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過來,過來~你該醒來了,沉睡了這麼久難道還不夠嗎?」

「那個傢伙也蘇醒了,如果你在不醒來的話,你的世界,你的孩子們~就要被他摧毀了啊~所以,快點,你必須快點找到你的心,這樣你才能夠醒來……」

「記住,你的心,就隱藏在牙與心的通道之中,你一定要記住!」

清晨,陽光從窗戶外灑進房間,床上的人兒眼睫毛輕顫,一聲輕哼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剛睡起,眼中蒙著濃濃的水霧,在床上坐了一會兒后才漸漸德有了焦慮。

摸上自己的頭,漠狼皺起了眉頭。已經連續幾天了,做同一個夢卻什麼都記不住,只能聽到有一個溫柔的聲音一直在跟她說,要記住,記住什麼東西。

嘆了口氣,還是想不起來,狠狠地搖了搖頭,從床上下來喚來小二準備好洗漱用品洗漱整理完畢后就往樓下走去。

樓下禹仁早已等在那裡,正跟著店小二不知在說著什麼,一會低頭深思一會兒卻又不斷發問,而那小二也被問的滿臉茫然。

走到禹仁地身邊,拉開凳子坐好也沒去打擾,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后就靜靜地等著。

過了一會兒,禹仁將自己想問的問題全部問完,吐出一口濁氣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后抬起頭這才看到了漠狼。

「嗯?你怎麼起來了?這不是還早嗎?」

「不早了,你剛才問了那個小二什麼?」漠狼搖搖頭,看著禹仁道。

禹仁一愣,扭頭看了眼外面,的確時間也不早了,逼近午時了啊。原來他竟然問了那麼久了?

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發現骨頭幾乎都僵硬了,隨著他的動作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嗯……我也沒問什麼,就問那店小二附近有沒有發生什麼人口失蹤的事情,之類的。也不曉得那群魔物抓那麼多人到底做什麼。」

漠狼嗯了一聲,眸光閃爍:「是啊,距離第一次人口失蹤也已經有一個半月了吧?連續著已經有大批的人被他們帶走了……」

禹仁道:「是啊,人類帝國三座城人口失蹤,獸人國如今也有兩座,再加上那些零零散散的族群,數量也不少了。」

禹仁有些頭痛,他本來不過是應父命,去各個族群查證魔族是否蘇醒的事情,結果到了如今卻成了去通知防範魔族的來襲。

魔族魔族,如今他的生命里已經全部被這所謂的魔族給填滿了,為什麼他們就不能老老實實的待在深淵永遠別出來呢?

哈了一口氣,伸出手揉了揉眉心,重新坐下后喚來小二讓上些小菜,這個點兒趕緊吃完繼續趕路好了,早點通知完,順便帶著漠姑娘追上那群傢伙,他就可以散人了。

哎……說到底他也不過是一個普通人,雖然是禹家後代,但要比強大,卻還不如其餘幾族,整天奔波勞累的,都什麼事兒啊!趕緊早點幫她找到那群魔族,也算是朋友的一點小幫助吧。

菜上來了,示意漠狼開吃,就拿起筷子準備動筷吃飯。結果這菜剛塞進嘴裡,剛才被禹仁問話的店小二就急匆匆的趕了回來,對著吃飯的禹仁就道:「這位,這位客官!我,你,您剛才打探的消息,我有了!狼族,在昨夜被襲擊了,如今如今全族人剩下不到一半!神之物,據說,據說也被搶走了!」

到嘴的食物還沒來得及咀嚼就被吐了出來,禹仁拍桌而起,憤怒的道:「什麼!他們,竟然又對守護家族動手了!」 狼族,狼族,漠狼重生后所在的族群。時隔多日後,在聽到這熟悉而又陌生的名稱,漠狼沉默了,也不知該說些什麼。雖然她對這個狼族並沒有什麼感情可言,可也畢竟是她這個身體的家……

如今狼族出了事情,也不知道該不該去幫忙……

長嘆了一口氣,無奈的笑了笑,起身走到禹仁的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們去狼族看看吧,問問那些傢伙去了哪裡,畢竟狼族是多數失蹤的族群中,唯一還有僅存的。」

