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其實說到審美,姚佳麗也並不能算做什麼達人,因爲她的審美在施千語看來也是有夠可以的。

不過好在姚佳麗與施千語成了姐妹,兩人的關係非常的好,所以理所當然的,姚佳麗的審美也是提高了不少。

但要是比起施千語來,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施千語可以說是眼光非常的獨到,用很就行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走在時代前沿的人物。”

這一點,姚佳麗絕對會非常的認同,不過,今天姚佳麗肯定不會因爲這麼一點事情,就去麻煩施千語。

雖說施千語一定不會選擇拒絕,但是姚佳麗還是放棄了這樣的想法,她還是認爲自己的眼光能夠讓徒遠更上一層樓的。

今天收到了周明的消息,心情也是難得的好了很多,現在一切都還是不能着急,所以姚佳麗也萌生了去逛街的想法。

對此,徒遠當然不會有任何的異議,反而還十分的開心,畢竟這樣單獨與姚佳麗相處的機會還是不多的。

因爲徒遠對姚佳麗的心思還是十分明顯的,所以有這樣的機會還是非常想要珍惜的,這點還是毋庸置疑的。

其實姚佳麗自己都沒有發現,她竟然也在不知不覺之間對徒遠產生了一種依賴,無論是工作上還是生活上。

只要有事情,姚佳麗能想到的第一個人,肯定就是徒遠,這已經成爲了一種習慣, 嫡妃略毒

因爲她本身就說過,她對自己的感情問題不主動,但是也不拒絕,一切就是順其自然,發展成什麼樣就是什麼樣,所以這也是姚佳麗會讓徒遠與她一起逛街的原因吧。

雖說姚佳麗是個女強人,甚至很多男性都比不上她,但是說到底她還是個女人,愛美是女人的天性。

而將這種天性釋放出來的最好的辦法,就是逛街了,所以兩人這次的逛街,其實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姚佳麗先是領着徒遠去了男裝區,給徒遠選擇了一套比較合身的西裝,西裝是最能顯示人身材的服裝。

而且,徒遠本身就是滿身的肌肉,加上挺拔的身材,將這套西裝想要表達的感覺完全的彰顯出來了。

這讓一旁的姚佳麗也是一愣,都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就這身衣服配上徒遠本就有些帥氣的臉龐。

還真的給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這一點,姚佳麗都不得不承認徒遠的帥氣,而一旁的賣貨小姑娘,現在更是眼睛裏面都是滿滿的桃花,讓一旁的姚佳麗有種嗤之以鼻的感覺。

雖說這樣打扮的徒遠的確是很帥氣,但也沒必要像小姑娘那樣打扮的那麼誇張吧,不過這樣是她不是站在這個角度,或者是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

姚佳麗明顯就是在吃小姑娘的醋了,被小姑娘火辣辣的眼睛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徒遠,對着一旁的姚佳麗說道。

“怎麼樣,這件衣服,我看價格是不是有點貴了,要不我們再換個地方吧,這衣服好是好,就是有些放不開手腳,感覺沒有以前的衣服舒服呢。”

“沒事,就這件了,我看着還可以,這次又不是讓你去打架的,哪有那麼多事情了。”

隨後姚佳麗直接對着身旁的小姑娘大手一揮,掏出了一張銀行卡,“刷卡,沒有密碼。”

顯然,小姑娘還在剛纔的事情中沒有反應過來,對於姚佳麗的動作也是沒有看見,後來姚佳麗又拍了拍她,她才慢慢的反應了過來。

刷完了卡,小姑娘拿着手中的銀行卡自言自語的說道:“錢真的是個好東西,要是我有錢了,我也想這一個這樣的帥哥。”

原本只是自言自語胡說八道的小姑娘,這句話卻被姚佳麗好巧不少的給聽見了,姚佳麗明白,顯然這個小姑娘是把徒遠當成自己包養的小白臉了。

而自己,肯定就是所謂的富婆了,其實這還真的不能怪小姑娘,她在這裏賣貨也有一段時間了。

見到的基本上都是像徒遠與姚佳麗這樣的情況,要麼就是有錢的老闆領着小三,很少能看見真正的夫妻來這裏買衣服。

這隻能說明一點,現在的社會風氣是日漸嚴重,可能是人們的生活水平好了,但人的慾望卻是無窮的。

總想着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來彌補,而有的人又喜歡不勞而獲,如果能用自己的肉體或者其他的東西來獲取更多的享受,還是很多人都願意這樣做的。

所以雖然姚佳麗很想上前理論一番,但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最後在服務員包裝完之後,便與徒遠一起離開了,對此,徒遠是一點都不知情的。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兩人現在走在路上,還真的有一種俊男靚女的意思,成爲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看來優秀的人走在哪裏都遮掩不了自己優秀的光芒。

