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臉色煞白的郝朗拉住許風“不要傷害她,我答應你就是了。”

許風轉身朝走到客廳,看着郝朗在屋裏面兩個人小聲嘀咕着。剛開始也沒在意,不一會兒房間門響起。許風站起身從貓眼看了一眼外面,才知道郝朗報了警。

田磊站在門口,使勁摁着門鈴。要不是他正好在這裏辦事,怎麼也輪不上他一個刑警大隊張過來。誰讓這個報警的人有些身份呢,上面的意思他自然不能違抗。許風笑呵呵把門打開,田磊進都沒進。在門口詢問了事情的經過,轉身下樓了。

郝朗盼星星盼月亮等來的警察,不到五分鐘已經離開他們小區。許風一腳將裏屋房門踹開“你可以呀,還報警了。”

郝朗站起身“我憑什麼不能報警。你這屬於私闖民宅,我可是到法院告你去。”

許風抄起桌子上的菸灰缸朝郝朗腦門上砸去,接連砸了七八下。鮮血順着郝朗的臉頰流下,旁邊的女孩尖叫一聲暈了過去。郝朗跪在地上捂着腦袋“你,你竟然敢動手。”

許風瞅了一眼桌子上的小牌牌,一行職務一目瞭然。郝朗果然還掛着其他職務,但許風不在乎。一把抓住郝朗的衣領提了起來,推到牆上“說吧,這錢你是出還是不出?”

郝朗終於服軟“出,我出,我現在就給你拿去。”

許風轉身朝外面走去“不用給我,明天你直接把錢送到醫院去,存到江浩的名字上就行。”

走出小區,許風去了醫院看望江浩。晚上大家給許風送行,葉佳芊出面在青陽大酒店包了一間包廂。包括方文靜在內的很多人都去了,現場異常熱鬧,許風第一次喝了很多酒。葉佳芊和方文靜兩個人送許風回家。學校的工作已經辭了,葉佳芊要帶許風回她住的地方。

方文靜倒是沒什麼意見,她不可能把許風帶回家去。走到半路上,接連打了幾輛車都沒上去。喝醉的許風力氣變得更大了,兩個女孩沒辦法只能一人摟着一直胳膊朝葉佳芊住的賓館走去。

馬上要到門口的時候,一輛帕薩特停在面前。方仁貴從車裏下來,看了一眼醉醺醺的許風。一把架着許風塞到車裏,葉佳芊剛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還是嚥了回去,方仁貴和葉問天交情不錯。葉佳芊見了面要喊聲伯父,張口說要帶一個男人回去。怎麼也開不了口,一起坐車回方文靜家。

到家裏方媽媽安排葉佳芊睡下,客廳裏只剩下許風和方仁貴。許風躺在沙發生,方仁貴把電視音量調大一些。看着許風“好了,現在就剩咱們兩個人了,別再裝了。”

許風緩緩睜開眼,拿起桌上的水杯一飲而盡。笑呵呵看着方仁貴“方校長,您怎麼看出來我是裝的呢?”

方仁貴說道:“你別忘了,我可是特種兵出身。雖然離開部隊有些年頭了,但是當初學的很多知識都記得很清楚。你這點三腳貓的功夫,也就偏偏他們小女孩。”

許風掃了一眼客廳“好吧,我承認瞞不過你。可我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我的情況。馬上就要去帝都了,很多事情都說不準會怎樣。我不想讓她們傷心。”

許風說的方仁貴基本都知道,許風的身世他也瞭解不少。當初葉問天離開的時候,和方仁貴討論過這個問題。那個時候葉問天已經知道葉佳芊喜歡上許風,卻沒想到過了這麼長時間。方仁貴的女兒方文靜竟然也喜歡上了許風,兩個女孩的脾氣又如此相似。

方仁貴起身回屋休息,許風一個人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第二天一早悄然離開,回去看往外公徐志強。一切準備就緒,坐上了開往帝都的高鐵。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逐漸消失的城市。

腹黑老公,別撩我! 帥哥,這裏有人麼?”

