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聚能魔法炮發出了極為恐怖的一擊,這是足夠可以消滅星空級彆強者的聯邦最強武器,雖然耗時極長,但只要鎖定,便不可躲避。

光芒最終吞沒了這幾位老人的身影,魔法戰隊收攏,繼續朝下個星球奔赴而去,每個人臉上都毫無表情,唯有眼神深處,可以看到一絲不可察覺的狂熱。(未完待續。。) 於二風來不及緩和傷勢,因爲唐傲天這拳已經迫在眉睫了!

唐傲天這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拳,實則暗藏九種殺招,更將於二風后路封死!

老闆娘忍不住問道:“四哥,難道傲天便這麼輕易的贏了?”

蕭四爺淡淡一笑道:“不出三十招之內,傲天恐怕也會捱上於二風一拳。”

老闆娘大奇,正要細問,卻聽衆人一陣驚呼,連忙向臺上看去,只見於二風不知怎的竟已經躲過唐傲天這一拳!

兩人已經衝上虛空,人影,拳影交織在了一起!

兩人才在虛空中拳拳相對二十餘招,忽地分開,雙雙落地,於二風安然無恙,唐傲天卻踉蹌退後了幾步。

衆人又不禁再一次驚呼,只見唐傲天的前襟處竟也破碎出一個拳洞,棉絮紛飛。

唐傲天不管傷勢,橫拳於胸,小心提防着於二風。

於二風卻靜立不動。

老闆娘問蕭四爺道:“傲天明明佔了優勢,怎麼竟又被於二風擊中?”

蕭四爺微笑道:“這兩人的武功可以說不分高低,只要一人稍有疏忽,便足以被對方抓住然後反擊。”蕭四爺頓了頓又道:“開始傲天以輕靈,迅捷的拳法打出漫天拳影,於二風雖然也打出漫天拳影,用的卻是他風雲拳法中的‘雷震四方’,這一招雖然也能幻化出漫天虛虛實實的拳影,但太過於注重力量,反而忽略了速度。”


老闆娘眼睛一亮道:“所以傲天的快拳便勝了他一拳?”

蕭四爺點頭道:“不錯,但是傲天未免過於求勝心切,如果他當時佔了一拳先機,不攻反防,那麼今日之戰必穩操勝券,可惜還是打的太急了些。”

天機老人捋着胸前白鬍道:“不錯,一個人若是太急,那麼總是難免要出很多差錯的。”

蕭四爺道:“於二風吃了一拳,已經冷靜了下來,何況他實力與傲天這般相近,被傲天這一拳逼的急了,用上全力,自然躲的過傲天那一拳。”

天機老人道:“傲天不但心急,而且以爲自己已經佔了先機,難免驕傲大意,有了輕敵之心,招式難免便多了些破綻,所以於二風很快便找出了他的破綻,還了他一拳。”

老闆娘嘆氣道:“那於二風現在不趁勢進攻,恐怕便是想明白了此中的道理了。”

天機老人道:“薑還是老的辣,於二風在江湖中二十幾年,大小戰百餘場,而且都是和成名已久的高手,未曾一敗,又豈是這麼好對付的,傲天未免太大意了些。”

蕭四爺笑道:“這也難怪,傲天已經很久沒有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了,如今早便紅了眼,哪會想那麼多。”

臺上於二風果然並不上前進攻,反而退了幾步,也是橫拳於胸,凝神不動。

唐傲天見他如此不禁心中一怔,臺下衆人也都不禁怔住。

唐傲天從來不懂以靜制動,他只知道勇者無敵!

唐傲天見於二風退後靜守,當下心不猶豫,再次揮拳衝了上去!

老闆娘暗叫:“糟糕,這豈不是正中於二風下懷?”

蕭四爺眼中精光閃爍,沉吟半晌道:“傲天這樣蠻打雖急,但是若能打亂於二風的節奏那也許還有一分勝率。”

天機老人嘆道:“恐怕很難,這個於二風不簡單吶。”

臺上兩人又交織在了一起!

唐傲天一雙快拳,不但有閃電之威,更有閃電般的速度,衆人都看得心旌搖曳,只見那快拳忽直擊,忽左擺,忽右擺,忽下砸,忽上勾,忽橫推,時而攻他面門,時而中宮直取,時而雙風貫耳,時而擊他肘肩。

唐傲天這一次次出拳伴隨着臺下衆人的叫好聲更是聲勢加倍,於二風不免心驚肉跳,這一拳拳向他擊來,便猶如天降閃電,一道道迅捷無比,摧天滅地的向他劈來,他躲不開,也躲不了!

