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令斗鬼神十分無語的是,自己在那本書上修鍊的這種玄功,似乎並沒有出現什麼有用的招式。到目前為止,斗鬼神還沒有發現這一功法的作用。不過斗鬼神的腦海中,隱約出現了四種神秘的物體。這神秘的物體領斗鬼神感覺離他們非常的遙遠。

隨著四象決的運轉,斗鬼神的身體開始瘋狂的吸收著四周的一絲絲的半透明的能量。而隨著吸收四周的能量,斗鬼神丹田處的那一小團能量團,也漸漸的變得更加的充實起來。

夜色降臨,斗鬼神就保持這樣的姿勢過了一夜。

第二天,天色剛剛有意思光亮的時候,斗鬼神便睜開了雙眼!整整一夜的打坐,讓斗鬼神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反而讓斗鬼神覺得十分的有精神。

收起帳篷,吃了點乾糧。斗鬼神便再次的向前行進。根據地圖上面的記載,斗鬼神知道他距離目的地已經不遠了!

就這樣,斗鬼神再次的前進了兩天時間。而此刻斗鬼神也發現眼前的景物似乎有些不一樣。細看之下,原來這裡的樹木更加的粗大,並且樹林內的煙霧似乎也更加的濃郁。這一發現,讓斗鬼神提高了警覺,因為他知道,隨著不斷地深入,就會越加的危險!

手持黑刃刀,斗鬼神小心的跨進了那種更加粗大的樹林之內。小心翼翼的前進,斗鬼神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日上三竿。

楚月來依然呆立浴桶之中。

這裏是距離紫禁城不算太遠亦不算很大的府宅之內。

楚月來滿身銀針的站在浴桶之中已經將近八個時辰了。

開始身體還有些酸、疼、軟、麻等知覺。

後期。

隨着蘭花指娘娘每每在他搖搖欲墜之時手上彈出一股股勁風,這勁風直擊楚月來的丹田和胸前大穴後,他頓時又精神百倍.

如此周而復始的惡性循環,將楚月來身體內的無數潛力全部激發出來……他整個人猶如迴光返照的垂死之人,紅光滿面,看上去人顯得神采熠熠。

楚月來其實並不知道自己是在被動的飲鴆止渴般的揮霍着自己那有限的生命潛能。

站立的時辰越長、蘭花指娘娘手上的彈指發的越頻繁。

漸漸的到了此時,她已經像一個千手觀音般玉手幻化出無數的指影,無數的勁風從玉指中射出、擊在楚月來的全身各個穴道之上。

蘭花指娘娘因整晚施展她西域聖門的“凡心道體鼎爐大法”,到了此時她的人已經有些撐不住了。

於是她趁着楚月來喘息之際。

蘭花指娘娘迅速吃下兩顆藍色的小藥丸。

她服藥之後,整個人看起來輕鬆了許多,臉上的汗水漸漸的被自己發出的內功所蒸發掉。

“啪、啪”兩聲,蘭花指變爲蘭花掌帖在了楚月來的背後,兩人的渾身冒着霧氣,楚月來此時所立之浴桶的水已經極少,變成了墨色,其中就有楚月來體內這些年來潛伏的毒素和雜質。

“噗噗”連續兩口黑血自楚月來的口中噴出,他的人頓時昏過去了。

蘭花指娘娘大喝一聲。

“收”

雙手一揮,真氣外放,楚月來身上的銀針在他倒地之前四射而出。

“颼颼”

銀針釘在了四周的門窗桌椅之上,針尾顫抖不已,入木三分,通體已經泛着黝黑之色,使銀針看起來猶如參了黑鐵、毒素。

楚月來倒下。

就在他的腿還在桶裏,臉卻要跟地面接吻之時。

就在他差點來個狗吃屎落地之時。

蘭花指娘娘水桶般的身子滑膩膩地遊了過來。

她晶瑩的翹着蘭花指的玉手,一手抄起了楚月來的“***”,接着一個滑步,兩人來到了牀邊。

只聽。

“咚”的一聲。

楚月來被她扔在了牀上,蘭花指娘娘看着暈倒的楚月來,臉色微微放鬆,眼神裏露出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嘴中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濁氣。

她一拍手,守在房外的丫鬟進來兩個,依然是小豔子和紫微二女。

她們又擡進來一桶水,跟昨晚一模一樣的水,水上依然有些紫色的花朵漂浮。

楚月來被熱水一燙,人立時清醒來了過來,他看着房間內僅有的“女人”蘭花指娘娘。

苦笑道:“你還是殺了我算了。”

蘭花指娘娘手上的銀針一晃,笑笑道:“知道怕了?不問我喜歡上別人時的感覺了?”

“呵呵呵”

她調侃楚月來後笑個不停。

“我是不是內功被廢了?”楚月來有些擔心的問道。

“是的,你現在不要說內功,你體內的經脈都已經從奇經八脈變成了兩經兩脈。”

蘭花指娘娘很隨意的說着一個對於武林中人近乎於絕望的 事實。

楚月來本來就不太紅潤的臉瞬間煞白,血液瞬間集中的衝下丹田,他馬上痛叫不已,疼的冷汗直冒,因爲他感到了經脈果然跟從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剛剛不自覺的按照從前的運功路線,結果丹田欲碎、經脈倒擰的痛苦令他馬上痛喊出聲,放棄運功。

楚月來直到此時,心裏終於有了些絕望的念頭,雖然不至於萬念俱灰,但是亦有些心灰意冷……“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遺憾在他的心頭浮現。

他的心裏瞬間想到了無數的人和事……父母之仇、九道山莊之恨,還有夏芸、嵐、流星、鐵十六、方青卓等人。

還有那麼一瞬間他想起了美麗而又可憐的善如煙,調皮而又有些古怪的葉小仙。

楚月來想及此一聲長嘆。

忽然腦海裏想起了昨天在夢中與自己交歡的兩個女子,不知道到底是誰?

