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李西雲顯然有其父之風,看起來神態很平靜,目光深沉,視線相觸的時候給人一種深邃如宇宙虛空,難以琢磨之感,顯然是心機深沉,真實情緒不會外露的那類。

一身黑色的硬質輕甲平添精幹氣態,英氣逼人,她來的時候,小武神的目光明顯在她臉上停留的較多。

「不敗戰神,無雙神,久仰。」李西雲主動過來招呼,笑容氣度都跟李狂如出一轍,既看不出倨傲之態,也絕不恭謙。


恆毅和許問峰雙雙會以神魂禮。「李頂尊能專門趕來神秘花園主持大事,實在是黑龍族的幸事,也是聯盟的幸運。」

「哪裡,未來神魂聯盟還仰仗不敗戰神主持。」言語間竟然表露出願意以許問峰為主戰派之首的態度。(未完待續。。) 這讓許問峰大喜過望,暗暗琢磨著如何親近,臉上微笑道「不敢當,說起來我也不過是後輩,早就聽說李頂尊的威名,等會議結束希望能有機會切磋交流。」

思索著,許問峰覺得還是該從修鍊的事情上入手,見到來的是小武神和李西雲的時候,他就打定主意要設法俘獲這兩個女人,如此才能輕易將兩族的力量控制在手裡。

李西雲跟恆毅卻沒有多的話說,只是微笑致禮,客套了一句便在一旁坐下了。

不過兩人的主張本不相同,在神魂族星系裡就屬於道不同,除非是其它方面的共同志趣,否則就是老死不相往來的情況。

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斯特聯合文明族神長等十大聯合文明的族神長陸續抵達,不過多久,數千中小聯合文明的族神長全都來齊。

許問峰意氣風發的主持會議,卻在光幕亮起的時候裝出一臉沉重之態。

「今天這場會議,是為新盟主的選舉。大家對冰雪族的情況還不清楚,只是聽到眾多議論的話。在這裡,我首先要為這一次為聯盟未來,為宇宙未來而壯烈犧牲的李狂盟主,鄭飛仙副盟主,真言副盟主以及百位神魂族頂尊的壯烈犧牲予以沉痛的哀悼!……」

……

宮殿。

宮殿坐落在距離神魂族星系半光年距離的宇宙虛空。

當真言催動法術絕技,開啟隱藏的陣法時——

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照亮了周圍大片的虛空。

鋒。冷漠跟在後面魚貫而入。

然而,金碧輝煌的宮殿里,沒有跟外表相符的東西。只有一座座栩栩如生的雕像。

「混蛋們!又來看你們了!有沒有想我們啊?」鋒拍了把一個穿著藍色戰甲的雕像,輕輕一拳擂在那人嘴上。「垃圾大牙,早說你是飯桶!兩百年戰爭第一個魂飛魄散的就是你個白痴!沖你妹啊沖,當神魂族是垃圾上去就沖!」

一個笑容歡快的女精靈雕像面前,冷漠輕輕撫摸她的臉頰,聲音罕見的有些低沉。「鏡子啊鏡子,你跟了我那麼久。怎麼就不會躲!眼看大牙救不活就走啊,被凌落一劍炸的渣也不剩!跟你說過多少次,有良心死的快啊!你就不信……」

一座座雕像。一個個已經遠離時代主流的名字。

曾經活著的時候都是讓宇宙人盡皆知的人物,然而逝去了若干年後的今天,也只有翻動歷史的時候才會被提起。

真言手裡捧著一束能量實質化製造的、冰雪組成的鮮花,輕輕放在一條紅色的女子身影面前。

昔日辛德文明威震天下的殺王。如今只剩下這麼一座雕像能夠讓他緬懷。

曾經的冰封之地。陽關道獨木橋,一直是真言永不會忘記的記憶。

一把長柄的鐮刀,懷抱著條溫柔微笑的女子,他們目光交匯,猶如置身於只有彼此,遺忘忽略其它一切的二人天地。

真言輕輕的走近,在那他們即將完全交握的十指間放上一束能量實質化的鮮花。

昔日勇者酒館里她那鮮活的身影同樣是真言不會忘卻的曾經……

三個人,坐在大殿中間。

真言。不,如今該稱之為依郁。真言這個潛伏在神魂族的名字已經成為歷史。

「幽幽很久沒來過了?」

「來毛!每次叫她都冷冷淡淡的說人都死了對著雕像發神經無聊透頂。」鋒說著把準備的酒分別丟給依郁和冷漠,三個人喝著酒,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其實幽幽說的對啊。」冷漠笑著,又突然恢復平日那沒心沒肺的模樣。

