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哦,是這樣的,我們部落每一任首領上任的時候都需要參加一個儀式,也就是大傢伙聚在一起,相互瞭解、相互交流一下。也是爲了首領更好的融入我們部落。和部落人民更好的擁戴首領的一種儀式。”

姚飛點了點頭,這就是神州通俗講的上任儀式嘛。

“什麼時候?”

“這個還需要你來決定。”

“嗯……今天晚上可以嗎?”姚飛只想快點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好,然後趕回神州。說實在的,在這邊預計的時間已經大大超過了他的計劃。

“今天晚上……?”日長老回頭看了一眼其他人,看其他人都沒有說話,點了點頭:“自然可以,我現在去通知部落其他人!”

晚宴很快就如期而至了,黑薩摩經過上次的重大打擊,現在人數已經不多了,而且裏面以婦孺老人爲主要構成。毫不客氣的講現在的黑薩摩部落連一箇中等部落都算不上了,頂多是一個小部落。

但姚飛有信心,紫薔薇那邊已經答應倆家世代結爲友好,有紫薔薇部落的照應,料想其他部落也不敢有什麼太大的動作。

姚飛需要的只是時間,只要給他充足的時間,他相信能夠帶領黑薩摩重新迎來輝煌。

他的上任之旅並沒有什麼波折 因爲部落裏面的人都知道,如果沒有了他,這個部落可能早就消失在這片土地上了,更不必再談什麼輝煌昌盛了。

晚宴時分,姚飛也終於見到了上一任的首領 也就是萊露的奶奶 巴郎的愛人。

可惜已經有些糊塗了,也難怪部落的大事小事都有萊露和其他長老決定。

一番痛飲過後,姚飛在睜開眼,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呼,好大的酒勁啊!”姚飛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睜開了有些腫脹的雙眼,一入眼便是林風三人。

“少主!”

“怎麼了?有急事?”

“少主,紫薔薇部落的使臣來了。就在咱們部落的會客廳。長老們的意思是還是需要少主你露個面。”

“好的,我馬上去。”

昨天下午才把布爾維託整下去 姚飛沒想到莫索比亞這麼利索,今天一大早就派了使臣來這裏講和。

不過這也是個大好消息,起碼證明莫索比亞是發自心裏的畏懼自己!

想問題的空檔,姚飛見到了這位使臣。

是一個黑瘦高個子的男人。

男人看見,態度很是恭敬,想是來時莫索比亞早有交代。

兩方簡單的客氣了一下,就直奔主題。

裏面包括兩家互結爲友好,一方如被外敵入侵,另一方必須出兵援助。當然其中還包括其他的大大小小的條條框框。什麼兩部落的錢幣和物品可以流通,兩家部落居民可以聯姻。

看來這回紫薔薇部落真的是被姚飛給嚇怕了,很多條約在巴郎他們眼裏看來都是不可思議的。

“對了,還有一些事情我先前還沒有考慮到,這樣吧,我起草一封書信,你回去拿給你們首領,讓他過目,考慮一下我的提議。”

送走了使臣,姚飛長舒了口氣,黑薩摩部落的這攤事情終於收了場,結局也是比較滿意的。

對於自己的那些有些流氓的意見莫索比亞那個傢伙會不會同意,姚飛一點兒也不擔心,剩下的事情交給了巴郎他們去談,現在他已經歸心似箭了。

回去找到了老頭子,說了自己馬上就要離開了。老頭兒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便不在多說話了。

實話實說,在這裏住了三個多月了,要說對老頭兒、對那片竹林沒感情也是胡扯。可是人就是在這些分分合合中成長的。

略微的傷感了一小會兒,姚飛便和林風三人啓程去了機場。


“再見了,老頭兒……再見了,黑薩摩。”

“你好,這裏是神州國際機場,即將到站的是8625班客機,由新加坡飛往……”

機場中廣播人聲交織在一起,很是嘈雜。

在這一片嘈雜聲中,四個身影由遠至近來到了出口。

走在前頭的那個年輕人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表情很是享受:“祖國,我的祖國啊!我終於又回來了!”


“少主,咱……”後面的男子話還沒有說完,姚飛兜裏的手機卻已經響了起來。

“喂。”

“小子,你終於回來了!”

“我說吳大哥啊,你真是個間諜啊,我這雙腳纔剛踏入祖國的土地不足五分鐘呢,你就能打電話來跟我聊天,我真是佩服啊!”