她們會不會爲我楚家生個一男半女的呢?


楚月來輕嘆道:“一切都要結束了嗎?”

蘭花指娘娘被他的神情,和問話很失落的語氣搞得一愣,繼而有些明白了他爲何如此。

於是她笑笑道:“一切纔剛剛開始,怎麼會這麼快結束呢?”

楚月來聞言一振,道:“此話怎講?”

“你可聽過聖門?”

楚月來搖頭,心想 裝作不知可能會安全些。

“我就是聖門的上代“聖女。”

蘭花指娘娘的聲音裏彷彿帶着回到過去的魔力,楚月來竟然聽出了一些她語氣之中那 淡淡的憂傷。

她繼續道:“而聖女一般是不可以嫁人的。”

楚月來忽然插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她怔住,轉頭正眼看着這個有些與衆不同的年輕人。

沉思良久後。

她嘆氣道:“你叫我蘭花娘娘好了。”

看到她欲言又止的神態,楚月來有些領悟 這看起來很可惡,極度變態的女人背後,想必亦有一些悲傷的故事。

蘭花娘娘繼續道:“長話短說,小子你很幸運,卻又很不幸的被他看中了,你現在不用擔心自己的小命,更不用擔心自己的武功,你現在成我聖門的七寶之一了。”

楚月來茫然道:“聖門?七寶?什麼意思?”

“自從將你帶來這裏,從你跟第一個女子歡好開始直到現在,我都是在做一件事情。”蘭花指娘娘說道。

楚月來心中一跳,心裏雖然早有猜想,但是真的被告知事實後,他還是有些 不淡定。

他開口問道:“就是在做我成爲七寶的事?”

蘭花指娘娘點頭,繼續道:“你現在就是我們聖門百年難得一成的“凡心道體鼎爐”,在三年之後,我聖門中的許多絕世武功將因爲你的大成而重現於世,到那時即使小李重生、香帥復活聯手亦休息阻礙我聖門之主的龐大計劃。”

她顯然有些過於崇拜自己的聖門。

或者說過於崇拜那位神祕的聖門之主了……這也許是她對自己聖門的實力過於自信的表現。

她毫無顧忌的說出這等駭人聽聞的祕辛,肯定是並不擔心楚月來會泄密而影響門主大計。

換句話說就是楚月來已經變成了一個“聖門之寶”。

一個“凡心道體”的鼎爐。

自由也許已經離他遠去了。

楚月來心中明白,但還是開口問道:“百年難得?我有什麼特殊?你們怎麼會找上我?”

蘭花娘娘一笑,玉手芊芊的翹起蘭花指,她此時的情緒已經恢復正常,又是從前的那般“搖曳生姿。”

她道:“這三年內,你小子將享盡天下豔福,還可以過着皇帝般的日子,想要什麼應有盡有,幾乎可以隨心所欲。”


楚月來沒有在意這些,他自嘲的嘆氣道:“三年後呢?”

蘭花娘娘看着他,眼中閃過一絲可惜之色。

…… 然而似乎是故意捉弄斗鬼神,整整三個時辰的路程上面,並沒有出現什麼危險。而就在斗鬼神稍微放鬆了警惕,準備休息片刻的時候。一聲獸吼從樹林前方傳來。

「吼!」

一隻足有三米高的巨大猿猴從前方急速沖了過來!猿猴長著一身黑色的絨毛,而最有特色的是,他那雙幾乎到腳脖的粗壯手臂!

「魔獸通背猿!!」

見此,斗鬼神立馬想到了以前在富裕山上時的那隻通背猿。不過怎麼看,也是現在眼前的這一隻更加的兇猛!對於富裕山上的事情,斗鬼神一直很是納悶。而他的記憶只停留在了他被通背猿抓住的那一刻!而後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原本只是未成年的通背猿就如此的兇悍,而這隻我明顯的更加不是其對手!」斗鬼神很快的衡量了雙方的實力!雖然他這段時間裡,也和以前有很大的提高。不過他知道,魔獸五階的通背猿根本不是他現在能夠對付的。畢竟實力的差距在那裡!

通背猿見到前方的一個弱小的人類,便快速的向這邊衝來!一路上用那雙巨大的雙臂砸倒了十幾顆粗大的樹木!

見到通背猿向自己衝來,斗鬼神便連忙向一邊跑去。幸虧此刻是在樹林內,憑藉著這些粗大的樹木,通背猿一時想要達到自己身邊,還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於是,斗鬼神便陷入了被通背猿追趕的下場。

「真是他媽的到了八輩子霉!」此刻,一位老者走在前面,臉上掛滿了怒火!此人正是在收到白衣女孩的命令后,而在前面帶路的蕭關!

這一路上。蕭關雖然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但是這種被人指使的感覺他十分的討厭,並且還是被一個小女孩指使!這要是放在平時,蕭關早就吧女孩大切八塊了!不過他是深深的知道,對方的背景是他惹不起的!再者說,女孩既然是來自於那裡,想必自保的手段還是有的。萬一自己沒有殺掉滅口,被傳出去了,那就死定了!


蕭關衡量了一下利益后,便取消了殺人的念頭。不過眼看前方就是快要步入危險的地域,蕭關可真是急壞了!

「蕭爺爺,你怎麼速度慢了下來!?」

正在蕭關仔細考慮的時候,身後女孩的聲音再次響起!

「呵呵。。。我是在想鐵血草的事,所以一不注意就。。。。」蕭關擺出一副歉意的表情,向後面的女孩笑呵呵的道。

「鐵血草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只要在前面帶路就行!」女孩的聲音中不含絲毫的感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