許風扭頭,兩個身穿校服的高挑女生站在面前,指着對面的空位。 動車在高速行駛,兩個女生坐在對面。許風閉目養神,一陣吵雜聲傳來。五個少年站在許風旁邊“哥們,換個座唄。”

許風瞅了一眼說話的少年,一身價值不菲的行頭。身後幾個人明顯對他很畏懼,看了一眼對面的兩個女生。一個勁給許風使眼色,許風繼續閉上眼。一股大力將許風拉起來,兩個少年拉着許風朝車廂一頭的洗手間走去。乘車員走了過來,看了領頭的少年一眼轉身走開了。

兩個少年要把許風塞進洗手間裏。許風反手抓住兩個人的胳膊,直接將兩個人推了進去。從一個少年身上拿出的鑰匙。將洗手間的門從外面鎖上。轉身朝自己位子上走去,另外三個少年已經坐在許風的位子上。

兩個女生一臉的不情願,一身白色校服穿在身上。純白色帆布鞋,一人梳着一個馬尾。衝許風眨眨眼,爲首的少年看到許風。臉色馬上又變得陰暗起來。許風對眼前這兩個女生是徹底無語了,她們倆很明顯就是故意的。

少年剛要走過來,手機響起轉身離開。許風看着對面的兩個女生“你們是不是該回自己的位置上了?”

大眼睛女生撇撇嘴“這裏又不是你的,憑什麼趕我們走啊。”

旁邊齊劉海的女生拉了一下大眼睛女生的一角“倩倩,別鬧了。”


徐峯站起身朝洗手間走去,打開門把裏面的兩個人放出來。

列車很快到了帝都,許風第一個走出去。兩個女生跟在後面,那幾個少年一直沒再出現。站在帝都車站的出口處,許風第一次感受到帝都帶給他的震撼。偌大的車站全是人羣,打電話給周強。

許風贏得比賽之後,周強在車隊的地位有了明顯改善。卻受到許風的影響退出了車隊,開始專心回家學做生意。一輛不起眼的奧迪A8停在許風面前,周強從車裏下來給許風一個熱情的擁抱。

坐在車裏,周強說道:“還是先去我們家吧,我爸想見見你。”

許風沒有拒絕,車子朝周家大院駛去。在偏離市中心的地方,一處別墅區裏。車子駛到門口,許風和周強下車步行進去。裏面竟然一輛車都沒有,根本就沒有給汽車預留車位。長長的走廊,上面全是玻璃的。擡起頭可以看到天空,只是有些霧霾而已。

走進客廳,一對中年夫婦坐在沙發上。看到許風和周強兩個人同時站起身,打完招呼一起坐下。周慶看着許風,從周強第一次從青陽回來。周慶就知道了許風的事,周強是他唯一的兒子。雖然在周家裏很不被看好,但他現在還是公司董事會主席。

許風的背景他一清二楚,或許真正不清楚的只有許風自己。所以他讓兒子周強把許風請到家裏來,爲周強的以後鋪路。

周慶看着許風“累不累?要不要先去休息一會兒。”

許風搖頭,看着被支走的周強緩緩說道:“周伯伯,有什麼話您就直說吧。”

周慶眉頭一皺,馬上又舒展開來。笑呵呵看着許風“果然不愧是翔哥的兒子!”

許風面無表情的看着周慶“你認識他?”

