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林峯的目光,從屍體上收回,低語一聲,隨即,伸手打開了玻璃拉窗,翻身走了進去。

面對基因戰士,不論是魔鬼訓練營的成員還是冷三的手下,都無法抗衡,所以,林峯選擇自己出手。

至於佈局,所有的一切,都在林峯的掌控之中,在三號樓的周邊,林峯還特意安排了一個十人的狙擊小組,對於任何一個企圖逃脫的人,林峯的態度,十分堅決,殺!

當然,林峯也不是嗜殺之人,在此之前,林峯已經進行了摸底的調查,這些人,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揹負着命案,林峯雖不是地下判官,但是,有責任,爲民除害。

另外,林峯的這一行動,也是得到上面所默認的,否則,一旦被人抓住把柄,即便是林峯,也擔當不起這個責任。 “第一、第二小隊,上,第三小隊,控制出口,第四小隊,監控外場……”

一道道的指令,自姜衛國的口中下達,這一刻,往日的特訓成果,便就彰顯了出來。

所有的成員,全部進行了武裝裝備,所有的武器,也都進行了消聲處理,殺堂的成員,固然厲害,但是,在面對突然而來的天將雄師,僅僅只是一個照面,甚至連呼喊都沒有發出,便就被一擊斃命。

場面,不可謂,讓人驚震!


僅是兩分鐘,姜衛國、冷三所率領的小隊,便就已經帶着橫掃之勢,衝到了三樓。

下一刻,新一輪的殲滅行動,再次開始。

七樓,此時的林峯,在秒殺了三人之後,瀰漫的血腥味,終於驚動了樓層內的其它基因戰士。

“砰!”

林峯一拳震退揮來的巨臂,嘴角處,禁不住的露出一抹苦笑。

他林峯,被包圍了!

在催動了突變基因後,林峯所面對的,不是四個壯實的大漢,而是四頭不知痛楚的怪物。

昏暗的燈光下,四個大漢,面目猙獰,通紅的雙眸中,露出嗜血的兇光。

“不行,必須要速戰速決!”

林峯眼眸轉動,心中沉聲道。

戰鬥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將近五分鐘,周邊都是居民區,若是再持續下去,必然會帶來一些社會影響,而此時,樓層下,依稀間,已經有打鬥聲響起。

林峯深吸一口氣,下一刻,當他的眼眸,再一次睜開時,黑色的雙瞳,已經變得愈加明亮,遙望去,宛如兩枚黑鑽,閃爍着耀眼的光芒。

“咻。”

伴隨着一道風聲的響起,房間內,颳起了一陣飆風。

殘影下,林峯的速度,快如閃電,漆黑的匕首,反手而握,這一剎,在林峯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擊殺對方。

“哼,不自量力!”

見到林峯近身而來,那位大漢,冷哼一聲的同時,揮出一拳,至擊林峯面門。

一拳之下,瑟瑟風聲,林峯若是被這一拳命中,不死也得重傷。

然而,林峯是誰,身爲龍隱的首領,怎能沒有一點底蘊,看着近在咫尺的巨拳,林峯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膽怯,不退反進,同樣的揮出一拳。

“砰!”

兩拳相交,想象中,林峯倒飛而出的畫面,並沒有出現,骨骼碎裂的聲音,也沒有傳出。


林峯看似毫無勁道的一拳,居然就這樣生生把對方蓄勢而發的一拳,給格擋了下來。

這一幕,讓剩下的三位大漢,差點跌破眼鏡,一時間,倒是愣在了當場。

“結束了!”

而就在衆人驚愕的剎那間,林峯手中的黑色匕首,已經呼嘯而去,沒入了對方大漢的眉心。

一擊秒殺一人,林峯的動作並沒有絲毫的停下,袖間一抖,一把手槍赫然落於林峯的掌心之內。

“噗嗤、噗嗤!”