臺下天下第一樓衆人更是看得眉飛色舞,老闆娘道:“這下傲天定能贏了。”

蕭四爺卻笑道:“哪能那麼容易,能比到現在的人,傲天怎麼可能這麼輕鬆便打贏他。”

這時衆人又是一聲驚呼,只見那交織的人影再次分開,於二風依然安然無恙,而唐傲天踉蹌後退!

唐傲天的前襟竟又破碎出一個拳洞!

於二風依然後退一步,橫拳於胸,唐傲天大笑一聲:“好!”竟又忽的衝了上去!他從來便不會以靜制動,他只知道用拳便要以攻爲守!

唐傲天再次衝上前來的時候,拳速竟然快了一倍之多,拳上隱隱透出青光,顯然是已經將內力聚於雙拳,於二風看出厲害,也跟着勁貫雙拳,或躲,或擋,一次次化解開唐傲天暴風驟雨般的攻擊,唐傲天越打越快,眼睛也越來越亮,竟是越來越興奮。

於二風卻微微苦惱,唐傲天這般拼命似的打法竟比他還要瘋,於二風心中罵道:我看你該叫唐瘋子。可他畢竟不敢大意,兩人又打了百餘招,於二風躲過唐傲天一擊的同時,猛地用出一招“烈火騰雲”,只聽“砰”的一聲,唐傲天又一次踉蹌後退,前襟竟已然被拳打花。

唐傲天擦去嘴角流出的鮮血。

他忽然笑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痛快的打上一次了,已經很久沒有能抗他這麼多拳,還能給他有力反擊的人了。

縱然是輸了比賽,也不枉了!

唐傲天又一聲長嘯,猶如那上古不死的戰神一般,再次疾風般衝了上去!

於二風心中吃驚之極,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連受他這麼多拳而不倒,反而越戰越勇!臺下衆人也不禁爲唐傲天叫好,誰都看得出來,他出拳的速度和力量絲毫沒有減弱,反而更快更猛。

蕭四爺忽笑道:“於二風已經有些慌亂了。”


老闆娘不解道:“他一直守的很好呀。”

蕭四爺搖頭笑道:“方纔傲天被於二風打退時,於二風雙肩已動,腿也前移,分明是想趁勢打敗傲天。”

老闆娘眨着大眼睛,豁然開朗道:“可是於二風卻沒動,而又再次守在原地,因爲他心裏已經亂了,他不知道傲天到底還有多少氣力,他不敢貿然衝上前來,又不想再以守爲主。”

尤一笑道:“傲天的氣力可多着呢,這小子正打的過癮,恐怕不用盡最後一絲氣力是不會停的。”

蕭四爺微笑道:“傲天已經打亂了於二風的節奏,但是要決出勝負,恐怕傲天還要再受兩拳。” 神聖星系基督星球,如今的基督星球已然全面戒嚴,聖城耶路撒冷的周圍走動的全部都是神聖教廷騎士團的騎士們,而除此之外,還有審判庭的守夜者們,會在每晚出沒,帶著他們獨有的裝束,如同幽靈般注視著這片世界。

西斯廷教堂前,來自各星域的督主教們在恭敬等候著,他們雖然不是決斷下一任教皇的紅衣大主教,但有權力在這裡等候結果的出現,並且為新的教皇獻上來自各星域的祝福。

米菲斯夫人站在秘書處那天台的花園中,俯視著這群正在等候的督主教們,水汪汪的大眼睛沒有流露出絲毫的感情。

而此刻還有一名修女站在她的身後,神情畢恭畢敬。


「說吧,我讓你前去探查的事都問來了?」沉默了好長時間,米菲斯夫人終於出聲問道。

修女微微躬身道:「是的,夫人。」

「嗯,那就一件一件說,不要著急。」米菲斯夫人依舊看著下面,眼神里也不知道在閃爍著什麼樣的光芒。

修女點了點頭,從自己懷裡拿出一個小冊子,開始彙報:「夫人,不久前辛普森大主教去見了安東尼奧神子,兩人交談的時間並不長,但我們看到辛普森大主教從那小教堂內出來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看,似乎兩人之間就什麼事情出現了分歧。」