周慶聽出許風的語氣,沒再說下去。畢竟這不是一般人可能接受的,從小到大。許風只在出生的時候見過父母一面,一直到現在。整整二十二年的時間,許風就像是孤兒一樣。

許風已經猜出了八九不離十,周慶要許風以後照顧着點周強。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缺乏心機。如果在一般家庭,這倒是件好事。但是在帝都這樣的地方,再加上週家家族企業的因素。無疑給周強下了定論,不能驕傲的活着甚至連死的權利都沒有。

走出別墅區,許風沒有讓周強送他。回家的路,自然要自己尋找。許風先去了帝都大學,周強告訴許風。他姐姐還在那裏唸書,已經拿到碩士學位了。本來可以留校任教的,但是家裏面對他另有安排。

許風走進帝都大學,徑直朝教學樓走去。似乎有什麼東西指引着許風,走到二樓一間教室裏。許風從後門進去坐在後面,講臺上老教授在認真的講解着高深莫測的課題。下面很多學生都很認真的聽課,正當許風左右尋找的時候。一個身影坐在許風旁邊,滿頭大汗的翻開書本。

這是一個十分精緻的女子,粉色短笛搭配白色牛仔短褲。頭髮披散在雙肩,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細膩的小手嘩啦啦翻閱着課本,許風愣了一下神。女生似乎察覺到有人在看她,頭也不回的踢了許風一腳“幹嘛呢,好好聽課。”


許風一下回過神來,女孩眉宇間和許風有幾分相似。輕輕拍了一下女孩的胳膊,對方扭頭生氣的看着許風。眼神從生氣慢慢變成驚訝,最後浮現出激動的表情。

許風拉着許風從後門溜了出去,站在走廊裏。女孩不顧矜持的抱住許風“小風,真的是你麼?”

許風被女孩抱得喘不過氣來,使勁掙扎幾下才勉強掙脫女孩的懷抱。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孩“我怎麼看着你這麼眼熟呢?”

“啪!”的一聲,女孩一巴掌拍在許風腦門上。一臉怒氣的瞪着許風,雙手叉腰一副標準的女漢子形象。

許風揉了揉腦門“說話就說話,你動什麼手啊?”

女孩還要擡手,許風向後退了一步“還來,你真以爲我不會還手麼?”

女孩瞪着許風“你還長本事了,你敢打老姐一下試試。”

許風剛擡起手,頓時停在半空中“老姐?”

心裏咯噔一下,許風這才察覺到剛纔發覺的不同之處。眼前的女孩和許風有很多相似之處,許風仔細打量着眼前的女孩。看了半天靠在走廊的牆上“周強說我姐是個大美女,怎麼會是你呢。”

“有本事你再說一句。”許佳在後面追着許風,兩個人一溜煙朝樓下跑去。


坐在附近小吃街的地攤上,許風心疼的看着比自己大兩歲的姐姐。許家在帝都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家中的子弟自然算得上正兒八經的二代。但許佳卻會坐在十幾塊錢就填飽肚子的地攤邊,許風可不認爲是因爲姐姐勤儉節約。

剛坐下沒多久,走過來三個穿着超短裙的女生。一臉囂張的走到許佳面前,陰陽怪氣的說道:“喲,這不是許大小姐嘛,怎麼了。來客人了,就請人家吃這個呀。是不是這個月兼職的錢還沒拿到手呢?”

許佳根本沒有理會眼前的三個人,許風陰沉着臉低着頭。三個女孩接連說了很多難聽話,許佳卻還是一言不發。許風擡起頭剛想開口,被旁邊出現的兩個女孩打斷“這不是趙慧嘛!”

被這麼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趙慧扭頭看着不遠處的兩個女孩。許風在火車上遇到的兩個女生,此時換了一身休閒裝。站在不遠處和趙慧四目相對。

“行,真有你的。”趙慧帶着兩個女生離開。許佳笑呵呵看着眼前的兩個女孩“敏敏,倩倩,謝謝你們。”

馮敏看着許風“佳佳姐,他是?”

許佳急忙介紹“這是我弟,許風。剛從青陽過來找我的。”

許風伸出手,很客氣的和兩個女生握手。四個人坐下,馮敏一言不發,倒是馮倩一直喋喋不休的問長問短。許佳是她們的學姐,新生報到時沒少幫她們。所以關係一直不錯,雖說她們不知道許佳真正的身份。卻還是對許風一如既往的好,也幫了許佳不少忙。

四個人離開小吃攤,朝學校宿舍走去。許風坐在許佳宿舍的椅子上,看着屋裏寒酸的擺設。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姐,你怎麼過的這麼苦啊?”

