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曾在斷崖內獨自尋找到了三株靈物,分別是五千年的血痕星空花,六千年的星月光草,和最珍奇的八千年份星空流光藍!所以雪兒根本不着急,她只想一直這樣待下去,到時候把自己的星月光草草和星空流光藍給蕭嵐就可以了。

但是蕭嵐又怎麼會要她的靈藥呢,這些東西都是世間難求的天材地寶,雖然不能讓死人活命,但是卻足以讓還未斷氣的人重新煥發生機,更多的神異奇效則是對魔法修行有着莫大的好處。

如此珍貴的寶物,蕭嵐怎捨得從雪兒這裏拿走,再說這斷崖顯然還生長這一些,他浪費了纔是罪過。

兩人行動, 冷酷總裁前妻休逃 。但,其實之前她都已經尋找的差不多了,除了那三株靈藥之外變什麼都沒有!

“雪兒,你在仔細想想,這斷崖內真的沒有什麼值得一看的地方了嗎?”蕭嵐與雪兒在斷崖的偏僻之地尋找着,可惜連一根毛都沒有看到,全是黑色的山石斷崖。

那些有人出沒的地方根本不用想,是個奇怪點的東西,都會被一大羣人裏裏外外檢查至少七八遍。

重生之國民男神 。 第一百八十七話 追趕

“真沒了,蕭嵐哥哥。當初仿造的神藥山也有萬丈之高,十萬裏之大,這從神藥山斷落的山崖也不過萬米大,千米高都不到,又能有多少靈藥呢?何況,當年還經歷了那場大戰,如今還能有靈藥生長已是萬幸了,殘存的靈藥估計絕對不會超過二十株,能尋到那三株已是雪兒最先走到這裏的緣故。”雪兒搖頭,小嘴兒輕嘆。

“唉,這種機緣真的要看命。罷了,咱們尋找到死亡魔花發狂時便離開吧,去星辰神殿那裏看看,有寶物機緣就爭取,沒有咱倆就用直接離開。至於碧戴斯,奧菲斯特他們,以他們的實力,還有那個暗中監視的人存在,想來應該是不會有危險的。”蕭嵐感到遺憾,斷崖內生長至今的靈藥絕對不凡,生命力一定很旺盛,用來救命比任何治癒魔法神術都要好,可惜他貌似沒這個機緣,尋不到。

蕭嵐與雪兒在斷崖內到處走動,沒有太抱期望,因爲蕭嵐來的實在太晚了,這斷崖也就那麼點範圍,都已經被人得到了十幾誅靈藥,基本上已經被採光了。

而且像雪兒這種一人獨佔三株靈藥的,也只是唯一,其他那十幾人都只是勉強獲得一株而已,連多餘的一花半葉都沒有得到。

蕭嵐再次以“遮天術”化身成大漢,至於雪兒,雖然她學了“遮天術”,但此刻卻還是本來的樣貌。

她雖然知道有人對她不利,但現在還不是打草驚蛇的時候。若再像蕭嵐那樣冒然消失,一定會引起那個暗中監視之人的注意。

反正雪兒有神靈級別的隨機傳送卷軸,一啓用便能瞬間傳送到太初祕境無盡遠的地方,在這個只有一羣魔法師存在的枯寂星球上,根本不怕會有危險,只需要小心謹慎,防止再次被暗中監視之人再次釋放跟蹤魔引就好。

斷崖不大,也就幾萬米的範圍,他們一百來人前兩次其實都差不多已經尋了個遍。這一次,估計也是最後一次的搜尋咯。

“雪兒,以後這個身份的我,名字就叫蘭肖*安東尼奧。”


走在黑色的斷崖內,蕭嵐對雪兒提醒道,讓她千萬要記得,以免有時會口誤,叫出自己真名。到時候,就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其實蕭嵐現在的做法就很不理智!

他如今的處境,只要是曾經相處過的人,最好都要理智的選擇不相信,遠離雪兒纔是正確和安全的行爲,更何況現在還直接暴露,把他所瞭解的都給雪兒講述了出來。

當然,這並非蕭嵐不理智,很蠢,他心中其實很明白這點。但是,他除卻相信雪兒這點外,更多的則是他心中還有一種剋制不住的傾訴慾望!