聽到漠狼的話,禹仁愣了一下,但很快的就反應了過來,皺起眉頭嚴肅的點了點頭,道:「嗯,好。我們即刻出發吧!」

「好。」

語畢,兩人也就不在廢話的,結了賬騎上馬就向著狼族一路狂奔而去。

此刻狼族大廳內氣氛沉悶無比,僅存的長老們沒有一個人說話,全都低著頭滿臉悲痛。與曾經的張揚跋扈的模樣判若兩人。

狼族族長漠炎坐在首位之上,面容嚴肅,皺著眉頭看著台下的人,心中止不住的冷笑。

呵,平時就知道找事,如今出了事情了卻又個個推脫不幹!真是,真是一幫好長老啊!

「狼族一半的人被帶走,而神之物又不知所蹤,各位有什麼好辦法嗎?」

眾長老聽到這話,身體一顫,偷瞧了眼旁邊的人,在看到同樣的恐慌以及不願后深吸了一口氣,繼續保持著沉默,誰也不吭聲不說話。

漠炎看著他們,心中的火不打一氣來!三千多年地安逸都讓他們忘記了曾經狼族的輝煌與勇猛,全成了一群只會動動嘴的死老頭!父親啊父親,這群傢伙不虧是你當初定下來的,簡直是一個性子!!

咚!!

手狠狠的拍向座椅扶手,只是一下,那實木做的扶手就碎裂開來,漠炎起身,目光凌厲,瞪著台下的眾人,朗聲道:「怎麼!不說話嗎!你們這群傢伙的日子過得是不是太安逸了?!平日里就知道沒事找事耍些小手段,可是當真正需要做事情的時候,就跟個死人一樣,一聲不吭!!這樣的你們還是長老嗎?!還配做長老嗎!啊!!」

這話就像是一把刺,狠狠地刺進了長老們的心,有些人覺得愧疚,低下了頭,有些人覺得無所謂,眼睛看向別處,而有些人,卻是心中格外的不滿。

「族長,你這般說就不太合適了。怎麼說我們這群老傢伙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樣說就太傷我們的心了。即使你是族長,也不能這樣子,我們這些老傢伙,可是前族長親自指配的。」

說話的人名為漠坤,漠安的爺爺,已經看著兩代族長長大,九十四歲的年齡了,為老不尊,總是以大欺小,也是這群長老中的帶頭人。

「呵?漠坤,雖然你看著我長大,但是你也別忘記了,當初你在我父親身邊的時候做過什麼。如果不是父親心軟,你以為你還會在這裡嗎?!」漠炎冷笑,看著說話的漠坤目光不善:「父親指派的又如何?莫要忘了,你們的任務就是守護好狼族,而不是混吃等死,借著身份壓人!我,漠炎!在位三十九年,哪次戰鬥我沒有出場過?我身負重傷躺在床上的時候,你們在幹什麼呢?啊!告訴我!!」

「漠炎!你不要太過分!我們可是你的長輩!我們為了狼族付出了那麼多,享受一番又如何!」漠坤惱羞成怒,這個傢伙絕對是在針對他!

對,沒錯,是他在戰鬥之際帶著眾人去了春街,是他在魔族來犯之際將守衛叫去買東西!可是,那又如何!他漠坤,就該受這待遇,就該如此!狼族不是還沒有滅族嗎?沒有滅,那不就是還好好的嗎!憑什麼,你不過是一個族長,憑什麼對著我們這麼多長老說話!


「漠炎,我告訴你!不要逼急了我們!當初你當上族長是因為有我們的扶持,沒有我們就沒有現在你!既然能將你推上去,那麼我就能將你,推下來!」漠坤彷彿著了魔,嘴角是殘忍德笑意,眼睛充血,眼白里全是紅色的血絲,肥胖的身體因為激動而不停地顫抖,此刻得他,早就不是幾十年前那個總是笑嘻嘻的面對著所有人的和善之人……

漠炎的心很痛,很痛,因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漠坤,那個看著他長大的長輩!竟然會對著他說出這種話。

「……呵,是嗎?那麼,這個族長我不當了罷,誰要,誰便拿去。」失望,心底有的只是徹頭徹尾的失望,狼族原來已經腐敗成這個樣子了嗎?是從什麼時候,好像,是從狼牙失蹤后吧……

苦笑了兩下,摘下代表著族長的身份的耳飾,一步一步的走下台不理會那些長老們震驚的目光,向著外面走去。臉上的表情,比哭還難看。

漠坤也是沒有想到,他不過是威脅了一下,這族長說著不當就不當了?!這,這怎麼可以!若不是他這幾十年來一直抵禦著外敵,他們又怎麼可能會這麼輕鬆?!

