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是,是。”

老三慌忙扯下面罩,這是一張陌生的青年面孔,約莫三十來歲,帶着極度的驚恐之色。

陳方眉頭微皺,道:“給你兩個選擇”

老三顫聲道:“什、什麼、什麼選擇?”

陳方淡漠地看着他,道:“一、死。”

老三身子一抖,胯下竟有些潮溼起來,目露期待地等着第二個選擇。

陳方面露厭惡之色,道:“二、死得痛快。”

“啊?”

老三腦袋嗡嗡作響,差點嚇得昏死過去,這有選擇不跟沒選擇是一樣的嗎?

一時間,他竟然淚水鼻涕直淌,哭着爬了過來,“英雄,英雄饒命啊!我上有九十歲的老母,下有三十歲的女兒,最重要的是女兒還是飛機場,嫁不出去,要不也不會三十歲還在家啊,還重要的是……”

他抹了把眼淚鼻涕,袖子上還有一些黃黃的粘稠液體,陳方頓時一陣噁心。

他接着大哭道:“還重要的是,我那個女兒,她還是弱智啊!英雄,你行行好,殺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我也是爲了撫養家人,迫不得已才幹的啊,今天殺不死你,我心大安啊!”

陳方面色古怪,他真沒見過怕死怕到這樣的人,悠悠道:“你今年幾歲?”

老三一愣,老實道:“三十二。”

陳方笑道:“你今年三十二歲,你母親九十歲,你女兒三十歲,沒錯吧?”

老三面色大變,暗暗叫苦,只恨不得自己平時不多訓練自己的口才。


陳方面色一寒,冷聲道:“說,是誰讓你來的?”

老三大哭道:“我說,是餘統領讓我來的!”

陳方微微點頭,這個餘統領就是餘江的父親,餘安。

桃花武神 ,未免太小看自己了?

確實,餘安確實是小看陳方了,他也聽說陳方在挑戰臺上施展出幾式威力驚人的武技,但也只是聽說,他還是不太相信,一個煉體四重的小子,能使出那麼強大的攻擊?

後來得到費天親口確認之後,他才徹底信了,但也僅僅只是信了。

他思考之後,得下的結論就是,陳方確實可以施展出很厲害的武技,但他的本身修爲確實只有煉體四重,按他的想法,派出一名煉體六重、三名煉體七重、一名煉體八重,已經足夠了還有剩餘了。

這樣的陣容,已經完全是高擡陳方,他認爲,只要這五個人突然襲擊,打陳方個措手不及,隨後幾人圍攻之下,不給陳方施展武技的機會,便可輕易斬下陳方的人頭。

其實,他這樣的想法,確實是對的,估計換作其他人,確實會讓他如願,幾名屬下提着人頭來見。

但可惜,他碰到的不是一般人,他碰到的,是陳方,是黑髮大帝風落葉的轉世之身。

以陳方的戰鬥經驗和各種手段,區區幾名最高修爲只是煉體八重的殺手,那是完全送菜的份。

陳方橫起一刀,斬下老三的人頭,老三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依舊殘留着驚恐之色。

他搖搖頭,這樣的人,留着也是禍害他人。

丟下人頭,拍了拍手,繼續往皇宮而去。 皇城,皇宮。

陳方持着宋全給他的令牌,通過了層層守衛關卡,直到常興殿。

常興殿外等候片刻,便有一名閹人來報,請他進去。

陳方一踏進常興殿,便看見正前方坐着的一名身着黃色龍袍的中年男人,長着八字鬍,無形中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嚴之勢,逼人臣服。


這些自然對陳方毫無影響,他施施然走上前,微微一拱手,道:“見過陛下。”

“大膽!見了陛下竟敢不跪!”一名閹人怒斥道。

陳方直接無視他,看向上方的中年男人。

“膽敢對陛下不敬!來人,給我拿下!”閹人見陳方依舊如此無禮,怒喝道。

慕容龍擺了擺手,道:“無妨,都下去。”接着他看向陳方,“你就是陳方吧?你帶來的大夫呢,讓他進來吧。”

陳方微微一笑,道:“我是陳方,我所帶來的大夫,便是我自己。”

慕容龍一怔,龍眉微微一皺,道:“小朋友,這裏可不是你能開玩笑的地方,知道嗎?”

