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一幕,那是看得方家人一愣一愣的,全石化成了電線竿子。

現場沒一個人吭聲,獃獃的看著,不曉得這位唐大師是何方神聖居然肯幫著方家。

叭……

林家主跟沈道主給趙窮壓趴在了地下,雲龍游天那傢伙專喜撿漏。

看收拾得差不多了撲上去雙腳踩在了兩老傢伙臉上,一腳一個,好不拉風——你雲爺的臭腳丫子好聞啊!

「唐春,你難道不怕八極道的報復嗎?」沈道主還要囂張一下。

結果,自然又挨了雲龍游天幾腳狠踩,差點把整張臉都踩進了臉骨裡面了。

但也癟進去了一半,看上去兩個老傢伙的臉龐有點像是一個漏了氣的皮球。

「八極道,我好怕噢。」唐春一聲冷笑,沖羅列道,「傳話給八極道,勒令他們道主二天內趕過來拜我唐氏碼頭,我只給他兩天時間,不然,滅!」

唐春氣勢發出,頓時,所有人都震駭到了靈魂深處。一種靈魂深處的顫慄在漫延開去。

強!

太強了!

因為,那是真仙境的神魄力量啊。

「多謝唐大師救了我們方家。」方白髮感激得差點涕淚了,嘴角抽搐著想哭可是又不好意思流淚。

「多謝唐大師!」所有方家人都下跪叩謝。

「不必如此,方蓮是我師尊的夫人。哪個敢亂來,我滅他們全族全派!」唐春一臉冷酷。

「請問貴師尊是哪一位?」方白髮猶豫了一陣子還是忍不住問道。

「蘇醒!」唐春說道。

「啊,這個混蛋!」方家某族人沒小心脫口而出,不過,給唐春看了一眼,嚇得臉色蒼白趕緊叩頭謝罪。


「唉……一啄一飲皆由天定。想不到因果輪迴,蘇大師還有弟子,而且回來救了我們方家。從此後,蘇丹尊跟我們方家的一切恩怨就此了結了。不過,丹尊還好嗎?」方白髮感嘆道。

「不好,給林家暗算了。所以,林家,全族,必滅!」唐春手往下一劃,趙窮幾人出手了。不久,方家堂廳成了屠宰場。

僅僅幾分鐘,林家帶來的幾百號人全都陳屍方家堂廳。只剩下林家家主以及幾個長老早嚇得屎尿撒了一身,臭不可聞。

對於這幾個傢伙,唐春當然就交待給雲龍游天好好折騰了。雲龍游天光榮的領下了這個任務整盅幾個倒霉蛋去了。

晚上,唐春探出龍眸細細的給方蓮檢查了一番下來。

她只不過是中了一種毒毒罷了。對於如今的唐春來講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半夜,方蓮身上的毒給唐春清理完畢,在六塑凝生丹相助下清醒過來了。而且,身體恢復狀況非常的好。

