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陣推杯換盞,觥籌交錯,宴席總算結束,賓主盡歡。羣臣告退,各自離開。

顓頊與巫族聯姻,娶了九鳳爲妻。那顓頊爲了促進大同世界的發展,一生不再另娶,善待九鳳幫助巫族,爲兩族融合立下汗馬功勞。顓頊在位期間大力展農耕水利,幫助兩族人民發展農業。

顓頊又改革宗教,親自淨心誠敬地祭祀天地祖宗,爲萬民作出榜樣。加強各部族間的融合,使人族更加緊密的團結成一體。因爲三皇盡爲道mén三聖之首的三清之徒,且三皇盛世之所以能夠出現,道mén羣仙也都是出了大力的,是以顓頊在位期間下令同一信仰,廢除各部落各自信仰的大小神靈,恢復祭拜洪荒六聖一賢。取締巫教,使得九黎部族逐漸摒棄巫教,迴歸正統。

顓頊還任命官員負責每年正月十五開始祭天,加強天庭的崇拜。又任命官員黎負責民政,以撫慰萬民,勸導百姓遵循自然的規律從事農業生產,鼓勵人們開墾田地,使社會恢復正常秩序。在他的帶領下,人族在三皇時代的基礎上得到更深層次的發展,步入昌盛。可謂功勳卓著,乃是一位澤被宇內,功德蓋世的帝王。

這日,顓頊正在府裏處理政務,上空天光大開,太白金星手持拂塵,捧着玉帝聖旨而來。

顓頊一驚,趕緊上去迎接。太白星君一抖,手中諭旨化爲漫天鮮花墜落,現出誥命:

“今顓頊教化人族,功德圓滿,當受封爲南嶽大帝!”

“老道恭賀南嶽大帝大帝了!”

太白金星笑眯眯的,將收斂起來的誥命遞給顓頊。

“多謝大天尊!”顓頊接過誥命,往空中拜謝不己。顓頊將人族共主之位禪讓給自己的弟弟高辛,是爲帝嚳,遵昊天之命,受封爲南嶽大帝,潛心修道,造福一方。

凌霄寶殿之中,昊天聽完太白金星彙報,龍目之中閃過喜色,盯着虛空,淡然言道:“呵呵,人巫合流,順天應人,也該朕得一番功德啊!”

農門悍妻:帶著萌寶嫁皇帝 ,好似迴應昊天所言,九天之上,無雷而顯雷霆之音,震顫寰宇,似要蒼穹塌陷,厚土傾覆,地動山搖。

三十三天外,滾滾命運長河中再起波瀾,大股綻放七色光彩的玄黃之氣蒸騰而起,化作長龍,飛騰翱翔,朝九天飛落。


到得天庭,穿越三十三重天,直入昊天泥丸宮內,識海湖泊中朵朵金蓮越金光熠熠,枝葉越青翠欲滴,香氣陣陣。

透體而出,激起慶雲升騰,五色光輪懸掛腦後,璀璨光明,股股玄黃之氣噴薄而出,萬鳥歸巢般盡數滾入玄黃光輪之中,光輪越凝聚,幾乎如同實質,斗大金輪升起,照耀的通明殿內如同一片黃金世界,無量天尊!至大氣息久久不曾散去,自有仙花散落,落英繽紛,香氣隨身,鮮花開遍周身。

顓頊在雖未像那軒轅一般立下千秋功業,可也證得了五帝之位。五帝的功德雖然不向三皇那樣多,可也是不小的。由於收顓頊爲徒,教導了顓頊,昊天也分得了顓頊教化人族功德的近兩成之多。

