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沈大山走上前看著年兒這細如柴火的胳膊,布滿了細細的傷痕,新傷添舊傷看著非常觸目驚心,連一塊完好的皮膚都看不到。

這些傷一看就不是一頓兩頓打的事,而且傷痕極深,這下手是真夠狠啊!

雖然家窮,可這畢竟是自己的長子,沈大山有些心疼,不悅的看著林沐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年兒怎麼傷成這樣?」

李沐秋看打人這事瞞不住了辯解道:「當家的,孩子漸漸長大了,越發調皮不聽話,我只是想嚇唬嚇唬他,不小心下手重了而已,我又不是故意的!」

沈月容聽到林沐秋如此不要臉的說辭,立馬仰頭補充道:「爹爹,不僅如此,每次您一走娘就讓我們乾重活,女兒每天挑水劈柴,還要燒火做飯。」

說到這沈月容還吧嗒吧嗒掉了幾滴眼淚:「可即便女兒把這些活都幹完了,娘還動不動打我們,經常連口飽飯都不給我們吃!」

沈大山聽了這些更生氣了,自己日出而作日落而歸,一年到頭一天沒歇著就為了多賺點錢好讓家人過的好一些,結果兒女在家卻乾重活還吃不飽穿不暖。

沈大山瞪著大眼沒好氣的對林沐秋喊道:「林沐秋,你給我說清楚,這幾年我對你不錯吧,你就這樣對我的一雙兒女?你還有沒有良心?」

看平時虐待兒女的事情已經瞞不住了,林沐秋只好用罵聲掩飾她的心虛。

她大步走到沈月容跟前叉著腰用手指著她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懶骨頭,天天好吃懶做還帶著弟弟調皮搗蛋,我打你是也是為了教好你。」

轉頭又討好的對著沈大山說道:「月兒都十四歲了,干點家務怎麼了?再說了這村裡有幾戶人家能天天吃飽飯,這不都是窮鬧的么?我也不是故意不給孩子飯吃。」

在這個貧窮的村子里,小孩子們挨打挨餓倒也確實不算什麼新鮮事。

沈大山聽了林沐秋的解釋,雖然怒氣難消,但也沒有再繼續逼問林沐秋。

哪知林沐秋看著沈大山的神色稍稍緩和了些,就添油加醋的說道:「當家的,你今天是沒看到月兒打我那個狠勁,她絕對是故意的!她打我這個長輩那可是大大的不敬,這要傳出去,以後哪個正經人家還敢上門提親?」

沈月容反駁:「爹爹,女兒冤枉啊,女兒從小到大就沒跟人大聲說話,更別說打人了,我真的沒有打娘!」

她擼起了自己的褲腿:「爹爹你看,我瘦的快成紙片人了,我哪來的力氣打娘!您要還不信,可以問問弟弟。」

啞小姐,請借一生說話

他看向還在一旁抽搭的沈年華:「年兒,你告訴爹爹,姐姐到底有沒有打娘?」

沈年華一臉驚恐的盯著林沐秋,不敢言語。

沈月容鏗鏘有力的說道:「年兒你不要怕,爹爹還在這裡,你只管實話實說,沒有人再敢打你!」說到最後一句沈月容還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沐秋。

在得到父親肯定的眼神后,沈年華兩眼含淚,委屈巴巴的說:「爹爹,姐姐沒有打娘,姐姐病的都下不來床,怎麼可能去打娘。」

沈大山這一會兒工夫就受了好幾個刺激,熊熊怒火在心裡燃燒著。

他並不是沒有在村裡聽過林沐秋虐待自己一雙兒女的風言風語,只是他早出晚歸,經常回到家一雙兒女已經睡覺了,而自己的一雙兒女從來沒跟他說過什麼,他一直覺得家宅安寧只當別人挑撥了,也就沒有太在意。

如今看著一雙兒女受苦受難,知道了所有的實情,他再也忍不了了。

沈大山瞪著大眼,看向躲在一旁的林沐秋:「一個六歲的小孩會撒這樣的謊話嗎?我娶你進門是為了照顧孩子的,你居然這樣對待他們?你也不怕天打雷劈!」 沈月容知道林沐秋今天沒討到好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日後定會趁沈大山不在家繼續欺壓姐弟倆。