許佳笑了笑“姐一點兒都不苦,其實爺爺叔叔他們對我都挺好的。 大神又又又上熱搜了 。”

許風將許佳緊緊抱在懷裏,整個家族裏沒有一個真心對她的親人。真不知道這些年她是怎麼挺過來的,此時的許風。心中對父母的埋怨一掃而空,和眼前的姐姐比起來。他這些年算是很幸運了,畢竟他是男孩。

“我看看,這是誰呀?”一個男生的聲音傳來。 一個老師模樣的婦女站在宿舍門口,陰陽怪氣的說着話。上下打量着許風,眼神中充滿不屑一顧。

“許佳,我讓你送的書送去了沒?”婦女問道。

許佳急忙站起身,拿起桌上的一捆書籍朝外面走去。許風跟在後面,此時的他很憤怒。只不過一時忍住了,他要親眼看看。自己的姐姐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

一直忙到晚上九點多,許佳下樓打水。許風在宿舍門口站着,畢竟是女生宿舍。宿舍裏其他人陸續回來了,許佳一共有三個室友。一個扎着馬尾的女生剛走上樓梯。一蹦一跳的來到許風跟前“你就是小風?”

許風掃了她一眼“你是?”

馬尾女孩伸出手“你好,我是你姐的室友遊冰。”

許風忍不住笑了起來,遊冰看着許風。手上頓時加大的力氣,許風臉上浮現出痛苦的表情。既然女孩生氣了,許風自然要配合一下。慢慢鬆開許風的手,跟着走了進去。許佳打完水回來,遊冰幫着許佳整理宿舍。另外兩個女孩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坐在牀邊對着幹活的許佳和遊冰指指點點。

第二天許佳去上課,宿舍裏只有許風和遊冰兩個人。許風專門找了這麼一個機會,他想知道姐姐許佳在學校的真實情況。才一天時間他已經有些忍不住了,此時只有遊冰能給他答案。

站在宿舍窗前,許風聽遊冰講述許佳在學校這幾年的經歷。家裏沒人喜歡許佳,一個叔叔兩個姑姑。三家加在一起六個孩子,一個女孩剩下全是男孩。按道理說跟許佳有個做伴的,沒想到叔叔家的女兒蠻橫霸道的離譜。

剛開始爺爺許道全還幫着許佳,時間長了老頭子也開始不耐煩了。家族的生意慢慢的被二兒子許虎耀接管,使得老頭子更加偏袒二兒子家的孩子。誰也沒想到,十六七歲的許佳就和同齡孩子不一樣。出落的楚楚動人,整個一個美人坯子。

引來帝都其他家族的同齡人垂涎,從十六歲開始。就有人不斷去許家提親,一直到現在。許佳終於反抗不住爺爺的決定,把她許給了周家的長孫周通。定於年底舉行婚禮,十一就要去拍婚紗照了。許佳心裏一萬個不願意,可是沒人可以幫她。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這之前找到父母。所以她拼命掙錢,花錢僱人通過各種渠道打聽父母的下落。卻一直沒有音信,意外的驚喜出現了。多年未曾謀面的弟弟出現在眼前,許佳一夜未眠。

遊冰說到這裏時,許風早已淚流滿面。他狠狠抽了自己兩下,擦拭着眼眶的淚珠。狠狠的看着校園裏過往的學生,握緊拳頭狠狠砸在牆上。水泥牆面被許風砸的凹了下去,鮮血順着手指淌了出來。

遊冰從桌子下面拿出急救箱,幫許風包紮手上的傷口。

晚上許佳放學要出去工作,被許風一下攔住。強拉着許佳去了商場,不論身材模樣都是極品的姐姐。身上穿着的確實粗糙布料的衣服,許風帶着許佳在商場裏逛了兩個小時。雖然剛開始不願意去,但那個女孩不喜歡漂亮衣服呢。許佳試了幾件都比較合適,看了一眼價格馬上放回去。許風在後面馬上付賬拿走,這樣來來回回的幾次。

走出商場的時候,兩個人手裏提着大大小小十幾個袋子。許佳一臉的興奮“小風,你這些錢都是從哪兒來的?”