不想當族長了?他,漠坤不同意!!

幾個箭步,衝到了大門口,眼中血絲更多,沖著漠炎離開的地方大吼道:「漠炎!我告訴你!這個族長不是你想當就當,想不當就不當的!我沒有同意你下來,那麼,你到死,都要給我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裡!!!」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漠炎既然已經有了決定,那麼他就不會再坐上那個位置。

說真的,這麼多年過去了,其實不坐在那裡,也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不是嗎?

第二日,清晨之際,漠炎的書房門就被大力的推開了,一個嬌俏的男裝女子沖了進來,二話不說的就是一通抱怨:「父親!你怎麼可以不做族長了呢!如今因為那漠坤狗賊,族裡都以為是你的錯,害得我剛走在族裡差點被人圍攻!!」

漠炎無所謂的笑了笑,淡然的將手中得書合上,溫言道:「雅兒,其實不做族長也挺好的不是嗎?現在倒是可以輕鬆一點兒,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對了,你以前不是總要和著讓我帶你去玩兒嗎,現在有時間了,可以了,抽空我帶你出去走走吧,你也不要總是修鍊,太累。」

漠雅聽到這話,心情並沒有好,反而是更加的糟糕,因為如今的她,所在意的不在是玩耍,而是實力與權利,她也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小屁孩了。


「父親,你不要再胡鬧了,我現在最希望你做的,就是老老實實的坐回你的位置,繼續當你的族長。況且,我族正在面臨災難,你這個樣子誰去平復我們族人的心,又有誰,能夠去解救我們那些被帶走的族人?」

話說的好聽,但是漠雅其實還是為了自己,因為……她不希望遭受他人唾棄,她不希望自己不再是族長的女兒!

所以啊,父親,嘛,快老老實實的,坐回你該做的位置上。這樣,對誰都好……

漠炎沒有吭聲,說實話,他的確是不忍心,不忍心就這樣拋棄他看了幾十年的族群……可是,現在即使是他也沒有辦法啊!他怎麼會不想帶著族人們脫離這次困難,怎麼會不想?但是,這次,是真的沒有辦法……


只是一個照面,他就敗下陣來,更不要說去跟七人戰鬥了。族群里還有比強大的人嗎?可以說沒有了。多少年的懶散,讓一代不如一代。現在除了他的女兒,還有那個後輩能夠擔負的起這重擔?

長嘆了一口氣,揉了揉酸痛的眉心,起身緩緩的走向門口,看著門外不遠處的空地上,一群無知的孩童快樂的玩耍著。這心,就更痛了,就像是有人拿著針,一根一根的扎著他。

「我知道,可是我不行了,多年的頑疾,讓我的力量在緩慢的流逝,即使是很緩慢的,但這五年下來,也不少了……雅兒,我做了族長這麼多年了,也該休息休息了,你走吧,當你能夠肩負起一切的時候……就是你登上族長之位的時候。」

話說完,也不在多說,在漠雅震驚卻又難掩興奮的目光下,離開了房間,也離開了狼族——當然,只是暫時的,畢竟這裡還是他的家。

……

「可惡,可惡可惡!!漠炎那個傢伙竟然說干就不幹了!真是氣死老夫了!」議事大廳內,眾長老坐在一起討論著大業,本該坐著族長的位置上毅然的變成了漠坤,而下方的人卻沒有一人對此發表意見。

「漠坤長老,您要冷靜。這漠炎一定是一時半會想不開,我覺得他應該過一段時間就會回來,繼續老老實實的當他的族長。」一位長老獻媚的對著漠坤說到,那彎起的眼睛不像是狼族人,倒像是狐族多一些。