接連的兩個點射,暗金色的子彈,自對方的眉心而入,破顱而出,帶出漫天一般的血霧。

“你,你怎麼可能知道……”

見到林峯,眨眼之間,秒殺三人,最後剩下的一位基因戰士,也是慌了。

眉心,是他們的弱點,這,一直是TSGS組織內的高度機密,然而,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居然知曉。

回想起剛纔林峯犀利冷冽的手段,即便他是不知痛楚的基因戰士,此刻,他也害怕了,面對死亡,他們,同樣會有恐懼。

而一旦有了恐懼,戰意,便就失去了一大半,所以,這個時候的大漢,心中已生退意。

“逃!”

大漢如此想到,眼神瞟向窗戶,樓下的打鬥聲,依稀傳來,林峯所在的位置,又將出口封死,最終,大漢的目光,微微在窗戶口頓了頓,這裏,眼下如今是他唯一的希望,面對林峯的身手,最關鍵的是,被一個熟知他們弱點的人盯着,那種感覺,非常的紅果果,讓人心中十分無底。

“想走?”

見狀,林峯冷言一吼,就在大漢準備一個疾步躍出窗戶的那一刻,林峯將速度發揮到極致,一個鞭腿甩出,硬生生封住了大漢前進的路線。

面對林峯甩出的鞭腿,大漢也不吃弱,直接擡起雙臂,迎了上去。

“嘭!”

伴隨着一道巨響,大漢的身體,蹬蹬蹬,倒退了五步,方纔是止住身形,再看林峯,穩穩的赫然而立,穩如泰山。

“怎麼可能?”

大漢的眼中,滿是駭色,他們是誰,TSGS組織的基因戰士,力量堪稱無敵,然而,面對眼前的年輕人,兩次在力量的碰撞中,落於下風,這,怎能不讓人心驚。

“同樣的話,你已經說過兩遍,我只能告訴你,邪不勝正,你們,本就不應該存在於世。”

林峯緩緩說道,聲音落下,伴隨着一道低沉的槍聲,大漢轟然倒地,眉心處,一顆暗金色的子彈,貫穿而過。

至此,整個七樓,所有的殺堂成員,已全部清除乾淨,準確說,是七個TSGS組織成員,而這,正是冷三從那暗殺吳淞的殺堂成員口中獲知而來的情報。

說直了,這一份大禮,還是血紅會自己送給林峯的,若不是他們派遣殺堂的成員,對吳淞執行了暗殺行動,殺堂的成員,就不會被捕,林峯也不會知道,有殺堂和暗堂的存在,當然,這其中,冷三的審訊手段,起了決定的作用。

而根本,還是血紅會,低估了林峯的底蘊。

此時,姜衛國、冷三帶着第一、第二小隊,已經來到了七樓。

“峯少,一共四十二人,擊斃三十五人!”

姜衛國向着林峯報告道,目光落在地上的幾具屍體上,眼神微微一緊,這些人,全部都是一擊必殺,致命處,都在眉心。

“剩下的七人,也已經斃命。”

林峯接口道,說着,彎身從其中一具屍體的眉心處,拔出了那把漆黑之色的匕首。

“既然殺堂有TSGS組織的人員坐鎮,不難猜想,柳家只會更多,此事之後,柳家必然會有所行動,以後大家行動務必小心,若是遇到,眉心,是他們唯一的致命點。”

林峯的目光,看向衆人,沉聲道。

隨即,林峯留下一個小隊,負責將這些屍體祕密的押送離開,至此,血紅會的殺堂,在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內,被連根拔除。

同時,韓東那邊,也傳來消息,暗堂剔除乾淨,另外,聽韓東的意思,似乎從中還得到了不少意外的收穫。 “什麼?你說殺堂、暗堂一夜之間,就沒了!”

天還矇矇亮,柳如生是被一個電話給驚醒過來的,電話是木卯打來的,然而,當柳如生聽到木卯的彙報後,當場就怔在了那裏。

“這怎麼可能,誰,到底是誰?”

柳如生咆哮道,此刻的他,雙目通紅,殺堂、暗堂可是血紅會的根基,若是說,身爲家主的他,有什麼權力的話,血紅會是他唯一可以直接發號施令的一個機構,然而,居然有人,一夜之間,將這兩大堂口給連根拔除了,這,讓柳如生,無法接受。

另外,這兩大堂口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高度機密,對方又是如何知曉,再者,對方又是怎麼知道具體的據點所在,這一系列的疑惑,讓柳如生的臉色,蒼白如雪,對方的能耐,可怕的程度,遠遠超出了柳如生的預知。

“難道是他!”