受顓頊禪讓的高辛生來就很有靈氣,一出生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他普遍施予恩澤於衆人而不及其自身。他耳聰目明,可以瞭解遠處的情況,可以洞察細微的事理。他順應上天的意旨,瞭解下民之所急。仁德而且威嚴,溫和而且守信,修養自身,天下歸服。他收取土地上的物產,儉節地使用;他撫愛教化萬民,把各種有益的事教給他們;他推算日月的運行以定歲時節氣,恭敬地迎送日月的出入;他明識鬼神,慎重地加以事奉。他儀表堂堂,道德高尚。他行動合乎時宜,服用如同士人。帝嚳治民,像雨水澆灌農田一樣不偏不倚,遍及天下,凡是日月照耀的地方,風雨所到的地方,沒有人不順從歸服。

這個時候,由於三皇已立,而五帝又不能夠憑藉着自己治理人族所得的功德成就萬劫不滅之身,且在人族中的威望也比不得三皇,所以衆聖也只是派遣弟子下界傳道,而沒有派遣弟子,收他們爲徒,或輔佐之。

帝嚳年老之後退位,他的妻子娵訾氏女所生的兒子摯接替了他作爲人族共主。可是摯上任沒有幾年就病死了,衆人只好推舉帝嚳的另一個妻子陳鋒氏女生下的兒子放勳接任。放勳在接任人族共主之後,改自己名號爲堯。

堯在位時廣施仁政,效仿顓頊對人巫兩族實施大同政策,人族和巫族在繼顓頊執政之後,又迎來了一次融合。

後來,堯見現在的人們生活勞作雖然有了軒轅人皇所制定的計時之法指導,但卻還是不足。在他的命令之下,大臣們根據日出日沒的規律以及周天星辰的分佈,制定了最初的歷法,並按照節氣指導民衆生產與遷徙。制定了一年的長短爲三百六十六日,又設置閏月調整四季。春分日,白晝與黑夜一樣長,朱雀七宿中的星宿初昏時出現在正南方,據此來確定仲春之時。這時候,民衆分散勞作,鳥獸生育交尾。又命令羲叔,住在南交,分別步驟安排夏季的農活兒,謹慎地幹好。夏至日,白晝最長,蒼龍七宿中的心宿(又稱大火)初昏時出現在正南方,據此來確定仲夏之時。這時候,民衆就居高處,鳥獸毛羽稀疏。又命令和仲,居住在西土,那地方叫做昧谷,恭敬地送太陽落下,有步驟地安排秋天的收穫。秋分日,黑夜與白晝一樣長,玄武七宿中的虛宿初昏時出現在正南方,據此來確定仲秋之時。這時候,民衆移居平地,鳥獸再生新毛。又命令和叔,住在北方,那地方叫做幽都,認真安排好冬季的收藏。冬至日,白晝最短,白虎七宿中的昴宿初昏時出現在正南方,據此來確定仲冬之時。這時候,民衆進屋取暖,鳥獸長滿細毛。一年有三百六十六天,用置閏月的辦法來校正春夏秋冬四季。帝堯真誠地告誡百官各守其職,各種事情都辦起來了。

伴隨着時間的逝去,堯漸漸的老去。爲了能夠選出一個合適的繼位,堯開始和大臣們在人族之中廣泛的考察選拔了起來。後來,大臣們向他推薦顓頊帝的後裔重華。

這重華雖然是顓頊帝的後裔,家世甚爲寒微處於社會的下層。重華的父親是個糊塗透頂的人,人們叫他瞽叟(就是瞎老頭的意思)。在重華的生母死後,又娶妻而生子,名叫象。重華的後母爲人很是苛刻,再加上重華生來異象目有雙瞳,後母待他很是不好。。後母生的弟弟名象,傲慢得沒法說,瞽叟卻很寵他。重華生活在這樣一個“父頑、母囂、象傲”家庭裏,卻待他的父母、弟弟挺好。所有,大家認爲舜是個德行好的人。

堯在聽大臣們說了重華的事後,決定考察一下重華。他把自己兩個女兒娥皇、女英嫁給重華,還替重華築了糧倉,分給他很多牛羊。那後母和弟弟見了,又是羨慕,又是妒忌,和瞽叟一起用計,幾次三悉想暗害重華。

