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王明藝聽見這些話,心頭更不爽了,原本他想用激將法的話語來刺激在場的圍觀者,好讓大夥們都取笑李清歌和秦飛,豈料劇情居然不按他所想的走。

“店長,你給我出來!”

他這一聲大喝,範思哲品牌服裝店的女店長屁顛的從辦公室跑了出來,賠着笑臉道:“王二少,您有什麼指示嗎?”

王明藝鐵着臉色,指了指秦飛手上所拿的那套黑色西裝,道:“店長,這小子手上的西裝什麼價?”

女店長回道:“回二少,那位先生所拿的是我們範思哲品牌服裝店主打的限量版西裝,價格130萬,本店最高賣價,也是本店僅此一件。”

王明藝聞聲,嘴角勾起了一絲笑意,胸有成竹地說道:“今天本少來這裏就想購買一套西裝,好參加今晚的酒會。現在,那套西裝我要了!”

女店長啊的一聲,看了眼王明藝與秦飛,不知如何是好。

“怎麼?還愣着幹嘛,那小子沒有錢,你給他試穿豈不是把130萬的西裝弄得掉價?”王明藝呵斥道。

“啊,那小子沒錢呀。”女店長一聽這話,連忙伸手去奪秦飛手上的黑色西裝,一邊道:“沒錢,你試穿個什麼勁兒!”

王明藝和張燕在旁看着,臉上的笑容燦爛得不行。

“特麼的,早知道剛纔不用比手臂力量了,直接從身價上入手,足以讓秦飛那小子丟了臉面。”王明藝心裏頭直呼後悔,剛纔他肯定是腦子瓦特了。

見女店長要奪走西裝,秦飛哪裏答應。

“我勸你最好別動手,萬一扯爛了可別怪我,畢竟130萬的西裝。”

女店長聞聲,不敢再搶了,她鄙視道:“那你沒錢,還佔着不買幹嘛,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影響我的生意?”

李清歌聽了,有些惱怒這些人的嘴臉,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秦飛?

正想說幾句,只見秦飛衝她搖了搖頭示意此事由他來處理,她只好作罷。

秦飛道:“誰說我沒有錢?你們哪隻眼看我沒錢了?”

王明藝冷笑道:“你有錢?哈哈,你看看你穿得這麼寒酸,別說是我,你看在場的,有哪個全身衣服鞋子啥的加起來起碼不低於1萬塊的。”

“你看看你,別說衣服了,就說你的袿子,估計是地攤貨10元三雙吧?”

張燕譏笑一聲,“王二少,10元三那是太高估這小子了,應該是10元6雙。”

“哈哈……我看也對哦。”王明宇笑得不行,然後指了指秦飛的手腕,“就那手錶看着還像樣一點。江詩丹頓是吧,什麼價格購買的仿製品啊?”

秦飛淡笑一笑地看向王明藝,“反正總比你手上的歐米茄要貴。”

王明藝額了一聲,沒有料到秦飛眼力真好,居然一眼就看出他手上戴的是歐米茄手錶。

他笑道:“哈哈,你小子還挺識貨的,居然還曉得歐米茄名貴手錶。但你說你的手錶比我的手錶貴,這個我就不認同了。”

說到後面,王明藝很是得意地指了指自己的手錶,“你知道這款手錶是哪一款嗎?知道它是什麼價嗎?哏哏,你不知道就別亂說你的手錶比我的貴。”

“再說了,你的手錶雖然是江詩丹頓,我估計也就是地攤掏來假冒品牌手錶罷了,你居然還說比我的手錶貴,你小子哪來的臉?我看是你被別人騙了還不自知。”

秦飛道:“你的手錶是碟飛系列典雅腕錶機械男表吧,而且是鑲鑽銀盤,專櫃價格最低15萬,我且給你湊整20萬。”

“呀,你小子還挺識貨的。”王明藝有些詫異地看了秦飛一眼,臉上的笑容少了一份,覺得秦飛這小子能認出他手上的手錶,那就代表着這小子有些東西。

但會不會是從書籍上查閱到的手錶資料還是電腦遊覽的這就不懂了。

“我這手錶是定做的,表背還刻上了我的名字,所以花了正好20萬。”

王明藝說到這,嗤笑地看向秦飛,“你的江詩丹頓不會是假貨吧?”

秦飛淡然一笑,“我從來不買什麼假貨。也只有像你這種經常去掏低價貨的窮二代纔會說去掏假貨。”

這話完全說到了王明藝的心坎上。

的確,他剛纔說手錶是定製的,其實騙人來着。


真實是他讓朋友從海外幫忙搶購,而且是缺陷貨打過折的。

“哼,你小子別鬼扯了!說吧,公開你手錶的價格,好讓大夥兒都笑一番,哈哈……” “你要我說出手錶的價格,我就說給你聽?呵呵,你什麼身份?”秦飛滿臉不屑道。

“你……”王明藝有些噎住。

他的表情逗得身旁的圍觀者笑彎了腰。

“噗,王家二少也有憋着說不出話的時候,哈哈……”

“我從沒看過王明藝生氣時的樣子,話說他生氣時真特麼爽。”

那些旁人的話語聲鑽入王明藝的耳中,整個人氣得不輕。

他明明是王家的二少爺,在陽城,誰人不識他王明藝?

現在居然被秦飛這窮鬼那樣說你什麼身份。

就好比說他這個堂堂的王家二少在一個窮鬼眼裏不值一提。

藐視!

這絕對是在藐視他……

但很快,王明藝冷靜了下來,他好歹是大家族的少爺,心理素質還是有些的。

他頓了頓,似乎想到了什麼,笑道:“你還說你不是個窮鬼,你看你,讓你說出手錶的價格,你小子就是嘴硬不敢說,現在虛了吧?”

