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心裏咯噔了一下,那個女孩,就是思思吧?她到底是什麼身份,張千爲何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我不要去招惹她?

只是,我已經和她做了個約定,難不成,也是因爲那個約定,纔會出現今晚這個局面?

我的臉色有點難看。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就真的成爲了罪人了。張千和葉欣,都有可能因我而死去。

就在我想着這些的時候,張千又衝了出去,因爲這時候,那些鬼物已經靠近了大門,如果不阻擋的話,衝進來,我就會死。

張千是在保護我。

“該死的。”我暗罵了一句,“你這個廢物,還不去死了算了。”

這個時候,我恨透了我自己,如果不是我,又怎麼會出現現在這樣的局面?

“不,我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我喃道,看着外面,雙手緊緊的握了起來,“好!既然你先殺我,那我就出去,我倒想看看,你要怎麼殺我!”

只是我剛要衝出去,一聲熟悉的聲音在這時候傳來了。

“往生路,往生道,往生之門已開,諸位爲何還不進入往生?”

“師父?”我微微一愣,這熟悉的聲音讓我感覺到十分的驚訝,師父竟然也來了。

在他的背後,竟然出現了一扇大門,那些厲鬼,在這個時候掙扎着,緩緩的朝那大門飄去。

師父的臉色有點蒼白,帶着幾分凝重,那扇大門就這樣飄在師父的身後,就好像是移動的**一樣。

“小子,還愣着幹什麼?我們都指望着你救命呢!”師父看到了我,瞪了我一眼說道。

“我該怎麼做?”我有點不解。

“你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了?”師父看上去有點無語,“你的左手,代表着往生,開啓六道,便能夠將這些鬼物全部送進轉生之路。”

我不由得瞪大了雙眼,擡起左手,看了看手心上的那個印記。

這個印記,竟然代表着往生?

我看着它,如同看到了最後的救星一般,可以說是又驚又喜。

還有希望!

“我教你的那句口訣,難不成你也忘記了?”師父見我沒有說話,瞪了我一眼,罵道:“臭小子,你是想害死我們啊?”

我沒有說話,而是看着手上的印記,低聲喃了起來。

“往生道往生路,往生入輪迴,輪迴入往生,輪迴無盡,往生不盡……” 我的左手開始傳來一陣燥熱的感覺,那個印記,在這一刻,突然變得活靈活現起來。

突然,我眼前的景象變了,我竟然又來到了往生路,而更讓我意外的是,不僅是我,張千,葉欣,還有師父也來了。

而那一隻只鬼物,也出現在了往生路之中。

一切都顯得有點不可思議,但此時的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因爲在這一刻,我有種和這個往生路融爲一體的感覺,就好像,我隨手都能夠開啓往生,開啓六道,將那些鬼物一個個送入輪迴之中。

這種感覺很神奇,又很真實。

我不由自主的擡起左手,輕輕的朝身邊的往生橋按下。

“轟”的一聲,往生橋發出一聲奇異的嘶鳴聲,和前幾次我來到這裏不同,這一次,往生橋似乎也有點不同了。

那一隻只鬼物明顯受到了影響,呼嘯之聲不斷傳來,有的更是想要衝出這往生路,似乎,這裏讓他們感到恐懼。

“輪迴無盡,往生不盡……”我再次喃道,橋下的船在這個時候動了起來,那一個個鬼物,在同一時間被小船吸引了過去,密密麻麻,擠在了小船上。

但小船卻好像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就這樣,晃晃悠悠的駛向了彼岸。

彼岸的六道已經開啓了,不過卻只有三扇大門是打開的。

分明是畜牲道,**,還有地獄道。

顯然,這些鬼物中,有不少是生前作惡多端之輩,才落得現在這個下場,被練成了厲鬼。

看着那些鬼物被吸入了那三扇大門之中,我的心中微微鬆了口氣。

結束了麼?

我問着自己,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師父還有張千和葉欣。

但很快,我又愣住了。

英嫂的兒子沒有出現在這裏!

而這時候,師父的臉色也是一變,喊道:“回去!”