有一回,瞽叟叫重華修補糧倉的頂。當重華用梯子爬上倉頂的時候,瞽叟就在下面放起火來,想把重華燒死。重華在倉頂上一見起火,想找梯子,梯子已經不知去向。幸好重華隨身帶著兩頂遮太陽用的笠帽。他雙手拿著笠帽,像鳥張翅膀一樣跳下來。笠帽隨風飄蕩,舜輕輕地落在地上,一點也沒受傷。

瞽叟和象並不甘心,他們又叫重華去淘井。重華跳下井去後,瞽叟和象就在地面上把一塊塊土石丟下去,把井填沒,想把舜活活埋在裏面。沒想到重華下井後,在井邊掘了一個孔道,鑽了出來,又安全地回家了。象不知道重華早已脫險,得意洋洋地回到家裏,跟瞽叟說:"這一回哥哥準死了,這個妙計是我想出來的。現在我們可以把哥哥的財產分一分了。"說完,他向重華住的屋子走去。哪知道,他一進屋子,重華正坐在牀邊彈琴呢。象心裏暗暗吃驚,很不好意思地說:“哎,我多麼想念你呀!”重華也裝作若無其事,說:“你來得正好,我的事情多,正需要你幫助我來料理呢。”以後,重華還是像過去一樣和和氣氣對待他的父母和弟弟,瞽叟和象也不敢再暗害重華了。

堯在知道了後,確認重華的確是個品德好又挺能幹的人,就把人族共主的位子讓給了重華。

重華在接位後,也是又勤勞又儉樸,跟老百姓一樣勞動,受到大家的信任。過了幾年,堯隱退消失了,重華還想把人族共主的位子讓給堯的兒子丹朱,但是大臣們都不贊成。重華這才正式當上了人族共主,之後他也向堯一樣,改號爲舜,大家都稱他爲舜帝。

舜在位期間,重新修訂曆法,又舉行祭祀衆聖人、祭祀天地四時,祭祀山川羣神的大典;還把各個部落的領的信圭收集起來,再擇定吉日,召見各地部落領君長,舉行隆重的典禮,重新頒信圭。之後,舜又到各地巡守,祭祀名山,召見部落領,考察民情;還規定以後五年巡守一次,考察諸侯的改績,明定賞罰,注意與地方的聯繫,加強了對地方的統治。

再後來,舜命鯀擔任司空,治理水土;命棄擔任后稷,掌管農業;命契擔任司徒,推行教化;命皋陶擔任“士”,執掌刑法,公平裁決,讓所有民衆能受到公平的待遇;命垂擔任“共工”,掌管百工,所有工匠都能致力而爲;命益擔任“虞”,掌管山林;命伯夷擔任“秩宗”,主持禮儀,上下鹹讓;命夔爲樂官,掌管音樂和教育;命龍但任“納言”,負責布命令,收集意見。還規定三年考察一次政績,由考察三次的結果決定提升或罷免。通過這樣的整頓,庶績鹹熙,各項工作都出現了新面貌。

舜還讓人在器物上畫出五種刑罰的形狀,起警戒作用;用流放的辦法代替肉刑,以示寬大。但又設鞭刑、撲刑、贖刑,特別是對不肯悔改的罪犯要嚴加懲治,壞人受到懲處,天下人心悅誠服。

自此,四海之內鹹戴帝舜之功,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呈現出前所未有的清平局面。 舜在位時,不時巡遊天下。考察民情。不想,九宮山出了九條孽龍盤距在婚龍洞的九疑巖,危害百姓生靈。

