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比賽的規則本來就是生死不限。倘若留手,後患無窮。就算副族長林烮地要找自己麻煩,起碼得有一個『借口』,在武鬥場中的戰鬥而死,怎麼都算不得一個好的理由。

更何況。自己何懼副族長林烮地!

「要滲入林氏一族,並不容易。」林風眼眸微灼,心中輕忖。

「或許這一次是個機會,找出當年……」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握了握拳,林風面色泰然不驚。

穩妥,未必是佳,看似麻煩,未必是壞事。

起碼,是一個『變化』。

「比賽結束。」負責主持的武者大聲喊道,「編號881,林氏一族『林風』獲勝!」


嘩!~周圍響起一片喧嘩之聲,伴隨著最後勝負的公布,再沒有任何異議。眾人此時望著林風的目光,已是完全不同,不管之前再怎麼看清,如今事實卻是擺在眼前。

林風,戰勝了星域級一階強者『林樊』。

而且是正大光明的戰勝!

這是預賽開賽以來,第一次,有星主級武者戰勝星域級武者。越級戰勝,很常見,但越階戰勝,卻是相當的罕見;更不用說像林風這樣,完全是壓倒性的勝利!

從資格賽到外圍賽,再到預賽,一直背負著『弱者』之名。

但在這一刻,林風,終於證『名』!

他,有極強的實力!

然而,林風自己卻只是淡然一笑,並不在乎。

「奧秘『嵐雲步』,果然非同凡響,無論攻擊還是防禦,都有著極佳的效果。」眼眸閃動,林風心中甚感滿意,自己這三個月的苦修,並沒有白費,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這場戰鬥的結果,自己早已猜到。

而自己所在乎的,只有那個外圍賽排名首位,曾在資格賽中乾淨利落擊敗過自己的強者——

編號1,白起。

「嘩!」林風目光直射選手通道。

四目相對,那裡,白起正是雙手環胸,一雙明眸閃耀著精光。

自己,下一輪的對手!



預賽第二輪,結束了。

相比起第一輪,結束的時間更早,畢竟賽事的數量減少近一半。

但每一場戰鬥更加的激烈,更加賞心悅目。尤其是那些星域級別的較量,更是讓人大開眼界。這種實打實的較量。沒有僥倖,只有真正實力的對碰,輸和贏,都是絕對實力的映忖。

林風,一戰成名。

雖然絕大多數武者並不清楚林風到底是怎麼擊敗的林樊,但這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林風贏了。能擊敗星域級一階的林樊,足以證明林風的實力,同樣到達星域級。大街小巷,酒樓茶館,無不討論著這預賽第二輪的各場賽事,林風不費吹灰之力戰勝林風的這一場,無疑是焦點之一。

而他與白起的第三輪戰鬥,更是被譽為『強強碰撞』。

如今的林風,早已洗刷『弱』名。

釋羅郡。一片熱鬧紛呈。

預賽第二輪雖是結束,但餘溫尚存。

一場場精彩的賽事,足夠人們討論好一陣子,回味無窮。

但此時,林氏一族中卻爆發了『內亂』。

「林臻你暗中包庇林風,誅殺我兒林樊,如此工於心計,枉為族長!這筆帳。今日我就跟你好好算一算!」族內大廳,林烮地咄咄逼人。冰冷的雙目直射林臻。以林烮地和林忠賢為首的派系,和以林臻林衍為首的派系,分庭抗禮。

「裂地,我知林樊之死對你打擊甚大,但此事和我並無關係。」林臻眉頭皺起,沉聲而道。

雖然林烮地對他不敬。但畢竟要考慮到他的喪子之痛,忍讓他一分。

「和你沒關係?」林烮地冷笑連連,「沒你暗中幫助林風,他怎擋得住我兒林樊的『白穆瞳』?你在上一次族內大會中力排眾議,表態支持林風。沒想到只是表面功夫,好一招偷梁換柱!」

「暗地裡,偷偷為他準備靈魂防禦系寶物!」林烮地緊咬牙關,目眥盡裂,「你瞞得過別人,怎瞞得過我!」

周圍響起一片嘩然之聲,議論紛紛。

許多中立的族人,無不為林烮地所言感到震驚無比。

這確實不是小事情。

「靈魂防禦系寶物,這……」林烮地眉頭輕擰,欲解釋卻不知該如何說起。林風今天表現他也是親眼目睹,能完全抗衡林樊的白穆瞳煞滅第三層,倘若僅靠自身力量,不可能辦到。

能擋住林樊的白穆瞳攻擊,這靈魂防禦系寶物,絕非『一般』這麼簡單。

「裂地你誤會了,林風的靈魂防禦系寶物並非我所贈。」林臻面色肅然,正色道,「林樊畢竟是我林氏一族直系武者,而林風嚴格說起來,姑且不論他在家族地位如何,論血脈他只是『外人』,我又怎會幫外人對付自己人?」

一番話,說的明理透徹,周圍族人皆是點頭。

確實,林臻所言有理。

「外人?」林烮地目光寒徹,沉聲而道,「在我們面前,當然是外人;但在背後,呵呵。」林烮地冷笑連連,眼中透射出精光灼然,「林風的真實身份,是你的私生子!!!」

轟!!整個族內大廳,完全炸開花。

林烮地所言太是轟動,眾族人一片震驚,臉上浮現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林風,是林臻的私生子?

