩個人說話,林唐更加懵逼了,問道,“你們到底是怎麼了,倒是說話啊出什麼事了,如是呢”?

“你還好意思問如是姐!?”小甜甜出口問道。

林唐一頭霧水,說道,“啊?怎麼了,如是怎麼了”?一聽小甜甜這一說,林唐急了,連忙問道,“你們倒是說啊,如是怎麼了!?”

“你自己去看吧!”小甜甜一扭身,給了林唐一個屁股,不理他了,林偉和何禮也動作整齊劃一的轉了過去,沒有一個人想要給林唐一個答案。

林唐實在是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便轉身去了陳如是的房間,直接去找陳如是問一問。 第二百七十四章 女人心

敲了半天門,都沒有人迴應,林唐鬱悶的在門口嘆了口氣,拿起手機,正準備給陳如是打個電話,就聽到咯噔一聲,門開了,但只是開了一個縫,一看這個樣子,林唐就知道是褒姒開的門,每次林唐來敲門,褒姒都是這樣,只開一個縫,林唐一看這個樣子就煩得很。

但是今天他也顧不上太多了,只要門開了,能見到陳如是,林唐就很開心了,他連忙擠了進去,雖然褒姒在盡力阻擋,但是哪裏擋得住林唐。

“哎,林,林公子,你先別進來,如是姐還沒有答應讓你進來呢,你先等一下”,褒姒喊叫着。

林唐根本聽不到她在說什麼,一進門就直奔陳如是的房間去,褒姒在後邊跟着,小聲的阻攔着林唐,林唐也根本不理。

“如是!如是你怎麼了!”林唐邊喊邊拍着門,叫着陳如是的名字,但裏面卻一點回應都沒有,也聽不到任何的動靜,林唐不懈的拍着門,沒有停歇。

終於,發現裏面沒有一點的動靜,林唐停了下來,無奈的看着門,又轉過身看了看褒姒,問道,“你們有沒有人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了,如是她爲什麼會突然生我的氣啊,我這不是剛剛回到家,還沒來得及惹她生氣呢”。

褒姒離得遠遠的,怯怯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是爲什麼,我跟如是姐從她的公司回來,就去了你們那邊,聽說你出去了,如是姐就特別的生氣,帶着我回來了,林公子,我真的不知道”。

“就因爲我出去了?”林唐狐疑的問道,據他對陳如是的瞭解,陳如是根本就不是那樣的人,怎麼會就因爲這麼小小的一件事情,就生氣呢。

“對,對啊,林公子,我真的不知道”,褒姒都快哭了,一個勁的解釋着。

但這些林唐並不關心,他想着,按照剛纔小甜甜和林偉等人的表現來看,陳如是生氣的原因一定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自己幹什麼了呢,林唐越想越不明白,自己明明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啊,乖乖在家裏待了一天,就是下午了纔出去見了下鄭柯業,陳如是到底是在生氣什麼呢。

林唐又拍了拍門,“如是,你到底是爲什麼生氣啊,你倒是說啊,我想了好久,真的不知道你在氣什麼啊”。

見門還沒有動靜,林唐沒有辦法,只好又走了回去,回到家的時候,小甜甜幾人還是之前的樣子,只是林偉因爲好奇心作祟,悄悄的回頭看林唐的反應,林唐一下就看見林偉那鬼鬼祟祟的樣子了。

將他帶進屋子裏,問道,“林偉,你快點說,你師母她到底是怎麼了,我幹什麼壞事了讓她這麼生氣”。

林偉支支吾吾的不肯說,林唐一生氣,大聲喊道,“林偉,你要是再這樣,我就不教你了,你也別叫我師父了,自己回村去吧!”

這威脅可太嚴重了,林偉一下就支撐不住了,連忙說了實話,“師父,我也說不清楚啊,但我猜啊,師母是吃醋了”,林偉說道。

“吃醋?”林唐一臉懵的問道,“吃誰的醋”?

“當然是你的了啊!”林偉一臉的恨鐵不成鋼,說道,“現在對師母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您了!當然是吃你的醋了!”