“行了,你小子別在這兒油腔滑調了,給你打電話自然是有要緊事兒找你,有空嗎?”

“有!必須有啊!哪裏?我去找你。” “你在哪裏?我去找你吧。”

“我剛下飛機,機場門口。”

“行 一會兒見。”

“你們先回去吧,告訴方凱他們我晚上就趕過去。”

林風走後不久 一輛大型越野就停在了他身旁。

吳默搖下了車窗,衝姚飛比了個上車手勢。

“吳大哥,看你氣色不錯啊,怎麼 找到對象了?”

吳默手一抖,車子差點兒撞到機場的護欄上。

“我說你小子怎麼沒有點兒患得患失的心情啊?你的實力怎麼樣了?恢復了嗎?”

姚飛搖了搖頭,不知道怎麼去說。

吳默也感覺到了他的爲難 趕忙轉移話題:“對了,這回是首長有事情交代給你。”

“首長!?哪個首長?”

“首長還有那個首長,當然是你心裏的那個首長。”

兩人說話期間,越野車伴隨着劇烈的咆哮聲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這是?”

“我也不知道,首長說把你送到這裏我的任務就完成了,你進去吧。”

姚飛暗罵吳默的不仗義,還是硬着頭皮走了進去。

一進去,便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出來兩個人 架着姚飛往裏走。能感覺到他們沒有惡意,姚飛也沒有反抗。

不知道上了多少個彎,過了多少個臺階。就在姚飛暈頭轉向快要吐時,終於到了目的地。

一推門,正是當今現在神州金字塔尖兒的話語人,一號首長:王嚴峯!

王嚴峯自坐自的在那裏喝茶,就連推門進來的姚飛他都沒有擡頭。

“王首長……我……”

“坐。”

“好。”姚飛戰戰兢兢的坐到了王嚴峯對面的座位上,滿臉嚴肅,不敢有絲毫的閃神兒。

“不用那麼緊張,你的那次任務雖說失敗了,而且還犯了你們這一行的大忌。但是長遠來看,這無疑也是最好的選擇。”

“謝謝首長。”

“不用客氣了,今天找你來我是有事情給你交代的。”

“首長請說。”

“我要你在兩年之內掌管神州的所有地下勢力!”


此言一出,姚飛大驚!!!

“首長……你說……你……什麼……?”

“什麼你你我我的,我這個建議很讓你驚訝嗎?”

“王首長,你知道我,我對那個方面一竅不通,怎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掌控地下所有陰暗面呢?”

王嚴峯沒有立即答話,他高深莫測的端起了一杯茶,細細的咂了一口,意味深長的說道:“凡事無絕對,你們那個什麼巨鱷幫的那個謀士據我調查可是很厲害的一個人物。”

“袁琪?”

“沒錯,就是他,如果你能拉過來他,我相信這個時間可能不到兩年吧。”

“可是他兒子……”

“消失了是嗎?”

姚飛點了點頭。

“如果我告訴你我能把他安全無誤的帶回你身邊呢?”

“什麼意思!!?”

姚飛看着王嚴峯的雙眼 不禁打起了冷顫,他想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可能!

“沒有意思,只要你按照我說的辦,就一點兒問題都沒有。”

“行,我懂了。”

“那就好,今天晚上會有人跟你聯繫的,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會的。”

王嚴峯沒有在理會姚飛,而是繼續在那裏自顧自的飲茶。

姚飛懂了,這是送客的意思。

如釋負重的走出了屋子。一號首長還是那麼的有氣場,剛纔自己都差點兒呼吸不過來了。

“哎,薑還是老的辣啊!”

回到了自己家的大別墅,早有林風和巴鬆上來。

巴鬆一個大熊抱抱的姚飛差點兒喘不上來氣,但是他也沒說什麼。這種方式對巴鬆來說無疑是最好的表達方法。

“恩公,你終於回來了!太好了!太好了!我一直在這邊擔心你出什麼意外,我給你推薦的那位大師傅怎麼樣?恩公,你傷好了嗎?”

“嗯,好的差不多了,這次還要謝謝你呢,走吧,進去說。”

進了屋,巴鬆顯然是很高興,拉着姚飛坐在沙發上眉飛色舞的比劃着,說着什麼。姚飛也在樂呵樂呵的聽着。

“等一下。”

“喂,你好,我是姚飛,是,好的,我馬上過來。”

“我出去一趟,回來再說,這回我一定把你母親的病給治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