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與此同時,八雲藍的實力也在穩步提升,在土宮神樂修鍊的同時。她也被小紫帶著修鍊,並又找到了兩顆殺生石予以融合。成為了四尾天狐。

雖然兩女的實力還遠遠無法達到劉峰和小紫的要求,但只要保持下去,遲早能達到令人滿意的程度,只是希望能趕在世界末日的災難爆發前。

時光飛逝,轉眼間,又是兩個月過去了。

當劉峰帶著土宮神樂在外面修鍊的時候,小紫也沒閑著,雖然她要負責教導八雲藍,卻不代表她就要一直盯著,大部分時候,八雲藍都是自己修鍊,而她則繼續自己在古董咖啡廳的打工生活。

有一天,小紫在泡咖啡的時候,霧島董香突然帶了一個叫金木研的新人來,說是要讓這人在咖啡廳打工。

風起蒼嵐 ,這小子顯然麵皮薄,面對如此美麗且有氣質的女性,當然把持不住嘍。

不過,還沒等金木研幻想一下,旁邊的霧島董香就一臉不爽的打破了金木研的小心思:「別多想了,人家紫小姐是有夫之婦,早就結婚了。」

「什、什麼?結婚了?」金木研一臉驚訝,隨後又有些小失落。

至於小紫倒沒在意金木研的小心思,而是在盯著金木研半晌后,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有趣,竟然是個半人半喰種,嗯,還是通過人類改造的。喂,你是不是被人安裝了喰種的內臟?」

聽到這話,金木研和霧島董香都吃了一驚,只不過霧島董香考慮到小紫的身份后就釋然了,而金木研卻是期期艾艾的說道:「是、是的,您怎麼知道的?我、我確實被安裝了喰種的內臟,當時我受了重傷,一位醫生為了救我,就把利世小姐的內臟裝進了我的身體。」

小紫的笑意變得玩味了:「僅僅是這樣嗎?要知道人類和喰種的身體不同,內臟是不能融合的,貿然換內臟,只有死路一條。要做到這種事,必須要有特殊的手段,而這手段要麼就是如頂級除靈師才有的神奇力量,要麼就是有尖端的科技。而這兩者無論哪一種,都需要長期研究才能成功——你,又是屬於那種呢?」

這話說完后,金木研和霧島董香都是面色一變,金木研頓時陷入混亂狀態:「怎、怎麼會?難道嘉納醫生他……不行,我要去問清楚。」

說著,金木研就茫然無措的往外跑,但他很快就撞到一個東西上並癱坐在地,定眼一看,正是小紫隨手使出一道力量將他擋住了。

卻見小紫笑眯眯的說道:「看來你已經猜到將你變成這樣的幕後黑手是誰了,不過,咱覺得你這樣跑過去找那個幕後黑手,只有死路一條,你現在太弱了,弱到在場隨便一個人都能擊敗你。若想找到真相的話,就努力變強吧,雖然你是半人半喰種,但潛力卻意外的驚人呢。而且……」說到這,她不知從哪變出摺扇並遮住了下半邊臉,「你的體內還有一縷不屬於你的殘魂,想來是你被移植內臟時,『貢獻』內髒的那個喰種分裂的一部分靈魂吧。也對,對喰種來說,靈魂與身體是一體的,內臟被硬生生摘除一部分,靈魂自然也就分裂出來了。」

聽著小紫的話,金木研連連變色,最後不禁脫口道:「一部

分靈魂?難道是利世小姐的?怎麼會……難道,利世小姐真的在我體內?」

想到這,金木研就渾身發冷,雖然成了喰種,但對於鬼混一類的東西,他還是很怕的。

就連霧島董香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禁問道:「紫小姐,您說的都是真的嗎?利世她的靈魂……真的在金木體內?」

小紫笑眯眯的看了霧島董香一眼:「吞噬靈魂的喰種竟然害怕以一個殘魂,董香醬,你這樣可不行哦,要是見到真正的惡靈,那你豈不是在戰鬥前就會被嚇死啦?」

「呃、不、不是的,我……」霧島董香聞言不禁俏臉一紅,小紫在古董咖啡廳打工的幾個月里,已經給眾喰種講述過亡靈和惡靈的事,一眾生活在都市陰暗下的喰種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些東西。