現在她需要得到父親的支持,再想辦法弄點錢,省的日後父親不在家自己還要被這個可惡的後娘拿捏。


沈月容一臉愁容的對沈大山說道:「爹爹,娘之所以撒謊說我打了她,肯定是想讓您厭惡我,這樣她再把我賣到窯子里去,你也就不會阻攔了。」

沈大山皺著眉毛,長期的勞作讓他的臉色黝黑髮亮,有點不怒而威的意思:「月兒,你放心,咱們家再窮,我也絕對不會讓你被賣到那種地方去!」

沈月容聽到爹爹的保證禽著眼淚點點頭,又柔柔弱弱的跟沈大山說道:「爹爹,女兒害怕。您上山打獵一去好幾天,要是娘把我賣到窯子里去,等您回來一切都晚了!」

再窮也是個清白人家,怎麼能想到賣女兒,還要不要做人了!

沈大山沉著臉對著林沐秋說道:「往後你要是再敢說賣女兒,我就把你趕回娘家去!」

林沐秋訕訕的保證道:「不會的,我以後絕對不會說這話了。」


先把當家的哄好了,這賤丫頭,看回頭怎麼收拾她!

林沐秋的話要是能信,母豬都能上天了。

沈月容提出了她的想法:「爹爹,不如讓娘拿出一些錢給我傍身吧,今天我和年兒在外都餓了一天了。」

軍門撩歡:紈絝少爺別性急

一旁沈年華的肚子也配合的發出「咕~咕~咕」的叫聲。

沈大山點頭,轉身冷臉對林沐秋說:「你進去拿一弔子錢出來。」

林沐秋聽了這話憋著一口氣,臉漲的通紅。

這沈月容是膽大包天了,居然敢要錢:「當家的,一吊錢啊,一吊錢可以買好幾塊肉了,夠家裡好幾天的用度,京兒還那麼小,正是需要錢的時候,家裡哪有那麼多閑錢給她。」

沈月容早知林沐秋不會這麼老實的給錢:「怎麼會沒錢?我明明記得爹爹上個月把打下來的糧食都賣了,足足有五兩銀子,爹爹只是要你拿一弔子錢怎麼會沒有?」


沈大山也不相信林沐秋的說辭:「足足五兩銀子,你花在哪裡去了,你到底會不會當家?」

林沐秋扯著嗓子掩飾她的心虛,大聲說道:「你們不當家的哪裡知道柴米油鹽貴,家裡吃穿用度哪個不需要錢啊,況且京兒不足兩歲,花銷比較大這不是很正常嗎?」

「你撒謊!」

沈月容仰著頭和林沐秋對峙:「最近家裡根本沒添置什麼東西,就連吃的都是爹爹打糧食剩的碎米。還有哪裡有需要那麼大的花銷,娘你莫不是把錢給別人花了吧?」

林沐秋聽到這話心裡虛的慌,一臉的驚恐。

沈大山一張臉氣的都綠了:「林沐秋,你把家裡的余錢都給我拿出來,我倒要看看家裡有錢沒錢。」


林沐秋暗暗後悔,早知道老老實實拿一弔子錢出來就好了,大不了當家的出門后再找姐弟倆要回來。

現在當家的居然起疑要查家裡余錢,那她倒貼娘家的事情豈不是很快就要敗露了?

林沐秋不想就此妥協,壯著膽子想把話題岔開:「沈大山,這些年家裡一直是我在管錢,家裡家外的打點,處處需要花錢,你這麼不信任我,還娶我幹嘛?」

說起來這林沐秋本是沈大山原配林沐春的表妹。

因長相醜陋一直沒能順利嫁出去,正好喪偶的表姐夫沒有錢再娶,兩人這才湊成了一對。

想起這茬沈大山心裡有些煩躁:「我叫你去拿你就去,難道你真的把錢給別人花了?」

林沐秋看沈大山是真的惱了,只好不情願的走進屋子裡翻箱倒櫃的把所有的余錢都找出來。

等她出屋的時候手上了多了個荷包。

「喏,所有的都在這裡了。」

沈大山打開看了一眼,居然只剩下三兩銀子外加一弔子錢,還有一些零星的銅板。

這賣糧食的五兩可是家裡種田的最大收入了,後半年全指著這點錢過日子,這才短短半個月就幾乎沒了一半了!