九龍兇猛,秉承戾氣而生。不時翻江倒海,使得洪水四溢,百姓遭殃。軍隊不能抵抗,於是舜擺設祭壇,禱告上天。

凌晨時候,沐浴淨身,焚香獻花,跪伏高臺,朝歷代神位叩拜,等到金烏西墜,夜幕降臨,漫天星空繁星閃爍,點綴暗藍色的蒼穹。神祕幽深,讓人遐想。


子時時分,但見蒼穹之中羣星閃耀,大放光彩,星光縱橫,架構起一座青濛濛的光橋,就見一位青袍道人端坐祥雲而來,有二十四道白虹橫貫,南北貫通,寶光內斂,威嚴自生。

舜乃聖賢,看那二十四道白虹貫日就知道眼前道人乃是道德高隆之士,連忙匍匐在地,手持玉圭,叩道:“望仙人垂憐,今我姚重華拜祭百神。求得仙長降臨凡塵,望仙長上體天心,下恰萬民,救萬民於水火。滅惡龍于山澗!”隨後背後文武百官山呼海嘯跪在丹攆之下,黑壓壓的一大片。

真武手持真武劍,妙口微啓,輕舒和緩的浩渺仙音傳遍宮廷之中,言道:“貧道乃真武是也,今天庭天帝感黎民百姓疾苦,共主仁德。特派吾降臨紅塵之中,消災餌禍,也是一樁功德。”

說話冉,天空之中不見雷雲滾滾,卻聞噼裏啪啦電閃雷鳴之聲;星光璀璨。火樹銀花;天降祥瑞,金花萬朵,天女現身,輕捻琴絃。丁咚清脆仙樂傳來,讓一衆人等如同墜入九天宮闕,享受了一皿瓊漿玉液,而在不知不覺之中,渾身沐浴在星光迷濛之中,百病皆去,沉痾盡好。

待得回過神來,又是一陣山呼海嘯,神色間既有羨慕,又有敬畏,如果剛開始滿是好奇和不可置信,那麼現在全是真心叩拜,要麼祈求消災解厄,要麼希望得遇仙緣。

舜帝更是滿臉驚喜,喜形於色,連連叩頭,言道:“仙長大德。請問是哪位尊神?”

真武溫和一笑,俯對答道:“人主且起身,正是貧道天庭佑聖真君真武。貧道不宜久居凡塵,當儘早除去妖孽,救一番黎民於災厄之中。”

舜帝不敢怠慢,連忙找來隨從官,帶領真武往九疑山再來。

真武早已算到孽龍所在,只是人族此時因爲沒有紀年,文字難存。上古之事幾乎只能在宮廷文獻之中見到,在口口相傳之間被篡改,以至於衆聖之事知道之人寥寥可數,昊天藉此機會,派真武下天庭,顯露仙顏於衆人,喚起萬民對天庭信仰之心,增加氣運。

衆人走了三湘四水看了五嶺三山 終於來到九宮山間。

真武法眼一開,就望見:那山高不高,頂上接青霄;這澗深不深,底中見地府。山前面,有骨都都白雲,屹橙噔怪石,說不盡千丈萬丈挾魂崖。崖後有彎彎曲曲藏龍洞,洞中有叮叮噹噹滴水巖。又見盤盤曲曲紅鱗蟒,耍耍頑頑白麪猿。

好一處窮山惡水,領路之人到了半山腰畏縮不前,帝舜催促,那人唯唯諾諾,只是不肯往前,帝舜大怒,就要將此人就地正法。

真武望着山巔冒出的股股黑煙。皺着眉頭對帝舜言道:“仁主且與隨從下山,這妖孽不知道殘害了多少生靈。怨氣居然凝結成怨氣黑雲,幾乎如同實質,貧道雖然有把握除去這窩妖孽,唯恐嚇壞人皇,且請人皇避退。”

帝舜一想,也是,自己凡夫俗子,無絲毫法力在身,呆在這裏難免礙手礙腳,於是很乾脆的言道:“就聽從帝師之言,我等暫且下山,以免礙着帝師,望帝師小心,我等在山腳等待帝師凱旋而歸!”