「分歧?哼,安東尼奧可是一位真正有信仰的人,又怎麼會和那位黑暗使徒在一起?」米菲斯夫人冷哼一聲道。「那……他們談話的內容,你可查探到了?」

修女面露難色,搖了搖頭道:「這……夫人您也知道,這安東尼奧神子手持信仰之書,精神力極為強悍敏銳,又有《救贖》的信仰守護,一般人靠近他直接就被發覺了,至於辛普森大主教,執掌審判庭這麼多年,神輝修為深不可測。我們根本無法靠近。」

米菲斯夫人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倒是那修女猶豫了一下,低聲問道:「夫人,既然審判庭歸咱們的秘書處管。為何夫人不親自去詢問大主教呢?」

米菲斯夫人斜睨了她一樣。淡淡地反問了一句道:「你以為審判庭當真是歸我管的?哼。秘書處管的審判庭不過只是人們所看到的那個審判庭罷了,辛普森那老傢伙又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聽我的話?」

「雖然利奧一世教皇在位的時候,我和他確實是屬於教皇陛下最為忠心耿耿的人。但現在教皇陛下已經故去了,我就不知道他到底什麼心思……罷了,不必管他,審判庭再如何強大,也不過只是戰戰兢兢躲在黑暗底下的僕人,繼續彙報下面的事情。」

「是。」修女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安東尼奧神子依然還是照舊的生活,而且似乎因為利奧一世教皇的死,他變得更加低調,連平日里還出來聖城內走走佈道的事情都極少做了。」

「然後便是關於道格拉斯的事情……他已經銷聲匿跡很久了,但前陣子便有從紫曜星的消息傳回來,他的繼承人,新的狼已經出現,並且公開向黑格斯挑釁說要取回一筆債。」

「嗯,這件事我也聽說了,繼續。」米菲斯夫人點了點頭,雙臂交叉抱在胸前,胸口那兩團粉肉更加呼之欲出。

修女頓了頓,翻了一頁過去道:「海瑞斯團長已經率領神聖教廷騎士團見神聖星系全部封鎖,只不過很奇怪的是,有一條很隱秘的通道還在使用著,騎士團的解釋是,用於紅衣大主教們的運輸艦通行,可是現在明明……」


說到這裡,米菲斯夫人伸手制止道:「這件事情不用再查下去了,當作不知道便好,海瑞斯是一個很可怕的男人,我們秘書處不要輕易去招惹他。」

「是。」修女再次點了點頭,將那頁紙撕下,一道神輝閃過之後,便將其點燃成為了灰燼,米菲斯點了點頭,目光又轉向了下面的督主教們。

修女繼續開口道:「接下來就是貞德利亞聖女,她正在和加百利天使長一起處理此次教皇選舉的事務……」

「此事我知道了,你不必再報,對了,聯邦和帝國方面沒有其他的消息傳來?」米菲斯夫人眼底閃過一絲煞氣,隨後便收斂了下去,只是淡淡地問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哦,這倒是有的……柯思拉先生有消息傳過來,說他此刻正在聯邦做一件大事,一旦成功或許那位陛下就會將他的靈魂還給他,到時候他願意拋棄在帝國的基業,入教廷幫助您。」說到這裡的時候,修女偷偷看了眼米菲斯夫人,眼神中露出幾分好奇之色。

米菲斯夫人依然還是面無表情的樣子,淡淡地說了一句:「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要好好跟進,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

那位修女點了點頭,但似乎還是有些好奇,低聲問道:「夫人,您並不是修女,教廷並不阻止您與人結合,我看這個柯思拉似乎對您……」

「夠了!」米菲斯夫人露出幾分怒意,她死死地盯著那修女,冷冷地說道,「你覺得一個連靈魂都沒有的傢伙會對人產生情意?開什麼玩笑!再說,這是我自己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知道了嗎?」


修女頓時被嚇得花容失色,雖然她是秘書處中最接近面前這位夫人的人,但她也是知道這位夫人有多麼可怕,連忙閉嘴不敢再說話。

「好了,你下去吧。」

米菲斯夫人最終有些疲累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示意修女可以下去了,自己則是依然站在那裡,只是這會兒目光回到了那西斯廷教堂方向,眼神中露出幾分茫然。

都在等待些什麼呢?結果真的重要嗎?

