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早有這種好東西,你剛纔咋不拿出來!”

看到這符咒如此神奇,張誠忍不住眼睛一瞪。

“我……”

侯淨山滿臉委屈,但又不敢還嘴。

我以前又沒見過你祛除瘟氣,還以爲必須得把人打暈才行,你又不問我,我咋知道符咒也行……

這次沒有寶主搗亂,張誠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對方體內,一邊輸入鬼氣封堵,一邊不斷驅趕,時間不長,終於將剩餘的瘟氣全部困在了一處。

“給我出來吧!”

張誠雙眉揚起,突然伸手在寶主左肩上一抓,一縷縷針尖粗細的瘟氣頓時被抓了出來,隨即就被張誠吸收進體內。

再次檢查了一番,確定寶主體內的瘟氣已經全部驅除,張誠才收回鬼氣,長出了一口氣。

“終於搞定了……”

這老頭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些瘟氣,只要瘟氣沒了,再以陽氣滋養,他衰弱的身體,應該很快就能恢復。

不過現在先天八卦圖解還沒到手,張誠也不着急渡陽氣,隨手將寶主頭上的符紙撕下,然後站到了一旁。

沒過幾分鐘,寶主的眼皮就顫了一顫,微微睜開一條縫,然後迅速閉上。

“行了,別裝了……趕緊起來!”張誠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見自己被識破,寶主心裏一橫,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猛撲向張誠。

白天不懂夜的黑 “你們這羣土匪!老夫跟你拼了!”

張誠嘖了嘖嘴,只是隨意一揮手,寶主就被扇了回去。

“好歹也是劉家後人,注意身份,怎麼能隨便罵人呢?”

“罵人?老夫還要殺了你……”寶主在地上滾了兩圈,兩腿一蹬就爬了起來,指着張誠憤怒的吼道:“你居然幾次三番打暈我,你們這哪是治病,分明就是想謀財害命!不是土匪還能是什麼!雖然我命在旦夕,但也不會怕了你們!等外面那些道友知道了,你們一個也跑不了!”

“命在旦夕?你現在罵人都罵得這麼中氣十足,哪有一點命在旦夕的模樣?”

面對寶主的憤怒,張誠並不介意,嘴角反而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嗯?”

經過張誠的提醒,寶主這才發現有些不對。

自己之前連走路都費勁,說話大聲點都要喘上好一會兒。

怎麼現在……

寶主下意識的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瞬間瞳孔收縮,驚呼道:“這……這怎麼可能?”

自己體內的情況沒人比他更清楚,瘟氣淤積,深入臟腑,但是現在……居然一點都沒有了!

“這……這這這……”

寶主嘴巴張大,結巴了半天也沒說出話來。

“我……還需要昏不?”

醒過來,寶主看了張誠一眼,嘴脣哆嗦了一下。

就算再傻,他此時也明白過來,肯定是眼前這個年輕人救了自己。

要知道這舊疾困擾了自己幾十年,就算最厲害的醫道山門都解決不了,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這麼快就治好了,就算親眼所見,都有些不敢相信。

這種手段,已經不能稱之爲醫術了,說是神術也不爲過啊!

而自己……自己剛纔……還冤枉對方是土匪……

寶主全身發抖,簡直是無地自容,羞愧得都像自殺了。

“感謝道友救我一命!散修劉宏給你磕頭了!”

寶主雙膝一軟,跪倒在地,就要給張誠磕頭。

шшш▪ тTk án▪ C○

本以爲自己無藥可醫,只能甘心等死,做夢都沒想到,眼前這人真的解決了!

能夠解決生死大事,別說砸暈幾次,就算真把自己砸個頭破血流,那又算得了什麼!

