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女人有錢呢,她男人開廠子的。”

邊上卻有人接口,是路邊個擺攤子的,也是個中年婦女,穿一條花裙子。

老城區的菜市場不大,所以外邊一圈也擺了不少攤子,在防水堤上面。

陽頂天懶得理了,任晚蓮卻轉頭問那花裙子婦女:“你認識她啊。”

“好多人認識她啊。”花裙子婦女叫,站出來:“她家廠子就在那裏,羅,在這裏看得到,那屋頂上的廣告牌,虎頭玩具,就是開玩具廠的,聽說好發財呢,玩具都賣到外國去的。”

“真的假的?”任晚蓮問。

“是真的。”另一邊一個攤主確認:“她男人姓葉,就是虎頭玩具有限公司的老闆,這女人愛炫,好多人都知道的。”

“問她做什麼?”

陽頂天卻有些不耐煩了。

那女人看着就生厭,而任晚蓮人美如玉,又帶着一種**特有的嫵媚,一看就讓他心裏癢癢的,只恨不得摟在懷裏。

“好,我們去買菜。”

任晚蓮似乎能看到他心裏的饞蟲,對着她嫵媚的一笑。

兩個人買了菜,回來,進屋,陽頂天立刻就摟着了任晚蓮,伸嘴就吻。

吻了一陣,又把任晚蓮抱了起來。

任晚蓮嚇到了,忙道:“我先做飯。”

陽頂天搖頭:“不,先吃你。”

任晚蓮俏臉染暈,咯咯的笑,眸子裏也水汪汪的,卻還是軟軟的搖頭:“呆會沒力氣做飯了,好人,先放我下來,吃了飯,我一切由着你,好不好,手機我都關機,行不行?”

這麼乖,陽頂天倒是不好勉強她了,道:“那再給我好好的親一個。”


任晚蓮真就主動送上紅脣,深深一吻,這才鬆開。

任晚蓮換了鞋子,洗了手先把飯煮上,陽頂天做菜不行,打打下手還是可以的,任晚蓮買了魚,他就來幫着殺魚。

“你刀功很厲害啊。”任晚蓮看着贊。

陽頂天便吹:“我厲害的多着呢,哪些人要是不服氣,呆會盡管挑戰。”

任晚蓮便咯咯的笑。

任晚蓮手腳麻利,哪怕不做官,便是普通的家庭婦女,她應該也比一般的女人要強些。

很快三菜一湯出鍋,任晚蓮又拿了一瓶酒,她知道陽頂天愛酒,所以每次都會準備酒,而且她自己酒量也不錯,可以跟陽頂天對飲,這一點讓陽頂天很開心。

吃了飯喝了酒,任晚蓮又洗了碗,再又泡了茶,然後歪坐在陽頂天懷裏,拿起了手機。

陽頂天看她打電話,便哼哼道:“說話不算數,先說關機的。”

“就打一個電話。”任晚蓮一臉嬌媚的笑。

陽頂天當然不會真的阻止她打電話,只是故意嘟着嘴,調情而已。

任晚蓮咯咯笑着,吻了他一下,然後撥了電話。

電話一打,陽頂天倒是驚訝了,任晚蓮是在下令:“查一下那個虎頭玩具有限公司,對,南山區的,老闆姓葉。”

看任晚蓮打了電話,陽頂天訝道:“姐,你要查那個女人的老公啊。”

“對。”任晚蓮關了機,然後嬌媚的摟着陽頂天脖子:“那女人太囂張了,本來我也懶得管,但她居然敢說你賠不起她家一根狗毛,我就生氣。”

“姐。”陽頂天這下明白了,任晚蓮是要替他出氣呢。

看他有些激動,任晚蓮一臉嬌媚的笑:“囂張的人多了,她要在我面前囂張,我可能不在乎,但她在你面前囂張,我就見不得。”

“姐。”陽頂天再忍不住,緊緊摟着她,伸嘴就往她脣上吻去。

深深一吻,任晚蓮紅脣微喘,眸含春水:“抱我去洗澡,大陽哥,好哥哥,我準備好了,什麼都給你。”