他想將他的心中所有的想法說出來,他習慣了有朋友同甘共苦的生活,他骨子裏反感着一個人面對一切,承受一切,或者……反感的就是一個人。這種情況讓他的心裏有着說不出的壓抑,非常難受!

“恩,蕭嵐哥哥放心,雪兒不傻,自然明白身份對你的重要性!”雪兒輕語。

“哎!你看,我不提醒,這不就出大錯了,以後要叫我蘭肖。不對,如果是在碧戴斯他們的面前,雪兒你叫我安東尼奧穩妥一些,熟悉的人,蘭肖這個名字是隱藏不了的。”

……


兩人的速度其實很快,因爲皆心急如焚,想多尋到靈藥,結果卻是半天沒有發現半葉影子。

走了好一會兒,蕭嵐突然停下腳步,滿是鬍渣的大臉上有些凝重:“咦,不對啊,咱們走了這麼久,怎麼一個人都沒遇到?”

雪兒聽後也是一愣,粉紅小臉露出一臉鄭重其事的可愛模樣:“好像是的呢,之前也三次進入斷崖,都時常能遇到其他人呀?我和碧戴斯還是在斷崖裏面遇到的呢!”

兩人嘀咕,絕對不對勁,**靜了。如果說之前是爲了見面,故意找了僻靜之地,但是現在走到了尋常之地,而且也到處逛了好一會兒了,按理說也應該要遇到一個半個的人影纔是。

不過就在他們疑惑的時候,忽然間,兩人前方的虛空一陣波紋盪漾,可以看到有一條條暗淡的紋路於虛空浮現,並且那片虛空下方的斷崖上,亦也是開始凸現出一條條灰色的神祕光線。

虛空中,斷崖上的線條紋路快速浮現,很快形成一個類似又不太像的魔法陣,應該是殘缺了的。

這個奇怪的魔法陣裏面的空間陣陣激盪,一個人黑色身影從裏面忽地竄了出來,清秀臉上顯得特別緊張,從魔法陣中出來之後沒有半刻停留,手中似乎抱着神祕的物品,從蕭嵐與雪兒的眼前幾乎眨眼溜煙遁走。

此人身影還未完全消失在斷崖內,那魔法陣中便又嗖嗖嗖地竄出一大羣人來,皆是之前一同進入斷崖的人。

在最前方,有黑暗神殿的人,有第一商會的人,有之前與黑暗神殿發生衝突鬥毆的人,也有碧戴斯和若雪凌風在緊緊追趕。

最開頭的這羣人速度特別快,從出來到追趕遁走,也就那電光火石的短短之間,蕭嵐二人根本來不及反應過來。待他們真的回過神來的時候,魔法陣中出來的人也都不認識了。

“雪兒,咱們也跟上,等會你直接和碧戴斯和小風她倆匯合,我現在還不想暴露。”

不需多問,蕭嵐和雪兒立馬就明白,最開始的那人一定在斷崖內得到了好東西,特意存放在空間魔法陣中,一定比其他人在斷崖內尋到的靈藥要好的太多。

兩人加入了追趕的隊伍,速度放到了最快,慢慢向着最前方的人靠近。不過兩人並沒有一起行動,因爲蕭嵐還不想暴露出來,他自動的與雪兒分開了。

蕭嵐心中有些火熱,這斷崖可是星靈族仿造神藥山的一部分,並且從保留的殘缺石碑就可以看出,斷崖在那仿造的神藥神上也是很重要的地方,說不定就還栽種有神藥!!

剛纔的景象那麼神異,有神祕的空間魔法陣隱藏於虛空,說不得他們在魔法陣的次元世界中,還真就尋到了神藥呢!

“咦!”蕭嵐跟着追趕的人羣,想要了解些信息,不過卻讓他尋到了之前並未發現的幾個熟人。

蕭嵐一臉怪笑,快速向着那幾個熟人靠近,在幾人還未注意之時幽幽地對他們說道:“嘿嘿,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吶,哥幾個,咱們又見面了!”

“誰!”