當然,也不能說喰種們都不知道這事,至少包括店長在內的少數幾人還是知道一些的,只是他們從未見過而已。


這也是因為喰種的特性了,他們天生對亡靈有威懾力,大部分亡靈遇到他們就會遠遠躲開,而惡靈雖然不懼怕,卻也對他們沒有興趣,所以喰種雖然生活在陰影之下,卻始終未見到什麼亡靈。

看到霧島董香那羞中帶著氣憤與尷尬的樣子,小紫頓時眼睛一亮,衝上去就將霧島董香的腦袋埋在丰韻的胸口並用力擠壓道:「小董香的樣子太可愛了,居然露出這麼犯規的表情,人家根本把持不住嘛……」

「嗚嗚嗚~~~」霧島董香死命掙扎中。

「……」金木研覺得鼻子好像有某種熱流落下,然後對霧島董香的遭遇稍微有那麼一點羨慕。

好一會,小紫才放過臉色發紫的霧島董香,並重新將目光投向了金木研,而金木研不知為何突然有種被蛇盯住的感覺,心中驚怖不已,身軀緊繃的望著小紫。


小紫則含笑不語,一直盯著金木研看,直到金木研快要崩潰時,她才慢悠悠的說道:「小金木,你現在是不是不能吃人類吃的東西啦?」

聽到這話,金木研心頭一震,不禁伸手握住胸口露出糾結之色,並過了半晌后才道:「是的,我……我現在能吃的東西只剩下咖啡和……」

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答案顯而易見,喰種能吃的,只有人肉。

看著金木研的痛苦模樣,小紫的笑容卻是越發燦爛:「小金木,如果咱能夠讓你吃人類吃的東西,你該怎麼感謝咱呢?」

聽到這話,金木研和霧島董香頓時驚訝了,而金木研更是激動的問道:「紫、紫小姐,您能讓我變回人類?」

小紫搖了搖頭:「不,咱只是說能讓你吃人類的食物而已,你已經轉化為半喰種半人類,想變回人類可不容易。」當然,對咱來說並非難事——這話小紫沒說出來,雖然她能做到,但她並不打算這樣做,因為她從金木研身上看到了一小股位面之子的氣息,顯然是這個世界選出來的某個時期某個地區的小主角。

雖然其命數遠遠比不上八雲藍和土宮神樂,但也算是個角色了,估計和喰種有很大關係,小紫可不會貿然將其命數大改。

不過嘛,稍微幫一下忙,讓其能夠吃人類的食物還是可以的,對小紫而言,這就是舉手之勞了。(未完待續。。) 雖然不能變回人類,但對金木研而言,能吃人類吃的食物已經非常好了,他當即迫不及待的表示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願意。

聽到這話,原本並沒有什麼要求的小紫突然眼珠子一轉,有了惡作劇的思想:「是嗎?什麼都願意做啊,那麼……」說到這,她看向霧島董香,「董香醬,你過來一下。」

霧島董香聞言疑惑上前,小紫便在她耳邊耳語了一陣,聽得她一陣錯愕,最後露出古怪的表情看向金木研,看得金木研莫名其妙,並且心裡毛毛的。

直覺告訴金木研,有不好的事將要發生了。

果不其然,當小紫提出要求的時候,金木研整張臉都苦逼了,因為小紫的要求很簡單,就是金木研以後在古董咖啡廳打工,必須穿女裝,而化妝的事則交給霧島董香。

換句話說,金木研得當偽娘。

這種事讓金木研難以接受,可在繼續挨餓吃人肉和穿女裝之間,金木研最終還是選擇了後者。

於是一番搗鼓后,一個活脫脫的女裝偽娘誕生了。當他走出來的時候,小紫都不禁眼睛一亮,因為金木研穿上女裝化好妝后,居然成了一個大美人!

