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和張野對戰的是那個土系的安全局女人,此刻她看起來好似沒有什麼信心,甚至都不敢直視張野的眸子。

或許是剛纔劉成吉的失敗深深的挫敗了她的自信心吧?又或者是,因爲面對的是張野。

這個令人絕望的男人——至少是讓大多數人絕望的男人!

“比賽開始!” 比賽很快開始,也很快結束。

結果毫無疑問的是張野獲勝,甚至安全局的那女人都沒有組織什麼有效的反抗。

沒有辦法,那女人也很絕望,但是這有什麼辦法?

這可能是武林大會開始以來最沒有看頭的一場比賽。

“承讓了。”張野對着對面的安全局女子說道。

那女子名叫劉蘭,能力也很是強悍,但是其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快就輸掉。

怎麼了?爲什麼會這樣?劉蘭絕對想過自己會輸,甚至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贏過張野,但是以這種方式結束,還是讓劉蘭有些接受不了。

那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其實就連葉荒都沒有看清楚,道不是說葉荒的眼神不夠好或是怎麼樣,而是張野和劉蘭在張鳳亭宣佈完比賽開始之後根本就沒動,但是隻過了片刻劉蘭便突然倒地,張鳳亭只是看了一下便宣佈張野獲勝。

不是偏袒張野,顯然張鳳亭知道張野用了什麼手段將劉蘭擊倒。

等劉蘭清過來的時候剛好聽見張鳳亭宣佈本局比賽獲勝的是張野,而自己居然倒在地上。

劉蘭趕忙從地上爬起。

“承認了。”張野的這句話也傳入劉蘭耳中。

劉蘭這才清醒過來,看着眼前的張野,回想着自己剛纔是怎麼倒地的。

剛纔在張鳳亭宣佈比賽開始之後,劉蘭便全神貫注的防備張野,因爲劉蘭屬於土系的異能者,其實還是偏重防禦多一些的,也講究個敵不動我不動,所以也就沒有先出手。

至於爲什麼會突然昏倒,劉蘭覺得肯定和剛纔身上的那股痛感有關,也一定是張野所爲,但是張野是怎麼做到的劉蘭實在不知。

比賽已經結束,下一場比賽也要開始,張野和劉蘭互相行過禮之後,便一起想擂臺下走去,就如同剛纔一同走上擂臺一般。

半路上劉蘭還是沒有忍住,將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張師兄,剛纔你是怎麼做到的?如果方便的話可不可以……”

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張野打斷,不過打斷劉蘭話語的卻不是否定的回答,而是肯定的回答。

“當讓可以,其實也沒什麼不方便的。”

“願聞其詳。”劉蘭也不是一個輸不起的人物,況且在她看來輸給張野手中也是正常,所以也就是沒有半分怨氣,現在張野又同意給自己解釋剛纔自己輸的原因,劉蘭居然還有一絲意外的高興。

“其實也沒有你想的那麼複雜,你在昏倒之前應該也感覺到自己身上突然的疼痛了吧?”

劉蘭回想了一下,卻是是這樣。

“你在清醒的時候也一定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些麻痹吧?”


何止是有些麻痹?就算是現在劉蘭的半邊身子仍然是麻的。

“所以你又沒有想到些什麼?”

“電?”劉蘭小心翼翼的說道。

“正是!其實我只是將方圓十丈之內空氣中所有的雷元素全部在瞬間涌入你身上罷了。”

“至於你爲什麼會暈……你是安全局的,應該知道電腦吧?電腦有額定的電壓,如果超過了電腦便不能正常運行甚至會爆炸!腦子也是一樣的。”張野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說道。

劉蘭似懂非懂,懂得是張野是用了什麼方式將自己擊倒,不懂的是,雷法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關於這個問題,不要手劉蘭不懂,便是安全局的方局長都未必懂,這世上懂得雷法的又有幾個?這是仙人的手段,凡人怎麼可能擁有!也正因爲如此,掌握雷電的龍虎山纔會在古代的地位那麼尊崇,甚至有國家冊封的天師稱號!