這突然在耳邊響起的聲音自然是把那四人給嚇了一跳,他們沒有停下腳步,只是循聲而望,頓時皆如驚弓之鳥一樣,臉色驚恐蒼白,腳步明顯慌亂起來。

“你……你……你不是……!”畢維斯被身側突然出現的蕭嵐嚇得臉最爲蒼白了,結結巴巴的硬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他倒不是怕蕭嵐來找他報仇,他清楚蕭嵐的性子,雖然當時自己棄他而逃,但蕭嵐也絕不會爲此大動干戈。他真正怕的,是認爲蕭嵐已經被那九人殺死,現在化成了厲鬼,並且還跟在了自己身後!

這放在誰身上,誰不驚悚?畢維斯想到自己都遠離那戰場好幾萬裏地了,卻還沒有把蕭嵐的鬼魂甩掉,被嚇的腿軟,差點就摔倒在地。

“你你你……你什麼你!難道你認爲,我會被幾個傢伙殺死嗎?”蕭嵐怪笑,用一種陰陽怪氣的語調對着四人說道。


蕭嵐的話就像是一股陰冷的寒風,幽幽地吹入四人脖頸,在直竄入心底,把四人真是嚇的不輕。但是他們也都注意到了,蕭嵐雖然是漂浮着跟在他們的身後,但是腳上卻有着青色的魔力能量泛着光彩,絕對不會是鬼魂來索命。

“哈……哪能啊,大哥你英明神武,冠勇無雙,舉世無敵,區區九個強敵,又算得了什麼,別說殺死,他們根本連大哥的一點汗毛別想傷到嘛!”畢維斯與蕭嵐關係比較好,有過幾天相處,不像其他三個兄弟一樣害怕蕭嵐。

“得,這馬屁還是自個留着吧。放心,只要你們別再做那殺人搶劫之事,我也就懶得管你們幾個,更別說浪費力氣動手了……”蕭嵐一直在怪笑,眼中有奇異光芒,跟在四人身邊,一直以一種審視地目光仔細地打量着四人,讓四人渾身不自在,總覺得心裏面滲得慌。

這是蕭嵐故意的,他就是想用這種姿態嚇嚇這四個傢伙,讓他們不敢再繼續做惡。

“大哥您多慮了!我們哥四人哪還敢做那種事啊,經過上次的教訓,我們早已棄惡從善,再也不會做那種傷天害理的事了!”四人連連表態,一臉媚笑,恭敬地點頭哈腰着,心中想的蕭嵐就也就懶得去度測了。

他們真的是怕了,蕭嵐的實力有些變態,畢維斯都說過,埃裏克那九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結果九個打一個,現在蕭嵐卻是好好的在身旁出現。結果自然就顯而易見,他們哪還敢在蕭嵐面前有一點點的不軌心態! 第一百八十八話 爭奪

“行了,我來只是想問你們一下,剛纔都發生了什麼,最前面的那人到底咋了,讓你們所有人都這麼激動?”蕭嵐也懶得在與四人多費口舌,終於是忍不住問到正題上。

“哎?大哥,您之前沒有一同進入那個神祕的空間魔法陣嗎?”四人中年紀最小的不禁脫口問道。

“你這不是廢話嘛!大哥要是進去了,還需要問我們嗎,小四,你到底長沒長腦子!”畢維斯臉色立馬陰沉了,要是惹的蕭嵐不高興,他們這不是自尋死路嘛!

而後畢維斯又獻媚地對着蕭嵐說道:“大哥您別在意小四,他是個傻子,腦袋不好使。那魔法陣吶,還得從咱們進入斷崖內說起,好像是有人在剛纔那裏無意發現了一株靈藥的影像,他在那地方四處尋找,結果竟然無意間打開了那空間魔法陣。因爲那時候大家還沒有太分散,於是便引起了衆人注意,而後自然是大家大打出手,爭搶着進入那個神祕的空間魔法陣中。後來,大家真的在裏面找到了一株神祕的九葉靈藥,靈藥全身呈灰黑色,看着的時候還能覺得它的周圍有一片星辰夜穹,特別不凡。接下來的話自然不用多說,大家真的進行了生死爭鬥,一百來號人在一片幾百平米的小空間裏交戰,場面特別的混亂。結果,就是大哥你看到的這樣,第一個跑出來的那人手段很厲害,在衆人都沒有發現的情況下便把靈藥偷摸弄到手,接着就是現在這樣,被大家追殺了!”