張誠笑了笑,往旁邊邁了一步,不受他的大禮,只是淡淡的說道:“咱們之間只是交易而已,不用這樣……你體內的瘟氣雖然驅除了,但是渙散的陽氣可不會自己回來,如果我不出手的話,你依舊只有十天半個月的壽元……”

“老夫明白,還請道友救人救到底……”

劉宏自然明白這個道理,瘟氣雖然被除了,算是解決了根源問題。

可是自己的身體被折磨了幾十年,陽氣幾乎已經完全枯竭,如何修補虧損的身體,讓生命力重新恢復,肯定還是得依靠眼前這個年輕人……否則,等待自己的依舊是死亡。

陽氣虧損,如果是別人來治,只能用藥性不猛的補藥,日積月累的慢慢調整,這樣才能達到效果。

而劉宏顯然沒那時間了,也算他走運……碰到了張誠。

如果論陽氣,陽間只怕沒有比張誠陽氣更多的修煉者了,屍魔之身加上信仰之力,他體內的陽氣已經如同大江大河一般,對內可保屍身不滅,對外可以治病救人。

這一招別人可沒法學,因爲人在沒死之前,陽氣都是跟三魂七魄連接在一起的,根本不可能渡給別人。

而如果人死了,陽氣自然渙散,也不可能再救助他人。

也只有張誠這種身死之後變成殭屍,並且還保留住魂魄靈智的奇葩,才能用上這一方法,可以說是他一個人的專利了。

只要渡給劉宏足夠的陽氣,必定能讓他重新煥發活力,而且自己的陽氣遠比普通人精純,到時候別說延命十載,再活個二三十年都問題不大。

“解決是能解決,不過……”

張誠剛搓了搓手指,就見眼前的劉宏,一臉堅定的看了過來。

“神醫不用說了,規矩我懂!”

說完手掌豎起,猛地往額頭上一拍。

“啪!”

劉宏仰面一倒,整個人再次躺在地上,腦袋一歪就暈了過去。

沒想到這傢伙對自己也下得去手,而且還如此乾脆,說暈就暈,毫不拖泥帶水,張誠頓時一陣無語。

“搞什麼飛機?我的意思是……解決是能解決,但你總要先把先天八陣圖解給我啊,要不你事後賴賬怎麼辦?”

結果話都沒說完,你就暈過去了,你特麼也太不尊重我了!

聽到他的話,一旁的侯淨山也是表情詭異,連忙走上前來:“他也是治病心切,應該不會賴賬的……要不大師兄就先給他治吧,反正他人在這兒,也不怕他跑了!”

“這倒也是……”

張誠想了想,反正人已經暈了,要是現在叫醒,一會兒渡陽氣還得暈一次,懶得費那勁兒了。

而且對方的瘟氣現在還在自己體內,要是敢賴賬,直接還給他就是了。

想到這些,張誠也不再猶豫,伸出右手壓住劉宏的手腕,一道精純的陽氣灌輸進去。

blood x blood 陽氣一入體,劉宏乾枯的身體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生變化,原本乾枯發皺如同樹皮一樣的皮膚,居然慢慢出現了一點光澤,逐漸紅潤起來。

而枯瘦如柴的四肢,也開始像充氣一樣變得鼓脹,退化的肌肉開始重新煥發活力。

咯咯咯!

在張誠陽氣的灌輸下,劉宏全身的骨骼都發出一陣爆響,佝僂的脊背慢慢挺直,好像一瞬間年輕了幾十歲。

“這……”

看到這神奇的一幕,就連站在一旁的侯淨山和王大富都張大了嘴,眼中滿是驚訝。

“好了!”

過來大概一分鐘,張誠收回手,長吐出一口氣,仔細檢查了一下屍丹中的陽氣,發現不過才消耗了一點點,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又過了一會兒,劉宏也悠悠醒轉,看着自己充滿活力的身軀,感覺如在夢中,愣了好久,突然“啪!啪!啪!”連扇自己幾個耳光,兩邊的腮幫子都腫了起來。

“喂,我說你是不是有自虐症?”