「呵,我看這次那漠炎是鐵了心了跟我作對!」漠坤漠然的看了眼說話的人,冷笑道。

「哎,漠坤長老。其實我覺得漠炎族長也的確是太辛苦了點,這麼多年過去了為了族群付出了也不少,如今還要他承擔起此事,真的不妥。」漠寧皺著眉頭,他身為這長老也不短了,看著漠炎為了狼族付出了那麼多,他於心不忍。怎麼說大家也都是狼族人,這麼做不厚道。 「呵!漠寧,你的性格果真是太柔了!我可不覺得!這漠炎本就身為我族族長,做這麼多也是應該的,如果誰當族長了都要論功行賞,講究功德,那麼這個族長還不如不要!我到覺得,漠炎的女兒漠雅不錯。剛好了,漠炎退位,讓漠雅上的了!」漠剎半靠在座椅上,笑的一臉沒心沒肺,一臉的褶子打啦在一塊兒,看起來就不像什麼好人。

然而他其實也真的不是什麼好人,愛好濫殺無辜,喜生食,性格殘暴嗜血。

漠寧不適的皺起眉頭,撫了撫白色的鬍鬚道:「不好不好,漠炎年紀還小,距離退位還有個幾十年。他的實力有目共睹,雖說這幾年有些後退,但是管理能力等都是很不錯的。那個漠雅,年紀小,脾氣大,喜好大功,驕傲任性,有可能因為一氣之下而將我族推向萬劫不復之地。還是漠炎比較穩妥,就讓他繼續當著吧,等著漠雅成熟了,在上位也不遲。」

「嘿!漠寧你看看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漠雅即使再怎麼驕傲任性,也畢竟是漠炎的女兒,等上了位,那性格自然會收斂許多。年輕人嘛,有點小脾氣那是很正常的,讓她當也無妨。」漠剎聽到這話可不依了。小輩中他最看好的就是那個漠雅,如果是她當族長,他必定舉雙手贊成,其餘人,一律不行!至於漠炎,不行,他的性格他可是一點都不喜。

冷冷的哼了一聲,臉色都不太好了,瞪了漠寧一眼後繼續道:「反正我不管,這族長之位必須是漠雅坐,若是別人,我可是半分都不會支持!」

「漠剎,不要太任性了。此時應以大局為重,這漠雅上位不是不可,但是你們要記住了,如今狼族正面臨著低谷。若是此刻漠雅上位,會讓眾族人的心神更加不安定,不免對自己安全產生擔憂,思考著這新族長能不能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如此,又不知道得稿費多少時間來讓漠雅跟族人們習慣。」漠寧無奈,他知道這漠剎特別喜歡漠雅這個孩子,因為兩人的性格特別的像。可是,即使這樣還是得以大局為重,不能因為人情世故而導致出錯,害了族群。

可惜,漠寧想的好是好,漠剎卻是一點都不了解,在他眼裡,喜歡的就是喜歡的,他才不在意別的玩意兒,即使身為長老,他所考慮的永遠都是自己的喜好,所以在聽到了漠寧不停地反駁著自己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各種不爽,雙眼充血拍凳而起狠狠地瞪著漠寧,道:

「漠寧!你幹嘛總是跟我唱反調!我說我就看好漠雅,除了她以外誰都不行!即使是漠炎,也不可以!」

漠寧皺起了眉頭,本就性格溫和得他心底也升起了一絲不耐,「漠剎,我並沒有跟你唱反調,但是對於事情你不能總是由著自己的性子,要以大局為重!」

「大局為重大局為重!你總是說這句話!我不是沒有腦子,讓漠雅當族長對我們誰都好,而我相信她可以做的很好,不需要你這麼質疑!」


「漠剎,你……」

「好了夠了!」漠坤額頭上青筋直跳,這一個個的都當他不存在是嗎!族長之人應該是他選擇,而不是你們在下面嘰嘰歪歪的吵來吵去!真是,讓人煩躁。

兩人被漠坤喝止,深深地看了眼對方后,漠剎冷哼一聲坐回座位發出巨大的聲響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而漠寧只能嘆了口氣,滿臉的無奈。