言罷,領着皇家禁軍而回,退到離山十里之外,只見旌旗招展。金戈鐵戟。寒光閃閃,卻無絲毫用武之地。

真武望着人羣,還是不放心,唯恐妖孽不小心逃脫,禍害百姓,於是,食指伸出,朝地一指,一懷黃土飛起。真武吐出一口白氣,在白光灼灼之中,真武走罡踏步,食指朝天,大念道:“煌煌蒼天,聽吾號令,戌土歸元罩。起!”

就見大地之上莫名波紋輻散開來,一個倒扣碗形的護罩從舜帝鑑駕周圍升起,黃濛濛的,通明清亮。

見衆人安全,真武回過頭來。望着山頂一黑黝黝的山洞中不斷冒出股股黑煙,無數人族冤魂嘶吼,卻不聞絲毫聲響,唯有仙道衆人才能從溝通虛空的元神之中聽到無盡的仇恨、冤屈、不甘和毀滅世界的滿腔忿念。

還夾雜着麋鹿、狗熊、獐子、蟒蛇、山羊、豬豚的殘缺神魂 獸鳴陣陣,虧二酋紅色的煙嵐瀰漫在黑煙之中分外詭…一

真武眼中寒光一閃,鼻腔中怒哼一聲,一跺腳,兩朵白蓮平地而生,眨眼間,化作碗口大拖住真武往洞中再來。

入洞就是一股寒風。夾雜屍臭,煞氣逼人,被真武周身浮起的淡淡霞光橫掃周圍三尺空間。進不得身來。真武眼看到處白骨累累,獸皮禽翎四處散溢,血淋淋的內臟、腸子拖曳一地,讓真武噁心不已。


真武眉頭一皺,甩手就是一朵紫火,瞬息之間,化作彌天大火,將污穢之物一焚而盡。

心中慈悲,一指朝天,捏指掐訣,唸唸有詞,深沉鄭重地禱文迴盪在癌人的山洞之間,無數雷雲突然從山洞頂部裂開的口子中飛出,顆顆大如臉盆,紫光湛湛,白熾電蛇遊走其上,噼裏啪啦,遠遠望去,就讓人渾身寒毛乍起,一股天地至陽正氣瀰漫,周圍晦氣、污濁一掃而空,只剩下道道白煙升起,又被滅殺的無蹤無影。

真武手中真武神劍一指,無數雷球快如流光,被清風裹挾而去,直往洞府中央而去。

片亥之後,一陣地動山搖,震天響雷傳來滾滾音潮,鳥獸奔走,惶惶不可終日。就是帝舜等人也被這平地一聲雷給震得立身不穩。緊隨而來的就是陣陣龍吟,飽含沖天憤恨,恨不得吞其肉食其骨。

真武腳下白蓮飄飄間,已經飛入洞府核心,一揮袖袍,揮手間,雲淡風輕。煙塵落地。但見一水潭周圍有九座石臺,八座拱衛中央最大的一座。


但見,八座石臺殘破不堪。上面躺着八隻遍體鱗傷、鮮血淋漓的黑蛟,遍體黑鱗,血肉外翻,正在石臺之上有氣無力的嗚咽,不時擡起蛟龍頭朝真武輕吟,真武感受到這是八蛟求饒。

真武一皺眉,掐指一算,就知道幾隻蛟龍氣數未盡。於是言道:“也罷,上天有好生之德,貧道且收你幾個爲拉車坐騎,爾等可願意?”

幾頭蛟龍趕緊俯,輕輕吟鳴,表示不敢有異議,雖然有辱身份,但是形勢逼人,不得不委曲求全。龍目之中淚水滾如珠。

真武毫不覺得有何可憐之處。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揮手間,八枚玉符脫手而出,流光飛逝,貼在蛟龍龍額頭中央,其上有太極圖案,黑白陰陽二氣流轉間。牢牢鎖住蛟龍神魂,掙脫不得。

袖口一張,狂風呼嘯聲中。八條蛟龍消失不見。 只是真武依舊停留在原地,默默看着寒潭中央最大的一塊石臺,其上殘留幾片比剛纔八條蛟龍身上鱗片大幾圈的龍鱗,真武就知道還有一隻老蛟逃走了。