張誠無語的說道:“現在你隱患已除,體內的陽氣也已經恢復,只要不自己作死,再活個十來年一點問題都沒有,是不是……該把東西給我了?”

“啊?哦哦哦……”

劉宏這才驚醒,一臉狂喜的站起身來,從懷裏掏出幾本舊書,恭恭敬敬的遞到張誠面前。

“神醫……這是先天八陣圖解和先輩留下的註解,感謝神醫救我一命。”

“嗯……”張誠一臉淡然的點了點頭,結果書冊,隨意翻開先天八陣圖解看了看,發現上面全是一些深奧的符號,壓根就看不明白。

他也懶得研究,術業有專攻,打架什麼的他還行,但要說研究陣法,還是讓小曼姐去費這腦子吧。 張誠一揮手,將幾本書冊扔給王大富,讓先收好,然後轉頭看向劉宏,淡淡的說道:“之前除了答應幫你治病,我還說過要讓你突破真人,不過東西我現在沒帶在身上……這樣吧,等幾天你到神君觀來一趟,最多半天時間,我保證讓你突破。”

如果是之前張誠這麼說,劉宏肯定不會相信。

畢竟像突破這種事,個人悟性的高低佔絕對因素,外力也只能輔助而已。

很多人哪怕修煉一輩子,都無法再進一步,結果到了張誠嘴裏,就變得好像逛街買菜一樣簡單。

不用半天時間……

保證讓你突破……

要是被別的法師聽見,肯定會笑掉大牙。

但是劉宏此時卻半點也笑不出來,臉上只有感激和激動。

眼前這位,能將無數法師、醫生都無可奈何的惡疾治好,而且還讓自己重新煥發生命力,晉升真人這種小事,辦不到那才叫見鬼了。

而張誠也的確不是亂說的,上次從屍界帶回來的三葉幽蓮還剩下不少,除了給林婉兒煉製成靈藥之外,還殘存了不少藥渣。

而神君觀弟子都看不上這些藥渣,扔了也是浪費,還不如給這個劉宏,雖然藥性不怎麼強了,但是突破真人境界,想來也不過是小菜一碟而已。

“謝……謝謝神醫……”劉宏一躬到底,熱淚盈眶的說道。

如果不是眼前這位,恐怕自己十幾天之後就要死了。

眼下對方不僅救了自己的命,還給了他重新修煉的希望。

這種恩情,已經不是寶物或者金錢可以衡量的了。

這已經可以說是再造之恩,可比父母了!

“交易而已!不用這樣……”張誠擺擺手,隨意的說道:“既然事情完了,那我也走了,趕明兒你到了神君觀,直接找我就行了。”

“是是是……恩人慢走!”

劉宏原本想挽留一下,但是他又一想,像對方這種手段,必定是身份高貴的大人物,哪裏是自己高攀得起的。

不過受人恩情,必當涌泉相報,更別提這天大的恩德了。

劉宏暗暗打定主意,以後一定要找機會好好報答張誠,就算對方看不上,起碼自己心裏也能好過點。

現在拍賣會已完,但是船還沒靠岸,張誠也懶得再回拍賣場了,只是讓王大富將林婉兒和小靈接過來,等靠岸之後,就打道回府。

劉宏跟張誠告別之後,還需要去跟雲臺觀辦點手續,雖然先天八卦圖解沒賣成符紙,但是該給的費用還是得給。

但讓劉宏沒想到的是,他回到拍賣場上,在場的法師愣是沒一個認出他來,最後還是找到雲靈子解釋了半天,才證實了自己的身份。

“我的天!他……他真是先天八卦圖解的寶主?”

“這也太恐怖了吧?這纔多久啊?居然就變這樣了,比起之前……至少年輕了二十歲吧!”