見著兩人還算給自己面子,漠坤滿意多了,咳嗽了一聲后總結道:「好了,族長之人暫且不急,畢竟我們如今需要擔心的是魔族,還有那些被魔族給帶走的族人,在漠炎下位的這段時間,族長之位就暫且由我來暫代,等到一切都穩定了,在決定下一屆的族長人選。各位,都沒有什麼意見吧?」

話說完冷冷的掃了眼下方的人,眼中滿是威脅,只怕是有人站了出來說出自己的不滿,估計也會被無視,甚至於在之後被狠狠的報復。所以,沒有人吭聲,也沒有人承認,似乎是默認了一般,鬧得最厲害的漠剎與漠寧也是沒有開口,只是低下或者側過頭來掩蓋自己的不爽快。

這種結果,漠坤自然是滿意的,嘴角的笑容都不由自主的擴大了幾分,朗聲大笑了幾聲后,道:「好了,既然沒有人反對的話,那麼就由我暫代。對於魔族之事,必須儘快得到處理,丟失的狼牙也必須儘快的找回!所以,漠剎。」

被點到名字的漠剎一愣,抬起頭看著漠坤,露出疑惑的表情:「何事?」

漠坤笑了笑,頭微微抬起,一股高高在上的氣勢爆法,道:「此次討伐魔族的隊伍就由你來帶領,族裡的人供你挑選,只要能夠抓住魔族,那麼族長之位就依你之言。」

本來嘛,漠剎聽到這個還是特別的不樂意的,可是呢,在聽到後面的話,整個人就好了。不就是抓魔族嘛,還是那力量不完全的魔族,簡單!

勾起唇角邪邪的一笑,舔了舔乾裂的唇,眼中露出凶光,啊了一聲道:「好,沒有問題,不過是一群魔族罷了,不過希望你可以說到做到啊,大長老?」

漠坤心底陰森笑了笑,眼底劃過一絲嘲諷,但很快就消失了,繼續掛著那副和善的表情,重複到:「啊,那是自然,不過,如果你做不到的話,那麼你最喜歡的小輩就會一輩子否坐不上那個位置了。」

對於自己的實力,漠剎還是特別的有自信的,當下就拍了拍胸脯,道:「那是自然!小小魔族而已,當年我們的祖先能夠把他們打的屁滾尿流,我漠剎也可以!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我呢,也就不磨蹭了,我去選人,告辭!」話音剛落,漠剎就急急忙忙的沖了出去,完全不動腦子思考後果,也不想想如今的狼族還有多少族人能夠比的上三千年前。

不過,漠剎的沒有腦子,倒是漠坤最喜歡的,小小的手段就能夠將他騙得團團轉。即使能夠除掉魔族又如何,只要那漠炎不是族長,下一任族長還不是他漠坤說了算!而且……魔族是那麼好除去的嗎?

漠寧看著離去的漠剎,眼中全是擔憂。雖說他吧,喜歡跟漠剎吵架。但是兩人怎麼說也是同胞兄弟,這漠坤的算盤他怎麼會不懂……

抬起頭,看了眼坐在那族長之位上的漠坤,那眼中明顯的威脅讓他心中一顫,不由得心底嘆息。

看樣子,今天他估計也逃不掉了……

果然,在分配完漠剎之後,漠坤又一個開刀的,就是漠寧。

「漠寧,這尋找狼牙的任務就交給你了,跟漠剎同樣的規律,人隨你挑選,但是挑不出來,那麼漠炎就不能重新成為族長。你,可願意?」

願意嗎?那自然是不願的。可是,如今的他還能拒絕嗎?多少年的腐蝕,也就摯友他跟漠剎還沒有成為漠坤一派現如今在這裡坐著的,還有哪幾個真正的為著狼族考慮?呵,估計也已經沒有了吧……

酸澀感慢慢爬上心尖,漠寧點了點頭,輕聲道:「知道了,我會找到狼牙。那麼,我先走了……」

說完,同樣的也走了出去。只是與漠剎不同的,卻是心情。他為狼族擔憂,而漠剎卻是為此興奮。狼族,還能支撐多久呢?

「哎……」

一聲長嘆,嘆盡心中萬般苦澀,眉頭蹙緊,為這多年的家而擔憂,唇角苦澀,不知何時狼族才能回歸當初。

罷了罷了,一切隨天吧……只是希望,狼族還夠在最後,留下一兩個後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