得到九葉靈藥的那人,速度確實很快,在所有人中,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連放開了速度的蕭嵐居然都還慢上一點。

那人用的是魔法,衆人雖然可以確定是來自亞特蘭蒂斯的人,但卻不清楚具體是哪一方的勢力。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他絕對不會是獨身一人,只是暫時換了衣物,隱藏了身份。如果運氣好點,也許他的同夥也就那麼兩三人,如果語氣不好,甚至很有可能是十幾人也說不定!

那時候,爭奪靈藥的戰爭就略微麻煩了。

斷崖不大,幾萬米的範圍,懷抱着九葉靈藥的那人被喜悅與惶恐衝昏了頭腦,慌不擇路而逃,結果反而給自己選擇了一條死路。

一百多人緊迫追趕,雖然速度不及他,但也沒有跟丟,終於是在斷崖的懸崖邊上出將其追趕並且堵住。這斷崖有七八百米高,此人又不會飛行術等魔法,自是隻能看着一大羣人將其圍堵在崖邊。

“小子,放下靈藥,饒你不死!”黑暗神殿的大聖子開口,並且周身繚繞着黑色魔氣,一副氣勢洶洶的煞氣模樣。

他的周圍,有聖子阿爾薩斯,有三個第一商會的天才後輩,皆不比阿爾薩斯之流弱,更有雙方的好幾個屬下,聯合在一起是絕對是在場最強的一方勢力。

之前在斷崖外之所以會那樣憋屈,還是他們一起了衆怒,不足二十的人數被七八十人圍毆,若真敢發怒與衆人動真格,後果自然很慘。

“年輕人,你要是把靈藥乖乖交給我,我耀月城敢保你無恙!”說話的是之前與蕭嵐一同針對阿爾薩斯的那幾人,怪不得他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原來是來自耀月城。

要知道,耀月城城主可是十二荒城城主中的第一人,實力非同小可,絕對不凡,可以說是除卻十一個復活的星靈族神靈外的最強者了。

“小兄弟,你我同屬於亞特蘭蒂斯大陸,理當同氣連枝,不用理會他們,來我戰天家族這裏,我們定當竭盡全力保護你!”又有人說道,是一個魁梧挺拔的濃眉少年。

他一身金色的魔法戰裝,氣宇軒昂,神態威嚴,相當的不凡,並且周圍還有十來個同一服飾之人,也是一股絕對不弱的勢力,並未懼怕人數衆多的黑暗神殿結盟與聲威皆最高的耀月城。

……

一百多人,有好幾個不弱的勢力,皆緩緩上前靠近背後是懸崖的年輕人,雖然此刻皆很平靜,但這份平靜中所蘊含的血腥殺意已經沒有任何掩飾,外圍只能觀看的衆人已經明顯的嗅到。

除卻那幾個走向前的勢力之外,剩餘的皆是勢單力薄之人,蕭嵐便與畢維斯四人站在這羣人中,而雪兒與碧戴斯,若雪凌風,也站在不遠處。並非他們不想前去爭取靈藥,而是他們的實力確實要比前面的那幾個勢力差許多,沒必要現在站出來,等會真的爭鬥起來,纔是他們下手的好機會。

這些暫時觀看的人,皆是如此!

“戰天家族!”蕭嵐低語,臉上有些思索之色。

他比較在意的,還是那個濃眉少年口中所說的戰天家族。這是一個從未聽過名字的家族,絕對地隱世長存,比杜波伊斯家族和普利斯萊特家族的歷史還要久遠。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洪荒年代,亞特蘭蒂斯曾誕生過兩個神祕的洪荒大凶獸,是龍神曾經有感而發,對蕭嵐無意提及到的。

這兩個洪荒大凶獸,龍神曾斷言他們擁有不下於禁忌體質的恐怖潛能,若是真正成長起來,很有可能成就至強神位!

只可惜,這兩大洪荒最強兇獸的凶煞戾氣實在太重,況且一山難容二虎,兩者時常發生發生慘烈大戰,每次皆不分勝負。每次一到這個時候,他們便會瘋狂地屠殺其他兇獸,讓的整個大陸屍橫遍野,血海滔天,那死亡的血腥氣息,簡直把生機勃勃的世間變成了地獄,或者亡靈世界!