我還沒反應過來,手已經被師父抓住了,在回過神來之時,我的眼前所看到的已經又是百宴飯店了。

張千和葉欣也回來了,不過兩人的臉色並不好看。

九零年代藝術家 他們看着百宴飯店裏面之前英嫂的兒子所在的地方。

我也看了過去,眉頭忍不住一跳,英嫂的兒子又不見了。

此時四周很平靜,那些鬼物都被我送進了往生,這裏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鬼物了。

按理說,這個時候,大家應該鬆一口氣纔對。

然而我卻發現,無論是張千還是葉欣,或者是我師父,都是一臉的凝重。

似乎,事情還沒有結束。

我警惕的看着四周,心中突然不安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感覺喉嚨似是被什麼掐住了,我的臉色在瞬間漲紅,想要叫出聲來,卻怎麼也做不到。

“多麼美味的晚餐,吃了你的肉,再用你的魂魄練成厲鬼,一定要比我那個廢物兒子厲害得多。”聲音傳來,我的身體忍不住一顫。

這個聲音,很熟悉,卻又有點陌生。

我艱難的扭過頭,目光斜視着看到了身後的一角。

那張熟悉的臉,讓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

英嫂!

“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會是英嫂?”我心中不斷吶喊着,如果是別人我相信,可是,爲什麼會是英嫂?

曾經英嫂是那麼的和藹,對我是那麼的照顧,爲什麼會是她?

“不要吃驚,爲了你,我準備了幾年了,現在,機會終於來了。”英嫂看着我說道,那張臉,帶着幾分扭曲。

大婚晚成:嬌妻乖乖入懷 我瞪大了雙眼,想要問英嫂這是爲什麼,但是,我卻發不出聲音來。

我的心中滿是悲憤,難道這就是真相?

從一開始,從我認識英嫂那一刻,我就已經進入了英嫂的圈套?

無論是誰,徐英華也好,還是英嫂的家人也好,都是英嫂的棋子?

我很不想相信,但是眼前的英嫂,又讓我不得不相信。

還有二胖!當初二胖去英嫂家,正好被我看到那一雙鬼手,便是英嫂故意讓我看到的。

而那個小鬼說英嫂讓他們找我,根本不是徐英華指使,而是根本就是英嫂。

當日在徐英華的別墅,也不是徐英華派英嫂出來,而是英嫂自己出來,徐英華,不過是一枚較爲厲害的棋子而已。

我的腦海如同決堤的河流一般,在這一刻,不斷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

原來,我一開始就已經被耍得團團轉,被英嫂玩弄於鼓掌之間。

根本就沒有什麼冤魂找徐英華索命,也沒有什麼徐英華爲了練邪術殺了自己的一家。

我又想起了徐英華死前那緊握的雙手。

當時我看到徐英華化作鬼物的時候,我潛意識認爲是因爲痛苦,現在看來,我最初的想法纔是正確的,因爲憤怒。

帶着包子被逮 英嫂殺了徐英華一家,將徐英華練成了厲鬼。

這纔是真相。

不僅如此,還有英嫂的家人,也不是慘死,而都是被英嫂練成了鬼物。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更可以說是喪心病狂了。

英嫂,爲什麼會是這樣的人?

我幾乎要抓狂,心中除了不相信,還是不相信。

我難以接受,這一切,就是真相。

“這是什麼傢伙。”師父面色凝重,又有幾分疑惑。

“這怎麼可能。”葉欣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邪脈中邪術練至大成的人,便能夠身化鬼王,隱匿身形於無蹤,只有一個頭顱,便能夠傷人。”張千說道:“看樣子,那隻幾乎化作陰兵的厲鬼已經被她反噬了。”

“原來如此,我就說徐英華實在是有點弱,沒想到,徐英華僅僅只是一個小嘍囉,這纔是真正的大魚。”

一道身影出現,我艱難的看了過去,竟然是那個麪館老闆。

“喂,我說老太婆,你這樣抓着一個小子,算什麼回事,有本事跟我大戰三百回合。”麪館老闆指着英嫂喊道。

“你找死。”我感覺到身邊的氣息一下子冷了下來。

緊接着那股幾乎要窒息的感覺瞬間消失了,我整個人不由自主的癱坐在了地上,愣愣的看着前方。

麪館老闆的一句話,就將英嫂引了過去。

我看着眼前,心中五味具雜。

英嫂此時哪有之前的模樣,只有一個頭顱,其他地方一片空白。

這實在是太過不可思議了。

張千和葉欣見到面館老闆,臉上多了幾分意外,但看上去,似是也鬆了口氣。

麪館老闆手中拿着一柄木劍,身上穿着道袍,儼然就是一副道士模樣。

“是不是找死,呆會你就知道了。”麪館老闆不屑一笑。看上去十分的自信。

然而我的一顆心卻是懸了起來。

當初他對付徐英華的時候,已經很吃力了,怎麼這會兒,對付英嫂,卻顯得並不是很在意。

難道說,之前他是裝出來的?