“我的醋?我幹啥了”,林唐還是不明白,接着問道。

“我猜啊,是你今天跟程隊出去,沒有告訴我師母,所以我師母才生氣了,嘿呀,師父,你是沒有看見啊,今天如是姐本來高高興興的回來,來我們這邊找你,結果一聽,你去跟程隊出去了,那個臉啊,那是一下子就黑了,轉頭就回自己家了,連話都沒有跟我們說一句”,林偉說的有模有樣的,恨不得現場給林唐模仿一遍。

“你的意思是,你師母是因爲我跟程隊出去不高興了?不應該啊”,林唐皺着沒有說道,“你師母知道啊,我跟程黎出去還能是因爲什麼,當然是紅帝教的事情啊”。

“哎,女人的心思啊,誰能猜的懂呢,師父,任重道遠吶”,林偉故作深沉的拍了拍林唐的肩,搖搖晃晃的走了。

林唐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下,覺得只有林偉說的這一個可能性了,管他呢,死馬當活馬醫吧,林唐心裏一琢磨,便轉過身走了,決定再去找陳如是去。


那邊的門沒有關,褒姒也不知蹤影了,估計是躲起來了,林唐直接走了進去,這次,他學聰明瞭,不敲門了,反正就算敲門陳如是也不會開的,他還是奉行實幹派,既然有了問題就要解決。

林唐走上去,手往門把手上一放,又一擰,直接把鎖子擰開了,林唐順勢將門推開,就看到陳如是背對着他坐在搖椅上,聽到身後的動靜,吃驚的看了過來,看到林唐順手將手中擰壞了的門把手往外一扔。

陳如是不由的喊道,“你是土匪呢,門都不敲就進來了”。

“我這不是敲了半天,你都不答應嗎”?林唐死皮賴臉的說道。

“我幹嘛答應啊,你不是忙着嗎?那你就忙去啊,還管我做什麼”,陳如是扭過身說道。

林唐一看這個樣子,就知道林偉說的八九不離十了,雖然不知道陳如是爲什麼突然就開始吃程黎的醋了,但他還是覺得趕緊先道歉纔對,連忙說道,“如是,對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生氣了”。

“你幹嘛了,就不是故意的了”?陳如是故意問道。

林唐噎了一下,沒辦法,實話說道,“如是,你應該瞭解我的,我不是那樣的人啊,我跟程黎,怎麼可能呢,她在我眼裏就是個男人,我們就是合作而已”。

陳如是冷笑一聲,說道,“我以前在你眼裏也是個男人,現在呢”。

“這,這怎麼能混爲一談”,林唐說道,“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程黎頂多就是朋友而已,你也知道的啊,我們不是一起在查紅帝教的事情嗎?”

“馬哥都已經死了,你們還在查紅帝教的什麼事情?”陳如是問道。

“我”,林唐原本想照實說,但是剛說出口就打住了,他不能說實話,現在陳如是好不容易剛剛開心了一點,心情也放鬆了很多了,他不能再讓陳如是陷入到這種未知的恐懼中,而且現在紅帝教也並沒有做出什麼事情。

說了也沒有意義,只是讓陳如是白白的一起擔心罷了,還不如不說,想到這裏,林唐話音一拐,說道,“馬哥是死了,但是我們還有很多的善後工作沒有做,鄭家,鄭啓明,你忘記了嗎?還有鄭柯業,雖然沒了馬哥,鄭啓明就是個紙老虎,但我們也得把這些善後工作做全了才行啊”。

“你們今天就是去做這個了?”陳如是問道,“那爲什麼不叫上我”。

“姐姐啊”,林唐崩潰的叫道,“那個褒姒整天像是個跟屁蟲一樣前後腳跟着你,我怎麼叫你去啊”。


“。。。。。。”,陳如是沉默了一下,覺得林唐說的也確實是有道理的,說是她在生林唐的氣,但是其實自己做的也不對,她最近一直跟褒姒黏在一起,都沒有時間跟林唐相處了,還好是林唐,要是換了別的男人,肯定早都要跟她生氣了。

但是沒有辦法,陳如是自小就是這種大姐大的性格,見不得小女孩受委屈,就只能委屈自己的男朋友了,想到這裏,陳如是心裏十分的愧疚,其實自己纔是不對的那一個人啊,冷落了林唐,竟然還因爲他去做正事生他的氣,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第二百七十五章 褒姒出走

