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看到了無數的老幼婦孺,倒在了地上。

以微薄之力,血戰大食騎兵。

他看到了大唐將士,即使身軀破碎!

也在竭力殺敵。

李易,這個八歲孩童。

怒了,徹底的憤怒了。

“你們都該死!”

李易牙齒都咬碎了,嘴中含血一字一句的大吼。

他赤紅的眼眸,滾下了淚水。

這是李易第二次落淚。

“華雄何在!”

“末將在!”

“吾命你帶領山地騎兵,隨吾殺!”

“末將領命!”

華雄長槍飛舞,當即在前方開道,直衝被圍的老幼婦孺而去。

身後的一千山地騎兵,更是眼眸赤紅的揮動唐刀,以最快的速度,殺開一條血色通道。

終於,大食騎兵峯包圍圈,被衝破了。

當殘存的老幼婦孺,見到李易等人的到來,頓時悲慼的大哭。

“來了,少將軍終於來了。” 這個夜,對於萬一來說,絕對是個難以入睡的夜晚,半夜,萬一因爲剛纔被柳妖妖逗得幻想連連,情緒難以控制,做了一個好夢啊,不得不起牀換換內內,到浴室洗洗。

以萬一的眼力,也就沒有開燈了,直接向浴室走去,迷迷糊糊的推開浴室門,卻見浴室中,一個人影正半蹲着,貓着腰,似乎在搗鼓着什麼,萬一睡意瞬間全無。

一陣風似的退出了浴室,逃也似的回到了房間中,孃的,這啥情況啊,今晚的事兒咋就這麼多呢?

剛纔,剛纔那是凌魚歌吧,小姨子那是在換姨媽巾嗎?

搞什麼啊,也不開燈,就算夜色好吧,也應該把浴室門反鎖吧,太沒安全意識了。

萬一搖了搖頭,算了算了,懶得洗了,拔下身上那條裝着億萬子孫的小內內擦拭了幾下,就在此時,房門突然被推開了。

門口,傳來了凌魚歌好奇的聲音:“姐夫,你幹啥呢?”

嘎!

萬一楞了,完全楞了,仍然保持着彎着腰,用內褲擦拭的猥瑣動作。

足足幾秒後,萬一急忙一把抓過涼被,裹在身上,一臉無奈的看着門口的凌魚歌:“魚歌,你就不能敲敲門嗎?大晚上的,要嚇死姐夫啊?”

凌魚歌倒是宛如沒事一般,走進了房,好奇的看了看萬一,眨了眨大眼睛問道:“姐夫,你剛纔是在幹什麼?”

“沒幹什麼,有點癢,撓撓。”萬一老臉一紅,隨口忽悠。

“哦!”

凌魚歌也沒繼續問,而是捂着小腹,一臉痛楚的說着:“姐夫,我肚子疼。”

“肚子疼?吃壞東西了?”萬一看了看凌魚歌問道。

“不是。”凌魚歌搖了搖頭。

“那是什麼?”

對於凌魚歌來說,彪悍的人生根本不需要解釋,直接說着:“我來那種了。”

“那種?”

萬一這纔回想起來,剛纔自己在浴室門口瞥了一眼,凌魚歌似乎正在換姨媽巾。

都說女人來親戚時,那是萬箭穿心的痛啊,看着凌魚歌那痛楚的表情,萬一也能想象到。

“那怎麼辦?姐夫又不是醫生。”

“你幫我揉揉嘛。”凌魚歌直接坐在了牀上。

“揉揉?”

萬一忍不住嚥了咽口水,祖宗哦,你這是要姐夫我犯罪嗎?

這大晚上的,你讓我給你揉小腹,這到底是什麼節奏?你那小腦袋裏到底想的是啥哦?

“姐夫,你不是學武的嘛,你用你的內息將手掌變熱,幫我揉揉嘛!”凌魚歌坐在牀上,雙腳蜷了起來,看樣子的確是疼痛難耐啊。

萬一一怔,華夏好腦經啊,這辦法你都能想得出來,姐夫真心給你跪了!

萬一也是不忍心,不過還是不忘說了句:“揉是可以,不過,魚歌,你可千萬別讓你姐姐知道,要不然姐夫會沒命的。”

“你放心啦,姐夫,那妖精來了後,姐姐都不怎麼理我了,我們也別理她們,哼!”凌魚歌宛如一個小孩兒似的,氣呼呼的說着。

“那好吧,我可不敢保證有沒有效果哦。”

萬一裹着涼被,回身將房門給關上了,開玩笑,萬一等下凌魚卿或是柳妖妖起牀,看見凌魚歌在自己房內,那自己就算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啊。

凌魚歌倒沒再說什麼了,直挺挺的躺在了牀上,她本來就穿着薄薄的睡裙,此刻倒在牀上,睡裙緊緊的貼在身上,那玲瓏剔透,凹凸有致的身形展露出來,萬一瞬間覺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了。

萬一坐在牀沿上,就要盯盯的看着凌魚歌那美妙的身姿,有些醉了!