鋒笑了一陣,躺倒地上,斜眼望著依郁道「變態郁還想讓神魂族滅亡報仇?」

冷漠切了聲道「報毛線啊,無聊透頂,人死都死了,有屁用。報著抱著你們兩個說不定都得來這呆著。」

「滾!為什麼不是你?」

「我又不拚命,有風險的戰鬥別找我,肯定你們比我先死啊!」冷漠臉不紅心不跳,說的理直氣壯。

「草!」躺著的鋒忍不住一腳踹冷漠腰上。

依郁盯著宮殿頂部閃動的一條條故人的能量形成的身影,微笑道「也沒什麼報不報仇,神魂族滅不滅亡看他們該不該死,我該考慮的只是兩大超級文明大一統的未來,這個未來怎麼實現我不在乎,越早越好,不然神腦就不會放過我。你們兩個在辛德文明多瀟洒,想怎麼玩就玩,屁事不管!」

「許問峰你準備怎麼用?直接讓他不能活著離開神秘花園還是逼入絕路?」鋒的話題突然轉換。

「這也是個值得同情的可憐人,生不逢時啊……我其實很不忍心,所以還是給他一條活路吧……」依郁幽然長嘆,換來冷漠回以豎起中指。「滾!」

「你他嗎的真沒人性!別人都那麼慘了你還不直接弄死讓人一了百了!非得把人往生不如死的瘋路上逼!到底有沒有人性!」鋒義憤填膺的憤怒抨擊,末了,話鋒突然一轉,咧嘴笑道「不過,我喜歡!」


「喜歡毛線,將來還不是要一起上戰場!」冷漠不屑一顧,顯然對未來不報任何高興的期望。

「有得躲嗎?」鋒的反問讓冷漠嘀咕道「晚一年是一年啊,晚一萬年是一萬年啊!」

「有毛意思。」鋒盯著宮殿頂上,怔怔半晌,突然道「暗影大帝沒死,再逼許問峰發瘋,神魂母樹已出,鋼鐵文明的變態武器不知道能減少多少人口……動作也是要快,等全都是神魂族的時候就沒鳥用了。」

「……你們兩個真殘忍!」冷漠鄙夷的語氣換來鋒的一腳。「靠,不然你想再他嗎的打上幾萬年啊?」


「幾萬年太長……」依郁說著,深紫色的眼瞳緩緩閉上……

……

神秘花園,戰神星。

會議進行的順利。

十大聯合文明族神長早就知道恆毅的態度,在投選的時候都支持了許問峰。

因為恆毅也表態支持許問峰,許多不明所以的中小聯合文明不管本來怎麼想,對許問峰有意見的選擇了棄權,其它人也就都表態了支持。

於是,許問峰正式成為神魂聯盟的新盟主。

確定這件事情后,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突然道「聯盟不能一天沒有盟主,但也不能沒有副盟主。鄭飛仙、真言兩位副盟主為聯盟的未來而犧牲,本來還應該是紫龍族和武神族繼任,但是聯盟的副盟主一貫是武選,希望盟主能夠儘快確定武選的日期。」

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態度恆毅並不意外,如今眾多聯合文明族神長都有了神魂族力量的許多戰鬥力,根本不可能再如過去一樣對神魂四族低頭。

過去神魂四族擁有神魂族力量,讓眾多聯合文明根本無法相爭,當然只能看著神魂四族佔據盟主及三個副盟主的位置,現在形勢變化,眾多聯合文明當然不會相讓,盟主的位置如果不是許問峰本身勢力就大,加上無雙神族如今的影響力無可匹敵,眾多聯合文明就不可能相讓。

但是,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如此迅快直接的表態,仍然讓恆毅意識到極可能是暗中跟許問峰商量過,甚至是得到他的授意。

理由很簡單,神魂四族如果只有許問峰是盟主,其它三戰族都不是,毫無疑問都會被許問峰壓的不能抬頭。

而同時,這三個名額又能讓許問峰成功拉攏換來三個十大聯合文明的心。

至於最後爭不爭的到,他許問峰的心意盡到了,人情已經賣了,十大聯合文明無論成功失敗都得承情。

這種買賣,實在很划算。

許問峰故作為難的道「這……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話固然有道理,但黑龍,紫龍,武神三族族長為聯盟未來犧牲,功勞不可估量,聯盟理當在這件事情給三族特別的照顧。」

「盟主的想法當然不能說錯,但聯盟的規章如果不能確保任何時候公正,人心如何凝聚?三族的貢獻聯盟人人皆知,完全可以在將來別的事情上給予特別幫助,我們阿卡斯聯合文明感念三族族長的貢獻,就已經決定拿出三億紫晶幫助三族建設神星。」

分明就是約好,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的話剛說完,十大聯合文明的族神長緊隨表態支持,分別報出各自對三族的支援,或者是金錢,或者是物資。