陳方輕笑一聲,道:“自然知道,這裏是紅葉國統治者居住之地,是紅葉國最爲尊貴的地方,誰敢在這裏搗亂,那就是殺頭的份。”

慕容龍忽然一笑,道:“既然你知道,那你還敢來?”

陳方面色一正,道:“因爲,我能治好公主的病!”

慕容龍龍眉一挑,沉聲道:“朕且信你有些本事,但你連公主都沒見到,如何就能確定,能治好公主?”

陳方拍了拍胸膛,道:“這天底下,就沒有我陳方治不好的病。”

慕容龍氣笑道:“陳天陽竟教出你這麼個兒子,不知是該欣喜,還是該憂心?”

陳方大笑道:“兒子能幹,不該高興,憂心爲何?”

慕容龍忽然大怒,指着他道:“念在陳天陽爲國有功,且至今生死不明,朕今日不計較你欺君之罪,你滾回去!”

陳方面色一沉,道:“陛下,莫非,你連公主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都要一把火燒得一乾二淨麼?”

提到公主、救命,這幾個字,慕容龍心中一痛,淡顯愁容。

這時陳方又道:“陛下,若不讓我試試,你就知道我不行?紅葉國知名的丹師都來看過了吧?當然除了正在閉關的侯安,和外出雲遊不知去向的聶衝,那些來看過的人,都是束手無策吧?”

頓了一下,陳方繼續道:“紅葉國五大丹師中,侯安和聶衝都不是最頂尖的,連其他三個都沒有辦法,即便公主能等到他們前來,那他們就治得好嗎?這個概率,幾乎低到可以將它忽略了吧?若非如此,陛下也不會向天下發布封賞榜,凡能醫治公主者,封侯萬里,再加陛下一個人情。此等方法,不是走投無路,死馬當活馬醫了麼?”

慕容龍死死盯着他,他自顧自道:“既然陛下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不如就讓我試試,說不定我這個小朋友,還真把死馬醫活了呢?當然,我沒有諷刺公主是畜生的意思。”

“好好。”

慕容龍連道兩聲好,冷聲道:“看在陳天陽的面子上,朕便給你一次機會。但你要想好了,治不好公主,你要死。若是反悔,現在走出大殿,還來得及。”

“哈哈。”

陳方大笑起來,道:“好男兒言出必行,說出的話豈有收回之理?就請陛下帶路,讓我見見公主!”

就在此時,皇城,一處佔地巨大的府邸。


路過的人們一看到大門前的五個大字,都是紛紛避讓,臉上或是露出驚懼、或是羨慕、或是敬仰、或是痛恨和無奈,但統一的,所有的神情都是體現着住在這裏面的人的強大。

那五個大字乃是用隸書書寫,金雕刻畫,盡顯大氣威嚴。

是爲,皇衛軍總府。

此時,皇衛軍總府中的一處殿堂中,傳出一聲清脆的破裂聲。

餘安指着眼前的幾人,罵道:“廢物,都是廢物!一個煉體六重,三個煉體七重,一個煉體八重,竟拿不下一個煉體四重的小子?而且人一個都沒有回來,你們竟告訴我說,有可能全都栽了?這樣的陣容,在外面都是以一敵十,甚至敵百的存在,竟然掛在一個煉體四重的小孩子手裏?”

陳方修煉突破到煉體五重,也是昨晚才發生的事,故而跟餘安得到的信息有些出入,但即便他昨晚沒有突破,憑那幾個人,還真難以拿下他。

李賜上前,恭聲道:“段副統,以那小子之能,即便李元幾個不敵,要撤退也斷然不是難事,或許是途中發生了什麼意外?”

李賜是餘安的得力心腹,跟李元是堂兄弟,剛得知此事,他也是非常震驚,但靜下來想想,還是認爲不可能,應該是他們幾個途中發生了什麼意外。

餘安皺眉道:“途中發生意外?此事如何說起?”