兩大凶獸的所作所爲,自是引起了其他兇獸的不滿,於是除卻二者之外的洪荒十大凶獸便罕見的聯合在一起,對那兩個洪荒大凶獸發起了圍攻屠殺之戰。

結果不出意外,十大洪荒兇獸也許單打獨鬥不及那兩個大凶獸,但是十個皆聯合在一起,便不是那兩個境界本身就不是很高的大凶獸能對付的。

也是從那之後,這兩個擁有禁忌體質的大凶獸,也就如曇花一現般的消失於世間了,讓的龍神時常感嘆。

至今,只要是從洪荒時代流傳下來的種族生靈,都還深刻的記得那兩個洪荒大凶獸的名字!

一個名爲魔神烏伊斯!一個則叫戰天屠戮鬼!

實際上這宇宙八荒之內擁有禁忌體質的生靈不少,像亞特蘭蒂斯大陸這樣的位面,歷史上出現過這樣的資質的生靈多達數十個,但真正成爲至強者的,也只有一個而已!

宇宙浩瀚,無邊無際,誰也不知道這裏面到底蘊含了多少祕密。

現在,蕭嵐的眼前莫名其妙地出現了一個以戰天爲稱號的家族,蕭嵐一下子就聯想到了那個戰天屠戮獸,他也不知道這究竟是爲何。

“說起來,亞特蘭蒂斯大陸上打分的隱世家族和古老種族,大多是從洪荒時代纔開始慢慢流傳的……”蕭嵐不禁低聲自語,明明覺得這個想法太奇怪,簡直就是無稽之談,卻又忍不住地聯想下去。

不過前方那些人並沒有給蕭嵐太多思索的時間,不知咋的,就又打起來了。

率先發難的就是那個自稱是戰天家族的濃眉少年,他並不是奪取靈藥,而是與自己族人同時對着身邊幾個勢力之人發起攻擊。他們人數雖少,但是實力卻各個強大,皆屬於二星天才型魔法師。

而且他們並非胡亂發難,出手時,先是撕裂了兩張魔法卷軸。魔法卷軸裂開,瞬間光芒大放,有凌厲的魔法威壓散發。

兩個魔法卷軸裏,分別出現一隻皆是由熾熱火焰組成,高有十米之大的兇猛巨虎,和一隻條由藍白之水組成的水之長蛇。

火焰巨虎與水之長蛇竟然都是由兩百七十道魔紋組成的魔法,魔紋古老,不是亞特蘭蒂斯大陸現代的文明風格。濃眉少年與他的族人以魔法卷軸釋放,幾乎相當於瞬發魔法,讓周圍的一羣人根本來不及反應。

兩個兩百七十道魔紋的魔法可不是吃素的,火焰巨虎與水之長蛇一左一右飛去,在一片強勢魔威之下,頃刻間便有十幾個來不及反應的傢伙喪命其中,並且它倆威勢不減,呼嘯嘶鳴着繼續傷了好幾人。

濃眉少年與族人藉着兩個強大魔法造成的混亂局勢,直接向着前方被他們包圍的那人衝去,身上魔力洶涌而出,有刺目光彩綻放。

濃眉少年手中握着一條白色的骨質長鞭,長鞭氣息隱晦,看起來尋常,但是卻如遊蛇般向着懷抱着九葉靈藥的少年捲動而去。懷抱九葉靈藥的少年神色驚慌,身上有紫色光華亮起,異常奪目,魔力激盪之間,其手中便飛出三個頭顱大小的雷電光球。

“一百七十八道雷系魔紋魔法——神雷三困!”

雷電光球充斥着暴躁的雷系能量,雷霆電絲閃爍之間,隱約可以感受到混亂而龐大的爆炸之力!

“雕蟲小技,居然敢在本少爺面前逞威!” 第一百八十九話 到手

濃眉少年對那三個雷電光球沒有半點在意,手中的白骨長鞭嘶嘶竄動,直接與三個雷電光球碰撞在一起,沒有什麼恐怖的爆炸與巨響,只看到那三個雷電光球直接被白骨長鞭擊散,轉眼即逝,所有的雷系魔法能量皆不能產生傷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