但要是真的要陳如是開口道歉,她還真是說不出口,這是林唐跟陳如是在一起這麼久以來第一次鬧矛盾,陳如是自己心裏也不舒服,但還是嘴硬。

林唐當然明白陳如是心裏的想法,知道陳如是心裏已經原諒他了,只是嘴上沒有說岀來而已,於是林唐主動道歉,給陳如是一個臺階下,“如是,我知道是我的錯,我出去應該告訴你一聲,害得你擔心了,對不起”。

“林唐,我。。”,陳如是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了,她覺得林唐實在是對她太好了,感動不已,雖然她沒有說出口,但是也深刻的反省了自己最近冷落了林唐,確實是對不起他,覺得自己確實是要作出一些改變了。

我的岳父是閻王 ,小甜甜幾人知道了之後,也鬆了一口氣,這兩個人要是鬧了矛盾,他們幾個都別想好過,好不容易最**靜了下來,他們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再鬧出別的事情了。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林唐和陳如是的對話被褒姒一字不漏的聽了去,本來她也不是故意想要聽的,只是關心陳如是,怕她受了欺負,但是在聽到自己的名字後,褒姒的腳就挪不動了,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只顧着整天粘着陳如是,想受到陳如是的保護,但是卻沒有爲陳如是考慮過,陳如是也有自己的生活,她還有林唐,褒姒自己仔細的想了想,好像自從她來了之後,陳如是再也沒有機會跟林唐單獨相處了。

只有吵架時短短的那麼十來分鐘,褒姒自己設身處地的想,如果是自己,也會受不了的。

褒姒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房間裏,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掉,想了想,又使勁的把自己的眼淚擦乾淨,告訴自己不能那麼懦弱,她要去賺錢,要學會獨立的生活,要是真的回不到自己的故鄉,那她不可能一輩子像是個寄生蟲一樣,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希望都放在別人身上,這樣對陳如是太不公平了。

於是,在大家都沉浸於林唐和陳如是終於和好了的開心中的時候,褒姒一個人偷偷的出了門,她雖然已經敢坐電梯了,但是卻一直是有人陪着的,不止是來到現代,她在皇宮裏時,也一直是衆多的宮女前簇後擁着。

她很少有一個人外出的機會,褒姒儘量的不去跟人對視,她知道自己外貌太過惹眼,爲了不要節外生枝,她儘量不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臉。

雖然在陳如是那裏已經住了一段時間了,但是褒姒時間上並沒有什麼行李,因爲她就是空着手來的,所有的東西都是陳如是買給她的,她不想最後走了,還留給陳如是一個不好的印象,所以什麼東西都沒有拿,只帶走了自己身上那身陳如是給買的衣服。

褒姒下了樓,直接就朝着一個自己從來沒有去過的方向走了,她不能去之前陳如是和林唐帶她去過的地方,不然他們肯定一下就找到她了,可是。。。褒姒不禁在想,他們到底會不會找她。

還是隻覺得丟掉了一個累贅,開心不已,也不想去找她,想到這種可能性,褒姒的眼睛又開始發酸,忍不住的想哭,她深呼了幾口氣,把眼淚憋了回去,一個勁的告訴自己,不能哭,她要堅強。

要想在這裏地方生存下來,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一份工作,褒姒也不是一時興起才跑出來的,她之前也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沒有想到那麼徹底的離開陳如是。

經過這段時間的瞭解,褒姒知道了,在現代社會,女人也是可以出來工作的,不像她們那裏,處處受限,尤其在看到陳如是的那麼大的一個公司之後,褒姒想要自己去找工作的心就更加的強烈了,只是她一直不敢而已。

褒姒知道,她什麼都不會,肯定很難找到一份好的工作,所以她想只要是有一個可以包吃包住的工作,讓她暫時有個可以容身的地方,多少錢不重要。

但她沒有想到,這樣的工作也不好找,首先褒姒自己就過不去心裏的那一關,在門口徘徊了半天,也不敢進去問一問情況,就這樣,褒姒再街上轉了一天,錯過了好幾個招人的店鋪,還是一無所獲,她的肚子已經在咕嚕嚕的叫了。

這期間褒姒不止一次想要打退堂鼓,想要回到陳如是身邊,就做一個無憂無慮的廢物好了,但她又一次次的打消自己的這種想法,她不能回去,首先就是根本解釋不通她爲什麼會突然消失半天。

要是說了實話,這也太丟人了,自己竟然只能單獨在外邊呆半天,就忍不住又跑了回來,褒姒忍受不了自己那個樣子,她下定決心,一定不能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