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同志,請出示一下你的證件?”檢查完龍浩宇禮品後,一名守衛敬了一個軍禮,道。

“證件?什麼證件?進門還要證件啊?”龍浩宇疑惑道,他那裏有什麼證件。

“對不起,沒有證件不得入內。”守衛鐵面無私道。


“嘿,規矩不少。”

龍浩宇嘟囔一聲,只能給田靜打去電話,說明緣由後,電話那頭的田靜驚喜過後,“咯咯”嬌笑道:“你龍大門主還有被人擋在門外的時候?”

“唉!這不人在屋檐下嗎?爲了娶媳婦,只能將就委屈一下了,是不是啊媳婦!”龍浩宇調笑道。

“呸。誰你媳婦啊!”田靜口不應心道,不過心裏卻是美滋滋的。

“哦,不是啊,那我估計走錯門了,那我走了啊!”龍浩宇故意道。

“你敢?”


這話不是電話裏的,而是在門口響起,剛纔接到龍浩宇電話的田靜便迫不及待的跑了出來。龍浩宇擡頭看去,只見田靜穿着睡衣站在門口,手裏還拿着手機。

龍浩宇看向守衛,問:“我能進去了嗎?”

“可以,請!”

守衛不認識龍浩宇,可認識田靜,他們那裏還敢再攔。龍浩宇見狀拎着東西走了進去,來到田靜身邊,擡手颳了一下她的瓊鼻,溺愛道:“寶貝,你怎麼還穿着睡衣,又睡懶覺了吧?”

田靜順勢摟住龍浩宇的手臂,故作不悅道:“大過年的沒意思死了,你也不來陪我,不睡覺幹嘛?”

“我這不來了嘛!”

二人有說有笑的走了進去。


“唉!人比人氣死人啊!爲什麼好運的不是自己呢。”身後的守衛見狀心裏嫉妒道。

快到田家門口時,龍浩宇又有些猶豫了,田靜見狀問:“怎麼了小流氓。怎麼不走了?”

“靜兒,我擔心你媽……?”

不等龍浩宇說完,田靜打斷道:“沒事,走吧。”

說着,硬拉着龍浩宇來到門口,開門直接進去了。客廳裏田震老爺子正在看着報紙,而田靜的父母在一起喝茶聊天。

龍浩宇來到近前,恭敬道:“伯父伯母,田老,浩宇姍姍來遲,在這向你們說聲對不起。”說着將禮品放到茶几旁邊,道:“一點薄禮不成敬意。”

田博笑着放下手中茶杯,指指自己旁邊的座位道:“浩宇啊,不必拘束,來,坐。”

穆紫彤只是淡淡的看眼龍浩宇,並沒有給他好臉色。

龍浩宇見狀,尷尬的看眼穆紫彤,然後對田博道:“謝伯父。”

說完,大大咧咧的坐了下去,而田靜則坐在沙發邊沿,手隨意的放在龍浩宇脖子上。

穆紫彤見狀,頓時不悅道:“靜兒,我平時怎麼教你的,一點規矩都沒有,真是近墨者黑!”說着還若有所指的看眼龍浩宇。

“媽,你怎麼說話呢,浩宇他好心來看你們,你就不能態度好點。”田靜不悅道。

“這沒你事,快去將衣服換了,大白天的成何體統。”穆紫彤語氣不善道。

“對,靜兒,聽媽媽的。”田博也在旁邊道。

說完田靜看向龍浩宇。

“快去吧,我和伯父伯母聊會。”龍浩宇拍拍田靜的手安慰道。

聽到龍浩宇這麼說,田靜方纔有些擔憂的離去。

田博與穆紫彤見狀相視一眼,同時無奈的搖搖頭,自己養了二十幾年的女兒,還不如一個外人的話來的管用。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田靜走後,龍浩宇轉頭看向田博,道:“伯父,聽說您酷愛書籍,我上次和靜兒去m國的時候,專門給您找了一本《孤獨的人生》。”說着龍浩宇起身從禮包裏拿出一本書籍遞給田博,其實這是龍浩宇看的,正好用來借花獻佛。

田博微笑的接過一看,書籍並不是新的,因爲龍浩宇已經看過了,不過田博並沒有介意,因爲,他知道這書是孤本,市面上根本就沒有賣的。

隨意翻看了一下,田博面露滿意之色,道:“浩宇有心了。”

“伯父過獎了,這都是應該的。”

說完龍浩宇又拿起一個禮品盒,來到穆紫彤身邊,道:“伯母,一點心意,不成敬禮。”

穆紫彤撇了一眼禮品盒,龍浩宇送她的是一套名貴的化妝品,雖然不是獨一無二的,可是不便宜。禮物她不在乎,主要是這份心意。看到這裏心裏多少對龍浩宇有點改觀,不過面上還是冷漠的點點頭,輕 “嗯”了一聲。

龍浩宇見狀心裏暗笑一聲,轉身拿起最後一件禮品,一個長方形的盒子,來到田震身邊。

田震見狀放下手中報紙,和藹一笑,玩笑道:“浩宇,你這拿的什麼東西來賄賂老夫啊?”