“而且不光是這樣,你看他的動作步態,哪還有一點要死的模樣!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拍賣場裏的一幫法師都是目瞪口呆,半天沒反應過來。

之前看着張誠要求單獨治療,絕大多數人都認爲他沒什麼真本事,怕在大庭廣衆之下出醜露餡。

結果……人家真把寶主給治好了。

而且效果還遠超他們的想象。

銅仁堂堂主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一張臉血紅血紅的。

剛纔他還斷定張誠是胡說八道,絕不可能治好,結果還不到一個小時,寶主不僅舊疾全消,而且還返老還童了!

這……這也太誇張了吧!

高堂主看着意氣風發的劉宏,瞬間感覺自己的三觀盡碎,幾十年積累下來的藥理醫術常識瞬間崩塌,站在原地,徹底懵逼了。

除了他之外,寧一秋也是張大了嘴,喉嚨裏都能塞進一個雞蛋。

原本他還想着等張誠失敗,寶主必定惱羞成怒,到時候先天八卦圖解還是會落在自己手上。

這樣不僅可以得到一件寶物,還可以挽回一點失去的顏面。

甚至他都想好了,等張誠露陷之後怎麼譏諷一番,結果萬萬沒想到……他居然成功了!

這……這怎麼可能!

寧一秋面色蒼白到了極點,手下一用力,實木做成的扶手瞬間變成了木屑,帶着葛老轉身進了電梯。

……

張誠此時正坐在一個豪華包間裏,摟着林婉兒說着剛纔的情況。

當聽到劉宏爲了治病,居然把自己敲暈的時候,林婉兒也捂着嘴,忍俊不禁。

就在他們聊得正開心的時候,侯淨山突然走了進來。

“大師兄,外面有個傢伙非要見你,攆都攆不走!”

“要見我?誰?”張誠一愣。

在這裏他也沒啥熟人,難道是白戰堂?不過這傢伙侯淨山也認識啊。

“就是之前跟咱們搶圖解那人,拽得二五八萬似得,看着就來氣,要不要我通知雲臺觀的人,把他給轟走……”侯淨山哼道。

“哦?”張誠眨了眨眼,瞬間明白了什麼。

看來是崑崙山那位少宗主想不過,直接找上門來了。

“這傢伙現在還在外面?”張誠眉毛一挑問道。

“在呢!說是不見到你,他就不會走。”

“呵呵……”張誠暗笑一聲,好歹是崑崙山少宗主,居然都耍起賴來了,看來先天八陣圖解對他們是真的很重要。

想到這兒,張誠突然眼珠一轉,對王大富說道:“帶手機沒?你去隔壁房間,把圖解和劉家前人的心得全都照一張相。”

王大富一愣,迷茫的說道:“照相?照相干什麼?”

“你別管了,記着每一頁都得照,不能有遺漏,而且一定要照清楚!” 快穿之紅塵道 張誠擺了擺手,壞笑道:“既然有肥羊主動送上門讓我斬,要是不狠殺一刀,那也太對不起自己了。”

聽到這話,王大富隱隱明白了什麼,立刻轉身跑進旁邊的房間裏去了。

“得了,讓他們進來吧!”張誠朝着侯淨山點點頭。

“好……”

一見張誠的表情,侯淨山就明白自己這個大師兄又準備使壞了,當即轉身走了出去。

沒過幾秒,門再次打開,就見臉色發黑的寧一秋帶着葛老,快步走了進來。

最近真的是太忙了,前幾天兒子被燙着了,今天我媽又做手術,我得去醫院守着,抽空碼了兩章,對不起各位。 此時的寧一秋顯得十分的焦躁,開始的淡然和飄逸早已不見蹤影,就連葛老也是低垂着腦袋,不敢吭聲,生怕觸了這位少宗主的眉頭。

不過想來也是,志在必得的寶物被人截胡就算了,即使心中不爽,但是出價不如人,也沒什麼辦法。

可關鍵是,搶走先天八卦圖解的傢伙,什麼東西都沒出,只是隨便出了出手,就治好了寶主的舊疾,得到了寶物,這就讓他有點想不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