於是,小紫就多了一個新的玩具,當穿上偽娘金木研出去后,不出意外引起了轟動,讓咖啡店的眾人一陣強力圍觀,金木研簡直欲哭無淚。

在那之後,小紫履行諾言讓金木研可以吃人類的食物了。而重新吃上人類的食物。讓金木研激動不已,眼淚止不住的流,惹得其他人又是好笑又是感慨。同時還有些羨慕。

結果霧島董香就問小紫能不能讓他們也能吃人類的食物,小紫便表示可以是可以,但霧島董香畢竟是完全的喰種,不吃人肉是沒有營養的,身體會一直虛弱下去。

對於這個結果,本來沒報多少希望的霧島董香卻驚喜無比,雖然還是要吃人肉。但古董店的眾人從來不襲擊活人,只會找一些自殺的人類屍體來食用,要知道東瀛可是個自殺大國。屍體是很好找的,能吃人類的食物才是關鍵。

於是霧島董香當即請求小紫幫忙,小紫這回倒是沒提什麼要求,直接讓霧島董香能吃人類的食物了。


當美味的蛋糕入口時。霧島董香整個人都呆住了。接著淚流滿面,表示原來人類的食物這麼好吃,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美味的味道的。

那誇張的表情,搞得眾人都驚異不已,而古董店的其他人便也請求小紫幫忙,小紫一一應允,讓古董店除店長芳村功善外的其他喰種們全部過上了吃人類食物的好日子。

至於芳村功善則是自己拒絕的,他表示自己需要贖罪。不能享受這麼美好的生活,搞得眾人莫名其妙。但他卻不願意說自己的故事,所以眾人只能把各種疑問埋藏在心底。

在那之後,小紫便只是偶爾到古董咖啡廳一次了,基本上屬於半辭職狀態。當然,店內眾人絕對不會因此排擠或開除她的,只要她願意,古董店內的眾人永遠都將她視作為店內一員。

小紫不在古董店期間,古董店也不斷發生著各種事,一開始是金木研的好基友見到女裝的金木研后驚愕了好久,金木研則羞得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可惜金木研和小紫有約定,並且知道小紫有多逆天,所以就算再怎麼糾結,還是只能繼續穿著女裝。結果久而久之,他就習慣了,並且學會了化妝,開始賣萌,並會無疑是做出一些女性化的動作。

最要命的是小紫還讓金木研的聲線都變了,變得女性化,若是他不說的話,沒人知道他是個男的。

結果,不明真相的客人中竟然有不少被金木研給迷住了,而他也多了個女性化的名字,叫金木研子。

實際上這都還不算啥,最要命的是,在金木研沒注意的情況下,他的好基友看他的眼神越來越,似乎正在漸漸被掰彎——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除了這些事外,金木研還接連遇到了一些強大的敵人,尤其是一個叫月山習,綽號美食家的喰種,居然要吃掉金木研——對,是真正的吃,而不是另一種含義。

這些敵人一個比一個強大,但最終都被金木研給揍趴下了,因為金木研的潛力相當大,而小紫為了獎勵他講信用一直穿女裝的作為,便將他的潛力全部激活了。

雖然金木研自己沒自覺,其他人也不知道,可實際上金木研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頂級喰種的水平,等他心境上去,並熟練掌握自己的力量,在喰種中就是見誰殺誰的水平了。

不久之後,一個叫青銅樹的喰種組織來襲,其中有一個喰種居然是霧島董香的弟弟,並在出場后對霧島董香各種虐待,這大大刺激了和霧島董香感情很好的金木研。

於是金木研爆發了,用他那被小紫大幅度強化的身體將來襲的喰種們全部虐了一遍,讓這群喰種灰溜溜的跑路了——如果不是金木研心地善良,不願意傷害他人的話,這群喰種估計沒一個能活著離開。

之後,金木研和他的咖啡店小夥伴們繼續過著沒羞沒躁的日常,而他的好基友則越陷越深,漸漸開始明裡暗裡的關心金木研,而這些關心基本都是超友誼的,只是金木研完全沒往那方面想,所以一直沒有意識。