真武是何等人物,雖然讚賞這老蛟心性果決,見來人法力高強,馬上逃離,甚至不顧幾個兒子。冷笑一聲,白蓮化作白虹,一閃而逝。

真武一路追尋妖氣,不到一刻鐘,就降臨三峯石天湖池清水巖,衣袖翩翩間,落在老蛟面前,看着依舊傷口開裂的蛟龍,似笑非笑的看着。

這老蛟一陣驚駭,自己萬年得道,和一母龍交合,產下八子。遇到過不少仙道中人,剛開始實力不濟,差點殞命於人手,被抽筋扒皮。後來隱忍千年,修成道果,率領一家老小圍攻仇人山門,結果被困護山大陣之中,妻子爲保孩兒,毅然自爆,讓九龍脫困,老蛟驚怒之下,滅殺道派,雞犬不留。

從此以後,性情大變,不時出來禍害人族,遇到仙道衆人更是不留情。只是今日這煞星的一手驛雷之術讓自己感受到萬年不曾有過的威脅感,親身接觸之後,心中更是認定,招惹了道行高深之人,那紫雷浩然正氣,剋制妖氣,瞬息之間就把自己的護體神光給擊破,毫無還手之力,而且麻痹軀體,要不是自己耗卑精血。怕是逃不出來。

眼看這道人眼神蔑視,雖然滿腔羞憤,卻也不敢怒。自己萬年道行,自然看得出這道人很明顯道行高出自己幾個級別,神念靠近其周身九尺之內,如入深潭,深不可測。片刻就被漩渦攪碎。

這老蛟也算識趣,束手就擒。只是滿眼悲痛,問道:“不知小龍那幾個孽子如今怎麼樣?。問這句話。也是想盡一番人事,心中想到,可能已經飛灰煙滅了。

真武倒也沒有拖沓,言道:“做了我的拉車坐騎老蛟聞之。喜極而泣,匍匐在地,叩拜道:“主人在上。小龍這廂有禮了。望真人慈悲。收小龍做個拉車跑腿的,和我那孩兒做個伴

真武聞言,嘆息一聲,可憐天下父母之心,真武早就感知到這老蛟已經有死志,渾身蓄積法力,就要自爆,只是聽聞自己孩兒還芶活於世,不惜屈身。侍奉於人。

真武亦是一道鎖魂玉符,利起一道流光。飛到老蛟額頭,隨後隱匿不見。

這老蛟龍角尖直立,角上長有綠毛,一陣噼裏啪啦之後,化作一綠袍老者,相貌清瘴,只是面容有些陰鷙,朝真武一禮,言道:“拜見主人!”

真武一甩袖袍,這老蛟也不躲閃,被一陣清風席捲,化作光點飛入遮天蔽日的袖口之中。

帝舜等人在聽聞那聲雷爆之後,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眼巴巴的看着山上。但見一道白虹飛起,停駐高空,顯露出真武身形來。

只見真武念動《往生經》,真言化作光波橫掃山澗,無數黑氣化爲白煙,掙扎痛吼的靈魂洗去戾氣,神態恢復平和,朝真武一拜,被六道輪迴牽引神光帶入六道輪迴。

真武寶相**。氣息浩大,光輪照耀萬里。無數人族匍匐在地,磕頭呼喊,朝拜神蹟。

帝舜等人亦是神情激動,跪倒在地。

度完畢,真武朝帝舜言道:“貧道已經降服妖孽,從此無憂矣。貧道迴天庭了!”一個稽,一道粗大星柱垂下。衆人只見在星光之中,真武真人慢慢升空,隨後直入雲端。消失不見。 舜在位期間爲了大力展人族,同時也爲了完成了自己作爲五帝之一的職責,可謂殫精竭慮。可惜舜即將退位的時候,一場滔天水災席捲而來。