秦飛聳了聳肩,“不是我不敢說,而是我沒有必要講出來,而且,當你聽到我手錶價格後,怕你因爲你那隻十幾萬的破手錶而丟了臉面。

“這麼說你是爲本少着想嘍?”王明藝嗤笑一聲,“小子,我還是相信本少的手錶在價格上壓你十幾次,所以你甭擔心這個問題。”

“快點,把你手錶價格公佈出來,好讓大夥兒取笑取笑你,順便也讓李清歌知道你小子的真實面目。”

說着,他又朝店內幾個女孩起鬨道:“大家要擦亮眼睛,這小子假裝有錢人,欺騙李清歌小姐,你們幾個同爲女人,如果有一天你們被某個男人騙了,你們會怎樣,對,就是去揭穿他!”

說到後面,還真有幾個女的開始重新審視起秦飛來,但她們接下來的話,卻不是向着王明藝。

“那位帥哥, 你不如把手錶價格公佈出來吧,那樣事兒不就解決了嘛。”

“對呀,何必把時間浪費在這兒。”

“公佈你的手錶價格吧,也好讓大夥兒瞧瞧,如果確實沒人家王二少的價格高,我們也不取笑你,知道農民工實屬不易。”

農民工?

秦飛聽到這兒,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


誰,是哪個娘們這樣說老子?

秦飛不禁有些搖頭苦笑,他這窮酸打扮確實讓人容易誤會。

他決定了,以後得多買些像樣的衣服才行。

李清晨實在看不下去了,只好向前一步,將手中的小盒子提了起來,一邊道:“你們要的手錶價格就在這裏。”

說着,她將手錶盒打開,然後將裏邊的手錶清單與稅票攤開。

“吶,你們不信的話,可以自己過來拿去看。”

女店長離李清歌最近,好奇之下她伸手拿了過來,瞅了瞅之後,當場有些傻眼。

傻眼的是,票據清單上清清楚楚地寫着幾個讓她震驚的數字。

“江詩丹頓,‘卡里斯泰’,價格380萬美金,打半價後,居然還要一千多萬……”

女店長將票據上的手錶價格唸了出來。

“什麼,一千多萬?”張燕聞聲,驚訝得嘴巴張開得老圓,以詫異地目光看向那個女店長,“你不會看錯吧?”

“沒有呀,你自己看吧,反正我絕對沒有看錯。”

女店長搖了搖頭,將票據啥的遞給了張燕。

張燕剛把票據拿在手中,便被王明藝給搶了過去,只是粗略看了眼,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就凝固了。

他確認票據沒有造假,但另他疑惑的是,卡里斯泰手錶是限量版的,明明350萬美金的價格,爲何江詩丹頓的店家會給秦飛打半價?

按照常理來說,賣名貴手錶至少是賺好大一筆差價和手續費的,可店家居然倒貼,誰那麼傻會那樣幹?

這點王明藝實在想不通,除非說秦飛和店家關係好,但關係好也不至於倒貼賣呀。

秦飛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穿這窮酸樣,卻能讓奢侈品牌手錶的老闆打半價,就算是他,不,就算他老爸也沒這個能力讓別人賣個面子打半價吧?

張燕也看了,有些驚訝,不禁多看了秦飛幾眼,實在搞不明白這小子哪來那麼多錢。

她目光忽然轉向了李清歌,隨後似乎想到了啥,拍了拍王明藝,笑道:“二少,我覺得那小子肯定付不起那麼多錢,估計是李清歌那表子幫買的。”

“差點被他忽悠了!”

王明藝聞聲,大笑起來,看向秦飛道:“小子,難怪你剛纔不敢說出手錶的價格,原來手錶是李清歌幫買的呀,哈哈,還說你不是窮鬼。”

“就是,你還在裝,使勁兒裝,等我們揭穿你,你會摔得越狠。”張燕附和道。

秦飛道:“沒錯,手錶的確是李清歌買給我的,但她送給我的東西不就是我的嗎?怎麼能說我沒錢?”

“好,既然你說你有錢,那不如這樣吧,我們以價高者得的拍賣方式買下你手中的那套黑色西裝,如何?”

“好吧,我答應你。”秦飛想也不想的說道。

唉,這些人真是煩呀,沒完沒了的,非得跟老子比拼身家。

說要比財力,秦飛表示從沒怕過誰。


“好,就這麼辦!”

王明藝說着,嘴角不禁勾笑了起來,看着秦飛,心頭卻暗罵:你個傻瓜,明明沒有錢,非得裝有錢人,等下揭穿你,看你小子臉面往哪擱。

女店長聽了兩人之言,樂得嘴差點合不上來,不管秦飛和王明藝怎麼拍賣那套黑色西裝,最終贏家只有她!

賺發了賺發了,哈哈……

“誰先出價?”王明藝說道。

秦飛道:“起步價是130萬,那麼我怎麼着也得150萬吧。怎麼,王二少該不會就這樣讓給我了吧?”

王明藝譏笑道:“你個窮鬼想得美。我告訴你吧,這件黑色西裝,本少勢在必得!”

“我出價155萬……”

“啥?你是沒錢呢,還是沒錢呢,我開頭20萬的喊,你居然才喊多5萬?”

秦飛譏笑一聲,“這還是大夥兒認識的王家二少爺王明藝嗎?”

王明藝感覺到了侮辱,哼一聲,“別擾本少的計劃,怎麼出價你小子管不着。”

“好吧,你開心就好。”

“180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