沈大山氣急敗壞的看著林沐秋:「你到底把錢花哪裡去了?今天你必須給我說清楚。」

林沐秋看著生氣的沈大山心虛的說道:「當家的,你根本不知道現在豬肉有多貴,三十文才割了一點點肉。還有三個孩子們的衣裳,這賣了糧食得了錢可不得添置添置么?」

沈月容不急不慌:「爹爹,這個月來我和弟弟從來沒看到過豬肉!更沒穿過新衣裳!」

「豬肉又不是買給你們兩個吃白食的玩意兒吃的,我是買了給小京兒補身體的。」林沐秋確實給自己不到兩歲的兒子買了點好的吃食,可不到兩歲的孩子能吃多少?

沈月容才不信她這個鬼話:「京兒才不到兩歲,能吃多少肉?小小的個子一身衣裳又能要多少棉布料?這些根本花不了這麼多錢!」

林沐秋被噎的無話可辯,只好含糊的說:「哎呀,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市面上什麼東西都貴,我出趟街沒買多少東西錢就見底了,花著花著就沒了。」

沈大山看著沈月容和沈年華瘦弱的身體,還有身上那補丁貼補丁的衣服。

他氣不打一處的說:「我明明交代你要割點好肉給孩子們,你這肉也沒割,布也沒扯,錢就給我花沒了?」

林沐秋躲在一旁,大氣不敢出一聲。

話都說到著了,沈月容心裡得意的笑著。

打人就得打臉,揭人就得揭短!

「爹,咱們家窮的賊都不會進來,這些日子我只看到舅舅來過。你說咱們家這錢都花哪去了,難不成銀子還能長腿自己跑別人口袋裡去?」沈月容話里話外提醒著沈大山。

沈大山這才恍然大悟:他竟然娶了個倒貼娘家的臭婆娘! 當晚,正屋響起林沐秋挨打的慘嚎聲。

沈月容心情愉悅,以後林沐秋別想欺負我們姐弟倆。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姐弟倆回到那四面漏風的屋子,在床上鋪了一塊手帕,在手帕上把拿到手的一弔子錢仔細數了一遍,生怕少了一個半個的。

弟弟一雙烏黑的大眼,睫毛長長的耷拉在上面顯得靈氣十足,小巧的鼻子下面一張粉嘟嘟的小嘴,還在奶聲奶氣的數著銅板。

沈月容看著弟弟這萌氣十足的可愛樣,嘴角不自覺的上揚到一個幅度。

「哇,姐姐,你今天真的太厲害了,咱們不僅沒有挨打,還拿到了錢!」

沈年華一臉崇拜的望著姐姐,又圓又亮的大眼睛如星星般閃亮。

「以後我們再也不怕餓肚子啦,村口的燒餅一文錢能買一個,這些錢夠買一百個燒餅啦。」

錯愛總裁替身妻 ,沈年華一臉的美滋滋,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沈月容看著弟弟居然想買一百個燒餅哭笑不得,伸手捏了一下弟弟粉嫰嫩的臉蛋。

「我的傻弟弟,買再多燒餅也有吃完的一天啊。」

沈年華不好意思的垂了垂眼睛,拿手撓了撓腦袋。

「嘿嘿,姐姐說的對。」

沈月容補充到:「我們要用錢生錢,擁有更多的錢,這樣以後再也不怕吃不飽了!」

沈年華聽到姐姐說這話,高興的要飛起來了。

他如藕節般白凈的小手抱著姐姐纖細的胳膊,興奮的晃來晃去。

「姐姐,姐姐,我們以後真的都能吃飽飯嗎?」

沈月容肯定的點點了頭,腦袋飛速運轉想著該怎麼錢生錢。

現在居住的嶼頭村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大多數人都是跟自己家一樣以務農為生。

體力活她是不打算乾的,畢竟這身體太柔弱,而且體力活賺錢又慢又少。

村子西頭倒是有個葯廬,但都只售賣些尋常草藥。

貴重一些的藥材、滋補品這村裡人也買不起。

糧食蔬菜一類的農產品主要還是靠自給自足,所以菜市場也就零星幾個店鋪。

主要就是一個豬肉攤和魚攤,還有幾個賣燒餅窩窩頭之類的。

沈月容想了個遍也沒發現村裡有什麼適合自己的營生,決定第二天上繁華一些的鎮子上去走走。

「廣泛了解,才能獲取最佳商機!」

「年兒,早早睡覺,明天姐姐帶你去鎮上吃好吃的去!」

還在得了一弔子錢的興奮勁中沒緩過來的沈年華,聽到姐姐要帶他去吃好吃的,高興的在屋子裡蹦起來,愉快的來回跳著。

「喔,吃好吃的,吃好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