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因爲玲瓏姐對我好啊!”

我也直接回答說道:“就好像是我的親姐姐一樣。”

玲瓏姐也笑了一聲,然後便是和我聊了很多事情,我知道了她對凡爺的感情很深,同時也知道了她這次對凡爺真的很失望。

不過我不想讓玲瓏姐再想這些事情,所以我就直接轉移了話題,我問她那麼厲害,怎麼會害怕老鼠。

玲瓏姐說道:“因爲小時候在孤兒院就有很多的老鼠,好多女生都怕,我也就跟着害怕了。”

我聽到了玲瓏姐的回答,也頓時明白了,不管再怎麼強大的女人,始終也是女人,會害怕一些東西。

這麼一晚上我都在玲瓏姐懷裏跟她聊天,連我自己是怎麼睡着的我都忘記了,不過今晚上真的是我睡得最舒服的了。

因爲這樣在玲瓏姐的懷裏睡覺,就好像是真的在大姐姐的懷裏睡覺似的。

第二天一早我起牀的時候,發現身邊的玲瓏姐不見了,估計她可能睡不踏實,所以早早就起牀了吧。

我也穿好了衣服,然後便是起牀了,當我出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了冒着黑煙的廚房,玲瓏姐的身影正在裏面忙碌着,還劇烈的咳嗽着。

我看到了這個情況,便是連忙上前拉開了玲瓏姐,說道:“姐,還是我來吧!”

玲瓏姐一邊咳嗽着,一邊就把燒火棍交給了我。

“小運,姐姐是不是很沒用啊,什麼都做不好,”玲瓏姐擦了擦臉,結果把手上的黑灰都摸在了臉上。

“沒有啊,人各有所長!”

我笑着看着玲瓏姐說着,然後便是很快就弄好了廚房,然後便是熟練的熬好了米粥,還有昨天的剩菜。

“弟弟,你真是太厲害了,要是早十多年年遇到你的話,我也不至於在垃圾桶裏撿東西吃了,”玲瓏姐坐在了桌子旁,看着我感慨的說道。

我也知道,玲瓏姐早些年很辛苦,經常揀剩飯吃,想起她昨晚說這些的樣子,我就一陣心酸。

“玲瓏姐,你放心吧,今後有我在,保證不會讓你餓到,”我端來了米粥,笑着跟玲瓏姐說着。

雖然我倆吃的東西很簡單,但是我跟玲瓏姐一起吃早飯,忽然感覺這樣的生活也挺好的,能夠跟玲瓏姐這樣躲在這裏。

正當我這樣想着的時候,忽然五月瘋狂的對着大門的方向叫喊了起來,而且聲音十分憤怒。

“它怎麼了?”

玲瓏姐看到五月這個樣子,連忙疑惑的對着我問道。

“有人來了!”

我十分了解五月,每次它這樣叫喚的時候,都是有陌生人來的時候,它總是能提前很久就發現。

我的話音落下了不久,便是聽到了汽車的聲音傳了過來,我和玲瓏姐連忙都是放下了碗筷,然後便是看向了大門口那邊。

果然,伴隨着五月憤怒的叫聲,幾輛豪華轎車直接停在了我家的大門口,接着一個穿着白西裝的陰柔男子開門走下了車。

這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甯浩。

我看到了甯浩竟然找來了,頓時我的心頭猛然咯噔了一下子,他怎麼會找到我家來的?

跟隨在甯浩身後的,還有幾個人,明顯都是甯浩的保鏢,他來的目的肯定也是不言而喻,就是爲了帶走玲瓏姐。

“五月別吵!”

我直接對着五月那邊喊了一聲,它嗚嗚了幾聲然後便是不出聲了。

“你來做什麼?”

玲瓏姐沒有等待我說話,便是直接上前一步把我擋在了身後,明顯她是當起了我的擋箭牌。



“玲瓏,你就真的願意跟他吃這樣的垃圾,也不想跟我結婚嗎?”

甯浩目光掃過了我跟玲瓏姐吃飯的餐桌,立刻就不屑的說了一句。

“這裏的飯菜比任何山珍海味都好吃,”玲瓏姐冷聲對着甯浩說道:“而且我的事情,你管不到。”

甯浩聽到了玲瓏姐的話,立刻就無奈的深吸了一口氣,顯然他也沒想到,玲瓏姐會這樣跟他說話。

“玲瓏,我可以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跟我走,我們可以擇日再舉辦婚禮,昨天的鬧劇,我可以當作沒發生,”甯浩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對着玲瓏姐說道。

“不可能!”

我直接上前喊道:“我姐是不會嫁給你的,你就死了這個心吧。”

我好不容易纔把玲瓏姐帶出來,而且能夠跟我一起這麼幸福的生活,我當然不想讓她再回去了。

“鄒運!”

甯浩看向了我,然後叫出了我的名字,說道:“當初是我小看你了,沒有想到你這樣的小人物,竟然真的得到了玲瓏的真心,讓她心甘情願的跟你走。”

“那又怎樣?”