不過看着也不像啊。

難不成,他是在裝腔作勢?

我想到了這一點,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如果是這樣,那豈不是說……

“砰”的一聲,突然,麪館老闆倒飛了出去,直至很遠才穩住了身形,而英嫂直接追了出去,麪館老闆則轉身狂奔了起來。

一面倒,完全就是一面倒。

麪館老闆根本就沒有降服英嫂,而是隻能逃。

我的心沉了下來,看向張千和葉欣,然而我卻發現,他們兩個並沒有絲毫的擔心,葉欣手中拿着八卦,輕輕的轉動着,不知道在看什麼。

張千則席地而坐,緊閉上了雙眼。

我看着這一幕,只覺得有點怪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麪館老闆,真的有能力消滅英嫂?

但是就算是如此,葉欣和張千直接放棄了動手,又算什麼?這不是典型的坑隊友麼?

我又看向了師父,師父這時候也看向了我,似乎知道了我心中的疑問,師父走了過來,說道:“張千有跟你說什麼麼?”師父問道。

我愣了一下,而後點了點頭。

“唉。”師父見狀,微微嘆了口氣,“這就是命吧。”

“什麼意思?”我問道,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師父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大成的邪脈,哪有那麼容易對付。”師父嘆道。

“難不成,會出事?”我不安的問道。

“這是他們道家的事情,我們也差不了手,雖然邪脈和我們是死敵,但是,現在,我也是無能爲力了。”師父再次嘆道。

我有點發蒙,又看向張千和葉欣。

難不成……

“張千!”這個時候,麪館老闆終於又回來了,喊了一聲張千的名字。

庶難從命:皇上請留步 不過看上去哪有之前的從容,十分的狼狽。

張千的雙眼猛地睜開,而一旁的葉欣,手上的八卦也在瞬間亮起道道金光。

在這一刻,張千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猛地站了起來,拿過麪館老闆手中的木劍,在瞬間,衝向遠處。

不多時,我便聽到了一聲聲慘叫聲從遠處傳來,我看不到張千,也看不到英嫂。

他們在黑暗中交手,然而我的心,卻緩緩的沉了下來。

因爲這時候,一旁站着的葉欣,突然緩緩的倒了下去。

我連忙走了過去,一把將葉欣扶了起來,但很快,我便發現,葉欣已經沒有了生命氣息。

就這樣,死了。

我愣愣的看着葉欣,難不成,這就是師父剛纔話中的意思?

只是,葉欣是怎麼死的?

我又看向了遠處,還有面館老闆。

麪館老闆表現得很平靜,似乎一開始就知道了這樣的結果。

我的心中,疑問卻是更多了。 我很想問他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欣怎麼會就這樣死了,根本就沒有什麼東西來殺她,原本還好好的,怎麼就這麼突然的沒有了任何生息。

然而當我想要開口的時候,師父卻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對我搖了搖頭。

我更是不解,看着師父,滿是不明白。

師父肯定是知道什麼,只是他不告訴我,也就是說,在場的,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知道,他們瞞着我,又是爲了什麼?

難道我就只能這樣眼睜睜的看着,什麼也不能做?

我不想這樣,我迷茫過,我接受過,也後悔過,而現在,我只想不讓自己愧疚一輩子。

當初我剛知道自己的特殊身份的時候,我接受了,纔會發生那麼多事情,後來我又後悔了,因爲我感覺到了害怕,還有對於死亡的恐懼,而如今,我可以坦然面對了,我戰勝了心裏的恐懼了,卻告訴我,我什麼也不用做,在這裏,等着別人的保護就可以。

這是爲什麼?

我看着師父,第一次有了不想多管的衝動,直接甩開師父的手,朝張千和英嫂所在的位置衝去。

“臭小子。”師父看着我,臉上帶着幾分無奈,“這就是命吧。”

“老闆!”我大聲喊道。

然而張千卻並沒有回答我,我來到了張千的不遠處,看着他。

只是讓我奇怪的是,英嫂,竟然不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