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蘇慕蓮將手中的雜草扔去一邊,用脖頸上的布巾擦拭了一下汗水,回頭答應了一聲。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把這些弄完就回去。」

得到了蘇慕蓮的回復以後,蘇慕芳像是如獲大赦一般,快步離開了田間。

蘇慕蓮扛著鋤頭向著自己家走去的時候,不少幹完活回來的人們都在她身後竊竊私語著。還時不時看看蘇慕蓮。

「哎,你看蘇家的,傻了這麼多年真的是說好就好了么?」

「也不知道是禍還是福啊,沈家早就不想跟他們攀親戚了,若是以前,傻傻顛顛的也還好,可是你看現在……」

「就是啊,可能就是心裡難受,強忍著不說呢……」

身邊聒噪的厲害,蘇慕蓮快走幾步離開了。

簡單的洗漱一下,換了一件粗布裙子,蘇慕蓮就出屋子了。

秦氏看著蘇慕蓮的樣子,心中說不出的厭惡,不屑的開口對蘇慕蓮說:「看看芳姐兒,在看看你,就算人長得不好看,也就算了,穿的還這麼上不了檯面。」

蘇慕蓮不氣也不惱,不疾不徐的開口道:「是了是了,奶奶說的對,我就是因為長得丑,所以更穿不得芳姐兒那般的好衣裳。」

「不然到時候,又會被旁的人說我糟蹋了好東西,奶奶,您說是也不是?」

蘇慕蓮清淺的幾句話,硬是噎的秦氏沒有說出話來。

幫忙端個菜的功夫,桌上就多了一個人。

粗布衣服,穿的倒是很乾凈,身上也不見有什麼補丁。眉清目秀,也就是不到二十的樣子。


蘇慕蓮心裡倒吸一口冷氣,這該不會就是我的未婚夫吧?!

秦氏像是變臉一樣,一臉笑意的對著這個年輕男子諂媚討好。

「來來來,沈騰啊,家裡也沒有什麼好的能招待你,剛去煮了肉片湯,你快嘗嘗。」

什麼?!沈騰?!

蘇慕蓮是真的忍不住了,「噗嗤」一下便笑出了聲。

蘇慕蓮的臉都因為憋笑而變紅了。我的天的,還要不要人好好的體驗一把穿越了?!自己未婚夫的名字,居然叫沈騰?!

眾人看向蘇慕蓮,蘇慕蓮深深知道自己失態,便起身擺擺手離開了飯桌。

一邊走,一邊忍不住偷笑。

秦氏的臉色有些難看,狠狠的瞪了一眼孫氏,便開口對沈騰說道:「蓮姐兒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好,沈騰,你不要介意。」 王氏看著蘇慕蓮虎背熊腰的樣子,不禁驕傲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開口笑著說道:「娘,蓮姐兒身體才有點好轉,剛才那副樣子,怎麼看著跟以前一樣啊?」

蘇慕芳抿嘴笑一下,相比蘇慕蓮,簡直就是仙女下凡了一樣。


蘇慕蓮調整好了情緒,重新回到飯桌,見蘇慕芳滿臉的嬌羞,又看到沈騰那副文質彬彬的樣子,心裡不禁感嘆一下。

其實這兩個人看起來倒是很般配呢。

孫氏擔憂的看了一眼蘇慕蓮,蘇慕蓮笑笑,示意孫氏自己沒事。

「蓮姐兒,一會,你去送送沈公子吧,天就要黑了,記得給沈公子點著燈籠。」蘇慕蓮的父親開口說道。

這位當父親的,也是想給自己的女兒製造點機會。

「孤男寡女的,這被人看到,成何體統?」秦氏有些不滿的說道。

「這有什麼,他們兩個人已經有婚約了,只是送幾步,不會有什麼的。」此時說話的,是王氏。

蘇慕蓮心裡疑惑,怎麼王氏今天會這麼好心。

眉眼一轉,便看到了沈騰眼裡轉瞬即逝的不耐煩。

不對,腦海里細碎的片段不斷閃爍,這個眼神,落水的時候見過。

蘇慕蓮暗自點點頭,沒跑了。此時在看蘇慕芳臉上略有失望的眼神。

原來如此。

蘇慕蓮還是很配合的提著燈籠送沈騰離開蘇家。

「行了,到這就可以了。」一走出蘇家,沈騰立刻換上了冰冷的語氣。

蘇慕蓮抿抿嘴對沈騰說:「沒事,剛吃完飯,就當消消食,在往前走點吧。」其實天色並不是很黑,蘇慕蓮一邊向前走,一邊向著路兩邊看。

「我看見你就覺得噁心,又丑又噁心,真是讓人反胃。」才走兩步,身邊就響起了沈騰冰冷惡毒的聲音。

蘇慕蓮微微有些吃驚,愣怔了一下,而後對沈騰說:「是不是以前,你也是這樣對我的?」

沈騰冷笑一下,說:「怎麼?腦子變得好使了,但是對以前的事情記不清楚了?」

蘇慕蓮嘴角上揚一下,開口問沈騰道:「我落水的事,是你跟蘇慕芳一起乾的吧?」

沈騰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慌亂,但是很快他就恢復了冷靜。冷笑著對蘇慕蓮說:「怎麼?你想起來了么?」

蘇慕蓮只是看著沈騰,並不說話。

沈騰被蘇慕蓮看的心慌,但是說話還是有條不紊的。

「是我做的又如何?便是你想要去衙門告我,也得有人信你才可以。況且,你覺得你說,是我害你落水的,有人會信么?」

「十里八鄉的人,誰人不知我是秀才?而你呢?又丑又胖,你覺得,大家會信誰?」

蘇慕蓮瞬間覺得心裡很噁心。

原來,人品這個東西,自古以來就與學歷無關。你就看沈騰,人前文質彬彬的樣子,人後,那可是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蘇慕蓮揮揮手,晃晃手中的燈籠對沈騰說道:「燈籠要麼?要了就拿著滾回家,不要我就走了。」