我冷聲對着甯浩問道。

“怎樣?”

甯浩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跳樑小醜始終是跳樑小醜,蹦躂不了多久。”

“你就不想知道你的那些兄弟,怎麼樣了嗎?”

甯浩沉聲對着我這邊問道。

我聽到了他的這個話,心頭頓時猛然一沉,我跟玲瓏姐來到這裏之後,我也聯繫熊哥了,可是沒有聯繫上。

“你把他們怎麼樣了?”

我立刻氣憤的對着甯浩那邊問道。


“反正他們不太好受,”甯浩看着我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不過也沒什麼大事,只要你讓玲瓏跟我回去結婚,我保證放了他們。”

“你——!”

我聽到了甯浩的這個話,立刻我就憤怒了,這個傢伙是要逼着我在兄弟和玲瓏姐之間選一個。

可是我不管選哪個,都是錯誤的,這根本就是一個沒有辦法選擇的問題。

“不好選吧?”


甯浩冷笑了一聲看着我問道。

“不如我來幫他選吧!”

玲瓏姐這個時候忽然上前走了幾步,說道:“我覺得可以交換一下。”


“交換?”

甯浩皺了皺眉似乎不太懂玲瓏姐說的交換是什麼意思。

“用你的命來換他的兄弟!”

玲瓏姐說着便是快步衝到了甯浩的身邊,擡腿便是踹飛了他身邊的兩人,手掌一翻一把鋒利的刀子出現在了她的手中,翻轉了幾圈之後,直接橫在了甯浩的脖子上。 玲瓏姐手中的小刀橫在了甯浩的脖子上,可是甯浩此時臉色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似乎對玲瓏姐的做法也並不怎麼意外。

“不愧是你!”

甯浩被玲瓏姐這樣用刀威脅着,他也看着玲瓏姐輕聲的說道:“沒猜錯的話,這個刀一直都藏在你的婚紗裏吧?”

我聽到了甯浩的話,心中也是猛然一驚,因爲我還在奇怪這把精緻的小刀玲瓏姐從哪拿出來的,原來一直都在婚紗裏。

而且我也瞬間就明白了,爲什麼玲瓏姐會把這個刀藏在婚紗裏,估計她是想着完成了跟甯浩的婚禮之後,就用這把刀自盡。

這樣一來的話,她也不至於違反跟甯浩的婚約,還可以幫助凡爺完成心願。

可是想到了這裏,我的心裏也頓時慶幸了起來,幸好我從婚禮現場帶她離開了,不然的話,她死了我會更加傷心。

“我說的交換怎麼樣?”

玲瓏姐沒有回答甯浩的話,而是直接冷聲對着他問道。

“你真的願意爲了他,殺掉我?”

甯浩緊鎖着眉頭看着玲瓏姐問道。

“在我心裏,你根本不值一提!”

玲瓏姐冷聲回覆說道。

“我不信你會殺掉我!”

“那你可以拿你自己的命賭賭看,”玲瓏姐說着便是手中匕首輕輕一動,立刻甯浩的脖子便是被劃出了一道傷口。

甯浩感覺到了脖子的疼痛,也立刻緊張的吞嚥了一下口水,表情也沒有之前那麼淡定了。

“姐!”

我看到了這個情況,連忙對着玲瓏姐那邊喊道,我也知道殺了甯浩會有多大的危害,就算是玲瓏姐身手十分厲害,可是殺了甯浩,她也再無生還的可能了。

我真的不想因爲我自己連累玲瓏姐。

“這聲姐,叫得可真親切啊!”

正當我擔心玲瓏姐做錯事情犯下錯誤得時候,忽然我就聽到了一聲熟悉得女人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

當我看向門口那邊得時候,便是看到了李沁從門口走了進來,嘴角帶着笑意得看着我。

“李沁?”

我看到了這個陰魂不散得女人,我頓時瞪大了眼睛,我之前還奇怪甯浩是怎麼找來我老家的,現在看到李沁我終於明白了。

又是這個女人把我的信息出賣給了甯浩。

“怎麼?我打擾你和你姐的田園生活了?”

李沁來到了我們的面前,立刻就笑着看着我這邊問道。

“你還敢糾纏我弟?”

玲瓏姐看到了李沁進來,也立刻就冷聲說了一句。

“還真把他當你弟了?”

李沁也冷笑着看向了玲瓏姐那邊。

“李沁,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也壓抑着心中的憤怒,對着李沁那邊冷聲問道。

“我當然是來幫你的了,”李沁來到了我的身邊,然後說道:“只要你跟我走,我保證你的兄弟平安無事,你這個姐姐也會沒事。”

我聽到了李沁的話,立刻我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然後我就說道:“你什麼意思?”

“熊大山和小刀在我手上,你跟我走,我會放了他們,而且我也保證寧少爺,不會再糾纏你姐,”李沁繼續輕聲對着我說道。

我可十分了解,李沁這個女人之所以會做這樣的事情,她肯定是有什麼其他的企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