李賜道:“李元仗着自己是皇衛軍的人,經常在外邊魚肉百姓,甚至強搶販賣民女之事也幹得不少,外邊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但有些兄弟在暗地還是聽到一些微言,很多人都非常痛恨他。如果有人早就盯上他,趁着天還沒亮,皇城萬籟俱靜之時動手,也是很有可能的。那麼既然動手,爲了防止身份暴露,殺光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他這話一說完,屋內所有人都是面色古怪,看向他的目光都是大有深意。

就連餘安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咳咳”幾聲清了清喉嚨,才道:“嗯,說的有理,此事你們抽空去查一下就是了。江兒的仇不可不報,必須抓緊,一旦讓陳方逃回學院,我們就束手無策了。即便是費天,在學院裏,也不敢公然出手。”

提到餘江,餘安目中怒火涌動,閃過一抹陰冷。

李賜請令道:“餘統領,我去!”

餘安微微點頭,道:“好,李賜,你此去便帶陳方的人頭來見,相信江兒看到會很高興的。”

“是。”

李賜稍稍躬身退後幾步,隨後一招手,身子一動便掠了出去,其餘幾人紛紛動身,緊隨其後。

陳方這邊,一行人在皇宮內繞了又繞,來到吟雪殿。

陳方一眼便看見躺在牀上的一名少女,長髮披肩,五官精緻,皮膚白皙,即便是睡着了,也不難看出那嬌生慣養的刁蠻芳態。

“拜見陛下。”

兩名侍女跪地行禮。

慕容龍擺擺手,輕聲問道:“公主怎麼樣?”

一名侍女恭聲道:“回陛下,公主一個時辰前又發作了,忽冷忽熱,太醫過來給公主服了一些藥,公主便睡着了。”

“嗯。”


慕容龍微皺着眉,看向陳方,道:“陳方,這就是朕的女兒,吟雪公主。”

陳方微微點頭,大步來到牀前,觀察了一陣後,單掌一拍,將一股柔勁送到慕容雪體內,“以自己目前的修爲,不把她弄醒讓症狀顯示出來,根本無法診斷。”

慕容雪猛地睜開美眸,大叫一聲捂着身子又開始瑟瑟發抖。

“大膽!”

幾名侍衛拔出刀劍,一下上前圍住陳方。

慕容龍急忙大步上前,輕輕扶住慕容雪,安慰道:“雪兒,別怕,父皇在此。”

慕容雪聲音顫抖,帶着哭腔道:“父、父皇,雪兒好冷,不,好熱,好冷,又熱了,我不知道了嗚嗚嗚……”

慕容龍陰沉着臉,情緒幾近爆發狀態,冷冷道:“陳方,你需要給朕一個解釋。”

陳方看向他,道:“不讓公主的症狀顯現出來,我怎麼診斷她是怎麼回事?難道要像那些所謂的太醫,把脈?”

慕容龍道:“那現在呢,看出來了嗎?”

陳方沒有回答他,直直盯着慕容雪,這時,慕容雪的臉色開始變幻,一會紅若驕陽,一會蒼白如雪,突然,一條非常細小的黑線從其臉龐膚下閃了一下。

陳方雙瞳一凝,上前伸出雙指朝其身上點了幾下,慕容雪悶哼一聲。

就在這時,那條黑線再次閃現出來,從其臉龐竄了過去,馬上就又消失不見。

陳方來到邊上的座椅,直接就坐了下去,那些侍衛又怒氣衝衝,被慕容龍擺手制止,他倒想看看,眼前這小子想玩什麼花樣。

陳方將桌上的茶水一飲而盡,才道:“陛下,不知你最近得罪了什麼人?”

慕容龍一怔,道:“朕得罪的人會少嗎?當然最痛恨朕的,就是黑巖國了。”

陳方輕輕一笑,道:“若我沒猜錯,公主殿下定是捱了敵人一掌,過後才這樣的吧?”

慕容龍目光一凝,聲音變得陰沉,道:“你怎麼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