說話的功夫張野和劉蘭已經退到了場下,卻是沒有在回到之前作爲選手等待比賽的地方,也就是現在葉荒待的地方,而是直接下了場。

李靈看到張野出來馬上對他招手,大聲的叫着,立馬引起了很多人的圍觀。

其實張野很想裝作沒有看見,但是如果這樣的話以李靈的性子一定會跑到自己面前質問,這樣好像更是尷尬。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現在就不裝什麼看不見了,於是就硬着頭皮向李靈走去。

場外站了很多人,基本上都是來看比賽的年輕武者,見到一個女孩突然對張野大喊大叫都以爲這女孩是張野的粉絲,是過來給張野加油的。

但是令衆人跌破眼睛的是張野居然迴應了,而且還朝着那女孩的方形走去,這是怎麼回事?這時衆人才仔細端詳起李靈來。

“咦?這不是葉荒身邊的那個女人嗎?”

“是啊是啊,我基本上每次見到葉荒都能看到這個女人。”

“葉荒的女人,這麼熱情的喊張野幹嘛呀,難道……”

張野不在乎衆人的在議論什麼,在張野看來那很低級,李靈也不在乎衆人說什麼,因爲她根本就聽不見。

“喂喂!你剛纔是不是賴皮了!怎麼那人突然就倒地了?”李靈問的說的第一句話就讓張野無言以對。

周圍圍觀的衆人早就將目光移到了賽場上,但是聽到李靈這樣問還是將耳朵紛紛豎起,想聽一下張野會如何迴應,衆人也是疑惑,但是卻沒有像李靈這樣居然懷疑張野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

大家對於張野和龍虎山的人品,活着說長久以來堆積起來的信譽,還是很放心的。

張野無奈只好又是給李靈解釋了一邊,張野也沒有可以放低聲音,所以好多人都是聽到了張野的解釋。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你這一招怎麼沒見你之前用過啊?”

“這一招需要準備的時間太長了,如果不是剛纔劉蘭遲遲不肯出手,我也不會用這一招。”張野這樣解釋,但實際情況跟張野說的卻是有些不一樣,最大的不同便是其實張野用着一招根本用不了太長時間,張野又不傻,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就把自己的套路說出去。

聽到張野的解釋李靈很是滿意,再轉頭向場上看去,葉荒已經出場。

“張野,你就先別走了吧,在這幫我解說一下比賽。”李靈又對着張野說道。

張野原本也沒有打算走,下面是葉荒的比賽自然要好好看看,但其實張野更想看的是蒼梧子的比賽。

“葉荒對陣柳子凝!”

“開始!” 隨着張鳳亭的一聲令下大家都將目光聚集在場上。

“咦?怎麼場上有四個人?除去一個裁判還有三個,這柳子凝是要二打一嗎?”有人笑聲議論,顯然不知道這柳子凝的路數。

“你知道什麼!這哪裏是柳子凝二打一,而是柳子凝是趕屍一脈! 甜妻入懷:總裁手心愛 !”那人的同伴似乎是感覺到有些丟人,大聲呵斥着。

“也就是說那個人其實不是人,而是一具殭屍?”

“也算你沒有蠢到無可救呀……”

這樣的議論聲在擂臺周圍四處上演着,主要是衆人大都是第一次見到殭屍,還是這種可以輔助人戰鬥的殭屍,這簡直比**殭屍影片裏拍的都厲害,但又確實是真是存在的。

這讓圍觀的一衆年輕武者異常興奮,畢竟這東西卻是神奇,甚至已經超出了世俗的常理,而現在圍觀的人又大多都是在世俗之中長大,所以用世俗的眼光去看的話,只能感受到更加的不可思議!

諸天重生 ,只是默默的看着場上。

柳子凝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但是容顏和身體卻都是青澀少女的模樣,而柳子凝的殭屍又是高高大大,所以和殭屍站在一起的柳子凝顯得格外的嬌小。

“葉荒,當時我們說過要在武林大會上相見的。”

葉荒當然記得。

“雖然是這樣,可是我還是不會留手的!”葉荒似乎是有些不及風情的說到。

“誰要你留手,你最好用盡全力,我也會用我最好的狀態去迎接!”柳子凝的話似乎有弦外之音,但是葉荒卻是沒有聽出來。

“這樣最好!接招!”