“田老說笑了,一點小玩意,請您笑納。”

說着,龍浩宇將長方形盒子平舉,然後打開來。 就這樣,馬龍一行人鬼鬼祟祟地回到了鄒小北的工作室中。

由於是第一次幹這個,其實馬龍一行人也是十分的忐忑。

說是看好婁小光要收他做小弟。

其實馬龍打着的算盤是……

若萬一,警察們到時候真找上門了,他也好拉一個墊背的。

到時候就說,他啥都不知道,就拉了婁小光一人來面試。

結果婁小光這貨不識數,一下子帶來那麼多的同學過來。

在婁小光看透第一層的時候,馬龍已經看透了第二層和第三層。

現在看來,這婁小光還是不錯滴。

不僅幫他招到了人不說,嘴還十分的嚴實。

此時的馬龍,還真就懂了絲愛才之心。

等到婁小光一行人來到了屠龍工作室後他這才發現。

這裏居然真的擺滿了不少的電腦!

而牆上,也被鄒小北掛上了不少的海報。

乍這麼一看,還真就像那麼回事!

再加上鄒小北的房子是新房,所有的東西看上去都是新鮮。

不明所以的婁小光一行人,瞬間感覺面前的黑網吧不一般。

有些緊張地看着面前的馬龍,婁小光不由好奇問道。

“龍哥,這這段的網費怕是不便宜吧?一小時多少錢,包夜有要多少錢?”

聽到婁小光的話,馬龍的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笑意。

剛剛他還在想該怎麼和這幫人提網費的時候。

婁小光就自己上來做了捧哏。

讚許地看了眼面前的婁小光後,馬龍這才微微一笑說道。

“這個嘛,價錢大家也懂,這畢竟是新開的網吧。

再加上整個學校周圍,就我們這一家網吧,價格自然是十分的不便宜嘍!

不過大家都是同學,又是我們的第一批顧客,你看這樣如何?一小時收你們1塊錢,包夜10塊!

其他人的話,我可收他們一塊五一小時,包夜怎麼滴也要15塊!

悄悄告訴你們,北哥拉的可是50兆的光纖!那速度,一般網吧根本比不上!”

聽到馬龍的話,周圍的小夥伴們眼睛不由一亮!

這一塊錢一小時的網費,雖然和一般的小黑網吧比起來,確實要小貴了一點。

但是鄒小北的工作室它環境好啊!

沒有一般黑網吧的那些流裏流氣的社會人不說。

就連抽菸的也沒有幾個。

鄒小北平時不喜歡聞香菸的味道,再加上這是新房。

大家對這套新房也是十分的喜歡,所以就算有人抽菸那也會出去再抽。

同時鄒小北可是像大家承諾了,以後的顧客也只會招學生。

別的人想來她的工作室,那是門都沒有!

保證了工作室的純潔性。

左右衡量了一番後,婁小光和他的小夥伴們這才悄悄對視了一眼。

下一刻,除了婁小光外,其餘的15人全都自覺地交上了10元的現金!

看到有人交錢了,馬龍的臉角自然咧開了笑容。

雖然這150元的收入說多不多,說少不少。

但是可別忘了,這鄒小北既然要幹網吧了,哪會不搗鼓點別的買賣?

“香菸、瓜子、泡麪汽水?!有誰要的自己去櫃檯買去!”

“放心,我們網吧不肯錢,外面賣多少錢,我們就賣多少錢!”

“小兄弟,想不想玩《傳奇》?你放心,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那可都是叱吒傳奇的大佬,要不要我們帶你去練好?

放心,一小時只收你十塊!”

“霧草!剛剛出了一把紫色的‘降魔’!等級20的,精準能加3!精神加6,霧草!這個重量只有12!有沒有誰收了?我便宜點賣只要5塊錢啊!”

“兄弟們夢幻西遊瞭解一下,馬上組團去刷龍宮!放心包過,帶練一晚20塊錢啊!”

“學弟學弟!你們有沒有誰會玩DOTA?哦?不會!那好啊,我教你啊!”

就這樣,整個晚上,婁小光一行人就在馬龍一行人的糖衣炮彈下迷得是神魂顛倒。

這個屠龍工作室實在是太有趣了!

你不會玩遊戲?沒問題,有代練!

你沒有好的裝備?沒問題有代練!

副本過不去?沒問題!還是有代練!


啥?有人砍我兄弟!這不行!兄弟們,喊20個代練替我們兄弟找回場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