許風伸手打車,坐在車裏看着許佳“姐,放心吧,絕對都是乾乾淨淨的血汗錢。安心花就行了,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想。”

許佳還想問什麼,看到許風臉上堅定的神情。頓時嚥了回去,回到宿舍。只有遊冰一個人,許風將手裏的四個袋子遞過去“冰姐,這是給你帶的衣服,你看看喜不喜歡。”

遊冰正在玩手機,聽到聲音馬上跳了起來。穿着一隻拖鞋朝許風跑去,一把接過袋子站在牀邊。將裏面的衣服一件件拿出來,臉色頓時變了。裝進袋子裏遞給許風“我不要。”

許風疑惑的看着遊冰“爲什麼?不喜歡?”

許佳走過來“是呀,冰冰,我記得你最喜歡這個牌子的衣服了。而且上次咱們不是在網上看了好久,只是因爲有點貴而沒捨得買嗎?”

遊冰拉着許佳到一邊去,附在耳邊小聲嘀咕兩句。許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在遊冰腦門上敲了一下“你想什麼呢,這可是我弟弟給你買的。放心吧,我弟可有本事了。”

許風疑惑的看着兩個人“姐,怎麼回事?”

許佳推着許風到門口“沒事,你先出去一下,我們把衣服換上試試。”

十五分鐘後,許風跟在許佳和遊冰後面。他要請她們去外面吃。許佳不同意,非要在學校的食堂吃飯。說是第一頓飯怎麼也要她這個做姐姐的請客,許風只好一起去了食堂。

一路上回頭率百分之百,校花級別的許佳穿上得體的衣服。顯得更加美麗動人,使得校園裏的衆多**躍躍欲試。許風笑嘻嘻的跑過去“姐,你看他們幹什麼呢?”

順着許風手指的方向,許佳看了一眼。臉蛋頓時通紅,在許風后腦勺拍了一下“小壞蛋,連姐姐的玩笑也敢開。”

遊冰疑惑的看着許風所指的方向,男生宿舍窗戶前。一大幫穿着大褲衩的男生瞪大眼睛看着這邊,最誇張的那個口水都要流到地上了。走進食堂,許風幫着許佳打飯。

平時不怎麼注意許佳的男生,此時一個個殷勤的給她讓出位子。一直碰到站在後面的兩個女生,氣呼呼的指着許佳“誰讓你插隊的?”

聽聲音有些耳熟,許風扭頭看了一眼囂張的女生。原來是許佳的室友,遊冰說過。這兩個人的父母都在帝都大學任職,高個子女生的父親還是帝都大學的副校長。

許風剛想走過去,被許佳一把拉住“別惹她們,高個子那個叫高帆,她爸是我們學校的副校長高峯。”

許風扭頭朝餐桌走去,拍了半個小時的隊。剛坐下準備吃飯,從餐廳門口走進來十幾個人高馬大的學生。怒氣衝衝的朝她們走來,遊冰顯得有些害怕。許佳倒是很淡定,扭頭看着許風“弟,你趕緊走,他們是學校的一霸,我們惹不起的。”說完硬推着許風往外走,許風一動不動站在原地。

一把將許佳抱在懷裏“姐,記得我昨天跟你說的什麼?”

許佳愣住了,許風堅實的胸膛充滿安全感。這正是許佳這些年最需要,也是一直沒有得到的東西。許風鬆開許佳,遊冰抱着許佳的胳膊。許風坐在最邊上,十幾個大三的學生走到跟前。

帶頭的男生戴着一副高度眼睛,伸手一指許風“你是哪個系的?”

許風說道:“我不是學生,只不過來看看我姐姐而已。”

“你姐姐?誰信吶。識相的趕緊離開,不然別乖我們不客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