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然而,這個時候,姜凡感到吃力無比,那三十幾塊靈晶石很快便化成了粉塵,靈能全部被他吞噬。

「怎麼可能……」

五口漩渦旁邊的那團雷球依舊是難以真正化成漩渦,在荒體與外界之間構建成可以吞吐靈能的通道來。

「太難了。」

姜凡滿頭大汗,開闢第六極,難道真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他一咬牙,取出了所有的靈藥,也拿出了那半截昨晚得到的辟天境界的荒獸的爪子來,這是血肉靈藥,內蘊的靈能,甚至要比一般的靈藥要龐大得多。

沒有遲疑,姜凡繼續運轉荒紋之力,吞噬那半截辟天境界的荒獸的爪子,道道靈光從那爪子的血肉之中衝出,沒入姜凡的丹田。

得到強大的靈能的補充,五口漩渦旁邊的那團雷球又便的強盛起來,閃動著道道刺目的電光,傳出了雷鳴之聲。

然而,荒體與外界的通道不是那麼容易開啟的,無盡的靈能向著雷球匯聚而去,無數的閃電在交織,一個小小的漩渦終於是出現了。

「成了?」

姜凡又驚又喜,但是,他並沒有感覺到荒體開闢出了第六極來,連通荒體與外界的通道依舊是五個。

怎麼回事?

姜凡不知道,開闢第六極的事情,也是他自己在摸索,沒有前人的經驗來參考。

一個時辰后,那辟天境界的荒獸的那半截爪子內蘊的靈能被姜凡完全煉化了,靈性盡失,變成了一塊普通的血肉。

「還是不行!到底欠缺了什麼?」


姜凡在自語,他收起了還沒有吃的十二株靈藥,不能如此浪費了,三十多塊的靈晶石加上半截血肉靈藥都難以開闢出第六極來,即便是吃了這十二株靈藥,恐怕結果也是一樣。

最終,已經化成了漩渦的雷電之力潰散了開去,姜凡開闢第六極失敗了。

雖然浪費了大量的靈能,但是姜凡卻是覺得很值得,因為他知道,荒體或許真的可以不斷的蛻變,第六極或許真的存在。

古往今來,人族之中出現了無數的天才人物,也有開闢了第五極的牛人,但是真的沒有人嘗試開闢第六極?

姜凡有些不相信。

他不急著提升修為,將還沒有消耗的龐大靈能全部熔煉進了丹田,將修為壓制在了化極第三階大圓滿境界。

五口漩渦消失,在五口漩渦之中浮沉的五道荒紋沉降到了丹田,每一道荒紋都在散發出強大的靈能波動,反哺自身。

內視之下,姜凡可以感應到,血肉筋骨之中都有荒紋在隱現,荒體熔煉進的靈能更加強大了。

天生五極荒體,這是上天給於姜凡的天賦,姜族的傳承石珠,只是令他的荒體覺醒,從而讓蒙塵的荒體得以走上修鍊之路。

姜凡從大樹下站了起來,他知道,自己所走的路或許並沒有錯,第六極或許真的存在,但是以他現在的修為,卻是難以開闢出第六極來。

是時候回黑山小鎮看看了。

姜凡看了看天色,而後便走出了山谷,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怎麼回事!」

當姜凡接近黑山小鎮的時候,他發覺,自己的周圍忽然出現了不少神秘的身影,這讓他心頭震動。

「想不到你這卑鄙無恥的小賊還敢回來。」

就在姜凡打算進入黑山小鎮的時候,一個人卻是突然出現,將他攔截了下來,這是一個身穿白衣的俊俏公子。

這個時候,這個俊俏公子的臉色陰沉得可怕。

「交出五靈扇,留你一個全屍!」

白衣公子盯著姜凡,狠狠說道,這個人,正是雲天公子,這個時候,他的後腦勺上還隱隱作痛。

「大意了!」

姜凡見到雲天公子,不禁吃了一驚,隨即便醒悟了過來,感情自己還是洗劫火神子與雲天公子他們的時候的裝扮啊!