雖然最初叫大陽哥,是陽頂天哄她的,但後面就是她自己願意的,因爲年齡比陽頂天大得太多,所以她反而願意在陽頂天面前扮小,這樣似乎就能拉近年齡的差距。

她每次這麼叫,都能讓陽頂天興奮,而今夜,異樣的剌激,更讓他獸血沸騰。

第二天下午,任晚蓮又給陽頂天打電話,吃了飯,任晚蓮歪在陽頂天懷裏吃着水果,就告訴他,虎頭玩具公司不但偷漏稅,而且騙稅,一旦徹底查實,不但要面臨鉅額罰款,老闆還有可能坐牢。

“該。”陽頂天聽了開心:“看那女人以後還囂張不。”

“在別人面前囂張我不管。”任晚蓮笑:“但她在你面前囂張,我就看不得。”

成熟的女人,就是會討男人歡心啊,陽頂天簡直愛死了,抱着親,一時性起,就在沙發上做了一次,然後抱了去洗澡,再抱回牀上,慢慢的亨用,昨夜玩過的遊戲,今夜可以重溫。

夫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

不過第二天就不行了,任晚蓮要去京城開會,要十天。

第二天陽頂天下班,先回自己租屋來,準備七點左右,武倩店子開了,再去幫忙。

進了小區,到樓道口,卻一眼看到消失好幾天不見的馬尾女孩。

然後還有那個胖房東。

馬尾女孩正跟胖房東在吵架,她面前兩個箱子加盆子桶子,好象是搬出來了,然後陽頂天一聽,原來不是,竟是因爲馬尾女孩欠房租,給胖房東趕出來了。

馬尾女孩俏臉漲得通紅:“就算要搬,也是我自己來搬,你不經我同意動我的東西,是侵犯我的隱私權。” 書友羣,有興趣的朋友可加:63427864

胖房東冷笑:“拖欠房租的人,沒有穩私權。”

說了這一句,她得意洋洋的進去了,馬尾女孩氣得俏臉通紅,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幾乎就要哭出來了。

這是個機會啊,陽頂天走過去,道:“這個八婆,小氣死了。”

馬尾女孩轉頭看他一眼,看陽頂天是熟人,眼淚終於就掉了下來。

“不租她房子,不給她錢賺,東城房子多得是,哪裏不能租。”陽頂天繼續同仇敵愾:“我到期了絕對不續租,看這肥婆不順眼。”

他這話,果然贏得了馬尾女孩的好感,又看了他一眼,道:“就是,我就欠了一個月零三天,先還有一個月押金的,其實就欠三天,她連催幾次,然後不等我回來,就把我東西搬出來了,簡直豈有此理。”

“太過份了。”陽頂天堅決表示氣憤:“這是侵犯隱私,要在國外,可以告她的。”

說着就問:“那你現在打算……?”

“我先暫時搬我朋友那裏去。”馬尾女孩說着,掏出手機開始打電話,但連打了幾個電話,好象都不如意。

陽頂天在邊上看着,道:“天也黑了,你這麼多東西,要不這樣,你把東西先寄我那裏。”

見馬尾女孩扭頭看他,他忙把身份證和名片掏出來:“我是東興公司的廣告部經理,放心,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同爲租房客,感覺到氣憤而已。”

“謝謝。”馬尾女孩道謝:“我明白。”


接過陽頂天的名片,道:“你是東興公司的?”

“你知道東興公司?”陽頂天好奇。


“知道。”馬尾女孩點頭:“我是模特,最近正在接一個廣告,就是你們東興的飲料。”

這也太巧了,陽頂天頓時高興起來:“真的啊,你是金橋公司的還是飄雨廣告的?”

馬尾女孩本來多少對陽頂天有點懷疑,現在這社會,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但陽頂天一下子接連說出金橋公司和飄雨廣告,馬尾女孩立刻就相信了他,道:“不是的,我是另一家模特公司的,不過是接的飄雨廣告的案子。”

“是的是的。”陽頂天連連點頭:“我們明年的戶外廣告,選的是金橋公司,但廣告設計,選的是飄雨廣告,然後飄雨肯定是聯繫了你們模特隊。”

說着又恍然:“原來他們自己沒有模特隊的啊,哼哼,還跟我吹,這個案子,看來要考慮考慮了。”

他是故意這麼說的,果然他這麼一說,馬尾女孩立刻就叫起來:“別啊陽經理,你可千萬別撤了他們的案子,否則我就要失業了。”

