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沒有出乎源塵的預料,剛剛說完,那雙眼又睜開了。

源塵早有準備,不再像一開始那樣驚恐。

就這樣兩雙眼睛再次瞪了起來。

又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那雙血色眼眸中似乎暗淡了許多,最後竟然要再次閉上。

源塵直接不幹了,他絕對不會允許有人跟他搶奪同一個身體。

就算是源塵自己的本體,他都要確定塔靈、文跡沒有威脅後,才真正放下心來。

而眼前這雙眼睛呢,他一上來就散發着恐怖的敵意,源塵絕不允許,跟對方共處在一個身體內。

這是原則問題,內在問題不解決,他無法處理外界。

故此,源塵纔要一次性解決對方,不然他寢食難安。

“怕了吧,知道怕了就速速滾蛋,下一次,記得叫爺爺。”

源塵渾身打了個哆嗦,他發現原本暗淡的血色眸子陡然之間更亮了,這一次不僅僅是那雙血色眸子,就連血淚都流了出來,就好像是對方流眼淚了。

源塵靈魂輕微的顫抖起來。

即便有金光守護,源塵的靈魂依舊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寒意。

這種寒冷,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寒冷,而是陰冷,彷彿他面對的是一個極其恐怖的厲鬼。

這種冷,似乎勾起了源塵的某些恐怖回憶,讓他忍不住的顫抖。

“你……就這點本事嗎?”源塵咬着牙,他從沒有一天向今天這樣,心神不寧。

心底的恐怖被勾勒,無數記憶涌上腦海。

嗚嗚嗚~

彷彿有哭泣聲響起,源塵遠遠看去,似乎看到了那血淚滴落變成了一位藍衣女子的身影。

拿到模糊的藍衣身影正在一邊流着淚,一邊朝這邊走過來。

明明藍衣女子距離他很遠,但是那哭泣聲卻像是在耳邊響起。

源塵瞪着眼睛,不願認輸,他纔不會閉眼。

他絕不會認輸的,死也不會。

說實話,他也在疑惑,這個藍衣女子是誰啊,竟然會讓他感覺到熟悉,彷彿在哪裏見過。

自從三種本源之力相逢之後,源塵的記憶便已經模糊不清,他已經記不清那幾個關鍵人物。

那血色眼眸依舊還在流淌血淚,源塵忍不住嘲笑了一聲:“你這是眼睛啊還是泉口啊,怎麼還流不停了,別哭了,真是傷腦筋,不想跟我比瞪眼就認輸好了,用得着這麼哭嗎?”

源塵的話彷彿是兩根尖刺,深深刺入血色眼眸中。

這一次,不再是一個人浮現,而是走出來了好多的人,那些人給源塵的感覺很熟悉,就是似乎記不起來了。

白衣青年拿着弓箭想着源塵一步一步走來,源塵儘管感覺熟悉,也不免心生警覺,做好了戰鬥準備。

因爲第二次出現的人,手中都拿着武器,似乎來者不善啊。

這個時候,熱血大於冰冷,他開始躍躍欲試,無論是後來拿着黑色長劍的少女還是拿着笛子的少年,都給源塵一種危險的氣息。

進入戰鬥準備的源塵,永遠比其他狀態的源塵要危險的多。

魔力之中的血紅眼眸突然感覺有些不對,怎麼越是映射對方心中難以拋棄的執念,對方反而越是興奮。

這怎麼不按照常識來啊,見到熟悉的人變成敵人不應該不忍心動手,或者是陷入自我懷疑之中嗎?

怎麼越發展越不一樣了。

或許從一開始就錯了,他第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對方不應該這麼快就察覺自己纔對啊。

而且他不是正在趕路嗎?就這樣突然停下全心全意對抗自己,這似乎有些太小題大做了啊。

他不瞭解源塵,如果他了解的話,就不會去招惹源塵。

從一開始,源塵就在觀察對方,首先就是非常有哲理的問題:“他是誰?他從哪裏來?他想幹什麼!”

一開始,源塵認爲對方是他修煉神魔血魂功出現的,但是仔細想了想,又覺得不像,畢竟這一點與墨塵膽小的性格由來不符。

不管如何,先對付眼前這些被召喚出來的人。

源塵正要朝離自己對勁的女子動手呢,就發現對方走着走着自己消散掉了。

看到這裏,源塵大喜過望,這就表明對方的實力也不是很強。

決不能讓對方逃!