他這樣的裝扮太過醒目了,獨眼,邋遢,身穿獸皮,頭髮蓬亂,如果換做以前,沒有人會多看他一眼。



但是現在,幾乎整個黑山小鎮上的荒士都知道,火神子他們被一個獨眼的邋遢青年人洗劫了。

黑山小鎮上,還貼有姜凡這個造型的畫像呢,火神子他們發話了,誰能提供這個人的行蹤,便懸賞一千斤靈晶石。

一千斤靈晶石,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足以令一個荒士順利修鍊到化極大成境界了。

火身子他們是下了血本了,他們想要取回荒器,要知道,一件荒器的價值,便不止一千斤靈晶石了。

最重要的是,就算有再多的靈晶石,也不會有人出售荒器,因為要祭煉荒器,起碼要有辟天境界的修為。

「這話似乎應該是我說的吧,交出身上的所有東西,然後滾蛋。」

姜凡強勢無比,冷冷看著前面的雲天公子,說出了這樣的話語來。

「你……」

雲天公子聞言幾乎氣炸了肺。 「你到底是誰!」

雲天公子咬牙切齒,他有一種將要抓狂的衝動,恨不得撲上前去,將這個可惡的傢伙撕成碎片。


但是,雲天公子並沒有失去理智,敢同時向自己與火神他們下黑手的人,哪裡會是一般人?他甚至猜測,這個人或許來自西疆外。

大荒無盡,人族在大荒之中佔據的地域,實在小的可憐,就好比西疆,人族的地界,根本不足西疆的千分之一。

西疆的其他地域,不是被強大的荒獸佔據,就是一些連最強大的強者都不願涉足的凶地與絕地。

「我所,你真的是被我一石頭拍傻了?你想我會告訴你我的來歷嗎?」

姜凡笑了,現在他是獨眼邋遢青年,絕對沒有人能看出自己的真面目,以自己現在這幅尊容,自己可以為所欲為,無所顧忌。

「吼!給我殺了他!」

雲天公子怒發如狂,直接向包圍住姜凡的那十幾個手下下令,而他自己的右手也探入了隨身帶著的獸皮袋子之中。

只有辟天境界以上的荒士才有能力祭煉荒器,雲天公子身上的獸皮袋子,其實也是一件荒器,不過這件荒器卻是只有一個用途,那就是裝東西。

獸皮袋子之中有一方空間,可以裝不少東西。

姜凡的身上也有一個獸皮袋子,是從毒龍哪裡得來的,他洗劫來的東西,都存放在了那個袋子之中。

「唰|!」

就在雲天公子下令的那一剎那,那十幾道如同鬼魅一樣的身影突然動了,就像是十幾股黑色的煙霧一樣,直接向著姜凡猛撲了過來。

這些人身上散發著絲絲黑氣,那黑氣沾染上周圍的花草樹木,那些花草樹木竟然在迅速枯萎,生機盡失。

「毒人?」

姜凡衝天而起,避過這十二個毒人的合圍一擊,他下方黑氣瀰漫,毒氣沾染到的東西,全部被變成了黑色,透發出一股腐臭的氣味。


「原來是萬毒教弄出來的怪物。」

姜凡想起了自己曾經擊殺過一個毒人,那個毒人明顯比這些毒人要強,要知道,那個毒人可是修出了五毒荒紋。

而這十二毒人也不簡單,也是化極境界的荒士,這讓姜凡心頭凜然,萬毒教乃是西疆大教,這一教的底蘊真的很可怕。

只是一個雲天公子,就可以調動那麼多的毒人,這讓姜凡不得不動容。

「給我去死吧!」

這個時候,一直蓄勢待發的雲天公子出手了,他騰空而起,右掌直接向著姜凡拍來,掌心之中,一道黑色的毒龍沖了出來,向著姜凡猛撲而去。

「吼!」

虛空之中隱隱有龍嘯響起,那荒紋凝聚起來的毒龍張牙舞爪,透發出來的靈能波動強大無比。

「哈哈,你有毒龍,我有火龍,且看看是誰更勝一籌!」

姜凡大笑著右手向前拍出,一道赤色的荒紋在他的掌心之中湧現,荒紋交織,火行靈能浩蕩,一頭火龍從他的手心沖騰而出。

「轟!」

一聲巨響,姜凡打出的火龍與雲天公子的毒龍衝撞在了一起,兩道大龍同時消散,一團大火炸了開來,將那翻滾的黑色毒氣擋拒了開去。

在火行靈能的灼燒之下,大片的毒氣化成了青煙,消散了開來。

「什麼……」

雲天公子見到這一幕不禁大吃一驚,這個獨眼青年竟然如此強,可以與自己抗衡,而令他真正動容的是,對方的火行靈能,正是自己的剋星。

這個時候,那十二毒人也沖了上來,十二人聯手,布下了一張黑色的毒網,向著姜凡籠罩而去。

黑色毒氣凝聚不散,縱橫交錯,封鎖住了姜凡的一切退路,只要被這毒網網中,就算是姜凡恐怕也要被毒翻。

但是,他曾經服下了五株靈藥,這個時候,靈藥的藥性依舊存在,還沒有完全消散,這讓他對這些毒人並不是那麼顧忌。

「給我開!」

姜凡身在空中,雙手向左右一分,掌心之中荒紋湧現,火行靈能浩蕩化成了兩頭火光衝天的凶虎猛撲而出。

向姜凡籠罩而至的毒網立時便被兩頭火行靈能化成的凶虎撕裂,五、六個毒人被兩頭凶虎震飛了開去,大口的吐血,從空中墜落了下去。

「豈有此理!」

雲天公子見狀心神震蕩,這個傢伙比自己想象之中還有強大得多,自己真的低估了這個傢伙了。

他雙手在快速結印,一股恐怖的靈能波動從他結出的印法之中擴散而出,絲絲黑氣在繚繞,有一頭奇異的獸影在隱現,透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來。

「萬毒印?」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驚呼從遠處傳來,而後,一男一女的身影走了過來,那名男子身穿青衣,女子卻是靈艷動人,有著一雙大眼睛。

「燕夕?」

雲天公子見到這兩人不禁吃了一驚,來人竟是燕族之中的這對兄妹,令他有些意外。

沒有人見過燕夕出手,但是,無論是火神子,還是雲天公子都知道,這個人的修為不在他們之下。

「想不到你竟然修鍊了萬毒印法。」

燕夕見到雲天公子傑出的手印,眼睛頓時便亮了起來。

這個時候,姜凡已經撕開毒網,從空中落到了地上,他冷靜的看著對面的雲天公子,其他毒人早已退避了開去。

「我再說一次,交出五靈扇,我便留你一條全屍。」

雲天公子手捏萬毒印法,像是一條毒蛇一樣盯著姜凡,說出了這樣的話語來。

「呵呵,原來堂堂的萬毒教傳人竟然被人搶走了五靈扇。」

那個大眼睛少女笑著說道。

「什麼五靈扇,應該叫做五毒扇才是。」

燕夕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