沈騰一臉嫌棄的看看蘇慕蓮,頭也不回的走了。

蘇慕蓮搖搖頭,無奈的嘆息一聲。

孫氏在家門口等著她,蘇慕蓮換上了一臉的輕鬆,迎了上去。

「蓮姐兒,是不是,沈秀才跟你說什麼難聽的話了?」孫氏甚是關切的問蘇慕蓮。

蘇慕蓮搖搖頭,吹熄了手中的燈籠對孫氏說道:「娘,不怪別人,您以後啊,也不要在別人面前維護我了。」

「吶,您看啊,就我現在這幅樣子,要是我不是您的女兒,您願意弟弟以後娶我這樣的人做老婆,不是,做妻子么?」

孫氏眉頭微皺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蘇慕蓮撇撇嘴繼續說道:「娘,我們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像我們一樣善良,您說是不是?好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我還有點自己的事情要做。」

蘇慕蓮說著便站起了身,很自然的挽住了孫氏的手臂。

「蓮姐兒,你明天要做什麼?」

「我剛才發現有種草藥,好像能治我臉上的濃瘡,天色有些暗了,看不仔細,明天我想看看。」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回了蘇家。

蘇慕蓮只背了一隻水囊,還有一個背簍早早便出了門。

盯著一株綠色的植物看了很久,蘇慕蓮驚喜的蹲下了身。果然是牛白藤啊!

「乖乖,好好學習果然沒有錯啊,兄弟,我的臉可就靠你了。」蘇慕蓮一邊採摘著植物,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話。

不知不覺,便走到了自己落水的河邊。

坐在一塊小石頭上,蘇慕蓮撥弄著背簍里的草藥,乘著涼,口中還哼著小曲兒。

「醜八怪咦唉咦唉咦唉唉,能否別把燈打開……」

蘇慕蓮哼著哼著便走向了河邊,準備拿清水洗洗臉。

身後有窸窸窣窣的聲音,蘇慕蓮忙回頭,並同時開口大喊道:「誰在那裡?我已經看到你了!」


三秒的安靜過後,一顆大樹後面走出一個身影。

後背背著弓箭,一身乾淨利索的打扮,頭髮用束額攏起。

蘇慕蓮還沒有說話,那人便率先開口了。

「蘇姑娘,你不要誤會,我看你一個人念叨著什麼,又往河邊走,我怕你像上次那樣……就跟過來看看。」

蘇慕蓮眉眼一挑說道:「上次?上次我落水是你救得我么?」

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眉眼低垂,似乎有些不敢看蘇慕蓮。


蘇慕蓮起身,重新做回石頭上,對男人勾勾手指說道:「你,過來。」

男人很聽話的向著蘇慕蓮的方向走來,但是跟蘇慕蓮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你,叫什麼名字?」蘇慕蓮問道。

「程傲然。」

蘇慕蓮點點頭,對男人說道:「我沒有想要尋死,也不會在愚蠢到落水了,我是來採藥的。走累了,才來這裡休息的。」

男人有愣怔一下,眼神中透露著些許的疑惑。良久,男人開口說道:「這一代,偶爾會有野豬出沒,蘇姑娘,你自己一個人……」

蘇慕蓮眼睛微微張大,思忖了片刻便開口說道:「那,不然以後你就陪我採摘草藥吧。看你的樣子,應該是打獵的吧?」 程傲然點點頭,而後有些猶豫的對蘇慕蓮說道:「蘇姑娘,是不是,落水以前的事情你都不記得了?」

蘇慕蓮深呼吸了一下,而後點點說道:「算是吧,有的能想起來,有的記不起來了。」

程傲然直接席地而坐,隨手摘了地上的草在手裡把玩著。


「喂,你是不是跟別人一樣,也覺得我很醜,很噁心?」蘇慕蓮有心想要逗一逗這個老實人。

程傲然的臉色有些尷尬,短暫的沉默之後開口對蘇慕蓮說道:「蘇姑娘,別人的話,其實你不必放在心上,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餘下的,無須在意。」

蘇慕蓮不屑地哼了一聲。

「這古代還真是沒有一個耿直的人,奇怪了,直男是怎麼蛻變的呢?」

「蘇姑娘,你在說什麼?什麼,直男……」程傲然不解的問蘇慕蓮。

蘇慕蓮揮揮手,有些不耐煩的對程傲然說道:「跟你說了你也不懂,別多問,我懶得跟你解釋。」

程傲然心裡是真的很不是滋味,明明是你叫我過來的,怎麼現在先不耐煩的人反而是你了呢?但是程傲然並沒有表現出來。

「蘇姑娘,要是你需要我陪你採藥的話,明日這個時辰,我們約在這裡見。」

蘇慕蓮點點頭答應道:「比今天提前一個時辰吧。你要是有事你就先忙,我這會就準備回家了。」

說著話,蘇慕蓮不管不顧的直接起身向著蘇家的方向走去。

回家以後,蘇慕蓮細心的將牛白藤洗凈,研磨成了汁水,一點一點的細心擦摸在臉上。

蘇慕芳見蘇慕蓮的舉動有些不解,怯生生的問蘇慕蓮道:「蓮姐兒,你這是在做什麼?」

蘇慕蓮雖然心裡不耐煩,但還是耐心的解釋道:「美容啊。就是會變得美的意思。你不懂,總之就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