許問峰這才道「既然大家如此有心,那麼空缺的副盟主位置就定在下個月舉行武選。」

他說罷,又道「冰雪族既然決定加入無雙神族,那麼冰雪族神的副盟主職責按道理也該移交,無雙神怎麼想?」

「理所當然。」恆毅沒有二話。他知道這是眾多聯合文明關心,但是都不能提的事情,包括阿卡斯聯合文明也不願意提,不敢提,唯恐得罪了無雙神族,所以這話只能是許問峰說。

確定了盟主,副盟主的大事,會議別的內容自然乏陳可言。

散會的時候,恆毅也覺得紫滄陽今天表現的態度很奇怪,尤其是對許問峰的態度,不僅僅只是無視,在會議進行的途中,臉上還不時流露出冷笑之態。

但恆毅不知道許問峰跟神魂三族過去的事情,自然無從猜測。(未完待續。。) 會議結束后,許問峰拍了把恆毅肩頭,低聲道「 幸得相愛,陸少深深寵 ,改天再說!」

恆毅當然明白,許問峰如今當上盟主, 創造101︰王一博,請多指教 ,原本他也沒打算去打擾,只是心急去冰雪族,冰璃月那裡的情況很需要幫忙。

飛出會議廳的時候,紫滄陽跟恆毅在傳送陣分別的時候,沒頭沒腦的說了句「無雙神不當盟主,是一件錯事。」

也沒等恆毅說話,說完這話的紫滄陽直接消失在傳送陣里。

自然王這時候上來,邀請說「到無雙神神秘星喝兩杯?」

自然王相邀,恆毅自然不能拒絕。

地點定在無雙神星神秘星,毫無疑問是有不願意讓許問峰知道的話說。

但恆毅還是沒想到,自然王選擇的喝酒的地方會是在彩虹間。

「很意外?」

恆毅如實微笑點頭。

自然王望著彩虹間的熱鬧人群,輕聲道「我很喜歡這裡的熱鬧,無雙神大約不會明白,以自然王責任為目標的我在內,很多人都沒有童年的人生。」

恆毅一是沉默,事實上他也沒有童年,十歲以前他都在冰谷里獨自成長。

自然王卻沒打算繼續談論這些,話鋒突然一轉,語氣回復一貫的平淡。「無雙神為什麼拒絕當盟主?」

這個問題恆毅已經回答過很多人,很多次。卻仍然只能耐心的再說一次。

聽了恆毅的話后,自然王沉默了很久沒有說話。

「因此讓花園精靈族未來的情況有些難。」恆毅估摸自然王是因為跟許問峰的前事而憂心忡忡。

許問峰過去本想把花園精靈族盡數收入囊中,結果後來沒能成功。以許問峰的性格來說肯定不會真的善罷甘休,他要得到的,絕對不會撒手。

如今當上盟主,遲早會針對花園精靈族,倘若如李狂一樣的手段對付花園精靈族,將來自然王會面對無窮無盡的明槍暗箭。

混在明朝做女婿 ,但本王不怕!」自然王的信心。讓恆毅很意外,卻又由衷替她高興,作為領導者本來就應該有這樣的絕對自信。自然王眺望著遠空。輕嘆道「李狂固然手段可怕,辣手無情,但他做事情一貫還考慮聯盟的整體未來,瓦解神獸文明的手段就可以看出來。他既要神獸文明解體。又要神獸文明的大部分力量仍然能夠為聯盟所用。但許問峰這個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極度自私自利,如果為了儘快達成目的,他可以做出自毀根基的事情,因為他太自負,不以為這種自毀能夠影響他自己構想的未來。」

恆毅沉默沒有言語,這一點他無從反駁,經自然王這麼說。他也覺得很有可能。

「無雙神真該當盟主。聯盟內鬥在所難免,宇宙中除了辛德文明和暗影族。哪個種族沒有內部的權力鬥爭呢?這種鬥爭只要不至於自毀根基就屬於可接受範圍,聯盟的根基如果被許問峰毀滅的太嚴重,現在看起來無關緊要,但暗影族是個進化中只要具備某種力量,就會很快越來越多的可怕種族,我擔心的是聯盟還有沒有未來。」

「其實說讓並不合適,無雙神族的未來不可能通過盟主的權力實現。」恆毅說到這裡,輕嘆道「我知道自然王的話發自內心,很多聯合文明的想法大約也是一樣,都把我恆毅視為可以救護的力量。但事實上我沒有能力成為救世主,我所能做的只是竭儘可能的走出一條讓大家能夠看到希望的路,至於願不願意一起在這條路上走,我是不可能通過權力和武力的方式征服然後強求的。」

自然王沉默無語的聽著,其實本來就已經明白了恆毅的想法,只是想到暗影族造成的破壞,受到重大損失的先是辛德文明的希拉星系,緊接著是花園精靈族,這一次冰雪族又險些舉族滅亡。

噬魂能力的曝光讓人可畏,沒有人能知道擁有噬魂能力的暗影族到底有多少。

「無雙神可能還不知道,許問峰已經準備在神秘花園散布擁有暗影族殘魂力量的新興戰鬥力隨時會倒戈的消息,這件事情如果是謠言倒罷了,如果是真的,那將會帶來聯盟空前重大的損傷。」

恆毅不由為之一怔。「自然王從哪裡聽說的消息?」

「許問峰派人給了消息星最大的三十個團隊消息,出了重金,約定了公開的日期,其中有一支團隊其實是我們花園精靈族的人。」

這,簡直是讓恆毅震驚的消息!

這件事情一旦公開,必定掀起腥風血雨!

還是來自神秘花園內部的腥風血雨,受波及還會有兩大超級文明。

擁有暗影族較多殘魂的人有多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