葉荒沒有突然出手,出口提醒了一句,但是也僅限於提醒一句了,手上的動作沒有因爲這句提醒而慢了半分。

其實不用葉荒提醒這招對於柳子凝也是沒有威脅,因爲這一招只是葉荒的試探,根本沒有用盡全力,雖然如此,柳子凝還是快速後退,於此同時,飛僵瞬間想葉荒撲去。

兩個人迎面相遇,不對,不能說是兩個人,應該是一人一殭屍瞬間相遇。

葉荒一拳打在殭屍身上,卻彷彿打向了一個銅柱!

殭屍絲毫不爲所動!

這飛僵比之前強多了!這是葉荒在和飛僵接觸後得到的第一個結論。

這樣才最好,不能只是我進步,大家都進步這樣纔有一絲,這樣獲勝之後的成就感纔會更強烈!

葉荒眼中戰意激揚,剛想繼續攻擊飛僵,卻被飛僵一下子撞的倒飛出去!

飛僵現在已經是很是靈活,幾乎和正常人無意,如果不是這飛僵恐怖的面龐恐怕任誰都會覺得這飛僵是一個真人扮演的。

雖然飛僵動作靈活,但是也只是靈活而已罷了,若論速度,飛僵絕對是拼不過葉荒的。

飛僵真正的優勢在於它已經是死物,也就是說它已經死了,所以也就不可能在死第二次,也就是說它不會受到痛感或是情緒的影響。

這纔是最恐怖的,沒有疼痛感,不受情緒影響,在接受到操控人進攻的命令之後便會不死不休,這話其實說的不準確,因爲殭屍已經是死的,所以不能在用不死不休來形容,可以這樣說,除非將這殭屍的四肢全部折斷,它纔不會繼續對你進攻,但是如果你靠近這殭屍的範圍,即使是身體不能動,它也會伸出頭來試圖將你咬死!

而葉荒雖然金身不壞,雖然修復能力強悍,雖然真氣遠遠不絕,但是終究還是會死,這就是葉荒最大的劣勢。

也就是說殭屍可以隨意的,無限制的進攻,而不用管防禦的事情,而葉荒卻是不行,在進攻的同時還要兼顧飛僵狂風暴雨一般的進攻。

說是狂風暴雨一點都不誇張,因爲剛剛將葉荒撞擊的倒飛而出的殭屍絲毫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向葉荒攻去。

飛僵力大無窮,葉荒又與其進行如此激烈的撞擊,雖然有金身護體,但還是感覺五臟一陣翻涌,好似內臟全部位移一般。

葉荒強忍着噁心的感覺躲避着殭屍的下一波進攻,同時心中暗暗感嘆。

這飛僵莫不是吃了九轉仙丹不成?怎麼幾個月時間過去就便的如此強悍?這還是之前的那具飛僵嗎?

這當然是當初的那具,葉荒不知道的是,這具飛僵又被柳子凝的家族,也就是趕屍一脈又進行了一波祭煉,其威力自然是大漲,以至於現在葉荒如此狼狽。


不行!不能在跟這殭屍糾纏了,要從操縱殭屍的那人下手,葉荒躲避之間望向躲在擂臺角落的柳子凝。

之間柳子凝神色嚴肅,左手拿了一個同齡,右手不知從哪拿出來了一顆柳樹枝。

柳樹枝?葉荒有些懵,那是什麼?拿那個有什麼用?難道是作法用的?


這有什麼用哦!

葉荒不知道那柳樹枝的作用並不奇怪,這場上知道這柳樹枝的屈指可數,葉荒還只是剛發現,實際上場上衆人在柳子凝拿出柳樹枝的時候便已經紛紛猜測,那究竟是做什麼用的?

“那究竟是做什麼用的?張野你知道嗎?”李靈問向身邊的張野,畢竟張野現在是李靈的解說員。

但是這解說員現在似乎有些尷尬,因爲張野也不知道這柳樹枝是作什麼的有什麼用。

“或許只是一件柳樹枝形狀的兵器吧。”張野強行解釋。

“切!不知道就說不知道,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

張野根本不用苦思冥想這柳樹枝是用來做什麼的,因爲他根本不知道,但是同屬於道門的蒼梧子看着柳子凝手中的柳樹枝卻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眼神。

蒼梧子應該是知道的,但是卻沒有人問他,就算是有人問,他也不一定會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