沒多久,古董店內全是喰種的事被一個叫ccg的組織發現了,ccg是專門對付喰種的組織,組織內的人基本都是與喰種有仇的,如今知道有一群喰種居然大搖大擺的開咖啡店,自然不會放過了。

而且。ccg還得到情報,古董的老闆芳村功善是個叫『獨眼之梟』的sss級喰種,當年和ccg有大仇。殺了不少ccg的人。

於是ccg也不管咖啡店內的人是否有襲擊人類,果斷組織大量人手圍殲古董店。

芳村功善知道后,當即讓所有人撤離,而自己則欲留下和ccg做殊死一搏。

店長的希望是犧牲自己保全所有人,然店內眾人又豈會丟下他不管?於是以金木研為首的喰種們都選擇留下了,唯有霧島董香為了照顧一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喰種母女而不得不先行離開。

一場大戰在那一夜爆發,ccg的人類和古董店內的喰種們展開殊死搏鬥。

雖然金木研等人都拚命了。可奈何ccg一方人數太多,裝備精良,還有一個叫有馬貴將。單兵實力堪比頂級除靈師的人類,在有馬貴將的帶頭下,古董店內的眾人毫無還手之力,很快就全部被擊敗了。

當所有人都被圍困一座大樓的樓頂。幾近絕望的時候。我們那一直在家賣萌。和劉峰啪啪啪結束的小紫到了。

只見小紫踩著虛空而出,一臉笑眯眯的看著驚悚的眾人道:「我說人類們,你們大晚上不睡覺,跑來襲擊我的老闆和同事們幹什麼呢?知不知道人家剛剛還在和人家的老公親熱,你們打擾人家的好事,難道不覺得過分嗎?」

毫無節操的大膽話語讓現場以金木研為首的清純派們集體面色發紅,然因為小紫的出場方式太過驚人的關係,所有人都不敢有太誇張的反應。

半晌。其中一名貌似領頭人之一的壯漢上前道:「女士,你應該不是喰種吧?為何要幫助這些傢伙?」

小紫笑眯眯的看了那人一眼:「哎呀哎呀。咱確實不死喰種,不過嘛,咱在古董咖啡店裡打工來著,讓你們壞了咖啡店和店內各位的話,咱會很不高興的。所以嘛,今天在這裡,咱把他們都保了,你們有什麼意見的話,可以對咱說——雖然咱絕對不會聽的。」

聽完小紫的話,立馬就有一群人不幹了,其中一人當即跳了出來帶頭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想包庇這些披著人皮的惡魔?別開玩笑了!」

有這人帶頭,另外一些大膽的也紛紛發出聲討,一時間聲討聲絡繹不絕,彷彿要用大義讓小紫羞愧自裁一般。

可惜小紫壓根不知道羞愧是什麼東西,依然笑眯眯的看著眾人,並在眾人罵累勢弱時才慢悠悠的說道:「咱說過了,你們有意見,咱也不會聽。另外,咱讓你們不準傷害他們,不是和你們商量,而是命令!既然你們聽不懂,那就用你們的身體記住吧——記住,咱只警告你們一次,咱不管你們隊其他喰種怎樣,唯有古董店內的各位,你們不準動,並且還要保護好他們,若是他們任何一個受到傷害的話,那麼下一次,就不是洗個澡那麼簡單了。」

這話說得ccg的眾人莫名其妙,洗澡?什麼意思?