源塵再次挑釁:“小子,你這雙眼睛怎麼如此妖邪?難不成你是個女子。”

源塵的話,彷彿是徹底激怒了對方,對方徹底暴走了。

源塵心思縝密,他第一時間發現了對方的漏洞。

第一,現在對方似乎只有一雙眼睛。

第二,如今對方無法移動。

第三,他似乎快不行了。

在這三條之下,源塵發現對方的雙眸竟然瞪裂了。

哪兩個眼珠子竟然炸開了。

血霧朝着源塵重來,源塵心中難免升起了一絲差異,緊接着血霧將源塵包裹。

血霧衝入靈魂源塵眼中。


也就在血霧融入眼內的一瞬間,源塵看到了一副畫面。

“這……”

源塵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他是真的沒想到真相會如此離奇。 血液流淌,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源塵行走在其中,感受着從未有過的傷痛。

殘垣斷壁,碎骨遍地。

嘈雜的腳步,凌亂的髮絲,痛苦的呼喚,沉重的呼吸。

源塵下意識回頭,血色腳印清晰可見,一種莫名的恐慌縈繞心頭。

空氣中的血腥味似乎越來越濃厚,呼吸變得更加急促,突然一隻染血的手掌抓住了源塵的手,一絲涼意涌上心頭。

源塵扭頭看去,只有一隻手空蕩蕩的抓着他,但是那裏似乎還有一個人,在提醒的源塵:“快跑!墨塵,快跑!他們來了,他們要殺了你!”聲音急促,就好像是真的有什麼東西在追趕着他。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源塵開始跑了起來,似乎是聽到了這邊的動靜,有腳步聲追了過來。

源塵開始瘋狂的朝着前面狂奔,不在隱藏自己,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出去。

熟悉的家變成了血色煉獄,源塵躲進了一個櫥櫃裏瑟瑟發抖。

透過櫥櫃朝着外面去看,門外門內兩個世界,只有一隻手卻能夠說話的怪物,還有背後看不到的腳步,這些都給源塵一種莫名的緊迫感。

咚!

門被打開,源塵捂住口鼻,似乎怕自己尖叫出聲,被外面的‘人’看到。

心跳加速,雙眼充血,狹窄的空間,似乎是黑暗的牢籠,給源塵一種沉悶的壓迫感。

先前的那腳步聲跟了過來,他已經進入這個房間了!

咚!

源塵身體顫抖了一下,聽聲音,似乎是從旁邊傳出來的。

緩慢轉動脖子,他眼睛瞪大,一臉不可思議!

※※※

靈魂源塵瞪眼看着對方,心中卻泛起了些許疑惑:“你是墨塵。”


那雙躲在龐大能量中的血色眸子冷冷看着源塵,在這一刻,他也已經明白,對方不是墨塵。

源塵沉吟了一會兒,他並不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是不知道怎麼去說。

“你是墨塵的另一面,是他的其他人格。”

源塵只能這樣猜測,因爲在對方釋放的環境中,源塵看到了那張臉,那張染血的臉上正是墨塵的樣子。

被人看透,對方沉默,他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源塵,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談不上是敵人,但也絕不是朋友。

“你很強,我殺不了你。”

良久,墨塵開口,他沒有說什麼報仇之類,因爲殺戮對於他來說是一種興趣。

目睹死亡,見證死亡,於他而言,是一種藝術。

可是殺不死的人,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很噁心的東西。


源塵看向墨塵的目光,也是很奇怪。

第一次遇到墨塵的時候,他從地下衝出來,對方就痛快的被嚇死了,那一刻,源塵真的以爲對方是個傻子,膽子竟然這麼小。

若不是正好遇上世界樹發狂,源塵或許還有機會救下對方的靈魂。

只是說一切都發生的太快,根本不給反應的時間。

太多的話,源塵不願去說,因爲那段畫面已經說明了太多。

本應替天行道的源塵,現在卻比對方還要平靜。

“爲什麼我在你身上,聞到了同類的味道。”

紙醉金迷

“染血的古城中隱藏着最深的祕密,它是從天外降臨,帶來不祥與恐怖,你身上的味道加上我,一定會吸引一些不乾淨的東西。”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百無禁忌。”

源塵對於墨塵的話,有些動搖,明明他這一世什麼也沒做過,更沒有枉造殺孽,怎麼會心慌?

墨塵眼中閃爍着奇異的光芒,他似乎很期待源塵在染血的古城中,究竟會遇到什麼?

※※※


睜開雙眼,源塵面露疲倦,和墨塵的對抗,他竟然差點招架不住。

他也沒想到自己竟然吃軟不吃硬,最後不得不說被墨塵的話感染了,甚至於他都有種被對方同化的錯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