……

姆斯法林星系,聯邦所剩下來的反抗軍總基地中,一個男人帶著八百個魔法戰士來到了此處,而迎接他的則是反抗軍基地長,隆其努斯,這個男人在聯邦和帝國的聖戰結束后,帶領聯邦剩下來的反抗軍和帝**隊對抗,但是誰也不知道的是,他其實並不是一個聯邦人。

他是一個帝國人!

而帶著八百魔法戰士的男人自然就是艾斯,早在兩個月前,他就從博庫拉無人區出發,帶著這支經受過最惡劣環境錘鍊的魔法戰隊,來到了這裡。

「哈哈,隆其努斯,你還是和當初一樣,一點都沒有改啊!」艾斯一聲大笑后迎上去說道。

隆其努斯則是面露冷意,但不知道礙於什麼原因,不情願抱了一下艾斯,然後便將目光放到了他身後的八百魔法戰士身上。

「這就是你所說素質極強的魔法戰隊精銳?」隆其努斯看了一會兒也沒有看出什麼,有點不相信地問道。

「是的,就是他們!」艾斯淡淡地笑了笑道,「好了,現在我也回來了,想必反抗軍的日子會好過許多,老子當初託付給你的隊伍也應該還給我了吧!」

隆其努斯冷哼一聲道:「你倒好,當初主動被帝**隊逮捕的時候,說的很是輕巧就把隊伍都交給我了,現在老子給你訓練出來了,你又來要回去,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艾斯嘿嘿一笑,上前去牽住他的脖子道:「咱們不是好兄弟嘛!當初誰不知道我是姆斯法林星系的魔法王子,你是姆斯法林星系的戰隊王子啊!幫我保存個隊伍算什麼,大不了兄弟我將來再送給你幾支強大的戰隊,如何?」

隆其努斯看了眼艾斯,再次冷哼一聲,但也沒有說什麼,帶著他朝裡面走去,邊走邊說道:「哼!等你先了解了現在的情況再說吧,如今的反抗軍可是和你當初想的不太一樣了,他們早已對聯邦失望,這倒符合你的想法,以後只會為我們所戰鬥,只是失去了大量軍需補給后,戰力下滑有點厲害。」

艾斯點了點頭,一臉神秘地說道:「放心吧,只要解決了思想上的問題,物質上的,就包在我身上吧!」

他頓了頓之後,抬頭看向基地的上空,淡淡地說道:「舊的時代已經結束,新的時代將要來臨,你不是當初問我為什麼要主動被帝**隊抓住嗎?」

「那是因為,我要找一位足夠幫我恢復亞歷山大家族榮光的主人,總有一天,我要駕著魔法船回到紫曜星,重新經過那屬於我家族的凱旋門!」

……

羅莎拉莫斯星球上,奧本海默一個人走在寬闊的大路上,前方便是魔法總工會,是的,他也是收到了星球執政官的號召才從那顆如今已經被廢棄的星球上出發離開,來到了這裡報到,只是今天他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不由得抬頭看向那處總工會所在處。

工會很安靜,和往常一樣,只有穿著魔法袍的魔法師們在這裡進進出出,然而身為白銀紫曜花徽章擁有者,奧本海默卻是有著一股近乎於預言般的直覺。

今天只怕是要出事。

遙望著那總工會,奧本海默停下了腳步,將胸口的徽章收入了懷裡,並沒有繼續向前,而是拐入了旁邊一處小巷之中,安靜坐下來,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一聲凄厲的尖嘯忽然劃過空中,隨後便是無盡的火光在他的眼底閃現。(未完待續。。) 果然不出蕭四爺所料,臺上兩人又打了百餘招,又是“砰”的一聲,唐傲天又一次踉蹌後退!

衆人一聲驚呼,卻不是因爲唐傲天又一次被打退,而是因爲於二風的臉上竟捱了一拳!

頭部是人身體最爲重要的部分,比武交戰之時最要命的便是被打中頭被,可是於二風竟被唐傲天重拳擊中了頭部,他雖沒有後退,但是左邊臉頰已經高高的腫了起來,看上去扎眼而滑稽。

這一拳打的於二風七葷八素,又痛又暈,他只覺眼前金星亂撞,似是出現了兩個唐傲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