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槍意,和第一槍系出同脈!

第二個木雕。

「不小心入了神,這下麻煩了,都不知道現在何處。」林風輕嘆一聲,暗道自己大意。

從風揚谷到綠煙城原本只是小事一件,如今被自己這麼一攪和,卻成了件麻煩事。

「再找找。」林風感到一分無奈。

如今,卻也沒其它法子。



東走西竄,命魂波動急劇散播開來。

林風目光灼然,四處搜尋著任何能幫助自己識別方向的存在。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這片荒野一如既往的寂靜。

直到

「嗯?」林風眼眸倏地一正,喜上眉梢。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自己不停『努力』下,終於找到『救星』。

「在那裡!」林風腦海中彷彿有塊地圖鋪散開來,幾個亮暗不一的光點正『慢吞吞』的行馳著。亟火梭劃過一道流星般的痕迹,疾速而飛,瞬時間便是消失。

……

荒野中。

「姐姐,我不行的。」說話的是一個藍衣少年。清秀的臉龐帶著分稚氣未脫,此時正是面紅耳赤。

「不行也得行!」清亮的聲音響起,一個紅衣勁裝女子雙手叉腰,大聲喝道。手持長鞭,一臉凶神惡煞模樣,但那雙鳳眼凝眉卻帶著分柔光,說道,「為了這次jing銳比武大會,文師弟都已經賠上xing命。我們怎麼都不能讓他白死!」

話音中帶著分傷悲,眾人無不感到一分氣氛壓抑。

「青師姐,你一定沒問題的。」一個瓜子臉少女握了握拳。

「是啊,青師姐,彩翡宗這次全靠你了!」一個持刀少年目光炯然。

被喚作『青師姐』的正是那個藍衣少年,細看下男裝打扮的她卻是生著一副女子相,嬌美的臉龐顯得幾分中xing,一頭jing煉的短髮英姿颯爽。雖是女兒身。但不細看卻是發現不了,尤其是胸前平平坦坦。看不出半點端倪。

「可是姐姐,你去不是更好么,我的實力怎麼都比不上姐姐。」女扮男裝的『裴青』低頭道。

紅衣女子『裴紅』深呼了口氣,指著自己鼓鼓的胸部,彷彿都快跳出來似的,「小青。你覺得我去假扮文師弟,有人會相信我是男的么?」

話音一落,瓜子臉少女不禁『噗嗤』一笑。

連那持刀少年都是咧了咧嘴。

確實,誰會信?

「但……」裴青咬了咬嘴,雙手不斷搓揉著。仍是躊躇不定。

「別再但是了!」裴紅瞪眼道,「你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就這麼說定,別磨磨唧唧,走!」


裴青嘟了嘟小嘴,卻也是沒有辦法,在家聽父母,出門就得聽姐姐的話。這不,連男裝都是換好,本就已是板上釘釘,由不得她說一個不字。想想,反正以她的實力也是一輪游,也隨便了。

正是抬起頭,裴青雙眸一亮,突然見到遠方一抹火紅,頓時輕訝而指,「姐姐,你看!」

裴紅眉頭一簇,抬起頭,只見得那風風火火而來的一道劇烈光芒,帶著強勁的瑟瑟風聲。裴紅頓時間面se大變,手中長鞭鏗鏘揮舞,怒喝道,「大家準備,有強盜!!!」

眾人頓感驚慌,那持刀少年反應卻是甚快,背後那堪比他身形的巨刀已然是取下,一臉正氣。

裴青和那瓜子臉少女顯的驚慌失措,卻也連是取出佩劍。




強盜?!

林風一怔,命魂感應處,卻沒有任何其它氣息。

「我?」林風倏地一蒙,頓感一分啞然無語,哭笑不得。

自己,哪裡像強盜?

林風倏然不知,此時他的模樣確實有點『驚人』,**著上身,亂糟糟的頭髮,整個人透she著一分淡淡戰氣。卻是從混亂沼澤歸來后連半分安寧都沒有,先是在風揚谷大戰,然後趕往綠煙城,途中修鍊領悟槍決仍殘留著凌厲氣息。

在這荒山野嶺,如此疾速飛馳,風聲鶴唳。

誰不避忌一分?


更何況……

這彩翡宗一行人也是倒霉,正巧碰到過一波強盜,如今更是杯弓蛇影。

「嘩!」放緩速度,林風正要開口,但眼前一道紅芒瞬間出現,帶著凌厲罡風,充透著強勁氣息。眼前一個紅衣女子杏目巨睜,手中長鞭錚然揮舞,彷如狂奔的蟒蛇,憤怒的吐露著信子。

裴紅!

不分青紅皂白,直接開打!