「唉,想不到他居然先走了一步。」方蓮聽了唐春的講述后也是淚眼漣漣。

「師尊雖說去了,但是,我想,終究有一天他會再復活的。這一點請師母相信我。」唐春說道。

「唉,只能漫漫等待了。蘇醒……」方蓮一臉哀傷。

「師母,你要儘快倔起才是。方家還等著你撐門面兒的。」唐春說道。

「放心。就是為了方家師母我也不會想不開的。」方蓮說道。唐春又傳了一些丹道給她。而且,身體恢復后應該能突破到道境第二個層次了。

而唐春大把撒葯,相助方家快速提功了好幾個強者出來。一時之間,唐春成了方家至高無上的貴客。

二天後。想不到不但八極道道主姜剛不但帶著長老們到了。

而且。朝武島域二星宗派玄武盟。遺世殿、飛天樓等頂尖勢力的宗主或門主們全都到了天陽城。

包括紫羅穀穀主。

「唐丹皇,以前的事紫羅谷多有不對。還請唐丹皇大人有大量諒解我們的不是。」趙鶯紅谷主親自當堂道歉。並且呈上了二百枚下品仙石以及一些珍貴藥材。

唐春也沒客氣,示意雲龍游天收下了。

現在的紫羅谷在唐春眼中那已經漏弱如螞蚱。不值一提。

「唐丹皇,如今朝武島域受到空天教攻擊,已經淪落了大片土地。

他們來勢洶洶,生靈塗碳。在幾個月的大戰中已經死去了幾千萬民眾。

如果任由空天教肆虐下去,恐怕朝武島域會成為空天教的王朝。」太陽門門主羅意,

「是啊唐丹皇,空天教實力太強大了。我們全面的統計過,他們的實力估計能跟雷魚島域的三星宗派相當。因為,他們有著脫凡境強者。而且,他們已經發下話來了。就在後天,如果咱們再不歸順的話將全面滅殺。到時,將成為朝武島域最大的浩劫。」遺世殿門主趙純。

「是啊,朝武島域是朝武大帝創立的。大帝的意志保護著咱們朝武人民。


可是自從大帝神廟失蹤后朝武人民處於了水深水熱之中。

而且,空天教教主紅袖揚言,說是什麼狗屁大帝。

朝武的歷史將由空天教來改寫。空天教才是朝武大帝的救世主。」趙谷主說道。

「好大的口氣!」唐春冷笑一聲。問道,「空天教實力到底如何,你們搞清楚沒有。還有,紅袖什麼境界,她身後還有沒更強大的靠山?」

「紅袖我們根本就無法猜測,至少脫凡第一個層次。至於她身後還有沒高手撐著,應該有。只不過咱們根本就引動不了她身後的高手。而她手下有八大戰將,個個都是半脫凡境強者。隨便的出來一個就夠我們折騰上一陣子的。」趙純說道。

「這說明你們門中還有脫凡境強者嘛,他們怎麼沒來?」唐春冷哼道。

「唉,只有半脫凡,沒有第一個層次的。」趙純嘆了口氣,道,「不是他們不尊重唐丹皇,其實,他們全都來了,就在天陽城中。」

「那就叫他們過來就是了。」唐春冷哼道。

「這個,他們是想請唐丹皇到大帝園一趟。」趙鶯紅說道。

唐春明白了,敢情是這些老傢伙還想擺譜。覺得到方家來見唐春這個年青娃子太掉面子。

「放肆,唐丹皇是什麼人,叫他們過來那是看得起他們。」羅列一聲冷哼,雙眼犀利的掃著所有高手。

「唐丹皇,他們畢竟是我們各家宗派是最老的強者了。他們就代表著朝武島域最頂尖一層。他們相邀唐丹皇是很有誠意的。」太陽門門主羅意冷笑道。(未完待續。。) 「沒錯,平時這些前輩們哪能見到。就是隨便出來一個都能驚天動地的。」趙純也湊熱鬧道,「如果唐丹皇不去的話他們將很沒面子的。」

「你們這是在逼宮嗎?」唐春淡淡哼道。

「不能這麼說是不是,是相請並不是逼宮。」趙鶯紅說道。

叭叭叭……

一連串耳光聲傳來,瞬間,影光一閃。各大門主宗主殿主們全都感覺太快了。想閃都來不及,每人挨了羅列一耳光。半邊臉全都腫了起來。

那是看得方家人瞠目結舌,尼瑪,也太強大了。居然打了朝武島域所有強勢力的臉。

趙純他們憤怒了,十幾把神兵冒騰而出攻擊向了羅列。

不過,羅列太強大了。十幾個道境顛峰強者哪在他這個脫凡第二個層次高手眼中。強大的威壓發出,真力摧動之下,十幾個門主殿主們全給這真力氣勢壓得趴在了地下像一隻只的哈巴狗兒。