兩人在六點三十就已經來到了王浩亮事先約定的酒店,正基酒店,姚佳麗對於王浩亮的習性還是有所瞭解的。

不論王浩亮的能力如何,但是爲人處世的方法還是非常值得人稱讚的。

所以,出於對王浩亮的尊重,也是體現他們的重視程度,最終姚佳麗和徒遠還是在六點三十就來到了正基酒店。

之所以說是對王浩亮的尊重和重視,還是因爲姚佳麗知道王浩亮這次叫他們來這裏的目地究竟是什麼。

這一點,雖然還沒見到王浩亮,但是已經都在姚佳麗的心中裝着了,這纔是姚佳麗的真正可怕之處。

兩人向前臺的酒店服務人員詢問了一下,是否有一個王浩亮的先生在這裏預訂了房間,果不其然,酒店的服務人員按照之前王浩亮的吩咐,直接將他們都領進了房間裏。

此時王浩亮一人已經到了,不過看樣子,也應該是沒有多到多久,應該是腳前腳後的事情。

王浩亮對於姚佳麗能來已經有了認知,但是並不確定姚佳麗到底什麼時間段才能來,所以出於對姚佳麗的尊重,也是他一直以來的習慣。

所以王浩亮還是決定早來了一會,可是,對於姚佳麗能在這麼早就來赴約還是有些沒想到的。

不過既然人來了,王浩亮倒是很快也反應了過來,直接就讓酒店的服務人員將菜品給上齊了。

就算是多了徒遠一人,也一共只有三人,所以菜並不是很多,這一點,姚佳麗和徒遠倒是也沒有在意。

因爲姚佳麗和徒遠本身就不在意這個,如果是按照他們的想法,肯定也是這樣的做法。

不過說到王浩亮的爲人處世,還真的是有自己的一套,上的菜雖然不多,但都是姚佳麗喜歡愛吃的菜。

這一點,姚佳麗也是看在眼裏,看來王浩亮還是沒少下辛苦,肯定是有了自己的想法,這一點,姚佳麗還是很認同的。

“相信王科長今天找我來肯定不只是吃飯這麼簡單吧,而且我也猜到了王科長的一些想法,不過現在我也是不敢確定,所以還情王科長直說就行了。”

王浩亮自然能夠聽出來這是姚佳麗的客氣話,這一點他還是知道的,姚佳麗的本事他還是知道的。

雖說當時他沒想明白,但是事後他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才明白究竟是因爲什麼事情,他做出今天的這個選擇,看似是有選擇的機會,其實是別無選擇。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我相信姚科長還是能明白我今天來的目地的,不過既然你想聽,那我還是說說。”

“現如今,冰心也是成功的加入了八隻眼組織,並且也算是站穩了腳跟,相信假以時日,還是能接觸到很多的情報的。”

“可是,在這位先生給我送這封信的時候,我還是感覺但了一點不對勁,後來在姚科長那句話的提醒之下,我才做出了今天的這個決定。”

新婚蜜愛︰邵爺,甜甜寵

不過還是選擇了沉默,他現在也不知道姚佳麗爲什麼要把自己給帶過來,因爲這件事情好像還真的與他沒有多少關係。

但是,他還是非常願意與姚佳麗一同前來的,這不單單是一次與姚佳麗單獨相處的機會,也是說明姚佳麗對他的信任。

王浩亮現在也沒有搞懂姚佳麗爲什麼要把徒遠帶來,按照他預先想的,這次的見面應該只有他與姚佳麗兩人才對。

現在突然多了一個徒遠,他還真的是不知道究竟是因爲什麼,這也是他在進來以後一直都沒與徒遠說話的原因。

至於姚佳麗到底是什麼樣的想法,他們兩個人是誰也猜不透,索性也就不去猜了,只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王科長,現在是不是可以將你的想法說出來了,現在菜也上來了,還是你覺得應該等吃完飯再說呢?”

“現在就說也無妨,反正遲早都是要說的,說實話,這件事情也算是我送姚科長的一個禮物吧,權當是之前的賠禮道歉和這次事情的感謝吧。”

“噢,王科長這話就嚴重了,之前都是年少輕狂,所以也就算不得數,現在早已經煙消雲散,一筆勾銷了。”

王浩亮不由得又看了一眼姚佳麗,姚佳麗真的是讓她不得不重視的存在,雖然是個女人,但不管是誰恐怕都不敢小瞧的。

“那我也就不拐彎抹角了,還是直說了吧,我認爲冰心以後也加入你們的組織,或許會更合適一點。”

徒遠聽到這個消息,不由得把剛剛拿起的筷子又放在了手中,他對於這個消息還是很震驚的。

可是,看到姚佳麗的表情,完全是一切盡在掌握的表情,這讓徒遠也就明白了,這纔是姚佳麗敢如此有恃無恐的原因。

王浩亮也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姚佳麗的表情,姚佳麗這樣的表情,讓他更加確定姚佳麗一定是事先已經想到了這樣的結果。

“既然王科長這麼說了,如果我要是推脫的話恐怕就有些顯得做作了,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不過,冰心也是人,並不是物品,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徵求一下她的個人意見會好一點,如果他同意你的想法,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

“如果她不同意的話,那她就還是繼續爲你服務,這樣你還不會顯得過於被動,還是有機會讓冰心繼續爲你服務的。”