她,已是恨透了強盜。

「麻煩……」林風直感頭疼,卻是戰也不是,不戰也不是。

退,更退不得。

好不容易才找到『救星』,若不問路,自己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達綠煙城。

但眼下,這紅衣女子就好似將自己當成殺父仇人般,憤怒殺意盡露。那抹紅se長鞭透she的氣息極是驚人,雖然實力僅僅不過星河級六階,但鞭中意境卻凌厲盡致,將整片空間都是席捲。

實力,絲毫不比王峰差。

「好厲害的鞭意。」林風目光粼粼,頓起驚然之心。

進入斗靈世界后,自己最感新奇感興趣的,便是兵器的『意』,招式中蘊含的意境。

和天武大陸完全兩個模樣。

「來的好!」林風面se一凝,長槍『戕』的一聲,儘是入手。

鏗鏘震鳴,帶起一分瑟瑟風起,舜皇罡氣盡現,帶起黑霧片片,卻是由心而發。

霎那間,紅衣女子面se巨變,身體彷彿陷入泥潭之中。眼中戰意更勝,怒喝一聲,長鞭瞬間化作一道巨圓,彷如蟒蛇盤旋,形成一道漩渦,瞬息間擴張,鞭意再深一層!


「厲害!」林風眼眸亮起。

身陷不利局面,這紅衣女子變招竟如此之快,由攻轉守只是剎那之間。

那條紅se長鞭更是完全發揮出威力,凌厲的罡風形成一道天然屏障,好似一條毒蛇構建的攻擊形防禦,無論自己從哪一個方向進攻都是毫無破綻,將鞭的長度和柔韌xing完美盡現。

「有趣!」林風嘴角微划。

在黑霧增幅中的身體,霎時間變的迷幻。

一道輕風拂過,燼魔槍直透而入,林風輕聲而喝,「輕風拂!」

三分力道,只為試探。

槍尖刺出,帶起一分尖銳寒意。

直取紅衣女子胸口處!

「yin賊!」裴紅怒意更甚,長鞭疾速揮舞,如盤旋的毒蛇瞬間展開反擊。

快,准,狠!

身體受限,但攻擊並不受限!

最重要的是,長鞭的攻擊範圍極廣,柔韌xing極強,並不以速度取勝!

火紅的罡氣凝聚在長鞭四周,形成一片小小暴風眼。林風面se微變,自己的燼魔槍竟在那暴風眼的影響下變幻方向,旋轉中頓失準頭,直感驚奇無比。這等鞭法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裴紅的眼中閃露出一分jing芒,心中正喜。

突然

林風的槍,完全變化。

一道凌厲盡致的罡風蓬然起鳴,帶著強橫霸道的氣息。

「龍陽槍決!」林風沉然而喝,燼魔槍一改頹勢,宛如一條巨龍蘇醒。

鏗鏘之聲雷霆暴起,林風氣勢轟然大震,人與槍之間構成一種微妙聯繫,彷彿與槍完美結合在了一起。

返璞歸真!

槍法的境界,讓的林風對槍完美掌握。

龍陽槍決的施展,至剛至陽,宛如蛟龍出海。澎湃的力量透過槍身,在這一刻,極是霸道的穿透裴紅那弱不禁風的防禦!紅se長鞭的暴風眼氣壓強盛,將燼魔槍困在正zhongyang,但……

裴紅的力量,卻和林風相差何止一個檔次!

鞭招固然jing妙無比,然而裴紅的實力,卻是太差。

發揮不出完全。

「破!」林風眼眸正然。

燼魔槍劇烈震動,那好似籠子般的長鞭頓時間『四分五裂』,瞬間被破開讓的裴紅胸口大震,如遭雷擊,連是吐血。然而眼前那道可怕的槍影已是瞬息而至,彷彿穿透一切,勁氣盎然!

哧!驚鳴之聲。

裴紅俏臉慘白,萬念俱灰的閉上眼。

「姐姐!!」「紅師姐!!」裴青三人面se魂飛魄散。

林風的槍,直落裴紅胸口三寸處,淡淡的寒芒閃爍著微亮光澤,只需往前一送

裴紅便將香消玉殞。



(第四更,12000字小爆發會一直持續~~明天繼續!)(未完待續。) ()「唔……這綠煙城還真難找。」林風疾馳在一片荒涼地帶,面帶苦澀。

望眼看去,一片望不到邊際的山脈,群起疊嶂顯得極是空曠,便連鳥叫聲都沒有。彷彿進入了一片無人幽谷,林風站立在亟火梭上,四處眺望,神se顯得有點好笑卻又無奈。

自己,竟然迷路了。

「上次聽萱兒說,不是這個方向么?」..

「風揚谷距離綠煙城三萬里,應該很好找……」

林風略感頭疼,四處飛馳,卻是渺無人煙,半分鬼影都見不到。

這裡,很是偏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