人族大興,成爲天地之間的主角,妖族終於有所行動,幾位想恢復妖族昔日榮光的妖聖一起發動了洪水,準備一舉消滅人族,讓妖族成爲洪荒的主人。

舜心憂水患,爲了儘早的治理水患,舜布昭告,誰能治理水患就可以繼任下位人族共主。可是這場水患實在太大了天下能治理水患的人不多,告示布許久之後也不見有人前來。

假愛真情:BOSS很邪惡 ,這讓舜也很是擔憂起。最後,舜只好命令在司空一職上專職治理水土的鯀前去治水。

雖然自己對於治理這場滔天水患也是毫無頭緒,但舜帝的命令是不能違抗的,鯀在接到舜的命令之後,還是硬着頭皮前去治水。

這個時候,在洪荒之中負責傳下闡教道統的廣成子等十二金仙也是接到了原始天尊的命令,前來相助鯀治理水患。

可鯀只知道將水堵住,卻也不懂得疏通的道理。在闡教十二金仙的相助之下,鯀從人族聖母女媧娘娘那裏求得了女媧當年造人所剩的九天息壤。

鯀將這息壤當作治水之物,每到一處水患之地就把這息壤丟下。九天息壤乃是先天之土,在一接觸到大地之後,體積立馬變大起來,將水堵截了起來。

就這樣過了九年,鯀依然未能將水患制服。而且水患還因爲鯀的堵截之法而更加慘烈。

舜巡視天下,現鯀用堵截的辦法治水,不但一點成績也沒有,反而將水患搞的更大。舜一怒之下,下令將鯀處死在了羽山之上。

闡教十二金仙相助鯀治水,見到如此情景,也不好再繼續呆在人族,只好一個個都返回了自己的洞府。

真武降服九蛟,回到天庭後,昊天聽到真武收服九蛟後,心中倒有了計劃,還是煉製一寶車,讓這些九蛟做個腳力。

取來北海沉香木,紫府神州所產香檀,西方菩提枝,沉香木爲車架,香檀制屏風,菩提寶枝豎插,寶光揮灑,滅殺妖邪。

又用庚金絲線串起祖母綠,祖母印,祖母碧,夜明珠,碧塵珠,碧火珠,勢水珠,消涼珠,九曲珠,定顏珠。定風珠,製成珠簾垂下,遮擋容顏。

蠶絲編織,做成屏風紗帳,其上有天妃執扇,輕搖香風;仙女妙舞,輕盈跳躍;牧童吹笛,輕揚悅耳;道者講經,空靈靜謐。


有華蓋九重,高八丈一尺,金騷羽荷,懸浮在寶車三尺高空,常有五色雲氣繚繞,金枝玉葉顯露,有花葩之象,瑰麗殉爛。外圍瑞氣結成纓落,垂鴨徽恢瀑,如同檐前滴水,揮舞激盪。香與瀰漫,白米燦燦口

袖口一張,狂風乍起,黑夜重現,九天蛟龍掉落在地,一條略大的遍體碧綠,如同玉雕而成;其餘八條漆黑一片,如同黑珍珠般鋥亮,昊天拿出九彩絲絛,牽住龍頸,合於一處,一揉,化爲長繩,作爲牽拉之用。

正當昊天欣賞這架寶車之時,昊天鏡一陣抖動,昊天凝眸一看,卻是鯀因治水失敗,被舜下令處死,死後屍體放在羽山三年不腐爛,一股怨魂不散。

昊天一算,該是大禹出世的時候,這天駕雲來到了羽山鯀屍體旁邊。取出皇極劍一指,這時小孩就從鯀屍體裏飛了出來,而鯀的屍體則化爲黃龍,朝昊天點點頭,向東飛走了。 趕屍匠 ‘阿鼻’寶劍,自己煉化而成。

昊天就把這小孩取名爲“禹”。後禹治水成功,功德巍峨,後人尊稱爲“大禹”。昊天在前世就對大禹治水很是佩服,這次準備盡力助他治水成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