開玩笑!

「裂地,你的心情我們了解,但這『私生子』之事,未免太荒謬。」林衍徐徐沉吟道。

「好一個私生子!倘若林風真是我子,我何須將他藏著掖著。」林臻嘩然而笑,卻也感到荒謬之至,望著林烮地,沉聲道,「正所謂抓賊拿贓,裂地,你說我和林風是父子關係,可有證據?」

族長私生子,確實是一件不得了的事。

眾人議論紛紛,對林臻所言甚是贊同,此事的關鍵——

在於有沒有『證據』。

「證據?」林烮地眼眸寒亮,顯然準備充足,「很簡單,把林風叫過來,我自有辦法證明一切!」

「如你所願。」林臻沉然開口。

…(未完待續。。) 林風府邸。

「少爺,頂級星芒丹十顆,上等星芒丹百顆,中等星芒丹八千餘顆和下等星芒丹十萬餘顆,都在這裡。」關忠遞過來一個小巧的紫色戒指,閃耀著清亮的光澤,「這『紫炆戒』是羅氏商會所贈送,價值一百星晶。」

「正好。」林風淡然一笑,接過紫炆戒。

自己剛好缺一個儲物戒指,所戴的炅紫戒為當日和紫瑤的定情信物,以規格來說,此時那『微薄』的空間早已被塞滿,正好換一個新的。紫炆戒相比炅紫戒更是精巧一分,淡淡的紫色光芒閃爍,與炅紫戒頗為相像。

價值一百星晶的儲物戒指,已經相當不錯。


至於炅紫戒,這個自己與紫瑤的『定情信物』,卻是可以收起來,好好保管。

「少爺,我已按你的吩咐,重下了一分訂單給羅氏商會。」

「羅氏商會已經簽約,三個月後,價值一萬星晶的星芒丹,將會如時交收,不知少爺還有其它吩咐么?」

關忠冉冉而道,做了一年多的管家,卻也是漸漸適應了新的身份。

雖是屈居人下,但林風卻有大恩於他,再者林風從未將他當作過下人,光是無數次出錢出力,替關情和關恩治病便可見一般。並非主僕的關係,更像是朋友,又或是親人一般。

「嗯……」林風微微沉吟。

這批星芒丹雖價值兩千星晶,但要徹底提升天武大陸武者的實力,卻只是杯水車薪。

不過,能夠提拔一批有潛力的精英武者,也算漸漸拔高天武大陸武者的實力。自己能力畢竟有限,只能慢慢改變天武大陸現狀。要想一步登天,那是不可能的事,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對了,阿忠,可有遠距離傳送通道出售?」林風倏地問道,眼眸微亮。

「遠距離傳送通道?」關忠微怔。「多遠的距離,少爺?」


「類似綠野仙蹤那樣的傳送通道。」林風沉吟道,雙目閃動著光亮。倘若能建立起天武大陸和釋羅郡之間的傳送通道,屆時自己來回就方便許多,再者,弟弟妹妹都能進入九洲之地。

甚至,天武大陸的武者也能來到這裡,用途極大。

「噢!」關忠恍然大悟,「少爺所說的。可是能夠橫跨整個斗靈世界的『頂級傳送通道』?這個…造價恐怕相當昂貴,起碼需要數十萬星晶,而且唯有地階刻紋師才能安裝使用。」

林風眉頭微簇,點了點頭。

和關忠之前所說醫治關情和關恩,所需的金錢差不多。

如今的自己,尚負擔不起。

「不過關某也只是道聽途說,並未真正接觸具體資料。」關忠如實而道,幾十萬星晶在星域級武者來說都是天文數字。他自是接觸不到這個層面,關忠微微俯首。「詳細的資料,少爺不妨問一下燕青大師,他應該會很清楚。」

林風眼眸微微一亮。

釋羅郡排行第三的刻紋師。

對於『頂級傳送通道』,燕青大師自然了如指掌。

不過就算知道又如何,如今的自己根本負擔不起這筆沉厄的費用。

「我知道了。」林風點頭應道,並未再繼續這個話題。此事尚需從長計議,況且自己也不是很急。倏然間,外邊傳來嘈雜的聲音,林風和關忠互望一眼,閃過疑惑之色。霎時間。林風眼眸閃動,氣息擴散開來。

「嗯?」林風心中一動。

目光直視前方,只見院中許多林家族人風風火火而來。

為首的一個,面無表情,宛如冰冷的石塊般,正是家族金字塔頂端之一,執法堂堂主——

『鐵面』林漠!

「林風,族長要見你。」林漠聲音冷漠,沉然而道。

「該來的,總會到來。」林風心中輕忖,並未感到意外。

林樊作為副族長之子,家族重點培養的後起之秀,兩大新星之一。就在武鬥場中被自己所殺,萬眾矚目下的林氏一族內戰,以此等結局而結束,著實讓人跌破眼鏡。

倘若家族對此無動於衷,那才叫怪。

但逃避沒用,這件事始終都要有個了斷,解決。


更何況,自己光明正大,有何可懼?


「喔?」林風眼眸精光閃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