“姐夫,你快啊。”

凌魚歌忍不住催促起來,她還不知道,眼前這是一頭狼啊,而且是從來沒有吃過肉的餓狼。

“哦,好的,好的。”

萬一狠狠的罵了自己一句,隨即內息運轉,在右手掌緩緩化開,右手掌迅速的變得熱乎起來。


“魚歌,你指一下,我應該幫你揉哪裏?”萬一可也不敢胡亂下手。

“這裏。”


凌魚歌指了指,那應該是肚臍下一點。

萬一點了點頭,右手不受控制的有些顫抖,緩緩的放在了凌魚歌的小腹之上。

手掌上,傳來一股極爲柔然舒適的感覺,隔着那薄薄的睡衣,萬一幾乎能想象到,凌魚歌的皮膚是多麼的光滑。

“姐夫,你要揉起來,不要放着不動嘛。”凌魚歌見萬一沒動靜,又催促着。

“好的,好的。”

萬一深吸了一口氣,將自己腦海中那些邪惡的想法統統拋掉,而後右手開始做順時針方向的磨動。

“嗯!”

隨着萬一手掌的遊動,凌魚歌竟然忘情的輕輕一哼。

萬一頓時只感覺剛剛壓抑住的火,立刻又高漲起來,全身血液瞬間沸騰了。

祖宗哦,你舒服就算了吧,別發出聲音行不行啊,你難道不知道,姐夫我現在餓得慌啊。

“姐夫,就是這樣,可以再快點,快點。”

凌魚歌微微閉着雙眼,一臉享受的輕喊着。

嗤!

萬一連連深吸了幾口大氣,感覺渾身都要燃燒了,這凌魚歌實在太會折磨人了。

主神的異域次元 ,萬一還是強壓着火,隨着凌魚歌的說法,右手磨動的頻率加快了點。

嗯!

哼!

啊!

凌魚歌在萬一掌心內息的刺激按摩下,發出一聲聲輕呼,那聲音落在萬一耳中,簡直就是魔咒。

要將萬一一步步向深淵之中拉去,陡然間,萬一只感覺腦門一熱,一股熱流從鼻孔中竄了出來。

萬一急忙左手一抹,楞了,孃的,竟然流鼻血了。

但體內的邪龍血卻宛如翻江倒海一般,萬一的鼻血不住的往外流,嚇得萬一隨手從牀上抓過一塊布,直接一下蒙在了鼻子上。

同時,趕忙運轉着‘玄冥典’,穩定心神,壓制住體內躁動狂暴的邪龍血,慢慢的,慢慢的,萬一方纔感覺到周身的狂躁漸漸散去。

萬一瞥了瞥凌魚歌,好在凌魚歌此刻閉上雙眼,正美滋滋的享受着,並沒有注意到萬一的糗樣,萬一這才鬆了口氣。

咦,等等,這什麼味道?

萬一皺了皺鼻子,將捂在鼻子上的那塊布拿下來一看,頓時一臉黑線,孃的,那不是哥們剛纔換下的內褲嗎?

苦b的是,上面還有萬一剛纔釋放的方剛血氣,億萬子孫!

臥槽,哥們這是倒了哪門子的邪了,萬一趕忙隨手將內容豐富的內內往垃圾桶裏一扔,只感覺胃裏一陣翻騰,好一陣噁心,差點沒吐了出來。

魚歌啊,魚歌,姐夫這算是被你給坑慘了!

萬一苦着臉,繼續幫凌魚歌揉着,凌魚歌的輕哼聲越來越弱了,最後,終於睡了過去。

呼!

萬一長長的出了口氣,瞥眼看着就在自己手掌下,距離不到五釐米的那凹陷三角之地,腦中一個邪惡的念頭陡然而生。

要不,摸摸?

萬一又看了看凌魚歌,確認凌魚歌的確已經睡熟了,右手忍不住緩緩向下滑了過去。

不行,不行!

萬一趕忙將手收了回來,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萬一啊,萬一,你個禽獸,眼前的可是你的小姨子啊,你怎麼能對她有如此邪惡的想法呢?

但萬一越是如此想,腦海中那念頭越是揮之不去,剛剛纔平息的邪龍血又開始躁動起來。

要命啊!

萬一趕忙下了牀,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冰涼的地板,讓萬一躁動的心稍稍平復了些,萬一連連深吸了幾口大氣,翻滾咆哮的邪龍血這才稍稍安生了點。

萬一轉頭看了看熟睡的凌魚歌,心頭暗道,看來以後真的要離這小姨子遠點,沒準哪天自己真的一個控制不住犯了錯誤就後悔莫及了。

“哼,妖精,搶我姐夫,你只是小老婆,我是小姨子,我比你大,你給我倒洗腳水去。”

就在此時,睡夢中的凌魚歌突然夢囈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