不得不說,姚佳麗考慮的就是更加的周全一些,說出的話也是更加的合理一點,這是姚佳麗的個人能力,不佩服也不行。 王浩亮對於姚佳麗的想法還是十分認同的,說實話他以前也是習慣了獨斷專行,對於別人的考慮還是有一些欠妥的,所以王浩亮對於姚佳麗的提醒還是有一些感激的。

既然解決了這件事情,姚佳麗也知道這次見面的目地也算是達成了,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體現她帶徒遠來的價值了。

“聽聞王科長的酒量非常的好,所以今天藉着這個機會,我也想領教一下,不知道王科長給不給我這個機會了。”

王浩亮今天也算是了卻了自己的一樁心事,而且他的卻是非常有酒量的,而且他雖然不知道姚佳麗的酒量如何,但是姚佳麗敢提出來,肯定是有些實力的。

所以王浩亮也是絲毫的不猶豫,“都說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能有幸與姚科長冰釋前嫌,而且還能有這麼好的合作,還是非常開心的,既然姚科長提出來了,那我就捨命陪君子了。”

王浩亮也是上來了興趣,直接叫服務員拿來了幾瓶白酒,白酒可是檢驗酒量的標準,對此,姚佳麗也是絲毫不懼。

不過姚佳麗也是對徒遠說了一點,也算是告知了爲什麼要叫他來的目地,那就是她今天一定會與王浩亮不醉不歸,而徒遠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保證兩人的安全,並且把兩人安全的護送回去。

對此徒遠並沒有說什麼,因爲這本身就是他應該做的事情,不管姚佳麗交不交待,既然姚佳麗與他一起出來的,那他就責任保護姚佳麗的安全。

而且徒遠也明白,以姚佳麗的行事風格,想必已經早就把冰心當成了她的下屬之一,只不過她還是想讓王浩亮來印證這件事情纔對。


兩人這次也是真的放下了所有的包袱,王浩亮也是真的毫無負擔的喝起了酒,他對於徒遠的實力還是非常的瞭解的。

他現在也想明白了徒遠爲什麼要給他一個下馬威,看來在那個時候,姚佳麗就已經想到了今天這一步。

這可能也是他不如姚佳麗的原因的,與姚佳麗比起來,王浩亮所能看到的還是太少了,眼界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今天,姚佳麗也是真的有了想醉的衝動,雖說她的確是非常的有能力,但不管怎麼說她終究只是一個女人

讓一個女人去經歷這樣的事情,說實話,多少還是有些殘酷的,所以姚佳麗也是需要適當的放鬆一下的。

而今天就是一個可遇不可求的機會,所以姚佳麗自然而然的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這對於姚佳麗而言,還是彌足珍貴的。

與王浩亮兩人推杯換盞,不知道到底是喝了多少,王浩亮的酒量還真的不是吹的,還真的是有些內容的。

不過姚佳麗好像也是非常的優秀,兩人展現出的酒量,讓在一旁觀看的徒遠心驚不易,徒遠因爲之前是臥底的身份,所以也是少不了喝酒的。

但是,他的酒量與面前的這兩位比起來,恐怕是小巫見大巫了,這纔是真正的高手,就算是徒遠都不得不佩服。

因爲兩人的這次見面,本身就沒有其他人知道,再加上徒遠的保駕護航,雖說兩人喝的都是不省人事的地步,但是安全方面還是非常的有保障的。

這件事情,到此也就算是進入了尾聲,不過從今天開始,特別行動小組可能又會多了一位人員,而且王浩亮也與姚佳麗的關係緩和了許多。

姚佳麗現在要是有什麼問題需要王浩亮幫忙,恐怕王浩亮不會有一點猶豫的,這樣的結果,還真的是可喜可賀的。

團結就是力量,這句話永遠都不會錯,如果大家衆志成城,所有人都是一條心,不管什麼樣的困難,肯定都會迎刃而解的。

這邊姚佳麗與徒遠解決了這次的問題,另一邊,周冉和無心也開始了對楊永強的監視工作。

說實話,監視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但又不能掉以輕心,說不定在哪個時刻,就會出現讓人意想不到的行爲。

所以兩人雖然都有些疲憊,但還是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錯過什麼重要的情況。

不過,今天的調查並沒有什麼結果,考慮到明天還要繼續跟蹤,所以兩人在凌晨兩點還是選擇了回去休息。

這會楊永強早已經進入了夢鄉,兩人再又堅持了一會,也是怨我了結束今天的結束工作。


雖然說並未有在第一天就查到深意有用的信息,但是周冉和無心臉上並沒有什麼沮喪的表情。

因爲監視本身就是一場持久戰,誰也不確定會在什麼時候發現問題,所以現在雖然沒有什麼收穫,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兩人還是信心十足的。

回去之後,兩人也並沒有太多的考慮,便直接進入了夢鄉,監視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必須要每一根神經都繃得特別的緊,所以兩人今晚的睡眠也是格外的好。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姚佳麗便早早的醒了過來,她對於昨天到底喝了多少的酒也是沒有太大的印象,只知道王浩亮的酒量還真的不是說說而已那麼簡單的。


不過對於姚佳麗而言,也是收穫非常大的,她對於冰心能加入特別行動小組已經是百分百確定的狀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