忽然,柳如生想到了一個人,林峯,自此人入京之後,京城的格局,已經突變,短短數日,以瞿老爲首的陣營,實力與日俱增,一些平常不過問時政的家族,如今,也都開始站出身來,成爲了對方的一員,眼下,隱隱中,已經具備了壓過己方的勢頭。

想到此處,柳如生的目光,變得陰寒無比。

隱忍,也有一個限度,而他,柳如生的限度,隨着殺堂、暗堂的覆滅,已然無存。

“林峯,我會讓你爲此而付出代價的。”

柳如生一字一句道,臉上滿是決然。

血紅會在失去了殺堂、暗堂之後,只能淪爲一個普通的幫派組織,這一點,柳如生明白不過,再者,這件事情的發生,必然需要有人出來承擔,而他身爲家主,這個責任,難辭其咎。

“爲了我的家主之位,父親,只能對不住你了。”

柳如生的拳頭,緊握的吱吱發響,低喃聲下,柳如生的眼眸深處,有着冷冽的狠辣閃過,隨即,柳如生翻開手機,在輸入了一連串的數字後,撥通了一個電話。

……


新娛樂天地會所內。

“你們太不夠意思了,這麼好的活兒,居然都不通知我們?”

葉擎、黃小蠻、李虎、夏宇四人,一臉的委屈,如是小媳婦被人給欺負了一樣。

“你還說,誰誰誰,捧着一大堆的硬盤、磁盤不放來着,那個時候,怎麼就沒見有誰通知我們?”

一旁,姜衛國揶揄道,看向黃小蠻的眼神,有些微妙,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呃!”

聞言,黃小蠻頓時語塞,目光看向了林峯,顯然,這事兒是林峯給泄露了風聲。

“好了,好了,這事兒別討論了,接下來,有個活兒要你們四個人去做。”


林峯見勢不妙,趕緊打住道,再往下,自己也得中槍。

“那感情好!”

聽到有事兒要做,頓時,黃小蠻、夏宇幾人的耳朵,嗖的一下,全部豎直了起來,一臉的期待。

畢竟當初,他們可是懷着大展拳腳的夢想來到京城的,若是一直憋在警衛營,可不是他們的意志所在。

“給你們三天的時間,拿下血紅會的其它堂口。”

“另外,人手方面,姜衛國、冷三各自拿出十人,以備應對突發的情況。”

林峯開口,緩緩道,雖說血紅會的殺堂、暗堂已被連根拔除,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個道理,林峯還是知道的,所以,爲了確保行動的徹底,林峯必須要做好萬全的保障。

“保證完成任務!”

聞言,四人異口同聲道,眼眸中,閃爍着興奮的光芒。

“至於吳淞,你安排人手,負責接手血紅會的堂口,七日之內,我要讓血紅會這三個字,從京城消失。”

隨即,林峯又向着吳淞下達了任務。

林峯之所以說七日,而不是三日,這是經過林峯慎重考慮的,在京城,除了血紅會外,還有海鯊會、飲刀會和盤龍會三大會,除去盤龍會,另外兩大會,林峯打算這幾日先去拜個山頭,能夠相安無事,當然最好,可若是對方,想要從中阻隔,或者想要藉機從中謀取利益,林峯可不是一個大善人,除去一個血紅會,是除,林峯不介意,再除去個把,敲山震虎,往往比嘴巴皮子,要來的實用多。

安排妥當一切,林峯離開了新娛樂天地會所,林峯也是人,不是萬能的神,更沒有三頭六臂,所以,林峯不可能每一件事情,都去親歷親爲,當然,在林峯看來,他是幸運的,因爲在他的身邊,有許多的兄弟、姐妹,正是這一個團結的大家庭,才讓他一路走來,雖有荊棘,坎坷,但卻,依然勇往直前。

午後的陽光,十分明媚,灑在身上,讓人有些蠢蠢欲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