所有強者都震駭了,全都瞪大眼不敢相信唐春一個手下居然如此的強大。那氣勢根本就不能匹敵,連老祖宗們身上都發不出來的。

此刻,一個個後悔了。早就聽說過唐丹皇在雷魚的威風。可是一個個還是將信將疑。這一試就丟大臉了。

「你們幾個看夠了也該出來了。」唐春一聲冷笑,無風也起浪往空中一拍,叭叭叭叭……

又是一連串的脆響,下一刻。

令方家以及各位門主們差點嚇破膽的事發生了。因為,大堂上又滾落了十幾個身影。


幾大勢力的老祖宗們也在列,這些傢伙全是半脫凡境強者。想不到給唐春一巴掌全抓到了大堂上。

而且,個個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而且,個個臉紅脖子粗,漲得比猴子屁股還要屁股了。

「各位,邀請你們不來,唐某隻好用非常規手段了。」唐春淡淡哼道。

「唐丹皇,多有得罪,我們井底之蛙了。」紫羅谷老祖趙天一臉熊樣的從地下跳起來趕緊打招呼道。

「得罪得罪。」別的老者也趕緊起來討罪。

「就你們幾個也想在唐丹皇面前拿擺。你也不去打聽清楚唐丹皇最近都幹了什麼。大東王朝惡使花包天總聽說過。」雲龍游天冷笑道。

「當然。他當年可是引起了四大島域浩劫的禍害。」趙純說道。

「浩劫,不過,他現在已經給少主滅了。」雲龍游天一句話出,全場又石化了。電線竿子多了幾十根。一個個都以難以相信的眼光看著唐春。

「呵呵呵。花包天。他就是。」唐春手一動把花包天從千鬼船中糾了出來。

「是。真是啊!」所有強者全都尖叫了起來。

過後,自然,一個個畢恭畢敬把唐春當神樣供著了。

而且。一個個老傢伙全都自掏腰包,上供了總計千枚下品仙石。

二天時間組合跟修整,朝武島域所有強者雲集紅晶城。

第二天上午,各大強者還沒出發。

咯咯咯……

一道銀鈴般的笑聲震蕩著整個紅晶城,那聲音猶如魔音一般。一些弱者紛紛給直接笑得暈乎了過去。

而紅晶城那防護性法陣在幾聲劇烈的炸響聲中徹底散開。

空中一架鸞車在12匹道境顛峰的凶獸拉拖下懸空在了紅晶城上空。

而旁邊是一排排的道境強者以及涅槃大境強者,人數不下上萬。

「啊,紅袖來了。」趙谷主喊道。

「今天你們全集中了,正好了。也免得本教主再費事到處找人,正好了,一鍋端了。」紅袖的聲音從鸞車中傳來。

而鸞車旁邊站著八個半脫凡境強者。其中還有二個黑鬍子老者居然是脫凡第一個層次強者。

一股恐怖的威壓瀰漫在了整個紅晶城,所有子民們都感覺到了空前的壓力。一些弱者早給壓得如哈巴狗兒一般貼於地下。

根本就直不起腰了,而普通民眾直接就給這強大的氣勢壓成了碎肉。

紅晶城瀰漫著一股子血色霧團,真是腥風血雨滿空飛舞著。

此刻,鸞車車簾給輕輕挑起,露出一張驚世絕俗的臉龐來。不久,整個身影一閃踩在了鸞駕上方。一尊蓮台寶座飛了過去,女子站在蓮台上。

女子眉如高月,紅唇厚嘴,面色如羊脂白玉般的滋潤著。一股蔑視天下的氣勢從她身上發射出來影響著紅晶城幾千萬的子民。

「你們幾個給本教主過來,本教主給你們兩條路可走,第一就是簽定投降血約。第二就是全死。」紅袖囂張到了沒邊的地步。

「居然是銀級脫凡境,難怪如此囂張。四大島域無敵存在。」唐春掃了一眼,淡淡哼道。

不過,眾人全看著唐春。


這傢伙居然一臉淡定坐在太師椅上。

「我數十下,再不上來全都得死。」紅袖惱了,覺得這臉丟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