“不會吧。”陽頂天顯出誇張的表情:“你這麼漂亮,身材又這麼好,廣告肯定接都接不完啊。”

“哪裏啊。”馬尾女孩搖頭:“現在這一行很不好做的,以前要長得漂亮,現在只要會化妝就行,甚至化妝都不需要,電腦有自動的美顏,可以說,現在只要是個女人,就能當模物,竟爭壓力也就特別大,壓價也特別狠,你要價高了,他隨便找個人就可以拍,然後美顏一下,效果一樣的,他爲什麼找你。”

陽頂天第一眼就看出馬尾女孩個性開朗,果然如此,一開口,話就咕嚕嚕往外倒。

“還有這樣的事?”陽頂天驚訝,這不是裝的,他還真不知道:“那我們要盯緊一點,別弄一個醜八怪做模特。”

說着又道:“你們模特公司已經跟飄雨簽約了嗎?確定是你做模特嗎,要是你做模特,那我倒是能放心。”


“已經簽了。”馬尾女孩點頭又搖頭:“不過還要看導演,要是我試鏡不成功,導演不滿意,說不定不用我也不一定的,不過我們公司的模特都還可以的。”

“那不可能。”陽頂天斷然搖頭。

“什麼不可能?”馬尾女孩不明白。

陽頂天盯着她臉看:“象你這樣的美女,很少見的,你們公司的模特都有你這麼漂亮,那絕不可能。”

他把腦袋搖得象撥浪鼓。

這話加上這表情,果然讓馬尾女孩一臉喜色,道:“哪裏,我也就一般了。”

陽頂天加拍馬屁:“你還是一般,那哪裏還有美女啊,東城是找不到了,除非到天上去找仙女。”

馬尾女孩更是眉花眼笑。

“即然說起來都是同事了,那你暫時把東西寄我那裏吧,然後你去找房子也方便一點,拖着兩個大箱子可不好租房。”

陽頂天說着主動幫馬尾女孩推着兩個箱子:“來,我幫你。”

馬尾女孩現在已經徹底相信了他,再沒有拒絕,反而連聲道謝:“謝謝你了陽經理。”

“一起上去吧。”陽頂天當先推了箱子進樓,轉過背,他暗暗握一下拳頭:“忽悠成功。”

他現在擁有的美女其實不少了,但那個早上,馬尾女孩跑步的影子,一直留在他腦海裏,尤其是馬尾女孩在前面跑,他在後面跟,緊身褲緊緊包裹着的臀部一下一下的扭動,那種韻律,讓他特別的映象深刻。

所以今天一見馬尾女孩,立刻就抓住機會忽悠,居然就成功了,他當然非常開心。

也不是一定就要打多大的主意,但是,這樣的女孩子,能有機會跟她多接觸,他是絕不會放過的。

就如顧青芷,哪怕到今天,他都沒想過就一定要擁有顧青芷,但他就是願意跟顧青芷在一起,願意爲她做事,爲她花錢。

人生是一個漫長的旅途,而各色各樣的美女則是旅途中的花朵,他不一定要摘下,但如果能看一看,聞一聞,他也會非常的開心。

馬尾女孩果然沒有猶豫,跟着進來,電梯裏報了名字:燕喃。

燕語呢喃的意思,很美的名字。


陽頂天開門,把箱子推進去,燕喃道:“那我去租房,租到房了,我就來拿走,不會太打擾你的。”

“好的好的。”

陽頂天這會兒當然不會說我這裏有空屋子,你乾脆跟我合租這樣的話,燕喃要是聽到這樣的話,只怕當時就會把箱子拿走。 燕喃又道了謝,離開,陽頂天本來是要到武倩店裏去的,怕燕喃中途回來,也就沒去了,跟武倩打了個電話。

不過武倩現在招了個女孩子幫忙,多陽頂天一個不多,少他倒也不少,只是關心他吃飯了沒有,陽頂天其實沒吃,假說跟人喝酒,應付過去,自己下樓吃了東西。

當天晚上,燕喃並沒有回來,先前互相留了電話,燕喃打了他手機,說是還沒租好房子,箱子暫時還要寄一下,她晚上住朋友那裏。

第二天上班,陽頂天問於小敏:“飄雨那邊廣告開拍了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