結果,很快ccg的眾人就知道了,因為他們所有人都突然感覺腳下一空,緊接著就穿過了什麼東西,周圍的景色大變,然後就全部落到了水裡——這些人被小紫用空間裂隙扔進了東京灣。

毫無疑問,這讓ccg的眾人都驚悚了,瞬息之間劃開空間,準確無誤的將所有人都扔到幾十公裡外的東京灣,這是不是代表對方願意的話,可以隨手將他們扔進地下活埋了?或是扔到其他危險的地方?再不然,還可以用空間裂隙將他們腰斬了。

無論哪一種,都讓人驚悚無比,將小紫的危險程度提到了ssssss級——這絕對是新開的等級,因為等級實在太高,所以就瘋狂的加s了。

在那之後,ccg果然不敢再來襲擊古董店,甚至還為了監視故意跑到古董店內做客。而因金木研性格溫和和其他因素的關係,其中一個叫亞門鋼太郎的人類便主動接近金木研,並因此讓金木研的好基友兼暗戀者吃味了,一時間一個詭異的三角戀就這麼開始了。

真是可喜可賀,可口可樂。(未完待續。。)

… 「小金木,不如你就乾脆變成女孩子吧,咱的話,可以免費幫你變身喲,而且是徹頭徹尾的女孩子,還能生孩子的那種哦。」

一天,小紫看著忙著沖咖啡的金木研,一臉笑眯眯的開口道。

聽到這話,金木研先是愣了愣,接著整個人都驚悚了:「紫、紫、紫小姐,您、您、您在說什麼?女、女孩子的什麼,才不要呢!」

「是嗎?那還真可惜啊,咱看現在有不少人都喜歡你呢,要是你能變成真正的女孩子,他們一定會很高興的。」小紫繼續笑眯眯的說道,讓金木研汗毛倒立。

如果是別人說這話的話,金木研頂多就是反感,可眼前這人是誰?八雲紫!一個實力看不到底,並且神通通天的牛人,如果她真要將男人變成女人的話,絕非不可能的事。

一想到自己會徹底變成女人,金木研就頭皮發麻,連忙拒絕,而小紫見他如此堅持,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那玩味的笑意讓人怎麼看都覺得有古怪。

這讓金木研非常懷疑小紫會不會偷偷摸摸把他給變身了,因為以小紫那無節操的性格,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於是,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金木研都生活在擔驚受怕當中,生怕一個一覺醒來就讓小紫給變身了=長=風=文學==cfwx=。

而當世間過了兩周,金木研已經放心下來的時候,他一直擔心的時終於成了現實,他真的被小紫給變成萌妹子了。

本來金木研男扮女裝就很漂亮了。而變成真妹子后,『她』的美貌與可愛就更甚一籌,甚至還自帶體香。任何接近她的正常男人都難以抵抗她的魅力。

那天早上,金木研或者說現在的金木研子伴隨著尖叫穿上她早已習以為常的女裝去找小紫,可小紫沒來古董咖啡廳,而她也不知道小紫住在了哪,所以折騰了一天也沒個結果。

第二天,金木研子一臉沮喪的去上班,希望咖啡廳的同伴們能提供幫助。可惜大家也愛莫能助,只能等小紫下次來再說了。

於是金木研子只能保持著女孩子的樣子繼續工作,並望眼欲穿的等候小紫到來。

可惜小紫似乎鐵了心不現身。任金木研子如何等待都見不到人,而這期間也發生了許多事。其中一件就是金木研子變成妹子的事被他的好基友永近英良知道后,這個已經被掰彎的騷年就徹底放開了枷鎖,開始或明或暗的展開攻勢。

只是永近英良的攻勢顯然是媚眼拋給瞎子看了。因為金木研子根本想不到自己的好基友會對自己產生愛意。對於對方的做法,只當是對方知道了她的遭遇后對她的關心。

不得不說,永近英良真心有點悲劇。而且,除了金木研子壓根沒往那方面想之外,他還有個情敵,那個人就是ccg的搜查官亞門鋼太郎。

亞門鋼太郎與金木研子的相識有點戲劇性,他一開始和金木研子是敵人,雙方不打不相識。並在打鬥中發現金木研子與其他喰種不同,所以對金木研子產生了濃烈的好奇心。

後來兩人間又有數次交集。直至ccg圍剿古董咖啡廳的時候,這種交際升華了。亞門鋼太郎主動找上金木研子,試圖將金木研子制服,以防金木研子被其他搜查官幹掉,並在戰鬥中處處留手,很多次能擊殺金木研子的機會都被他給放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